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未来、浮想

作者:伊子
更新时间:2018-12-31 00:34
点击:519
章节字数:529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操场的呐喊声一波又一波传至到教学楼,气势依旧不减,唤醒了不少昏昏欲睡的同学。

“今天是有什么活动吗?”

自习课稍稍一两句的谈话并没有什么问题。

“高三百日誓师呢。”小茵告诉一旁的同学。

“哇……搞得这么壮烈。”

她们的谈话飘进陈欣的耳朵。陈欣望向操场的方向出神。学姐学长们要毕业了,也就是说自己的高中还剩下一年的时间。

“好可怕,我们也只有一年了。唔……搞不好复读,还有两年。”

“唉……”小茵叹了一口气,给同学惆怅的情绪所感染。

陈欣不再走神了,毕竟还有许多作业需要完成。

“下一届的制度又要改革,试卷变简单了。为啥就我们就刚好是末班车?”同学似乎想继续聊下去。

“没差啦,又不是不高考了,本质还是应试。”小茵接着话题,话匣子已经合不上了。

陈欣合上物理题,打开英语的抄写作业,因为不需要耗费太多脑子。眼下做物理题的话,要消灭的敌人肯定不只有题目。——还有一旁的干扰物们。

“有想过要考哪里吗?”

“不知道。除了清华北大什么的,我都不知道还有什么大学……”

“哈哈,我也是。”

一问一答,然后再自答,再问。这种方式很稳定地将谈话延续了下去。

“陈欣想去哪?”

无辜的陈欣突然就被拉入扰乱课堂秩序的犯罪团伙。

“也没想好。”陈欣回答道。

“都是没目标的咸鱼,咸到一块去了。”小茵摊摊手,又转向那名同学继续和她讲话,“我们考同所大学怎么样?”

“可以啊……”


班长注意到这边的情况,盯她们好长一会儿,看起来他就快要开始咳嗽了。陈欣用笔头戳戳小茵,提醒她。

身边终于安静下来,陈欣的英语作业也恰好抄完了。是时候回到令人头大的物理题上了。陈欣却又想着什么出神。


陈欣在想,和黎子考同一所大学的可能性。想象甚至跳过这个前提,直接开始了她们两人轻松愉快的校园生活。陈欣不禁迷失在其中。

直到下课前几分钟班级内的躁动,让她缓过神来,合上只写了一个『已知』的物理作业本。又是一节低效率的自习课。

跟随着班级内的躁动而继续胡思乱想,陈欣发现自己对高考根本一无所知。她也只知道黎子的成绩很好,但不知道具体好到什么程度。自己的成绩也是微妙难堪,不知道有没有大学可读。陈欣唯一清楚的是,黎子的总分能拉她一百多。嗯……一百多的差距有多大呢?陈欣依然没有概念。

概率还是挺小的吧?陈欣对此不太抱有侥幸心理。当初考上当地的县高还是托扩招的福,而全国的大学纷纷杂杂,说不定会落到何处。

“点外卖吗?”小茵拿着一张外卖单在陈欣眼前晃来晃去。虽然明知外卖单上的图片与实际不相符,但对人还是有很大的诱惑力,有种自己愿意骗自己的感觉。

陈欣想了想,食堂没有去的必要。黎子处于完全走读的状态,一日三餐基本在家里解决,很难有机会在一起吃饭。而且食堂除了价格稍微有点优势之外,还真没有比得上外卖的地方。有女同学反映一吃食堂就拉肚,陈欣也不知道其真假性。

或许还有一点,食堂的好处。——不必躲着保安拿自己的餐饭。住校生除了周末,是不可以出校门的。外卖的交易地点通常就在围栏上进行,遇到保安的话,交易就不得不停止。有好几次学生还来得及给钱,保安过来了,学生就端着外卖跑了。

很不幸,今天保安恰好在小卖部后面的围栏边巡逻,十次外卖有九次都在这拿货交易。栏外的外卖小哥看了穿着制服的保安,很干脆地告诉小茵换地方。小哥肯定不是第一次给县高送外卖了。

