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彩月Klimbim ch21

作者:天理鹤情
更新时间:2018-12-31 04:26
点击:1517
章节字数:714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霙就坐到餐桌边,今天的晚饭是牛排、烤面包、焯水时蔬配黑椒汁,饮料是鲜榨橙汁。


这些算是铠冢家晚饭的常见料理,父亲和母亲以前都常年留学国外,回国后工作也都是在外资企业,经常和外国人打交道,一直的习惯也延续到家庭,从小开始就是这样了。虽然有时也会吃米饭、寿司、乌冬面之类的,但总体生活方式还是更接近于西方。


霙对食物不怎么挑剔,倒也没什么意见。霙喜欢吃生一些的牛排,直子煎得恰到好处,她把黑椒汁淋上去,熟稔地分割开牛肉。


晚上有演出,希美更早地就吃完了晚饭。霙问她吃的什么,希美说纳豆饭和豆腐味增汤。纳豆很有营养,能增强体力呢,希美是这么说。她喜欢纳豆,霙不常吃这个,对纳豆的印象非常稀薄,只依稀记得不算自己讨厌的味道。


果然相比起来,希美的生活方式才更像正统日本人吧……霙卷起配菜通心粉放入口中。




饭桌上只有自己和保姆直子,爸爸在公司赶项目,妈妈还在美国出差。


“美穗太太明天就会回国了。龙先生过年也不会加班吧。”


为了辩解似的,直子对她说道。霙没什么感想地点点头,单论亲密程度的话,说不定还是和直子更多一点。


“今年也不回老家吗?”霙问她。


“是的,丈夫去世以后,老家那边就没什么牵挂了。“


直子的老家在长崎,丈夫前几年癌症去世,病危开始请了几个月的假,妈妈还说会不会不回来了,都开始着手找下家,但料理完后事,直子就回来了,之后就再没有风波。爸爸有提过要不要再给她介绍个人续弦,被直子婉拒,说这样就挺好。霙直觉她是有故事的人。


往年的新年都是铠冢一家三口,加直子四个人过。有时候爸爸半路缺席,有时候妈妈半路缺席,霙对此习以为常,亲戚好多都在国外定居,铠冢一家实际上也不是宇治本地人,随着父亲的工作才迁居至此,在当地没多少亲友,因此,大约永远不会出现电视中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过年的场面。


直子会带她去新年参拜,但霙感觉没什么乐趣,外面又冷,还是窝在空调房里打游戏更有意思,初中后就不去了,反正直子回来后会煮荞麦面送进屋。


霙不怎么会去看红白歌会。也谈不上羡慕,就觉得在和热闹氛围无缘的地方,隔着荧屏感受别人的热闹,挺莫名其妙的。


新年对霙来说是个和普通休息日差别不大的日子,以至于希美一脸兴奋地对她发出邀请,说:“过年一起去新年参拜吧?”时候,她第一反应是迷茫地眨眼。


“霙小姐有别的安排吗?”像是觉察出霙想说点什么,直子先一步问了。


“嗯,除夕夜可能会和朋友去新年参拜。”她咽下嘴里的西蓝花。


“好难得呐,是恋人?”


以直子对霙的了解,一般人很难请得动她,能让她特地在除夕夜出门,想必不是轻描淡写的普通朋友。


“唔。”直子和爸爸妈妈不太一样……在家庭中是个若即若离的第三人,霙不讨厌她。况且在其他人,比如昨天见的那些幼稚园教师面前无法坦白的话语,在直子面前可以说,她坦白:“是的。”


“霙小姐也到这个年纪了呢,能获此殊荣的人很幸运啊。”直子听后哈哈大笑。霙心说其实很早以前就喜欢希美了……不过直子说的也没错,能开始交往有时也需要年龄上的契机,大学发生的事不会提早发生在高中,即便发生了,她也不觉得当时结局能走到和希美开始一段感情。


“不…该说幸运的是我。”她垂下眼帘。


直子算是看着霙长大的,当年那个沉默寡言,有点呆呆的小女孩,如今已经出落得很标致了。自己的婚姻并不幸福,但生长在文化人家庭的霙无论眼界还是看人的眼光都肯定和自己不一样,直子由衷祝愿霙能嫁个好人家。


“恋爱是互相选择的结果,两边都值得祝贺。”


直子发表了感慨性的话语后,这个话题到此为止。她不会追问更多,霙觉得这点很好,直子也不会把她的话转述给父母,这也是她乐于把一些心思分享给直子的原因。


“那,要穿和服吗?“


经她这么一提醒,霙才想起自己没准备过新的和服,家里留的都是旧款式,也不知道合不合身了。


“要。但家里没有合适的了吧?”


