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This Red Thread, Strangling Us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19-01-04 20:09
点击:186
章节字数:383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二)




墓园里很安静。鸟雀欢快的啁啾声和叶子在风中发出的沙沙声,自然之歌和生命之歌,都不属于这里。这是死神的领地,疲惫的逝者在此安息,生灵们也都变得安静,生怕打搅到那些在墓穴中安睡的灵魂。但死神同时也是一位慷慨的东道主,他不介意让游客们进入这里,并且欢迎他们在经过时匆匆致意,许下日后再来的诺言——总有一天,他们会永远留下,这是谁也无法打破的承诺。




宝月巴经过一排墓碑,大理石上刻着的都是她不认识的名字,她走在石子小路上,脚步声咔哧作响,她由衷地为自己打扰逝者的行为深感歉意。




然后,她在一块墓碑前停了下来。墓碑抛过光的面上刻着一个名字,简洁又明了,金色的草书丝带上记录着她的生卒日期。年仅27岁。她离开人世的时间,现在几乎是她年纪的一半了。




宝月巴忽然感到喉咙发紧,双手牢牢抱着花束——这是她十多年来离绫里千寻最近的一次,也是最远的一次。尽管她们之间只隔了六英尺,但她知道,绫里千寻已经不在了,已经迈上了全新的道路,而她却始终无法做到这一点。她忍不住想,究竟她们两个,谁才是已经死去的人。




她跪下身,盯着墓碑上的名字,直到金色的微光深深刻进她的眼眸。她想象着雨水、青草和鲜花的醉人香气就是绫里千寻的香水,气息就像她最爱的那条围巾一样,在空中飘荡,四散而去——




一阵脚步声从远处传来。她没有转身,因为她知道那会是谁,而那人说出了她的想法。




“我就知道我们能在这里找到你,宝月小姐。”成步堂龙一笑着说道。他步伐坚定,一路走到绫里千寻的墓前,没有丝毫犹豫。宝月巴看了一眼这位遭受了陷害的前律师,向他和他身旁的人点头致意。她站起身。




“成步堂先生,御剑先生,狩魔小姐……绫里小姐。”




绫里真宵微笑地看着她时,她有些迟疑。她只见过绫里真宵一次,那时候,她和绫里千寻还是情侣,生活也更轻松一些,她所想要的只是和女朋友在她最喜欢的Café里喝上一杯咖啡,在各种甜腻亲吻的间隙轻松愉快地讨论案件。虽然细节对不上——绫里真宵留着厚厚的刘海,一头黑发,还有灰色的眼眸——但她的笑容像极了绫里千寻。宝月巴的心跳停止了。




“宝月小姐,好久不见!”




绫里真宵向她伸出手,她还没来得及反应,两人已经握上了手。她的手劲还是很大。




“是啊,绫里小姐。我们上次见面的时候,你还只是个孩子。”当“绫里”这个姓氏脱口而出时,她只能假装自己没有心痛,仿佛在吞咽一种她永不餍足的可口毒液,“你真的长大了。”




她想说,千寻会为你感到骄傲的,但这句话就像是卡在了喉咙里,于是她什么也没有说,转而看向御剑怜侍。




“祝贺你,升职了呢,御剑主席。”




成步堂龙一在一旁偷笑。御剑怜侍瞪了他一眼,但那目光之中顶多只有百分之十的责备,剩下的则全都是爱意。




“还不是正式的任命。眼下我在美国还有一些事务没有处理完。”




狩魔冥嘲笑道:“白痴。他们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闲的人。”宝月巴以前只见过这位传奇的检事一次。那时她还非常讨厌狩魔冥,就像讨厌她那声名狼藉的父亲一样。




御剑怜侍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轻轻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成步堂龙一的偷笑变本加厉。御剑怜侍把手插进外套的口袋里,就在这个间隙,宝月巴看到了他无名指上银色戒指发出的闪光。




哦。所以是真的。




宝月巴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在刺伤和灼烧她的心。可能是苦涩,也可能是嫉妒。因为他们轻而易举地做到了她永远都不敢的事情。




但这样说就太不诚实了,他们也并不轻松,他们只是比她更勇敢,更坚定一些。




于是她微微一笑,惊讶地发现苦涩的感觉虽仍然刺痛着她,但却有种甜美的余味在其中,或许正因为如此,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明白了。看来,这是喜上加喜。”




御剑怜侍往常白皙的面颊忽然涨得通红:“是,对……对了……那个……”“这也不是正式的。”成步堂龙一迅速接下话头,救了他的未婚夫,“我也有……可以说,有些事情还没有处理完。”




他的声音很轻,但充满警惕,身体也随之绷紧。宝月巴立刻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牙琉雾人被捕和参与制造伪证陷害成步堂龙一的新闻如今已经是全国皆知了。




她想说她很抱歉,她希望当时她能做些什么,但如果他真的有着绫里千寻的那种精神,那么帮助他或许是个错误。她跟着成步堂龙一的视线,把目光重新投向墓碑,绫里千寻的名字正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我欠她的,你知道。”




她知道。哦,如果她知道的话。




绫里真宵和成步堂龙一走近了墓碑,他们各自的伴侣出于尊重都往后退了一步,想要给他们多留一些空间。绫里真宵跪下身,她的紫色长袍就像一朵初开的百合花,在她的小腿旁岔开。她小心翼翼地在宝月巴的花束旁边放下了自己的花。




是向日葵。绫里千寻最喜欢的花。




“天呐,十年了。时间过得真是太快了。”绫里真宵好不容易把花束的位置摆放完美,不由地感叹道,“那天晚上我们正要一起去吃豆酱拉面,结果‘砰’的一声,十年就过去了。”




她明明在笑,可声音却止不住地发颤。狩魔冥只一瞬间就走到了她身旁,用戴着手套的双手牢牢扶着她的肩膀安慰她。如果这一幕发生在十年前,宝月巴肯定会觉得非常困惑——狩魔家的人怎么会像这样保护别人呢?




