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CH3 斯拉巴要塞(下)

作者:realsoul
更新时间:2019-01-03 22:31
点击:285
章节字数:502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尤希的馬萊日記 第三章 斯拉巴要塞(下)


戰爭是怎麼結束的?這對尤迷爾來說並不重要。


聽其他人說,在反巨人砲台都被搞定之後,吉克────也就是野獸巨人────現身戰場,利用要塞的彈藥進行遠距離投擲,直接擊沉了中東聯合停放在斯拉巴要塞下的艦隊。這是決定性的一擊,讓中東聯合失去最為最重要的海上優勢。


這對尤彌爾來說也不重要。


在此之後,馬萊與中東聯合簽訂了和平契約。自從巨人大戰以來規模最大的一場戰爭便以馬萊的勝利畫下了句點。馬萊保住了大陸上的霸權,但是巨人戰力的宰制力消退卻也成為了公認的事實。


這對尤彌爾來說也不重要。


尤彌爾與希斯特利亞則成為了徹頭徹尾的宣傳工具。尤彌爾作為「顎」,在這場戰爭之中發揮了不小的功用,而希斯特利亞炸毀軌道戰車的功績也不容小覷,但是更重要的,兩人來自帕拉迪島的身分,被馬萊軍方大肆利用。馬萊宣稱尤彌爾與希斯特利亞是「帕拉迪島上的正義之士」,因為厭惡弗利茲王的所作所為,才從島上逃出,加入了正義的馬萊。尤彌爾甚至被迫在雷貝利歐收容區「發表」──其實更應該說是「背誦」──了一篇訴說島上人心之險惡、環境之慘忍、以及弗利茲王室顛覆馬萊邪惡計畫的演說,並且呼籲雷貝力歐區的「善良的艾爾迪亞人」團結起來,效忠馬萊,有朝一日將島上的惡魔徹底殲滅,實現世界和平與馬萊的榮耀。


這對尤彌爾來說也不重要。


戲劇性的變化,讓尤彌爾在雷貝力歐區內不再是受人唾棄的島上惡魔;她現在變成了逃過惡魔洗腦、勇敢棄暗投明、並且為馬萊做出重大貢獻的顎之巨人擁有者。似乎所有人都已經默認尤彌爾為馬萊戰士的一員,是「善良的艾爾迪亞人」的驕傲之一。走在收容區的磚塊路上,那怕只是買個麵包,老闆都會主動打折。


這對尤彌爾來說也不重要。


馬萊軍方也一樣。他們似乎認為尤彌爾真的是可用之兵,於是安排尤彌爾參加一個月後的反立體機動演習;這是為了未來進攻帕拉迪島時,能夠順利應付立體機動裝置這個弔詭的敵手,馬萊軍方因而特別安排熟悉立體激動裝置的萊納、貝爾托特穿著裝置配合陸軍進行演習,然而會使用立體機動裝置的人只有兩個未免太少,於是尤彌爾便被加入了這項計畫。然而,由於尤彌爾的立體機動裝置並沒有帶來馬萊,馬加特索性就把希斯特利亞的立體機動裝置交給尤彌爾。


這對尤彌爾來說也不重要。


或許是對尤彌爾的表現感到滿意,或許是政治宣傳所需,又或許是覺得只要希斯特利亞還在馬萊,尤彌爾就不可能亂來,馬萊軍方居然沒有把尤彌爾限制在軍事機構內,而是讓她跟萊納、貝爾托特等人一樣,得以在雷貝力歐收容區內自由活動。他們甚至準備一棟不起眼,位於收容區周邊地帶的居所,做為尤彌爾的私人住處。尤彌爾知道在住所的附近肯定有馬萊軍方的人輪班監視,但是她也不在意。


因為這對尤彌爾來說,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現在正在房內等她的人。


尤彌爾提著裝有立體機動裝置的提袋,推開房門。希斯特利亞正在坐在床上等她。她穿著連身的白衣,純淨無瑕,月光則灑在她的金髮上,流瀉如直下三千尺的銀河。那美麗的雙瞳直直盯著尤彌爾,光線在其中流轉,就連天上的星雲也要失色。


