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彩月Klimbim ch19

作者:天理鹤情
更新时间:2018-12-29 03:20
点击:1218
章节字数:454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河见沙织回到家时候,屋里一片漆黑,没有人活动的动静,恋人果然还在睡。


交往后,苍子退掉了原先租的房间搬进来和沙织一起住。“lucky!以后每个月又可以省下一笔钱吃吃喝喝啦。”苍子这么说。对此,沙织嘴上抱怨多了个人后公寓变得更挤了,实际上对于有人能和自己同居很是高兴。


摸到开关打开灯,跃入眼帘的即是摆在玄关柜子上的怀表,沙织没有戴表的习惯,她买了个木架子用来安置它。


怀表外壳是纯银的,即便是外行人看了也觉得是非常精致的款式,内部机械都是瑞士造,雕琢花纹的外壳上还镶嵌红宝石,不是人造货,是真的宝石,那是前任送的礼物——她是某个知名钟表商的妻子。


一旦到了三四十岁这个关口,沙织发现身边受不了社会和家庭舆论结婚的女性变得越来越多,自己都人老珠黄了,对年轻女孩出手实在说不过去,不晓得什么时候开始,能接触到的同龄女性竟然多是已婚,也许是女性闺蜜太司空见惯,大家似乎都不在意,前任也是。


一直未婚的自己反倒成了另类。


然后,又到底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呢……纱织本人其实不在意社会伦理之类的事,但听到对方说出:“我有小俊要养,不可能离婚的,你也应该只是逢场作戏吧。”还是哽咽住了。


小俊是她的儿子。


沙织很想说不是,我是认真的,但话到嘴边却无论如何也讲不出口。自己在关系内属于第三者,和男女出轨又不同,女女出轨这种事传出去只会变成笑料,况且纱织也没有她那个钟表商丈夫那么有钱,根本无法负担三个人的生活。想自己绝无可能有那种勇气闹到崩盘的地步,还不如什么都不说假装好聚好散。而且已经全然没有意义,只剩下无法言喻的凄凉感,她把话咽了回去,喉头一阵酸楚,自嘲说没想到言语也能那么苦涩。


但因为怀表实在过于昂贵,以至于分手后沙织不知该怎么处理才好……倒也不是真不知道,明明收起来就行,身体却对旧情怀着眷恋般迟迟不肯行动,一天天摆着,渐渐也就习惯了。


那之后沙织两年半时间都没有和任何人交往,怀表玻璃随着年数蒙上一层灰,似乎代表她心头的伤口也慢慢愈合。某天,已经记不清是什么契机了,好像是苍子说来家里帮她安装书柜吧,沙织让她进了家门。


她刚进来就注意到了这块表,沙织自己已经看习惯了,却没想到这东西在他人眼里和家中氛围格格不入,当时两人才刚开始交往不久,沙织心里一惊,又瞒不下去,结结巴巴地坦白说是前任送的,原以为苍子会生气,但她却比沙织接触过的同龄人更豁达,只是笑了笑,说是很漂亮的表,一定是个不错的人吧。


这句话不晓得戳到自己心中尘封的哪一块软肋,等回过神已经在哭了,沙织不觉得自己算是脆弱的人,在比自己年纪小的人怀里痛哭也很丢脸,但停不下来,苍子的怀抱好温暖。当天苍子在家里留宿了,安装书柜反而成了第二天的事。




她看了眼怀表,时间已经过了八点多,在老家早过了吃晚饭的时间,不过在这里没人在意,这让纱织感到很轻松,她轻轻打开卧室门,客厅的亮光从门缝敞进里屋。


“苍子,吃晚饭了哦,我买了寿司。”


纱织在车站附近的寿司店买了晚饭,本来想随便吃些的,不过今天发生了好事。苍子在被窝里发出呜呜嗯嗯的呓语。


“快起来啦。”


“啊……外面很冷……”苍子把手伸出被窝,一会又缩了回去,看来寿司的诱惑力不能让她立刻起床,但今天纱织并不担心这点。


“醒醒,我和你说件事。”


“什么?”


“我见到优子的女友了。”


“嗯!?——”


“起来我就和你说。”


“我起!”


话音刚落,苍子就一个鲤鱼打挺从被窝里蹿起来,“啥啥啥?快、快和我讲!”


