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彩月Klimbim ch22

作者:天理鹤情
更新时间:2018-12-31 04:39
点击:1310
章节字数:606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寒假中的时间过得很快,只是醒来就已经是中午,一天就过去一半了。


年前是和菓子店的送货高峰期,希美在亲戚家的店里忙得不可开交。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夏纪也到店里帮忙。


“哎呀,年末工人都回老家了,这个时间还真是吃不消啊,帮大忙了。”阿叔说着感谢的话,把装了钱的信封递给夏纪,她双手接过,拿到钱是高兴,但并没有想好要把钱作何用途。


倒不如说,打工只是让时间流逝的快一点的方法……告白那天回去优子的屋子后两人聊了很久,聊着聊着,最后却成了大吵一架——明明前面已经说好了,优子却又出尔反尔,“果然现在还是不行”,这让夏纪觉得很恼火,有种被耍的感觉。


尽管事后回想起来归根结底还是自己的不对,没怎么考虑过优子的感受,强拉她夹在中间当夹心饼干……可果然还是会很不高兴啊,明明是互相喜欢但却搞成这样。


倔脾气上来的优子更是连碰都不给碰,变脸速度比变天还快,把夏纪踹去睡沙发。


“总之…除夕之前就先不要见面了吧。都冷静一下。”


“关我什么事,我看只有你才需要冷静。“


“……算了,不想和你吵。晚安。”


自己挑的头,又自说自话地结束,夏纪头痛地揉着太阳穴,还在句末加一句‘晚安’,听起来更头疼了,她有时候都在想自己到底喜欢优子什么。


……现在也是,既喜欢她,又是觉得超麻烦的冤家对头,大部分时间优子的心情都很好猜,但少部分时间就完全不按逻辑出牌。


之前两人已经答应了和希美、霙一起去初诣,不得不在除夕夜再碰头。真是尴尬……转眼间就到了要碰面的时候,四天以来夏纪和优子都没说过几句话,不晓得她冷静到什么样了,见了面又该说些什么呢。


另一方面,打工的钱……


项链感觉很难退回去,何况退回去伤人又失礼,再补一点之前的积蓄,差不多就可以买个和拓海送的等价的礼物,可那样会不会被进一步误会啊……


这时大约很需要来根烟应景,但她并不会吸烟,所以只能大口咽下黑咖啡。




“夏纪。”


“呜哇!——啊…咦……霙?”


正寻思着到底要拿这种三人关系该怎么办才好,身后忽然传来声音,夏纪整个人有种做贼心虚被抓到的感觉,吓得差点从坐着的围栏上翻下来,回头一看来人是铠冢霙……吧?


和平时打扮完全不一样的霙,夏纪刚回头还在想这女孩子是谁。


“抱歉…?”


“啊,没事,突然被搭话,吓一跳呢。”夏纪摆摆手。


霙身边还跟着一位约摸四五十岁的中年女性,是母亲吗?但两人的气质完全不一样……


她正想着,中年女性朝霙微微欠身,“那我先回去了,霙小姐回去的时候有需要就打我电话。”“我可能会自己回去。”


“好的,回之前请给我发个短信。祝您玩的开心。”


“嗯。”


女子说完,朝夏纪礼节性地笑了一下,转身离开了。两人的这对话和霙的打扮……夏纪愣愣地目送中年女子走远,视线落回霙身上,一时都忘了自己刚才思考到哪了来着。


“那个人是?……”她点了点女人的背影。


“家里的佣人。”


哈啊……


虽然也稍微知道霙家庭很富裕,不过她在学校不是那种招摇的类型,所以也没人多在意,刚刚切实感受了一把才体会到差距,专人接送……自己出门就只是被叮嘱一句路上注意安全,就骑着(哥哥的)摩托出来了。


还有这身打扮是怎么回事……!


刚刚想的东西此刻全飞到了九霄云外。夏纪从来没见过这样打扮的霙,霙身着白基调为主的振袖,配上赤红色的腰带,从前胸直到底襟点缀着雪轮和簇簇梅花,肩上搭着毛皮披肩,柔顺的黑发虽没有盘起来那么正经,但也少见的做了淑女头,别着的发簪一眼也是价格不菲。


夏纪完全没想到只不过是来拜个新年,霙会打扮得那么上心,自己在成人礼都没穿得那么豪华过。


和她相比自己这边就简陋多了,和平时没什么两样的打扮,牛仔裤加夹克,外面套了件灰色风衣。


看夏纪一直盯着自己看,霙犹犹豫豫地反问:“不好看吗?……”


“不…不是。”