那一個瞬間,尤彌爾直想撲上去,用力把希斯特利亞抱在懷中磨蹭,就像她在訓練兵團那時做過無數次那樣。『我不能這樣做,』尤彌爾告訴自己,『現在有更重要的事。』


「尤彌爾──」「離開軍隊吧,希斯特利亞。」


尤彌爾打斷希斯特利亞,趁自己還沒有改變主意前,搶先說出自己的決定。她隨手把立體機動裝置丟在桌上,接著轉向希斯特利亞。


希斯特利亞彷彿早就猜到尤彌爾會說什麼,但是她只是看著尤彌爾,卻沒有答應,「……妳真的很好猜,尤彌爾。」她說,「我想妳已經想好了說詞。」


「是啊,我受夠了。瞧,妳已經沒有立體機動裝置,而我們的敵人也不再是巨人,而是人類跟機關槍,」尤彌爾努力讓自己的聲音顯得無奈而煩躁,「敵人是人類,我卻是巨人,我幾乎是無敵的,坦若不是強行帶上妳,我根本不會陷入危險,但就是因為帶上了妳,那天我才會被反巨人砲打中,」尤彌爾的聲音越來越小,這謊言連她自己聽了都覺得心虛而可笑,「所以妳還是離開軍隊,定居在雷貝力歐收容區吧。這樣的話,我也落得輕鬆。」


「尤彌爾,」希斯特利亞說道,「說實話。」


尤彌爾一頓,愣了一會兒,隨即就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一屁股坐在希斯特利亞對面的椅子上。「我不希望妳陷入危險。那天我差點失去妳,」尤彌爾說道,「我希望妳可以離開戰場。永遠。」


「我大概也猜到是這麼一回事。妳真的很好猜。」希斯特利亞說,她直視著尤彌爾,那目光讓尤彌爾有點想迴避。「但我也很意外。我沒想到經歷了這麼多,妳還是……妳還是把我的願望看得這麼微不足道。尤彌爾,我很傷心。我真的很傷心。」


「妳的願望……」


「跟妳在一起。」希斯特利亞直截了當的說。


弔詭的情形,這情形真該死的弔詭。在島上,兩人還都是訓練兵時,尤彌爾曾經以輕浮、調戲良家婦女的語氣對希斯特利亞講過不下一千次這一類的話,但是當希斯特利亞對自己這麼說,尤彌爾卻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我的願望就是一直跟妳在一起,尤彌爾,」希斯特利亞再一次重申,她銳利的目光刺入尤彌爾胸口的最深處,「那妳呢?」


「我的願望,」尤彌爾吞了一口口水,想起戰場上的生死一瞬,想起希斯特利亞竟敢隻身拿手榴彈挑戰軌道戰車,也想起自己那早已下定的決心,「我要妳安全。」尤彌爾重新取回堅定的意志,「我要妳遠離戰場,遠離危險。我要妳好好的活下去。」


尤彌爾明白,這也代表兩人的分離;尤彌爾擁有『顎』,因此馬萊絕對不會允許尤彌爾離開軍隊,但是希斯特利亞只是一個普通的艾爾迪亞人。確實,希斯特利亞似乎有艾爾迪亞貴族血統,甚至與「城牆教」有關,但是這些都不代表她必須上戰場作戰。


雖然必須分離,但是希斯特利亞的安全能被保證,這樣就足夠了。


這就是尤彌爾的願望。


然而,希斯特利亞的眼神暗了下來。


「這是妳的願望;為了完成妳的願望,妳寧願扼殺掉我的願望。」她的神情黯淡,跟幾分鐘前完全不同。現在的希斯特利亞,臉上是滿滿的失望,「尤彌爾,妳怎麼能這麼殘忍?」


「我只是希望妳能安全地活下去。」


「妳有資格說這種話嗎?」希斯特利亞站起來大吼,她的臉靠得離尤彌爾極近,近到尤彌爾能感受她的髮絲與呼吸,「在戰場上,妳差點被反巨人砲殺死;在地下空間,妳打算讓自己被巨人吃掉;在島上,妳甚至拋棄了我,選擇了萊納與貝爾托特!全世界最不重視自己、最急於犧牲自己生命的人就是妳了!」


「妳……妳跟我一樣,希斯特利亞,」尤彌爾腦中閃過令自己恐懼萬分的畫面,「你那天的計畫簡直愚蠢,一個連巨人之力都沒有的人竟然想要嘗試破壞軌道戰車?妳這送死的行為,跟我一模一樣────」