纱织把苍子安顿在桌边才开始讲苍子走后发生的事。


家里只有一张矮桌,兼备茶几和餐桌使用,纱织把取暖器打开,桌边很快就暖和起来,她把寿司盒子从塑料袋里拿出来,倒上酱油和芥末,苍子拿来两罐啤酒,打开拉环时里面的气体发出噗哧的声响,她把罐子放在她面前。


“你还记得那对女生吗,就我在门口搭话过,你到我背后把我吓一跳时候的那俩。”


苍子抿着啤酒,眼睛往天花板瞟,像是在回忆,“记得。我还问过你她俩是不是一对。”


“嗯,结果不是哦。”


纱织想起优子那劲爆的一巴掌,哎呀……当时还在想大事不妙来着,她笑了起来,“我想想……两个里面不是有个棕色头发,扎马尾辫的女生吗?”


“啊,有印象,长得挺帅的?”


“我也觉得,有种疯狂动物城里那只狐狸的感觉?”


“哈哈,对,吊梢眼。”苍子把寿司蘸饱酱油,一口送进嘴里,芥末太多了,呛得她立马头敲在桌上,咽下去,眼泪汪汪地抬起头。


“诶?意思是,是那个女生吗?”


“嗯,听说是高中同学。”


“和高中同学在百合咖啡店相遇,怎么想都很奇遇啊。”


“优子一开始还误会到,扇了她一巴掌。”


苍子听后睁大眼睛。对哦,那时候在吹奏部选择退部也,苍子当时就觉得这女生很有雷厉风行的气势,不过扇别人巴掌这也太…不行,很想笑。虽说没有实际看到,但苍子能脑补出那个画面。


“居然之后没有闹崩吗?明明被打了一巴掌耶。”


“优子扇完巴掌情绪很激动的样子……从店里跑出去了,那个女生缓了会后追了出去。”


纱织托着下巴,夹起豆皮寿司,却没有立刻送入口,“两人出去了总有一个多小时吧……该说真是很默契还是什么呢…优子跑出去时候明明没有带手机的。”


“嗯?”


“优子从店里出去时候手机在充电,衣服也没换,还是工作服,真亏那女生能找到她在哪啊。”


那还真是不得了的默契程度……苍子想要是沙织一声不吭出门,她反正是想不到她会去哪里的。大概这就是心有灵犀吧,苍子点点头,“那,和好了?”


“看来是吧,两人一起回来的,回来时候气氛明显不一样啊,肯定有发生什么好事。但优子什么都不肯讲。”


“哈哈哈哈……可能因为很害羞吧。那还真是恭喜了。你没表示一下吗?”


“有啊,我送了她们一份蛋糕。嘛,旷工时间也没算进去了啦。”


“喔~好店长。可是你不是不在意的八卦吗?讲起来还那么开心。”


“讨厌。虽然已经是大妈了,但我好歹也算女性啊。”


“没啦,开玩笑的。纱织姐一点都不老,我最喜欢了。”


苍子靠到她身边把她抱住,纱织身上的新毛衣蹭在脸上有点刺刺的。


优子竟然还有合拍到这个地步的朋友,两人还两情相悦……听起来简直像是电视剧般的剧情,这种事情切实发生在身边还真不可思议。苍子心想。


两人抱了会,纱织像是想了点什么,忽然开口:“晚上要不要去看电影?”


苍子放开了她,“店铺呢?”


惯例而言,每天十一点RHODOS打烊前沙织都要过去巡视一下,苍子和她交往后出于信任,会把职权分担一些给她,苍子在RHODOS即是店员又是副店长,所以有时也会换她去巡查。真的偶尔两人都不过去的情况也有,但很少,沙织曾经托过一两次的店员在去年就离职了——突然听到沙织这么提议,苍子感到很稀奇。


“稍微教了一下,反正也不复杂,我托给了优子。”


沙织坐直身体,“嘛……总会有这类契机吧,今天来看,我觉得她值得信任的人。”


“虽然也没什么联系……就直觉那么觉得。”


“我懂。”


这点苍子倒是不否认,吉川优子身上有种值得予以信任的魅力,她性子直,不像是会耍手段的人,学东西又快,苍子也很喜欢她。


”那就去吧,有什么好看的电影吗?“


”我看看哦……“


沙织在浏览正在上映的影片时候,苍子拿着手机在看情侣酒店,偶尔一晚住外面或许也不错。




十一点二十分,RHODOS。




帮优子拖完地,夏纪把拖把清洗归位,负责后厨的店员像是为了不搅合两人间的气氛,提早回去了,她到她身边时候,优子记完了账,正在清点需要补充的食材。已经打烊,暖气已经关了,店里的灯也只留了吧台这里一处,店里变得清清冷冷的。


“扫完了?”