仔细看的话,她还特意化过妆,这边灯光不好,在光线充足的地方想必看起来会更漂亮吧。平时见到的基本都是没怎么修饰过的霙,没想到一番打扮简直惊为天人。


她很适合穿和服。夏纪想。


“很漂亮,很适合你,希美会喜欢的。”


“诶?…谢、谢谢。”


估计是忽然提到希美的名字,霙羞涩地低下头,手指习惯性地去绕着垂在脸侧的长发。




之后两人就没什么话题了,自己不习惯和她单独待一起。夏纪翻看着手机,希美在几秒前发来消息说马上就到。远远的,与圣寺宇方向的钟声响起,宇治神社这边的人流量也渐渐多起来。大约是敲到第十下的时候,希美的身影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蹿出来,跑向夏纪和霙所在的方向。


“抱歉,路上人好多。”


“没事,反正也不是很急。”


希美也穿了和服,不方便跑动所以才来迟吧。不过,真是不比看不出,和霙的比起来希美的和服无论是面料还是花纹精细度都相形见绌,夏纪在心里吐槽,还真是寒酸呐。不过霙本人倒是全然没在意自己的样子,注意力全放在了希美身上。


“哇,今天的霙好漂亮!”


“是、是吗……希美也很好看……”


“我的很随便啦,旧衣服。霙穿这身和服真是美极了。”


“希美喜欢就好……”


“……”


回想一下之前是不是没有四人待一起的场合?即便之前希美没提在和霙交往,单单看现在这模式不也一目了然吗……这无人可近身的情侣隔断立场。


夏纪被这俩一来一去互捧闪得眼睛快瞎。


“我去拿甜酒……你俩要吗?”


她主动提出离一下场。


“啊,好。霙要吗?喝了暖身的。“


“嗯。”


“那麻烦你~”


“是是……”


夏纪把手里的空咖啡罐丢进垃圾桶,不远处,巫女和神官在给游客分发能抵御寒冷的甜酒,说是酒,其实没有多少酒精,更像是普通的暖身热饮。领酒的地方排了长队,等她领了回来,优子不知何时也已经到了,正和霙她们有说有笑,见到夏纪回来,她脸上的笑容凝固成一种很难以言喻的表情。


夏纪把酒分给希美和霙,而后把纸杯递到优子面前。


“甜酒,喝吗?”


优子没说话,无言地把杯子接了过去。她和自己一样是日常装扮,估计也是嫌穿和服太麻烦吧,她几口就把酒喝完了,擦了擦嘴。夏纪喝地比她慢点,热乎乎的甜酒流进喉咙和胃,身子也暖和了些。几天过去看样子她已经冷静下来,取而代之两人之间的是一种生疏感。


“人到齐了,那走吧?”


希美提议,四人便加入涌向神社的人群,进入人流后夏纪发现其实不喝甜酒也没问题,周围人群带来的热情和温度足够让人感觉不到寒冷。




起先是四人一块走的,中途优子停下来说系一下鞋带,估计声音太嘈杂她俩没听见吧,过一会看希美和霙已经被人群带得不知道到哪去了。


“神社里再汇合。“夏纪给希美发了个信息。


只剩下自己和优子啊……等她系好鞋带要起身,夏纪习惯性地伸手拉了她一把,两人重新加入到涌向神社的人群中。


“她俩……看起来进展很好啊。“


边走着,优子忽然冒出这么一句。


“聊了什么?”


“也没什么,我刚到一会你就过来了。说起来,今天的霙打扮得好漂亮,以前完全没见到过。”


“怎么,不爽吗?”


“嗯?”


“因为她是打扮给希美看的吧。”


“哦这个啊……一点点?霙能开心的话倒也没什么不好。不如说在想别的事情……”


“哈?什么啦。”


“……晚点再说,先跟她俩汇合吧。”


“好。”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继续往台阶上走。




另一边。


希美牵着霙的手,顺着人流的方向前行,今天气温只有四度,却感觉不到半点除夕夜的寒冷,摩肩接踵的人群是一方面……希美抬头看了眼天空,今日天气晴朗,能看见夜空中的繁星。


另一方面,虽然现在来说已经太迟,但她还是略后悔还邀请了夏纪和优子,倒不是讨厌,怎么说,只是因为自己的脑袋处理不过来快宕机了。


忐忑的心情随着呼出的气息一道在空中凝结成白雾。


交往后所有和霙相关的事物都像是彻底刷新一遍,说起来好笑,停留在希美脑袋里的还多是高中,甚至有时候还是初中那个看起来愣头愣脑的铠冢霙,完全没想到一番打扮后能那么亭亭玉立。她偷偷瞥了眼身旁的恋人,文文静静的霙一头柔顺的黑长直发,比自己更有大和抚子气质,偏向休闲的浴衣感受还不明显,换上更正式的和服,再一化妆,清雅的美态瞬间就被激发出来。