但是绫里千寻用她的魔法为众人铺平了通往最伟大的逆转的道路,见到她的种种努力和所有心血全都得到了回报,宝月巴真是一点也不惊讶。爱能超越一切,甚至能让完全对立的人走到一起,就像太阳和月亮,大地和天空。




一些早已不可能发生的情景和设想忽然在她耳边唱起甜蜜的歌谣,这诱惑简直难以抗拒——可她们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失去了机会。




沉默笼罩着众人。在这祥和的氛围里,他们都迷失在了对绫里千寻的缅怀之中。宝月巴虽然并不确定御剑怜侍或狩魔冥是否真的见过绫里千寻,但却知道,因为他们的伴侣,他们会一直哀悼她的离去。




不知过了多久,成步堂龙一站了起来。




“我想,是时候离开了。”




“是啊。”绫里真宵优雅地站起身,抖落了衣角的尘土,“反正,我一点也不觉得她像在这里。她总是坚定地向前,从不自怜自艾。”




“不像你,假如我说你不能再每隔一天就吃一顿豆酱拉面当午饭的话。”狩魔冥一边替绫里真宵整理仪表,一边插嘴道。绫里真宵立刻撅起了嘴。




“这么对比根本不公平,而且——”




“嗯哼,不过刚好,午餐时间到了。”成步堂龙一及时打断了绫里真宵的话,免得她发表什么长篇大论。他看了一眼自己那只老旧的腕表,笑着问宝月巴:“你和我们一起吗?御剑可以载大家一程,再请我们好好吃一顿。”




御剑怜侍又瞪了他一眼,但那眼神的杀伤力根本不值一提。成步堂龙一耸了耸肩膀:“拜托,难道你想把宝月小姐一个人留在这里?”他夸张地大声说道,“御剑怜侍,你还不至于这么混蛋吧——”“当然。我很乐意护送宝月小姐去任何地方。”御剑怜侍急忙打断他,直截了当地回答了有关宝月巴的问题。他和平时一样,恭敬地向她鞠了一躬。成步堂龙一在他身后翻了个白眼。“成步堂自己肯定能及时赶上我们的。”




看到成步堂龙一先是一愣然后恍然大悟的神情,绫里真宵哼了一声。见到他们嬉笑打闹相互取笑的情景,宝月巴也忍不住笑了。曾经,她以为自己和绫里千寻也像他们一样亲密无间,可是她临阵退缩了,亲手斩断了她们之间的联系。




她感觉脖子上的红围巾变紧了一点,于是伸手把它拉开。




“谢谢,但我恐怕不能和你们一起。”她转过身,背对所有人——这个动作她再熟悉不过了——她面向墓碑说道,“我还想在这里多待一会儿。”




她看不到绫里真宵忧伤的神情,也没有看见成步堂龙一因为担忧而皱起的眉毛。她不知道的是,他们两个都曾试图伸手去拉她,想要强迫她回到现实世界里来,但狩魔冥和御剑怜侍及时阻止了他们。




“不要打扰她。”宝月巴听见御剑怜侍轻声耳语道,她猜,这是对成步堂龙一说的。“再给她一点时间。”




她很感激御剑怜侍,但却什么也没有说,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绫里千寻的墓碑上。她突然发现在绫里千寻四个字下面,刻有一只小小的勾玉。她的家族只愿意以这个方式承认她的身份——毕竟她从不合群,既然她背弃了家族,家族也会背弃她。




“好吧,那么——”最终,是绫里真宵打破了沉默,“那么稍后在仓院之里见?我们想办个家庭聚会,所有人都会来,小茜也会……”




绫里真宵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她感到一阵强烈的不安,因为宝月巴毫无反应。成步堂龙一上前一步替她说话。




“对……用不着客气,千寻老师也不喜欢这样。”




这句话倒是引起了宝月巴的注意。她回过头望着他,成步堂龙一也正看着她,灰蓝色的眼睛眼神温暖又坚定,他确信自己说的话不会有错。




她曾经无数次在绫里千寻的脸上见到相同的神情。




“当然。我会去的。”




这似乎就足够了。成步堂龙一终于放松下来,向她挥手告别,和御剑怜侍、绫里真宵还有狩魔冥一起离开了墓地。他们的脚步声伴随着间或传来的笑声——大多是绫里真宵的——和交谈声,渐渐消失了。




终于,他们都离开了,但他们给这座冷冰冰的,死气沉沉的墓园带来的温暖却遗留了下来。它在宝月巴体内四散开来,从发梢一直蔓延到指尖,终于将她心上的坚冰融化。忽然,她的膝盖开始发抖,无力再支撑身体,于是她紧握住石碑,努力地想让自己放松下来,最后背靠着墓碑,缓缓坐到了地面上。




她感觉头很轻,身体却很重,好像彼此间失去了联系,也意识不到耳边传来的沉重呼吸声其实是她自己的。她的视线模糊不清,脸颊忽然被什么东西沾湿了。“你是对的,千寻。”温暖的阳光在她身旁投下一小块模模糊糊的影子,她对着那影子说道,“你和他们都做得很好。”




金色的光芒忽然动了起来,环绕着宝月巴,就像一个温暖又亲切的拥抱。她的嘴唇灼烧起来——已经十多年没有过这种感觉了。鲜花和青草的气息沁入她的心肺。她颤抖着闭上双眼。有样温暖的东西握住了她的手。她的围巾从脖子上滑下,悄悄落在她的腿上。




她听见绫里千寻轻笑着说。




“我就说嘛。”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