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彩月Klimbim ch20

作者:赤铜色月下
更新时间:2018-12-29 03:49
点击:1012
章节字数:425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下楼看到桌上摆着两份餐盘,铠冢龙也略感困惑了几秒,心说妻子还在出差中吧,一抬眼望到玄关衣架上挂着的猫咪图案围巾,才想起来好像已经到了寒假时间。连女儿的放假时间都记不清,自己还真是个不称职的父亲——龙也这么想着,内心却没多少波动,默不作声地拉开椅子坐下。


“龙先生,早餐要红茶还是咖啡?”保姆直子问他,周围的人都喊他“龙”,被戏称说是很威严的名字。


早上有个会要开,摄入点咖啡因让脑子清醒些比较好。


“咖啡,麻烦你了。”龙也答了声,照例打开平板电脑浏览当日的杂志。吐司煎得金黄松脆,刚抹上不久的咸黄油还没把吐司浸得软烂,龙也一口咬下,咖啡在吃到第三口时送了上来,不加糖的美式咖啡,未完全融化的冰块漂在咖啡色的液体表层。


龙也讨厌滚烫的东西,自己喝的咖啡一定会加冰块,按身价喝最近流行的冷萃咖啡似乎会更有品味,但对龙也来说是不必要的事情,只是摄取咖啡因而已,这样就好。


直子在家里干了多年,熟知家中成员的作息,工作勤勉,嘴又不杂,龙也对她相当满意。


“霙小姐昨天放寒假回来了。”直子擦拭着桌子对他说道。


“知道了。”龙也点头。


正这么说着,霙从二楼走了下来,她穿着黑色毛衣和牛仔裤,不是睡衣打扮,看起来比在家时要精神些,是要出门吗。龙也抿了口咖啡,没有问出口。


“爸爸,直子,早安。”


霙冷淡地打招呼,到桌边坐下,家里养的黑猫叫了声跟着跳到她的膝头,霙伸手抚摸它油光水滑的毛,接着直接抓涂了果酱的吐司来吃。龙也一直觉得女儿摸了动物就去接触食物这个习惯不卫生,但没吃出什么毛病,渐渐也就不管了…老实说也不局限于这个,爱喝不健康的碳酸饮料、喜欢光脚、不文雅地蜷在座位上、不爱出门,只钟爱窝在家打游戏、别人对她讲话爱答不理……这些琐碎小毛病他和妻子都头疼不已。


龙也自己是电气工程师,妻子美穗是化妆品公司总监,两人都是开朗健谈的性格,因此无论亲朋好友还是工作的社交圈都能经营得完美,女儿则恰恰相反,从小到大似乎都没什么朋友。那种阴沉晦涩的个性也不晓得是继承了谁……我们铠冢家有这样性格的人吗?霙小时候,夫妻俩还就这个问题争论过,最后还是看到年幼的霙抱着玩偶站在门口盯着瞧,头脑才冷静下来。


……该说什么好呢。当时看到霙面无表情的脸孔时,龙也心中咯噔了一下,还在担忧会不会给孩子造成心理阴影,因为家庭不和睦给孩子不良影响的例子比比皆是,龙也和美穗不想这样,只有那么一个女儿,当然希望她能健康快乐地成长,但霙冷漠的性格好像是与生俱来的,不管是好是坏,看起来对她都没什么影响。


这么说自己女儿或许有些过分,可霙实在是难以接近,记不得什么时候开始,可能是小学吧……自己就不插手关于霙的教育了,美穗工作也忙,带孩子的事多是托给保姆。是不是疏于照顾,亲子间的关系才那么冷淡呢,夫妻俩有考虑过这点,但问起和霙接触更多的直子来,她也说霙小姐一直都这样。




早先龙也在公司随口抱怨过,结果几个同事听后纷纷瞪大眼睛,嗔笑他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我儿子和你女儿一个学校的,你别炫耀了,她成绩好的很啊!”