也太漂亮了,这都能上杂志了吧……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会不会有人趁着人多欲图不轨呢……希美不由警惕起周围,攥着霙的手捏得更紧了些。


相比暗自变得一惊一乍的希美,霙倒是显得悠然自得,刚刚见面时确实是有点紧张,不过看希美喜欢这身打扮她就松了口气,转而对四周的一切好奇起来。是因为和希美一起来的缘故吗……小时候和父母或者直子来参拜并没有这么觉得那么开心的,光景似乎也不一样了。


霙这么想着,悄悄看了眼旁边的希美,正巧撞上对方的目光,两人不约而同地慌忙移开视线。


“希美……这两天很忙啊。”


“啊、是,要帮家里大扫除,送货,准备年菜之类嘛,感觉比平时还忙呢。霙呢?”


“我家还好……扫除的话佣人会做,也不吃年菜的。”


希美说的这些霙都知道,希美晚饭时候还拍了家里年夜饭的盛况,一大帮亲戚聚在伞木家中,小小的房间被挤得水泄不通,满桌美味佳肴。当然作为同等代价,她差不多一整天都没怎么回消息,前面几天也经常是失踪状态。不如说那么忙还忙里偷闲让她回消息,霙挺过意不去的。


“也没那么忙啦,回话的时间还是有的。”


希美哈哈笑着,抱起手臂。霙从她的袖口看到手腕上戴的手表,有好好戴着呢……自己腕上也有和她一样的表,那是只属于两人的隐秘乐趣,刚才优子和夏纪都还没发现。


两人只在圣诞节后次日见过一面,就是去挑这对表,也就是霙说的圣诞礼物。希美那块旧的粉色电子表霙要来收藏了,突然听到‘换下来的表能不能送我’,希美好像吓了一跳,然后很不好意思地把已经戴得褪色的表给了她,据希美说只是初升高时候为了看时间方便随便买的,虽然戴了好几年已经很旧,但还没坏,也就继续戴了。


可是对我来说意义非凡……霙在内心嘀咕,希美这块粉色的电子表在她眼里晃了高中三年,已经快成了希美的一部分,现在拿到手,说是定情信物也不为过。


希美像是也察觉到这点,把表解下来交到霙手里时候相当郑重其事。


新挑的是丹尼尔惠灵顿的英伦风格对表,粉蓝色的表带希美戴在腕上很搭,不过腕表也好,圣诞老人装也好,希美穿戴什么在她眼里都有不一样的可爱。


“走、走丢了呐。”


希美突然说。


“嗯?“


两人的思绪都心照不宣地在神游天外,等回过神已经把夏纪和优子不晓得甩到哪里去了。


“那…怎么办?”


“啊,夏纪说,‘神社里再汇合’。”


希美和霙的位置刚好在凤凰堂旁一棵巨大的榕树下,和方才比起来,这块的人流相对不是那么密集,大部分人都集中在祠堂,希美把地址发回去,抬头看到霙在对着手呵气。


“冷吗?”她问。


“嗯…有点。”


虽然披了披肩,内里应该也穿了内衣,不过和服本身质地就不是特别厚,刚在在人群里还感觉不太到,现在停下来不动就会觉得冷了。


“那……要不要抱抱?”


“诶?…咦、这、这里吗。”


没料到希美会提出这个建议的霙睁大眼睛,希美看着噗哧一下笑出来,她睁大睡眼惺忪的眼眸这个动作看起来好像急需冬眠的熊,或许比起到外面来,寒冬天里霙确实更适合窝在被炉里打电玩。


“只是抱抱嘛,不要吗?”


“……要的。”


霙在希美的调笑中应邀钻进她怀中,希美从背后环着她,开始说自己打荒野之息卡在雷电人马、喜欢尝试不同料理,举着火把站在苹果树下居然真的能把树上的苹果烤熟云云。


“现在的游戏好厉害啊。”


她把下巴搁在霙肩膀,说话时候随着下颌的震动,白白的雾气呵在眼前,因为在聊游戏的话题吧,又暖暖的,抱着自己的好像怪物猎人里的麒麟。




聊着天,远处传来太鼓拍子的和乐,“好像叫麦穗舞。”,希美在荒野之息的人马和神庙中插了一句。霙不知为何有一瞬间想起来高中向她提‘爱的抱抱’然后被拒绝了那件事。


那时的希美离自己好远,像是永远也触不到……但现在很开心,所以并不害怕,对此只是种怀念的感觉。她经常时不时想起初中高中的事,点点滴滴的过往有时能像因和果一样联结起来,让她感觉很奇妙,霙喜欢咀嚼这种碎片时光。