“还来得及,离除夕还有几天,等会我帮您量下尺寸,有喜好的图案吗?”


“你看着挑就好。”


幸好和直子提起了这个,不然到时候毫无准备就尴尬了……霙在心里谢过她。




等霙到了幼稚园,时间刚好,昨天冷清清的园内一扫冷寂,人头攒动,参加的男女老幼几乎都带着眷属,既没有和孩子也没有和老人走在一块的霙像是个例外。


要不要去找希美呢……她走进温暖的剧场内,站在最后排往舞台眺望,幕布暂时还是拉起来的,通往后台的门时不时有人进出。


她给希美发了个短信,没有回音。现在很忙吧,打扰她不太适合,霙找了处空位置坐下,静待演出开始。


七点时分演出准时开始,不大的剧场里坐满了人,火红色的幕布拉开,顶上挂着的横幅是拿大型毛笔手写的,白纸黑字,虽和圣诞节不搭调,但颇有一番阵势。主持人是昨天见过的幼稚园教师中的其中两位,一男一女,穿着正装站在舞台的圣诞树前——昨天和希美一起装点的圣诞树在大灯照耀下煜煜生辉。


霙不太看现场演出,最接近的场面是吹奏部参加关西大会和大学竞赛那种,但和出成绩之前一直就提心吊胆的紧张氛围不同,这里很轻松,有的仅仅就只是欢乐,幼稚园的小女孩稚气未脱地演唱着最近流行的电视剧主题曲,经营道馆的大叔上台表演剑道。说是圣诞迎新年晚会还不如说是综艺大杂烩,表演者不是小孩就是老人,都是些业余选人士,即便出了差错,唱歌跑调,舞蹈没合上拍,大家也都一笑置之,这些小插曲反而给演出平添别样乐趣。


几个月前还一盘散沙的老年乐团,现在已经初具规模,老人们演奏了和歌曲《八千代狮子》和更耳熟能详的松任谷由实的《春天,来吧》(春よ、来い),霙在里面看到了之前和希美在一起的那个老太太的身影,穿着一袭墨绿色和服,尺八已经学得像模像样。


每个表演结束,特别是小孩子出演的,下个节目出场前观众席都会一阵骚动,下了台的孩子们像小鸭子一样一窝蜂从后台蹿出来,跑回到家长身边,家人摸着孩子的脑袋,纷纷夸赞表演的好,很多估计都是首次上台表演,这对各家大人来说是个有纪念意义的时刻。


霙专注地观赏演出,一个小时过去了,节目已经进行到尾声,却迟迟未见希美的身影,尽管表面不动声色,但她想自己一定是在场内心最焦虑的一个了,到底在哪里呢……霙身边坐着的就是一对母子,看着别人亲密交谈的样子不知为何感到有些寂寞。




“那么,接下来请欣赏最后一个节目,圣诞老人给大家带来的圣诞组曲——”


啊。来了。


霙正垂着头心情低落,主持人忽然用热情的声音对台下说道,紧接着,圣诞老人就在台上现身了。


霙只抬头看了一眼就扑哧一下笑出来,先前的阴郁都一扫而空,等、等一下,这是希美吗?


——不晓得是为了更贴合圣诞老人圆滚滚的身材还是怎么回事,整件衣服像玩偶一样被填得鼓鼓囊囊,只有手臂部分没有填充,梨型的整体看起来异常搞笑,走路一摇一摆,活脱脱像个不倒翁。


巨大的圣诞帽和白胡子把大半五官都给遮住了,只留了个鼻子眼睛在外面,若不是提前知道,而且圣诞老人手里握着的标志性的闪闪发亮的银色长笛,霙还真没法辨认出这是谁。


台下随着圣诞老人的出场爆发出一阵哄笑,她在台上显得相当不知所措,为了站稳奋力挥舞着胳膊,结果引得大家笑得更厉害了。霙也难得埋着头笑到眼泪都出来,诶,嗯,赶紧拍一张……她举起手机记录下希美出糗的稀有时刻。