「完全不一樣!我這麼做是為了讓我們可以繼續在一起。我知道這很難成功,但我不曾放棄,直到妳幫我擋下機關槍的子彈前,我都在全力跑著。」


希斯特利亞說,瞪著尤彌爾,「那妳呢,尤彌爾?妳把自己交給萊納與貝爾托特的時候,妳有任何求生的意志嗎?妳有想過要設法擺脫他們,前來跟我會和嗎?妳敢跟我說,妳當時並沒有放棄希望嗎?」


「……對不起,」尤彌爾無話可說,最後只能道歉,「我那麼做只是想要妳能夠安全……」


「我知道,但是現在呢?」希斯特利亞說,「妳曾要我抬頭挺胸地活下去,那麼我的選擇就是跟妳在一起,無論何時何地,無論是調查兵團、是收容區、是戰場、甚至是地獄!我的願望就只有這樣,妳還是要視而不見嗎?」


「希斯特利亞,我──」


尤彌爾沒能說完,一片柔軟已經欺上尤彌爾的嘴唇。


一時之間天旋地轉,整個世界都在震動。尤彌爾感覺到自己的頭被用力抱住,有個溫暖而綿密的東西佔領了自己的嘴唇,同一時間也完全看不清楚希斯特利亞的臉了,只剩一團模糊的影像,同時金色的頭髮也刺進尤彌爾的雙眼,讓尤彌爾的眼睛吃痛,然而她卻因為嘴唇的感受過於強烈,因而訝異到忘了要閉上眼睛。


那一陣溫柔持續了多久,尤彌爾並不確定,客觀來看似乎只有幾秒鐘,但尤彌爾的大腦似乎在淺意識下刻意暫緩了對時間的感知,將這一個瞬間無限的延長。好想繼續下去,好想就這樣繼續下去,直到時間的盡頭,直到永恆……


但是,在永恆之後仍然必須面對現實。


有那麼一瞬間,尤彌爾幾乎要伸手抱住希斯特利亞,但下一秒鐘,尤彌爾腦中閃過了極有可能成為現實的幻象,然後她害怕。她害怕在戰壕中見到希斯特利亞的屍體,她害怕機關槍穿過希斯特利亞那嬌小的身軀,她害怕自己的巨人之力不足以保護希斯特利亞,她害怕希斯特利亞會跟自己的本體一起被反巨人砲打穿。


尤彌爾推開了希斯特利亞。


「尤彌爾?」


「抱歉,希斯特利亞,」尤彌爾閉上眼,「我……我還是不能夠答應妳。」


「……這就是妳的選擇?」希斯特利亞的聲音傳來。「張開眼看我,尤彌爾。」


「原諒我。」尤彌爾不敢張眼。只要一眼,那怕只是一眼,只要再看到希斯特利亞一眼,尤彌爾就很有可能會動搖、崩潰,「原諒我。」


隨之而來的是寂靜。這可怕的寂靜讓尤彌爾的心陷入無限的冰冷,彷彿一塊被凍結千年的冰,才剛稍稍接近火源,火源卻又瞬間熄滅的感覺一樣。寂靜如同一塊大石頭,重重壓在尤彌爾胸口。一切是那麼的安靜,安靜到連門外馬車停下、有人走下馬車,向屋子的大門走來的聲音都一清二楚。


敲門聲響起。


尤彌爾張開了眼,希斯特利亞仍然坐在她的對面,眼神卻宛如死灰,如同行屍走肉。尤彌爾想說什麼,卻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歷經了曲折離奇的命運,總算能喘口氣的兩人,此時此刻竟然無話可說。


敲門聲再度響起,於是尤彌爾嘆了口氣。她起身,將希斯特利亞獨自留在房內,之後尤彌爾邊下樓邊在內襯衣外加上一件襯衫,然後來到門口。


艾爾迪亞人是沒有隱私的,所以尤彌爾必須直接開門。


門外站著一男一女,都莫約三十餘歲。男性身形高大,穿著一身正式西裝,留著一頭金色長髮與俐落的小鬍渣,在其他人看起來,或許他堪稱英姿挺拔,但在尤彌爾眼中,那頭金髮跟希斯特利亞的秀髮一比,簡直就像是鳥巢一樣雜亂而難看。一旁的女性則樸素許多,她穿著女僕服,黑色的頭髮盤緊,雙眼冷冷地看著尤彌爾。