“嗯。”


“谢了。”


优子随口应了声,继续着手头的工作。是许久没见的缘故吗,夏纪瞟着握着圆珠笔,在货柜冰箱和吧台来来回回清点记录的优子,总觉得气质和先前有点不一样,大体上还是那种风风火火的感觉,但正经事方面似乎有变得更成熟一些。


等她弄完手头的活,夏纪顺势就从背后抱住了她,感觉到怀里的人身子一僵,夏纪不禁轻笑。优子的体格比拓海要娇小太多,女生和男生的差异,拥抱起来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该怎么说呢……啊,这么一想越来越觉得对不起拓海君,暂时还是别想了。


把记忆切到高中模式或许比较好,她想。




“干、干嘛……”


优子也不习惯随着告白改变了的两人之间的距离,以前来自夏纪的温柔她都会条件反射躲开,尽管心里知道自己其实很吃这一套……但喜欢和接受那是两码事。先前的气势去哪了?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她握紧手中的笔。


“没什么……第一次在餐厅这种地方待到那么晚,感觉有点新奇。”


“打烊的便利店不也差不多吗?”优子知道夏纪在学校时候是在便利店打工。


“还是有点不一样吧。”


“辛苦吗?”


“还行,但再多几份兼职那肯定吃不消。”


“哦……”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也没说什么,脸上的温度却擅自升高了。优子忽然想起来店里对着吧台好像是有防盗监控的,心里一惊,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似地从她怀里挣脱开。


“差、差不多该回去了。我去换衣服。”


“好。”


她急急忙忙逃去更衣室,回头,夏纪若无其事地靠着吧台拿了手机,像在发短信,难道只有自己在紧张吗。换上常服出来,夏纪正在和别人打电话,等她挂掉,优子问:“男友吗?”夏纪的表情微微一怔,而后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优子立刻意识到自己被将了一军。


“没,是希美。”


果然……但听到是这个人的名字也够让人不爽的,嗯。


“她怎么老来找你啊。”


优子没好气地回,虽说以前也一直这样就是了,但优子真心没法理解为什么霙和夏纪都那么护着她,夏纪以前还说过希美比自己好孩子多了,就这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的样,到底哪里好啊。


“问我过年要不要一起参拜神社。”


“明明已经有霙了啊。”


“霙也会去。”


“……”


有种被冷落的感觉……优子拿上自己的手机,发现换衣期间来了一条未读短信,是霙发来的,问她要不要一块去过年参拜。一抬头,正好对上夏纪那意味深长的笑脸,“怎么了?”她问。


“哼,我也会去。霙邀请我了。”


“是是。”


她投降似地耸耸肩。


所以是四人一起?…回想起来,虽然认识了很久,但四人同时行动的情况几乎没有,还真是…优子瞄了眼夏纪,得知霙和希美是恋人,自己和夏纪……呃…姑且也算有关系了吧……开心归开心,但总觉得心情复杂啊。


“她俩不知道我们变成这样关系吧……”优子喃喃道。


“我还没说,不想说的话我会保密。”


“唔…没关系,有机会再讲吧。”


特意去提好像炫耀似的,什么时候时机刚好时候顺其自然讲出来就是了。优子确认了遍没有东西遗漏,关掉灯准备关门。


到了深夜,外面比店里要冷得更多,比傍晚时候也更冷,把门锁上,她赶忙把手插回更温暖的口袋里。


优子租的房在学校和RHODOS中间,周边是晚上也热闹的夜市,也因为如此店长才会排给她夜班,“不然一个女孩子走夜路太危险了”店长这么说。


夏纪知道优子家在哪里,两人心照不宣地往同个方向走,夏纪踢着路上的石子,走了一段路后,优子想起哪里怪怪的,“喂,你……晚上不回去吗?”


“在赶我?那我打车回家咯。”她作势要去路边拦下出租车,优子不由自主地就拽住她的衣袖,“不、也不是……太晚了。”


以前也不是没有留宿过,夏纪有时会来租的房子里玩,玩太晚就睡下了,第二天再去上课,没什么好奇怪的……但……优子吞了一口口水。告白以后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不太一样了,像是掰动了铁轨,列车开上了不同的岔路。


“干嘛,我又不会做什么。或者说你想发生点什么?”


优子很想跳起来给她的脑袋来一下,但被夏纪调笑的视线扫到,又只能憋屈地移开视线,“走啦!白痴!”


她迈开步子走在了她的前面。




……自己果然还是更喜欢优子吧。


夏纪跟了上去,看着她的背影想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