……今晚能住去希美家就好了……霙一边向她讲解攻略,一边在心里想着。想和希美在一起,希美家除夕夜也吃荞麦面吗……向往热闹的家庭,如果自己是男孩子的话进展会不会更快一点呢……


可能是天气冷的缘故,她思考的事情慢慢地变得不着边际,明明挺冷的,却觉得在希美怀里睡着大约也没关系。


可惜不是那么悠闲的时间,一会后,夏纪与优子的身影出现在台阶那边,夏纪看到希美和霙朝她倆招了招手,接着把手插回口袋。与此同时,希美也放开了霙。


“走吧。”她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句。




四人合流后去接着参拜,路上大家聊着正月的风俗,优子提了“初梦”,就是新年第一天如果梦见了的话就会有好运。


“[一富士二鹰三茄子]?”


“后面还有[四扇五烟六座头]哦。”夏纪说。


“什么是‘座头’?”霙问。


“卖艺的盲人一样的职业…不过也不限于卖艺,有技艺好像就可以。北野武不是有个电影叫《座头市》嘛。”


“夏纪你知道得意外的清楚?”优子说。


“我老家在乡下,还会玩百人一首。虽然这么说,我是一次都没有梦到过就是了,而且梦了也基本记不住吧。”


夏纪和优子两人的对话到这边就结束了,霙有一秒直觉她俩之间的气氛有点怪,可以说是在停车场那边就有觉察出的延续……是没有在吵吵闹闹的关系吗?这种有机可趁的时候优子竟然没有追击上去,不像是她的风格。


若是平时的话她会默不作声地在身后观察得更久一些,但希美挽着自己,只好作罢。


“优子,身体不舒服吗?”走之前霙放心不下问了她一句,对方像是恍然回过神,“没、没什么……”匆匆应了一下,逃也似的去了前方。




参拜期间四人巧遇到低一年的后辈,黄前久美子和高坂丽奈,两人同样穿着和服,她俩来的更早,已经抽完签准备回去了。


“抽了什么?”希美问她俩。


“大吉和小吉,还不错。”


“我们等会也准备去抽。”


“等会大概好些,刚才人简直挤爆了。那我们先回去啦。”


“好。”


“希美前辈,优子前辈,夏纪前辈……呃,铠冢前辈。再见!”


黄前脸上带着尴尬的笑,被高坂拖走了,等她俩走远,身边的希美突然发出爆笑,霙不明所以地看看她,“怎么了?”


“你没发现吗?只有你是被叫’铠冢‘。“优子和夏纪也笑了。


“欸,啊,对啊,就只有霙还是用那个很拗口的姓氏来称呼就很好笑,叫霙不就很顺口吗,小霙前辈~——”


希美扑过来学着梨梨花的语气喊着,揉了揉她的脑袋,像在揉摸一只小狗,霙在她的笑声中红着脸低下头。




抽签的结果是霙抽到大吉,希美和夏纪抽到小吉,唯有优子抽的是凶。


“竟然真的能抽到凶,我还以为这种签都会事先被剔出去呢,好去买乐透了。”


夏纪调侃了她,不过优子那边只浅浅地怼了一两句。




回家时候希美和霙一道走,等和两人道别完,留下的夏纪和优子在寒风中无言地站了许久,夏纪叹了口气,解下绑在摩托后座的头盔,冷不丁地丢给她。


“哇啊!?干嘛、”


“还说哦,我觉得霙和希美都感觉出不对劲。你今天话太少了。”


“是我的错吗……”


优子小声嘟囔,难得四人一块聚聚,但今天实在是后悔过来,脑袋里都是别的事,况且霙和希美在边上,什么都不好表露,光是掩饰就很费劲了。


“我没这么说。你怎么回去?”


“夜间班车吧。”


“急着回家吗?”


“嗯?也没有。”


“喂。”


“嗯?”


夏纪看了眼手机,抬头问:”要不要去兜风?“


优子一愣,隔了会才回话。


“…你驾驶技术没问题吗,不会一头撞在隔离带吧?”


“哦?现在不是挺能讲的嘛。”


“不,这句是真的担忧你把我撞进医院。”


夏纪笑了起来:“安啦,我有驾照的。”


说完,她拿来头盔往她脑袋上一套,帮着系上扣带。我还没答应去兜风吧——坐上后座的优子想着,环着夏纪腰间的手却收紧了,摩托在马达轰鸣声中逆风驶向远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