兩個陌生人。


「您好,是尤彌爾小姐對吧?您在戰場上的英勇,全馬萊都有目共睹,我謹代表戴巴家族向您道謝。」男子彬彬有禮地說道,伸出右手。


「戴巴家族?」尤彌爾防衛性地退後一步,「……謝謝你們,但我沒聽過什麼戴巴家族。」


「啊……我忘了自我介紹,真是抱歉。我是威利˙戴巴,目前戴巴家族的族長。這是舍妹。」金髮男人說道,而一旁的黑髮女子也點頭致意,「尤彌爾小姐來自帕拉迪島,不知道戴巴家族也是理所當然,若有機會,我真想和您好好聊一聊,但是今晚時間恐怕不足。」他頓了頓,繼續說道,「我就直說了,我們是想請希斯特利亞˙雷斯小姐前來寒舍一趟。」


「希斯特利亞?她不在,」尤彌爾反射性地說謊,因為任何想要接近希斯特利亞的人都不會是好東西,比如萊納,又比如無比自私的自己。然而,她必須搞清楚這兩個人來找希斯特利亞到底有何目的,「你們有什麼事嗎?我可以轉告她。」


尤彌爾看見威利與他的妹妹交換了一個眼神,「這我們不能透露,」威利說道,「請原諒我們,但是我們有苦衷。有些事情不方便在這個不體面的地方說,因為這附近的老鼠實在是太多了。」


老鼠……監視者?老鼠是指被安排在屋子附近,那些馬萊軍方的監視者嗎?也就是說,這兩個人與馬萊軍方不是一掛的?他們自稱「戴巴家族」,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尤彌爾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但她知道她絕對不能把希斯特利亞交出去。「今天很晚了,」尤彌爾說,「留下你們的聯絡辦法,明天我再──」


「沒關係,」希斯特利亞忽然從後方的陰影轉出,身上除了原本的連身白衣,還多了一件帶有兜帽的深色風衣,遮住了她黯淡的臉色,「我就是希斯特利亞˙雷斯。我跟你走,威利先生。現在就走。」


「希斯特利亞?」尤彌爾驚呼。


「那真是太好了。」威利露出笑容,伸手向後一擺,指向外面的馬車,「請快上車吧。寒舍已經準備好茶點。」


希斯特利亞點點頭,邁出步伐,尤彌爾趕緊伸手抓住她白皙的手,「等等,希斯特利亞,」尤彌爾一頭霧水,「妳到底在想什麼?」


「放心吧,尤彌爾,我不會亂來的,」希斯特利亞對尤彌爾露出一個微笑,但那微笑在尤彌爾眼中卻是如此悲傷,「但是既然妳要為了妳的願望而努力,那我也必須加油才行。」


「妳在說什麼啊?」尤彌爾不解。


「如果尤彌爾小姐要一起來,我們也相當歡迎,」威利說道,「我們有兩台馬車。」


「不,我去就好,尤彌爾看家。」希斯特利亞說出令尤彌爾完全不能理解的話。下一秒,希斯特利亞溫柔卻堅定的移開了尤彌爾的手,接著頭也不回地踏上了馬車。



尤彌爾傻在原地,不明所以,甚至連威利的「抱歉了」都沒有聽清楚。她就這樣站在門口,看著馬車消失在黑夜的陰影之中,留下自己與一個再無其他人的空屋。


沒事的沒事的沒事的QQQQ
欲擒故縱才是馭妻之道,各位說是不是呀~
我一直覺得等到尤彌爾與希斯特利亞坦誠相見之後,希斯特利亞應該會比較像丈夫,尤彌爾會比較像操帆東操煩西的太太呢
因為妳看,雖然平時尤彌爾好像懶懶散散,但是其實在至關重要、危及生命的時刻上,一直都是尤彌爾在幫希斯特利亞操著心,反而是之前的希斯特利亞一直被蒙在鼓裡,搞不清楚狀況,這────這不就像是一個日夜替先生操煩的妻子卻又不希望先生煩惱,所以選擇默默承受一切嗎?
所以我們就等著希斯特利亞回來馴服尤彌爾吧XD

預告,下一章節皮克小姊姊戲份up!
究竟會迸發出什麼樣的三角戀情呢?(並沒有
又或者其實是加入戰錘妹妹而成的四角戀呢? (沒這回事
請各位多多指教!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