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CH4 衣櫃裡的女僕裝

作者:realsoul
更新时间:2019-01-03 22:33
点击:630
章节字数:663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尤希的馬萊日記 第四章 衣櫃裡的女僕裝


「妳的頭髮非常美麗,雷斯小姐。」狹窄的馬車內,坐在希斯特利亞對面的威利˙戴巴開口。


威利身穿一整套的黑色西裝,不算太長的金髮看似隨意放下,但事實上肯定經過詳細的打理吧。希斯特利亞看著忽然出現,把自己帶走了的威利,腦中想的卻是剛剛被自己傷害的傻子。


『我又賭氣了,』希斯特利亞在心底說,『我明明早已告訴自己,不能隨便跟尤彌爾賭氣,卻還是忍不住──』


或許是沒得到希斯特利亞回應的緣故,威利清咳兩聲,「我想妳肯定非常疑惑,不知道我們這些陌生人為什麼會找上門,」他說,似乎想表達對希斯特利亞的關心,「我得先謝謝妳願意配合我們。」


希斯特利亞看向威利,「我想我沒有選擇,」她說道,「如果我剛剛拒絕你,你會放棄嗎?」


馬車上的對話短暫停止,突兀的沉默降臨兩人之間。威利的妹妹乘坐另外一輛馬車,因而沒能加入這場沉默。


「我無法否認。」威利說道,「就算強迫,我也必須請妳到寒舍一趟。」


「我想也是。」希斯特利亞說道。


威利頓了頓,再次打破沉默,「我從戰場上的朋友那裏知曉了妳的表現,妳相當勇敢」威利說道,看向希斯特利亞,「這功績如此巨大,而妳來自帕拉迪島的事實又是如此特別,妳完全可以向軍方要求不要再上前線,我想軍方會樂於答應的。妳有這個想法嗎?」


原本希斯特利亞只是想有一搭沒一搭地應付威利,但威利這句話勾起了她的情緒,因為這正是尤彌爾的願望,也是導致她與尤彌爾間的劇烈爭吵的導火線,是一個傷透希斯特利亞,讓她的心為之碎裂的願望。她感覺到自己怒火中燒。


「如果我不在尤彌爾身邊,她肯定照顧不好自己。」希斯特利亞勉強不讓自己的情緒顯露出來。「如果尤彌爾也可以不要再上戰場,那我當然也不會想要去那種地方。但是軍方不會同意吧。」


「……確實如此,畢竟現在的尤彌爾小姐是軍方不可或缺的戰力。」威利說,「根據我得到的小道消息,似乎是萊納˙布朗提議要讓尤彌爾小姐保有顎巨人的。這是真的嗎?」


「是真的。」希斯特利亞說。確實,在賈利亞德情緒崩潰之後,是萊納向馬加特提出留下尤彌爾性命的建議。


威利聽了,微微點頭,「這真是意外,看來他在帕拉迪島上變了很多,」威利說,「對照他的紀錄,他應該不太會提出這種會使忠誠度受到質疑的建議。」


「是啊,」希斯特利亞心不在焉地說,「這確實不是萊納會說的話呢。」


之後馬車持續前進,威利又說了些什麼,但是希斯特利亞已經不再留神。




有時候,希斯特利亞的思緒會詭譎地飄走。


事後追問旁人,他們沒看到希斯特利亞陷入沉睡,甚至表情、對談也沒有出現任何異常,但是有時候,希斯特利亞會覺得自己彷彿做了一個漫長的夢。一個漫長的惡夢。


這情況不知出現過一次。自從發生雷斯家的那些事情之後,希斯特利亞已經體會那惡夢不只一次。


在那惡夢中,希斯特利亞成為了虛位的女王,因而被排除在調查軍團針對瑪麗亞之牆的遠征之外。夢中的她曾經日夜期盼調查兵團能夠帶回那個令她望穿秋水的傻瓜,但最後他們只帶回一封充滿思念、戀慕與遺憾的書信。


那終究只是場夢境,所以後來發生了什麼事,希斯特利亞未能詳細記起。她只記得調查兵團帶來了牆外的訊息,而多年之後似乎又發生了什麼,使得她短暫離開了王座,來到鄉間安養。她似乎還懷了小孩,但是她並不確定,而她也無意確定;這些從不重要,因為在那一封書信之後,希斯特利亞變已經宛如死者,活著形同嚼蠟,再無意義。


或許是正因為是夢境,所以命運才如此曲折離奇而令人心碎。


剛開始,每當希斯特利亞從夢中醒來,她總會體會到刻骨銘心的痛楚,而她也會發現自己的眼角掛著兩行清淚。然而,久而久之,儘管每次的惡夢仍會讓她的心頭一陣悶痛,但是她已不再流淚,因為她知道自己不會步入那惡夢為她安排好的命運。