“我那上高中的女儿每天出去鬼混,还去柏青哥店打小钢珠,能不能毕业都难说,你女儿啥都不用管就那么争气,换我早乐死了。”


——就这点而言确实没错,夫妻俩没怎么管过霙的学业,但她的成绩一直很好,龙也对此很是自豪,究其原因,他觉得与其说是教子有方,不如说霙是继承了自己和美穗的头脑的缘故,两人都是名牌大学毕业生,就这点而言霙还是有亲生的样子。


而且霙也没什么不良嗜好,闲暇时间不是在看书就是在玩游戏,霙会问家里要最新款的家用游戏机,龙也个人觉得老窝在家打游戏不是很好,该多去社交,但女儿的性格就那样,既然没影响学业,在家玩总比去柏青哥强,也就没什么好挑刺的。




“爸爸,能不能给我买把双簧管,我想参加学校的吹奏部。”


初中某天,霙忽然在饭桌上提出想买乐器,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和她提买游戏光碟没啥区别。龙也和美穗端着碗筷,面面相觑,虽然想再多问点,但霙的表情就预示了问也不会多讲。


加入社团啊……龙也高中加的是橄榄球社,兄弟姐妹也没人玩这些,总之,对乐器一无所知,还以为是小学时候买过的竖笛那种东西。但想着霙愿意和更多人接触总归是好事,便欣然答应,回头一搜双簧管的价格才发现贵得惊人,倒不是买不起,只是觉得这玩意居然和高端电脑旗鼓相当,有点震惊。


乐器和游戏毕竟不一样,龙也觉得也就小孩子三分钟热度的事,没想到之后霙从初中到高中都一直待在吹奏部,龙也和美穗对交响乐不感兴趣,只去过一两次演奏会,霙对于父母前来观看自己的表演也没有表露出多么喜悦,这让夫妻俩感到失望,之后慢慢的也就不再去了,任其自由成长。霙的学校的吹奏部好像属于中游荡荡的类型,有参加竞赛,但印象里没拿过多名列前茅的名次。嘛,毕竟是团体项目,只靠一己之力是不可能力挽狂澜的,曾经加入过橄榄球社的龙也深知这点。


有没有名次和喜不喜欢是两码事,霙自己乐在其中就好。




霙的学业和音乐都在自己不怎么清楚的情况下稳步提升着,高三她说想报考音大,副科需要一架钢琴,最好再请专业老师辅导,哦,那就花钱吧,家里能做到的只有给她提供经济支援。再转眼间,霙就已经高中毕业了,理所当然般考上了东京的音乐大学,公司里有好几个同事的孩子和霙是同一届考生,成绩出来后纷纷祝贺,羡慕不已地说那是偏差值相当高的学校,很难考取。


是这样吗?龙也没什么实感,他反而更羡慕女儿只考了短大的同事松琦,下班后女儿在公司门口等他,甜甜地喊“爸爸”,挽着他的胳膊,一起回家又或者出去吃火锅云云。


想象霙这么做简直是天方夜谭。但话又说回来,霙既有学业又有特长,丝毫不让父母操心,也不能说不是个称职的女儿。可怎么说呢……总感觉欠缺了点温情,人总是羡慕自己没有的东西。


亲子间这样的状态到底算是好还是不好呢?……


杯子里的咖啡已经见底,时间差不多了,龙也收拾了下东西。


霙比他先一步吃完,在他系领带时候就已经穿上大衣在门口换鞋了。




“直子,中饭我在外面吃,不用准备我那份。”霙对着保姆说道,“我出门了。”


“嗯,路上小心。”直子微微鞠躬。




龙也想问她为什么中饭在外吃,一个人吃?还是约了朋友,是谁?


龙也发现自己对女儿的情况近乎一无所知,不过想了想觉得问出来又过于别扭,犹豫之间霙已经出门了。


他暗自叹气,拿上自己的公文包,比起压根无需自己操心的女儿,还是先想想怎么和老板说明项目进度要紧。






希美和霙约的地点在幼稚园,听希美提的时候,霙还在纳闷为什么是这地方。


“唔,因为圣诞节要弄晚会”,希美把缘由讲给了她,似乎是老年乐团反响非常好,敬老院和附近的幼稚园准备联合办一届圣诞新年晚会。


“所以今天大概大半时间都在幼稚园准备这个,会比较无聊吧,霙不介意吗?”希美在消息里这样说道。


哪里的话,只要是和希美一起,无论做什么都很开心啊……霙边想着,深吸了口户外的空气。临近新年天气变得愈发寒冷,可能是心情好的缘故,吸进肺里的冷空气反倒有种薄荷糖般凉凉甜甜的感觉。


放假又天冷,幼稚园虽然对外开放,但也没什么人,霙顺着希美给的地址找过去,是个小型剧场,里面显得有点昏暗,只有舞台处打着灯,霙进去的时候希美正帮着往圣诞树上挂彩带,地上堆着一袋袋杂物,才刚开始忙活的样子。




“啊,霙,来了呀。”


看见霙进来,希美从梯子上跳下来,到舞台边搭了她一把手帮她爬上来,“介绍一下,这是我朋友,叫铠冢霙。”希美搂着她的肩膀,对其余的几个人介绍,那几位也报了姓名,都是幼稚园的老师。朋友呐……也是,说是女友的话会把别人吓一跳吧。


“吃早饭了吗?”


