第3章 恋爱的科学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19-01-04 20:09
点击:65
章节字数:508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真宵x小茜(。起因是上次基友问我,既然吃千寻老师x巴主席,为什么不吃真宵x江米条。很有道理。姐姐们的cp太沉重了我写不来,但妹妹们都是小可爱,好写wwwww




距离那场婚礼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但是宝月茜始终无法忘记那一天,倒不是因为当时新娘的捧花落到了矢张政志手里,惹得她们三个女孩集体暴走,而是因为,那是她平生第一次见到绫里真宵身着礼服的模样。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她从小就认识绫里真宵。她的姐姐宝月巴是绫里真宵的姐姐绫里千寻大学时期的前辈,曾经有一段时间,两人的关系亲密得简直不像话。但如果不是因为那年情况危急,要请律师为姐姐辩护,她几乎已经忘记了绫里千寻的存在。事后她仔细回想了一通,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不应该,毕竟过去绫里千寻每次上门拜访都会带给她一套市面上新推出的儿童科学套装。她会认识绫里真宵自然是因为绫里千寻。或许是因为姐姐们在一起时总难免要聊起妹妹,所以就萌生了让年纪相近的妹妹也互相结识的念头。总之,宝月茜认识绫里真宵的时候才七岁。




绫里真宵和她从小到大见过的所有女孩都不一样,毕竟在学校里没有人会天天都穿和服,再说了,绫里千寻的打扮就很正常。为什么她们姐妹会有这么大的区别?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宝月茜心头,足足有十年。她与生俱来的好奇心让她对绫里真宵始终抱有强烈的兴趣,直到她听说了仓院之流。灵媒这种事情,根本就是毫无科学依据的嘛,她这样想着,终于明白了绫里真宵的特别之处,却并不能理解。她只相信科学,在她的字典里,根本不存在灵媒这两个字,直到她亲眼见证了一次。




那还是好几年前的事情。当时她特意从美国赶回来接姐姐出狱,却发现有人比自己先到一步,正在和姐姐交谈。远远地望过去,那人的身形很像绫里千寻,但衣着打扮和以前大不相同,反而更像绫里真宵——想到这里她忽然愣住了,绫里千寻在几年前就已经去世了啊!于是她急忙冲上前想要一探究竟,恰好亲眼目睹了绫里千寻的灵魂离开绫里真宵身体的瞬间。她顾不得惊讶,戴上鉴证眼镜,仔细观察起绫里真宵,不时捏捏她的手臂,摸摸她的发丝,像猫咪一样,喉咙里发出细微的咕噜声。她把一切自己认为值得注意的地方都写进了记事本里。




绫里真宵大笑着问:“小茜,好久不见,你在干什么?”




“当然是做科学的记录。”她头也不抬地回答。




“又来了,你总是这样!连个招呼都不好好和我打!”绫里真宵显然非常不满。小时候她们一起玩科学实验游戏,情况也是一样的,宝月茜总是把她当成实验对象,这可一点都不有趣,玩耍最后常常变成争吵,每次都需要姐姐们来调解。这一次也不例外。




“这是灵媒,灵媒!还要我说多少次你才肯相信。”绫里真宵握起拳头抗议。




“这不科学!”宝月茜也同样执着。




是宝月巴把她们两个分开的:“小茜,那确实是灵媒,我刚才真的在和千寻说话。”




“我需要科学的证据。”宝月茜双手一摊,她认定了绫里真宵拿不出来所谓的证据。




“你确定吗?”但绫里真宵脸上露出了恶作剧得逞一般的笑容,她像变魔术似的从背后拿出一盒最新款的迷你儿童科学套装,一把塞进她的怀里,“就知道你会这样!这是我的主意,不是姐姐的,要谢你就谢我好了。”




“我——我已经二十岁了!”宝月茜顿时涨红了脸,但她紧紧抱着纸盒,似乎并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绫里真宵俯身凑近她的脸,摘下她的眼镜,眯起眼睛仔细打量了她一阵:“是嘛?真是完全看不出来呢,原来小茜也是二十岁的人了。”




“你嘲笑我幼稚?那这是什么?”她指向绫里真宵手里的钥匙,那上头挂着一只大将军钥匙扣,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将军——儿童英雄特摄片的男主角。




“这是……这是成步堂君的!”绫里真宵急忙把手藏到身后,引得宝月茜偷偷发笑。她知道,成步堂龙一才不喜欢大将军,她身边喜欢大将军的成年人只有绫里真宵和御剑怜侍,两个人都是十足十的幼稚鬼。




两天后她约绫里真宵到拉面店见面,问起那天的事情——她实在压抑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任谁亲眼目睹了那样的事情,都不可能轻松忽略。




“所以,那真的是——灵媒?真的有这样的东西存在?”宝月茜低着头用筷子搅拌眼前的味增拉面,觉得连说出这两个字都非常艰难。




“是的。”绫里真宵边吃拉面边点头。




“可以召唤已经死去的人的灵魂……”




“没错。”




“那么,可以试试召唤我的父母吗?”