小茵在底下照应陈欣,陈欣举起右手高过围栏的尖刺稳稳地接过外卖。如果这时候保安来了,说实话还是有些安全隐患。

底下的小茵数好钱,通过栅栏的间隙交给外卖小哥。还好钱不像外卖那么大只,甚至还可以在网上简化为数字。固定体积的外卖就做不到了。

围栏外对面的马路闪过一道熟悉的人影。小茵单方面地注意到了正从家中赶回学校的黎子。

“走吧?”小茵转过身对陈欣说道,就好像什么也没有看见。她觉得没必要告诉陈欣。现在应该回去吃饭,她不想再耽搁了。




一收卷,一班的学生们就开始叽叽喳喳地对起答案。一边谈笑着题目的难易,一边暗自较量着。尤其几个男生,特别大声,恨不得全班都知道他只是因为某些低级错误而做错了几道题。

黎子实在觉得吵闹又无趣。

“又开始了……”男班长无奈地摇摇头,他坐到黎子的前桌,与她搭话。“错那么智障的题也好意思讲出来。”

讲到黎子心头上了。

“可以看一下试卷吧?”他问黎子,“最后几题我也不敢确定。”

黎子点点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次考试完男班都会找黎子来对答案。自负的他在班上的名声很差,但不至于引来嘲笑,他在班级展现出的能力和多次年级第一的成绩足以支撑他的自负。

黎子和他的联系只有刚考完试这一小会儿。他喜欢找人对答案,黎子是他选择的其中之一。黎子将此归为他的信任和肯定。

黎子在一班的女生之中十分显眼,特别是站队的时候。一班的女生普遍小只小个,黎子就在升旗、跑操时从女生队突兀出来。陈欣每次看向一班的时候都能第一眼看见她,当然其它人也是。

黎子在班上纷乱的女生团体中处于中立的位置,十分稳当,当然也存在极个别的个体由于各种理由而产生的憎恨。

黎子以身体不适的借口推辞了篮球赛。她对篮球本身就没有多大兴趣。而且女队是以班级上的小团体形式参加的,两个有隔阂的团体之间绝对不会打同一场球的。进女队就表明你已加入了那个团体,就得承担起她们之间发生过的恩恩怨怨,即便那是经过篡改的历史。

学业繁重,黎子认为自己没太多精力去折腾女生之间复杂而微妙的关系。多数也是无中生有的自找麻烦。

“答案的符号不同。”男班端着黎子的试卷认真地思索着,“基本思路应该没问题。”

黎子点点头,随意应付他,刚考完试,好不容易从中解脱,黎子不愿再去想里面那些的无意义、无价值、却非常难的题目。

“谢了!”班长将试卷还给黎子,登上讲台,组织大家搬座椅。

黎子想起来有段时间班内闹过她和班长的绯闻,两人对绯闻冷冰冰、漠不关己的态度,时间一久让班上人觉得绯闻是真是假都没什么意思。

回到黎子的学业上。

那场考试的结果,黎子和男班各有失误难得与他打平一次。关键的最后一题竟然正负号都有,又一次的打平。

黎子松了一口气。成绩越是在前面越是对每次考试的名次变动十分敏感,压力重重。成绩放出后,脑内一直绷紧的某处立刻得到释放,单单剩下一阵心力憔悴的疲倦感,直直地触及到黎子心底里最软弱的地方。

这时候的黎子会很想念陈欣。想接吻,想向她撒娇一下,渴望得到安慰。调节缓和一下随时可能会垮掉的自己。

恋人真的是如同宝物般的存在,散发着不可思议的光芒却又如此触手可及。陈欣不在身边的话,真的会坚持不下去,这是善于辩证的她唯一唯心的观点。

陈欣也和自己的感受是一样吧?毕竟她来县高的原因就是自己。黎子一想如此,心情就会变得很好。被人需要,被人喜欢着呢……其它无关紧要的事,怎么样也好。


“一线城市的大学吧?”问道黎子要去哪里读大学的时候,她就像在点开高配电脑上点开一个小程序,仅缓冲了一会儿,就有了答案。——因为是提前下载好的。

“要是能去同一所大学就好了……”陈欣很没有信心地说道,又抱怨道,“大学为什么有四年?”