“吃过了。”


“哇,刚好,替我一下,我和惠介去买早餐。”


幼稚园教师的其中一个拍拍另个人的背,把他拖走了。


是要我帮忙的意思吗,霙看了看希美。


“霙这件衣服不太适合活动啊,穿我的吧。”


她打量了下,把穿着的夹克脱了下来,“诶…不要紧吗。”


“没事,我刚才一直在动,都有点出汗了。”


霙把大衣脱下放到一旁的桌上,穿上希美的夹克衫,好暖和哦……刚脱下来的夹克还带着希美的余温,虽然想偷偷乐一会,但来这边是办事是正经。


希美点点圣诞树下的一袋杂七杂八的装饰品,“等会把这些递给我就好了”她说。


“随便递?”


“嗯,随便。”


“好的。”


希美又爬回了梯子上面,霙拿了个金色的塑料星星递给她。


“小心点。”希美爬的有些高,霙在下边略微担心地提醒。


“没事没事。为了图好看买了大型圣诞树,结果没想到装扮起来还挺麻烦的。”希美苦笑了下,把星星系在枝头,她把袖管卷到手肘,露出雪白的上臂。




出去吃早饭的人过一会回来,剩余工作还有很多,他俩去弄别的去了;除了装点圣诞树、挂横幅、清点演出服,还有个很大工作量的事是打包礼物——为了加强氛围,有一项活动是圣诞老人从圣诞树下的礼物堆随机拿礼物分发给在场的老年人和小孩子,礼物是幼儿园和敬老院各自从两边的参与者地方收集的,不足的再由主办方这里补,要把七八十份礼物裹上彩纸装盒打包,算是个费时的工程。


别的都弄完后,大家就坐在地上,准备开始打包礼物,两边送的东西五花八门,童话书、毛绒玩具都算普通,精致些的有送满玻璃瓶的纸星星,自己拼装的模型。


“为什么还会有送白萝卜的?”


刺猬头发型的男教师手捧一根巨大的萝卜开始爆笑。


“放的到明天吗?”


“天气那么冷,应该没问题吧。啊。”


另个人从麻袋里掏出来一罐玻璃瓶,和少女心的纸星星正相反,里面装的是自家的泡什锦萝卜。


“都喜欢萝卜啊?”


“冬天就要吃萝卜嘛。”


大家一道哄笑,霙也轻笑起来。


“希美,你朋友很腼腆啊。”


“嗯她就这样。”希美伸手揉了揉霙的头发。


笑归笑,笑完后还是要好好把每个礼物包装起来,各自分走部分,大家用不同颜色的包装纸和缎带来打包。


希美做这个很擅长的样子,霙一开始不太会,学着打了几个以后慢慢熟练了。


“说起来,圣诞老人是敬老院的老爷爷扮演吗?”


该说是直感还是什么呢,不知怎么就有些在意,霙边把蝴蝶结黏到包装纸上,边问希美。


希美表情微微一楞。


“怎么可能,万一摔到了就不好了。啊……唔……“


“?”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霙偏了偏脑袋。


“嘛……其实、扮演圣诞老人的是我啦。”希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自己运气好背,明明只有二成的概率,抽签一转居然抽到了自己。


“……期待。”


“不要期待多余的东西啊!”


“圣诞老人希美。”


嘀咕。


“快别说了,好丢人。”


霙不理她,继续低下头笑。


圣诞老人希美,不晓得会是什么样子。




全部搞定已经是临近下午一点,大家一起在附近的回转寿司店吃了午饭,虽然霙想和希美再多待一会,但她说下午要去和菓子店帮忙,和自己不一样,希美就连放假也很忙碌的感觉。只好明天再见了。


“霙,明天要来哦,六点半。”


一起走到车站,希美骑上自行车。


“明天见啦。”


“嗯。”


她朝她道别。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