“诶?”看绫里真宵的表情,她似乎非常吃惊。




“我只是随口说说。”宝月茜小声地嘟囔。其实刚刚那个问题,她才一说出口就后悔了,她不应该相信不科学的东西。




“不行哦。因为叔叔阿姨已经过世太久了,以我现在的灵力,还要修行很久才能办到呢。”绫里真宵回答得非常认真,“再说了,小茜不是不相信灵媒吗?不相信的人也无法见到逝者哦。”




“真的吗?那我相信——如果你的灵力——”宝月茜咽了咽口水,对她而言,这个词语实在是过于诡异了,“够了的话,能召唤他们吗?我和姐姐都好想他们……”




“当然,如果是你的委托的话。”




“那就说定了!”




“嗯,说定了!”




接着又是好几年不见,宝月茜一直很想知道绫里真宵的修行到底完成了没有。她想,既然那家伙正在努力修习,那么自己也不可以轻言放弃,于是拼了命地念书,终于摆脱了刑警的身份,当上科学搜查官,实现了儿时的梦想。但她没有想到,她们再次相遇竟然是在法庭上——绫里真宵出现在了被告席上,而她正好是本案的证人。案件审理结束后她长舒了一口气,走到绫里真宵身边:“我就知道,有成步堂先生在,你不会有事的。”




绫里真宵冲她微微一笑:“小茜也帮了不少忙啊。”




宝月茜隐隐觉得绫里真宵变得有些陌生。不知不觉中,绫里真宵似乎已经长成真正的大人了,身上散发着成熟女性独有的气息,面对责难和危机,表现得既坚强又勇敢,眉宇间很有绫里千寻的样子——宝月茜之所以还记得绫里千寻的相貌,是因为宝月巴的房间里有一张她们的合照。她不太确定绫里真宵是否还记得她们之间的约定。




“当然记得!怎么可能忘记,我一直在世界各地寻找能够提升修行的场所,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么,现在可以了吗?”




“还不行哦,还要继续努力呢。”




“这样啊。”




“是哦。小茜这些年也在努力吧?终于当上梦寐以求的科学搜查官了呢,恭喜你。”绫里真宵双手合十,对她露出温柔真挚的笑容,这和她以往那种恶作剧般的,充满活力的笑容完全不一样。宝月茜第一次见到绫里真宵流露这种表情,心跳几乎停滞了。




“是啊,好不容易呢。”她低下头不敢直视绫里真宵,努力想为自己刚才的心动找出一个科学的解释。但很不幸,就像灵媒一样,她没有找到解释。




“很抱歉,一直都没有联络过你,既没有写信,也没有打电话。”绫里真宵微微皱眉,“前几年的修行实在太艰苦了,每天都很忙。”




“不要紧。那时候我也很忙。”




“但以后就会好很多啦,我想和小茜恢复通信。”绫里真宵语气轻松地说。




“诶?好啊,那样就可以每天询问你修行的进度了。对了,你需不需要一个科学的修行计划表——”




“拜托你饶了我吧。”看到绫里真宵露出过去常有的无奈表情,宝月茜才终于觉得眼前的人确实是自己儿时的好友,而不是什么仓院之流的未来当家。




但她不能一直待在克莱因王国,她还有自己的工作要做,所以很快就返回日本了。




在那场婚礼之前,她们一直保持着联系。她可以想像修行的生活有多无聊,否则绫里真宵也不会天天和她说些有的没的。她听说成步堂龙一又赢得了一场官司,被释放的被告人将要举行婚礼,很多她认识的朋友都会出席。于是她问绫里真宵是不是也会去,可惜绫里真宵回复她说:“不行哦,在修行中,可不能轻易中断。”但在婚礼现场,她却清楚无误地看见了身穿紫色和服,端庄优雅的绫里真宵。端庄优雅——宝月茜以前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用这四个字来形容绫里真宵的。可是站在一众穿着西式礼服的男女宾客之中,绫里真宵确实显得格外特别。宝月茜走进会场时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她。




新娘照例要扔捧花,把祝福送给未婚的女孩。在这之前,宝月茜意外地发现希月心音对这件事情十分热衷,她开玩笑说:“心音,你才只有十九岁,不用着急,把机会让给这里最老的人——”说着,她把目光悠悠地投向比她大了两岁的绫里真宵,然后毫不意外地挨了一拳。




“嘿,我还没有计较你骗我不来参加婚礼的事呢!”宝月茜还耿耿于怀。




“那是因为我想给你一个惊喜呀,笨蛋!”绫里真宵看起来气鼓鼓的,样子不再端庄优雅了,再让宝月茜来形容一次的话,返老还童四个字会更合适。




“惊喜?”宝月茜咀嚼着这个词语。她确实感到很惊喜,尤其是在看见绫里真宵的那一瞬间,更不用说她还穿着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漂亮礼服。




绫里真宵翻了一个白眼,幽幽地说:“有的人脑袋里从来只有科学,没有其他词语,哦,还有江米条,然后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这可不公平!”宝月茜愤愤不平地为自己辩解,“你的脑袋里除了大将军就是豆酱拉面!”