“好了好了,大家不要再笑圣诞老人啦,人家很努力才站稳的。”主持人边笑边喘着气,出来打圆场,之后又等了会,笑声才渐渐平息,演出好不容易得以开始。


样子滑稽归滑稽,真的吹奏起来全场除了希美的笛音外便鸦雀无声了,大家都专注地聆听着。希美演奏的是几首曲子组曲的圣诞歌,钢琴伴奏是提前录制好的。听着似乎是四首曲子混曲,霙只能听出来脍炙人口的《铃儿响叮当》(Jingle Bells)和《普世欢腾》(Joy To The World),剩下两个也很耳熟,但记不起具体名字。


怪不得袖子里没有填充东西,不然连持笛都困难了。圣诞老人吹奏长笛的样子是霙所熟悉的风范,虽然一直以来吹长笛时候的希美都很帅,但今天……


……噗。


霙忍住笑。总之再拍一张。


她把关掉闪光灯的手机悄悄举起来。




曲毕,场下掌声雷动,圣诞老人鞠了一躬,结果重心不稳差点摔了,幸亏边上的两个主持人扶了一把,大家还没从圣诞曲里缓过来又被逗乐,一面鼓掌一面哄笑,圣诞老人终于在众人的笑声中被抬下场。


“那么,今晚的表演到此就全部结束了。但欢乐还将延续!~现在请先前抽签过的观众有序到大厅集合,之后将进行圣诞老人分发礼物的环节。其他观众请在座位上稍作休息——”




霙身边的观众席陆陆续续有人出去,抽签权是只有幼稚园孩子和敬老院的老人才有的,作为普通观众的霙只能眼馋的份。霙和希美没之间有聊过关于圣诞礼物的话题……两人好像都刻意避开了一样没人提起…霙想送给希美新的手表,她腕上那块电子表已经戴了好多年了,霙在商场的手表专柜相中几款,不过这种购买这种东西还是和本人一块去挑更好吧,随随便便决定似乎不太妥当。于是就暂时没买。


不知道希美那边是怎么想的……她最近都挺忙,可能忙忘了也不一定。霙习惯性对自己说别抱太大期望比较好。


十分钟后,剧场里响起了《铃儿响叮当》,主持人重新回到台上,霙看到抽过签的人已经秩序井然地排在剧场右侧的走道。说是圣诞老人颁发礼物,实际上场的其实是麋鹿。是嫌圣诞老人装实在是太碍手碍脚了吧,平地走路都够呛,霙远远看到希美穿的是麋鹿套装,头上还戴了鹿角。


好可爱。霙边拍边想就算希美什么都不送,今天来得也已经很超值。


大家各自领了从麋鹿手里分发的礼物,霙昨天分到的彩纸是粉色,她看到隔壁小男孩领的是自己经手过的礼物盒,打开来里面是假面超人玩具,他高兴得惊叫起来。当然也会有拿到不那么称心礼物的人吧,比如那个巨型白萝卜,不晓得花落谁家。


不过,也许就有人刚好也特别喜欢白萝卜也说不定。




晚会在欢声笑语中结束了,霙等着观众陆续退场,现在应该可以去找希美了吧?她逆着人流的方向往后台走。


“那个……我找一下伞木希美。”她叫住正在收拾东西的一个小哥。


“伞木啊,大概在休息室吧。”


“谢谢。”


霙在休息室寻到了希美,大部分人都在善后,估计是真累瘫了,休息室里只有她靠在椅子上喝奶茶,鹿角头饰摘掉了,放在一旁,身上穿的麋鹿套装暂时还没换下。桌上放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还有几杯没有拿走的奶茶,估计是统一采买来犒劳工作人员们的吧。


看到霙进来,她坐起身。


“啊,霙。”


“辛苦了。”霙把外套放到桌上。


走近了看,希美像刚从水里捞出来没多久一样湿漉漉的,演出果然是很累人的事情。


“累吗?”


希美吸了口奶茶,苦笑了一下,点点头,“累死了。单是演出还就罢了,因为没那么多预算,所以其他杂活也得一并包了。”


“反响不是很好嘛。”


“啊对了——霙你绝对看到了吧!那个圣诞老人装!”


“诶……哦……噗。”


“不许笑!”


“我没笑。”


“胡说,我都看到了!”