晚修的散步时间不多了,两人的步伐开始偏向班级的方向返回。

黎子想了想,还是不愿她们相隔太远。若真是牛郎织女只能过年回家时一年一相会的距离,黎子觉得自己会哭出来。

能够一直在一起该多好啊。两人互相望了一眼,不禁同时想到。对不确定的未来感到一丝淡淡的伤感。

“不要想那么多,好吗?”黎子用双手合住陈欣的右手,用陈欣完全商量不了的笑容建议道。止住了两人间不断下落的气氛。

深夜的凉风逐渐升起。

走读生比住校生少一节晚修。陈欣只能将黎子送到校门口,顶多再隔着校园与街道的围栏与黎子走一段。最后,陈欣独自返回教室,黎子独自走回家。

搬家后,黎子家与县高仅相离一条街。父母本来想着搬到这里,姐弟两都在县高读书会很方便,结果只有黎子考上了县高,弟弟则在离家有五个站的高中上学。

上大学后,就是自己一个人的搬家。地点还未知。

大学要规定在某个地方就读。那完成最后学业,大学以后呢?

黎子忍不住地规划或者是幻想起未来。一个孩子当想到未来,自己有了工作,有了独立经济来源,似乎就认为那是自由的开始。就大人误导的那样,——等你长大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黎子想到一个奇妙却言之尚早的词——同居。意思是同一间屋子下,生活着的两个人。黎子越想越兴奋,甚至有些迫不及待地想与陈欣一同规划。回家到后,脑海中那间屋子的形象还挥之不去。黎子不得不去洗了一盆冷水脸,使自己冷静下来。

梦一样的生活。又要如何去实现呢?

冷静下来后的黎子,并没有投入到学习当中去,而是很认真地思考起现实因素。

妈妈敲了敲房门,进来送了一碗肉味飘香的猪骨汤。然后妈妈轻轻走出房间,慢慢合上房门,女儿还在极其认真地思考着什么。妈妈觉得肯定是道非常困难的题目。相比一进去就发现在玩手机的儿子,女儿真的懂事而且能干多了,完全用不着人操心。

不确定因素太多了。即使命令想象体去某条路探索,达到目的地的它就成了一团不可知的虚影,因为自己仍站在原地。最后,黎子一头载到床上,明明放弃了思考,却还是烦恼无比。

大家都还是只雏鸟。柔弱的翅膀还无法飞翔,更无法庇佑什么。

猪骨汤里有股重重姜辣味,严重影响了猪骨的本味。黎子并不介意,她特别特别讨厌的食物只有芹菜。

黎子看了一眼时间。刚好十点,估计陈欣还在洗澡。晚上的闲聊时间定在十点半,时长规定为二十分钟左右。刚确立关系的那几个星期,简直没完没了,有时不知道聊些什么,宁愿翻聊天记录也不愿放下手机。黎子回想起来有些好笑,或许那就是所谓的热恋期?随后两人商讨几次,减缩了这种又低效又影响休息的聊天方式。

黎子翻翻英语的3500单词,耐心地等待时间到来,以便很好地结束今天,迎来新的一天。




一月一次而弥足珍贵的双休。老师也体谅学生们的辛苦,大部分科目都没有布置作业。当老师说大家好好休息的时候,很多人都想偷偷抹眼泪。为终于熬到头的双休;为老师们的体谅,为辛苦的自己。