希月心音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急忙把她们两个分开:“我说,就要接捧花了呀。”




于是三个女孩一起严正以待,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捧花最后落到了矢张政志的手里。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坏事的背后果然是矢张”,真是一点都没错。




婚礼结束后,一连几个月,绫里真宵的样子始终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她试图为这件事寻找一个科学的答案,思来想去,最后得出了一个必然的结论,决定向有经验的人求证一番。她去拜访了成步堂龙一,不是因为成步堂龙一跟绫里真宵的关系亲密,而是因为他们两个在某种程度上有些相似之处。




“成步堂先生应该可以理解的吧,和幼时的好友分开多年,再相遇的时候,发现对方完全吸走了自己所有的注意力——”




“啊,可不是吗,御剑那家伙。但是小茜想说的是谁呢?”




“真宵。”宝月茜感觉自己的脸止不住地发烫。




“真宵?你们两个很早就认识吗?我从来都不知道。”




“因为姐姐的关系。”




“嗯,这么一说就明白了。千寻老师和宝月小姐在大学里就认识了,所以你们很早就认识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是——是这样的。我想,经过科学地论证,我已经有答案了。”




成步堂龙一露出了一副了然于胸的表情:“最近飞往克莱因王国的机票降价呢。”案件结束后不久,绫里真宵又返回了克莱因王国加强修行,这是原本计划外的事情,成步堂龙一惊讶之余得到了这样的解释:“有人还在等着我变强呢,不想让她等得太久呀。”




宝月茜下飞机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绫里真宵。按照科学的修行时刻表——她确实给绫里真宵做了一份这样的东西,如果绫里真宵真的有按照时刻表进行修行,那么这时候她应该正在瀑布底下接受冲击。果然,她在瀑布附近找到了绫里真宵——仓院之流的未来当家正用毛巾擦拭自己湿漉漉的头发,显然,她刚刚结束瀑布修行。那个之前总是跟着她的,叫伯克特的小鬼这一次没有出现。




绫里真宵瞥见宝月茜时,脸上的笑意简直无法抑制,她不自觉地停下了擦头发的动作,毛巾不知不觉间滑落到了草地上。宝月茜松开行李箱的拉杆,捡起毛巾抖落干净,恭敬地递给绫里真宵,模仿伯克特的语气说:“不好好擦干头发,真宵大人可是会生病的。”




绫里真宵急切地问她:“你怎么会来?又有案件发生吗?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不是的,是我有些话想和你说,关于——两个女人——”




绫里真宵睁大双眼:“等等,你知道了?你终于知道了?”




宝月茜闭上了嘴,她隐隐觉得自己想说的事情和绫里真宵感到激动的事情完全不是一回事。




“我先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




“当然,只要不是跟灵媒有关的问题,那我可给不出科学的回答。”




“要真是那样的问题,我才不用问你呢。”




“那你问吧。”




“假设有一对姐妹,她们都——喜欢女人。而姐姐的女朋友也有一个妹妹,那么这个妹妹会有多大几率也喜欢女人?又有多大概率,会喜欢前一个妹妹呢?”




“稍等,我计算一下——”宝月茜说着从口袋里拿出记事本,但只写下姐妹两个字就停住了,电光石火之间,她忽然联想到了一些看起来不太可能的事情,“等等,你该不是想告诉我,那两对姐妹刚好姓绫里和宝月吧?”




“是的呢。”绫里真宵冲她眨眨眼。




“姐姐和——怎么可能!”




绫里真宵露出疑惑的神情:“我以为你知道了。我还和姐姐打赌呢,赌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发现,看来是我输了。巴姐姐很少在你面前提起姐姐哦。”




“一点都不少,是我没有多想而已。小时候——这样就说得通了,难怪她们总是让我带着科学套装去找别的同学玩……”宝月茜先是摇头,紧接着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




绫里真宵掩面偷笑:“姐姐说,她一直都很后悔让我们两个那么早就认识,因为我们总是吵架,害得她们完全过不好二人世界。”




宝月茜盘腿在她身旁的草地上坐下:“现在轮到我问问题了。你刚才问的那个问题里,前一个妹妹是指谁?”




“是我。”绫里真宵大方承认。




“那么你为什么想知道我的情况?”




“当然是想要看看,有些事情发生的可能性到底是多少。”绫里真宵有些别扭地把头转开了。




“你想要听我的答案吗?”




“当然。”




“说实话,我算不出来,但科学地告诉你,我觉得两个答案都是百分之百。”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