“没有。”


“真是!…租来的只有男装了结果就把我塞得和球一样!我上去时候内心都在哭啊。”


“很可爱的,我还拍了。”


“你竟然还拍了!…删掉!…呜哇哇哇太丢人快删掉啊啊啊!——”


希美嚎着就扑上来要抢她的手机,别的时候都可以乖乖听话,但那么珍贵时刻的影像霙要永久保存,护着手机不给她,霙对于照片的执着超乎想象,两个人打打闹闹了好一会,希美体力不支,才放弃了似得停下来。


“算了,随便你吧……霙你留着可以,别发给优子和夏纪啊。”希美心想幸好没让优子和夏纪来,不然这俩人能因为这个取笑她一整年。


“嗯。”


霙当然也不想和别人分享难得一见的希美。


私心,私心。




停下来好一会,希美才像是反应过来两人的距离有点太亲密了,胡闹的气氛渐渐变得暧昧起来。不放开吗?她想问,却也感觉得出霙环着自己腰的手臂暂时没有放开的意思。


休息室空调打得暖洋洋的,被霙微微眯起,石榴石般颜色的眼睛注视着,心脏跳得速度也加快了。


脚步声。


外面走廊传来一群人说话和脚步混杂的嘈杂声响,两人很有默契地慌慌张张放开了对方,才刚分开没几秒,门口就有人探进脑袋:“伞木,松冈老爹请吃夜宵,一起去吗?……哦,那个是朋友?”为首的男生看了霙一眼。


“嗯朋友。你们去吧,我就算了。收拾怎么办?”


“收拾了下器材,其他的明天再来打扫。我数数……一二三四……啊,就你不去啊。那最后走的时候记得打电话给宽叔锁门哦,我们先走啦。”


“好。”


一群人很快就离开了,言者无意,听者有心。


”只剩下我们的意思?“


”看来是……哇啊……”


“……”


”霙、你想干嘛……“


希美被半推着退后到晾挂着一排排演出服的衣架后的换衣间,跌坐在沙发凳上,门没有关,但从这个角度因为有衣架遮挡,所以也看不到什么。


想啥啦……自己忍不住吐槽自己,实际上对于即将要发生的事情,也算是心知肚明……


霙像狗狗一样黏上来亲热。


麋鹿套装是连体式,很厚实,霙的手绕到她背后拉下拉链,里面上衣穿了一件T恤,从下摆伸进去,她摸到希美汗津津的背脊。


“我身上都是汗诶……”


“没关系……”霙喃喃地说着。希美的话完全不讨厌,初中时候霙也很喜欢体育课的希美,怎么说呢……这种时候的希美,比平时更加散发着人类的气息。高中因为不同班,都不怎么能看到了,挺可惜的。


希美对在这种场所亲热稍微有点抗拒,倒也不是讨厌,只是害羞的成分更多些。最好能关掉灯……但开关在休息室门口,已经让霙忍耐很久了,拒绝她很说不过去,希美充分理解她的心情,不想让她失望,况且这时候让霙特意走过去关也不现实,自己想想都很煞风景……对了,她想起来衣架上好像有纱巾来着。


“那个…能不能找东西把我眼睛蒙起来?”


霙离开了一些,瞪大了眼睛:“…希美喜欢这样?”希美意识到对方似乎会错意,急忙想纠正,“不是…啊…诶……”,想了想又觉得这种时候讲什么都很狡辩,“算了…随你想象吧……顺便把空调关了吧,遥控器在桌上。”


霙起身,去更衣室外面找合适的东西,希美趁着这段时间稍微平复一下心情……太紧张了……面对主动进攻的霙果然没办法做到从容不迫。


一会后,她找了条白色头巾过来,呃,不愧是霙,连叠头巾的方式都一丝不苟,边这么想着,视野便被夺去……这种事做起来颇有掩耳盗铃的意味。什么都看不到,残留下来的只有光感,希美顺着她的意思,将身上厚沉的麋鹿套装半脱下来,里面的T恤是短袖,皮肤暴露在空气中,感觉燥热的感觉得到了缓解。


“希美的身体好热哦……”霙相比起来凉凉的手在身上游走。


“没办法啊…穿着这种套装。呃……“


解开胸罩揉捏到绵软的胸部,希美发出了听起来很有趣的哼声,霙看着被蒙住眼睛的恋人,褪到腰际的套装能看到里面穿着的是白色内裤,因为太热吧,所以没有再额外穿长裤。霙之前想象的是圣诞老人装的希美,现在看来,麋鹿也不错。


……感觉好像在犯罪。




之前已经学习到取悦希美的方式,这次做起来就比较得心应手,后半部分都已经躺到瓷砖地上了, 想说会不会太硌呢,但两人都没有对此提出异议,就无视了。直到希美高潮后拽拽霙的衣袖,示意她可以停了,她才停下来,希美将她拉下来索吻,霙被亲得整个人脑袋也沉醉了一般晕晕乎乎,解下蒙着她眼睛的头巾,她好像还没缓过劲,湿润的眼眸用一种迷茫又朦胧的眼神看着霙…


…如果猫有九条命的话,现在已经被杀死一次了。




等两人收拾好差不多要出去了,希美忽然想起来什么,叫住正要关灯的霙。


“怎么了?”