双休的第一天早上,陈欣就一觉睡到中午十二点。好像经过了一段很长很累的旅途。

没有作业,又没有自主复习的习惯。上课时总想着要是能躺在家里的沙发上看电视、玩手机就好了,现在却不太想开电视,也不想玩手机……用倒是可以。

陈欣试着给黎子打了个电话。手机嘟嘟嘟半天,没人接。她总不可能在睡觉,黎子说过她觉得睡觉很浪费时间,从来不会像猪一样回到中午才起床。大概是在忙什么吧?陈欣失落地放下手机。

陈欣伸伸懒腰,活动活动身子。突然很想久违地骑骑自行车,她回想起滋滋滋的车链声,在印象中已变得如同风铃般悦耳。不过,她没有勇气、也没有颜面去见放在仓库里的自行车,上高中后习惯走路了,几乎记不得在仓库吃灰的它。陈欣感觉很对不起它,是无情的自己抛弃了多年的老朋友。

陈欣伤感地想到。

要清洗它肯定很麻烦,一个小双休又骑不了多久。陈欣很现实地进行权衡。最后放弃打捞处在蛛网灰中的老朋友。

那种景物在前进的感觉,风在耳边呼呼的感觉……还是有点想骑车呢。陈欣只能闭着眼睛去想象自己正在骑自行车,画饼充饥。

“滋滋滋……”

陈欣在自己的想象之外听到了自行车的链条声。

哥哥正推着一辆干干净净的自行车,正要出发。

“等下!”

陈欣叫住他。

“干嘛骑我的车?”陈欣装出一副不能理解的样子,理直气壮地说,“我正要用呢。”

已经大学毕业的哥哥正处在绝佳的待业状态,求职四处碰壁的他回到家中,进行了长达一个月左右的人生思考。他觉得奇怪,大一自己明明认真听了那节叫职业生涯规划的课,也好好完成了规划的作业。现在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课上的内容,那张五大页的规划书也在接下来的大学生活中遗忘在某个无趣的角落。

他把自行车交回给妹妹,怪怪地感觉有种类似于利益上的亏损。昨天他从仓库里发现的这辆被遗忘的自行车,费了老半天才清理干净,还去推着它去街上换胎。今天准备第一次的骑行。

“话说老哥你会骑吗?”陈欣登上自行车问道。

“当然会,我还参加过骑行呢。”哥哥白了陈欣一眼。

“你要去哪里办事?”

陈欣对自己的强占行为深知不好。

“想兜兜风而已。”

陈欣毫不犹豫地转上踏板,启动自行车。

“你去哪?”哥哥问道。

“兜风。”既然哥哥也没什么要事,骑在自行车的陈欣心安理得多了。

“记得煮饭啊。”陈欣回头提醒还在发愣的哥哥。


许久没骑车了。再次握着把手,使出力登着踏板,轻飘飘的感觉十分新鲜。像是第一次接触游乐场的某种娱乐设施。

自由而散漫的时间。没过多久陈欣就找回了以前骑车的感觉。现在差不多是放学的时间点。陈欣却在骑在熟悉的上学路上。到达学校门前的斜坡时,陈欣按原路返回,这下就可以混入刚放学的初中生当中。但今天是星期六。

陈欣自觉地骑到黎子家楼下,间隔一秒的打了三次车铃,她们曾将此作为相会的暗号。虽然黎子现在不可能在楼上。

那时自行车后座上受人欺负的女孩,自己只是抱着单纯的与她交好的意思。陈欣曾这样认为。最初的想法隐隐地藏匿着……乐于见到她独自一身的样子,而自己可以上前走到她的身边。自己却怎么也没注意到心底的想法。

迟钝。陈欣也这样觉得自己。明明一直都希望,后座的她能将自己抱紧一点,更加依赖一下自己。如果那样,自己就会很开心。

陈欣转过一个直角形的拐角,车技到底还是生疏了。拐弯的幅度偏大,陈欣慌慌张张地平衡车头,差点弃车逃生。

以后有机会还是要经常骑一骑。陈欣对自行车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激之情。

而且万一黎子有一天心血来潮,想坐坐自行车了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