“我差点忘了……”


被先前这么一搅,希美感觉已经把自己当圣诞礼物送出去了,都差些忘了给霙准备过圣诞礼物的事情,她在柜子那边翻了会,拿出来一个大盒子。本来想去书店包装一下的,结果礼物彩纸在圣诞节属于超紧俏商品,一早就卖光了。


希美不太清楚霙会喜欢什么礼物,还是问优子征求了一下意见,据说是「收到这份礼物的男生都哭了」排行榜名列前茅的礼品。“为什么是男生都哭了?霙不是男生啊。”,“没关系女生收到也会哭啦。”,“哈?是这样吗?”


尽管抱着‘霙真的会喜欢吗?’这种疑问,希美还是将信将疑地买了……真的好贵,攒下来的打工钱被这个礼物瞬间吃掉一大半,一咬牙买下来,之后几个月得节约些了……


“不好意思,没包装过……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霙,圣诞节快乐。”她把沉甸甸的盒子递过去。


霙直直地盯着盒子,这个时候在喝水说不定会喷出来,她万万没想到对游戏没什么兴趣的希美会送自己NINTENDO SWITCH这种礼物。


“…谢、谢谢。”霙没有接。要不要说呢……这个游戏机刚一发售自己就迅速入手了,想了几秒,霙还是说了:“谢谢,不过我已经自己买过了。”


“啊……这样。”


希美窘迫地挠挠脸颊,递出去的礼物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悻悻地收了回去。果然不该班门弄斧(?),送到对方已经有了的礼物什么的也太尴尬了。不知道能不能退货呐……


看着希美难以掩饰的失落表情,霙觉得自己说错话了。


“不、不是的。希美送我这个我真的很高兴!”


“…”


“我如果没买过的话收到这个肯定高兴得都哭了!”


“是、是这样吗?…你不用安慰我啦…”


“真的!而且其实没关系……那个…买的时候附带的什么游戏呢?希美有玩游戏的兴趣吗?我们可以一起玩!”


霙一下子语气激动地讲一大长串话有点惊到希美,要先回答哪个啊。


“好像是个叫塞尔达的游戏吧……店员推荐给我的。我不太会玩,不过霙希望我玩的话可以试一试?”


“这个很好玩!请希美回家务必玩一遍。”


“好…好的。”气势太惊人,希美顺势就点头了,下一秒一想不对啊,明明是我送礼物,怎么变成我自己玩了。


“可是,礼物?……”她看了看手里的盒子。


“我希望希美玩。请玩。”


被炯炯有神的期盼目光直盯着,希美点点头。


“呃…好。”


本来想她不要的话就去退货了,但现在霙看起来比起礼物,反倒是更执着于要自己玩这个游戏机,希美不太明白,但霙希望这样的话那就这样吧。




最后霙说自己也有礼物想送,不过是最好一起去挑的东西,所以约了第二天再见面。


回到家后希美洗了个澡,把游戏机包装拆开,另一边摆着的是游戏卡盒,名字叫作《塞尔达传说· 荒野之息》明明那么大一个盒,打开里面卡带只有很小一块,算是包装欺诈吗。


正这么想着,手机传来简讯。


「请一定要玩!!!!∑(°Д°ノ)ノ」


到底是有多执着于这个啦!……


「是是、我在研究了。」


跟着开机步骤一步步来,希美注册了账号。要送给别人的礼物最后变成自己在玩……希美苦笑了下,打开游戏。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生无可恋的桌子
生无可恋的桌子 在 2018/12/29 23:15 发表

哈,霙好可爱

蒽特普瑞斯
蒽特普瑞斯 在 2018/12/29 16:55 发表

希美沉迷游戏,忘掉女朋友,全文完。
话说switch有这么贵吗,能花掉打工攒的大半的钱。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