她得到了力量。


她來到瑪麗亞之牆。


她見到了尤彌爾。


所以,這一次,希斯特利亞不會再放手。




當希斯特利亞取回自己的意識,馬車已經離開了雷貝力歐收容區,車窗外的景色變成了廣大的鄉間草原。威利˙戴巴仍然坐在希斯特利亞的對面。他開口說了些什麼,但是希斯特利亞並沒有仔細去聽,而是將注意力放到後方的街道上。


除了威利帶來的馬車以外,寧靜的田間路上再無活物。


尤彌爾並沒有追上來。這讓希斯特利亞有點難過,又有點生氣。忽然,希斯特利亞意識到自己又在鬧脾氣了。她趕緊甩了甩頭,把過往那一個天真、幼稚、沒有自我思想的克莉絲塔˙連茲給甩出腦外。


『我已經不一樣了,』希斯特利亞告訴自己,『這一次,我不會再放手,我不會再放開尤彌爾。』


可是尤彌爾剛剛那痛苦的神情又閃入希斯特利亞腦海。『我還是不能答應妳,』她是這樣對希斯特利亞說,『對不起。』


一瞬間希斯特利亞又感受到撕心裂肺的痛苦。


比起跟我在一起,她更願意以分離換取我的安全,就算她明白這樣做會讓我失去她,她的想法仍是如此。


心好痛,痛得像是被巨人給咬開胸膛、撕裂脊椎一樣,整個人彷彿都要昏了過去。地面彷彿張開了大嘴,要把希斯特利亞拖入無盡的黑暗深淵。


在紊亂的思緒之中,戴巴家族的大宅到了。


----------------------------------------------------------------------------------------------------------------------------------------------


一個形單影隻的身影在無人的街上失魂落魄地走著。如果只看她本身,那表情與步伐與無垢巨人幾無差異,但是她的身高卻只有一米七左右,遠遠不達世界上最矮巨人的三公尺標準。


她是尤彌爾。


尤彌爾太過訝異,以至於當她回過神來,馬車早已不見蹤影。


『我在做什麼?』尤彌爾不敢置信地質問自己,『我竟然讓希斯特利亞被陌生人帶走?』


漆黑的街道上,整個雷貝力歐收容區安靜地像是鬼城。這是因為收容區有門禁,任何艾爾迪亞人只要在晚上十一點後出門,若無特殊允許,都需要接受懲處。


因此大街上只剩下尤彌爾一個人。尤彌爾自然也受宵禁束縛,但是她早已無暇去思考這件事情。現在她腦中只記得兩個陌生人、離去的馬車、以及希斯特利亞那悲傷的笑臉。


希斯特利亞以自己的意志,離開了尤彌爾的身邊。


這不正是我對希斯特利亞做的事嗎?


尤彌爾忽然醒覺,她忽然明白了希斯特利亞之所以在自己的面前落淚的原因,她忽然了解自己到底對希斯特利亞做了多殘忍的事情。島上的那次訣別,地下空間繼承儀式前一天與希斯特利亞的爭執,還有剛剛的吵架,每一次都是尤彌爾主動要兩人分離。


尤彌爾忽然明白,比起主動選擇的自己,被迫接受的希斯特利亞才是受傷最深的。


而現在,輪到尤彌爾擔任這個被動的角色。


心好痛。簡直就像是被輾碎了一樣。


「希斯特利亞……」尤彌爾的發出接近哭喊的低語,「對不起,求妳回──」


「妳在做什麼,艾爾迪亞人!」


吆喝聲忽然從前方傳來,把尤彌爾稍稍拉回現實,渙散的雙瞳也重新聚焦。她看見自己的前方,兩名馬萊士兵正舉槍瞄準著自己。「不知道現在幾點了嗎?夜出許可證拿出來!」


根本就沒有那種東西。尤彌爾站在原地看著兩人,思緒卻又漸漸飄向離去的希斯特利亞。


「沒有是吧。」一個馬萊士兵說,放下槍管,拿出筆記本,「戴著臂章算妳聰明,否則妳肯定會被帶到樂園島,變成沒腦巨人。報上妳的名字。等著服勞役吧妳,女人。」


「尤彌爾。」尤彌爾漫不經心地回答。


「尤彌爾?顎之巨人?帕拉迪島的惡魔?」馬萊人驚呼,筆記本落地,原本已經被放下的兩支槍管又舉了起來,子彈上膛的聲音也傳了過來,「好啊,我就覺得島上的惡魔怎麼可能會改邪歸正,妳果然是弗利茲王派來的內應!」馬萊士兵轉向他的同伴,「快去找救兵,去找馬加特長官!萬一這傢伙變成巨人……啊啊!!!」


馬萊士兵忽然齊聲尖叫,兩個人都跳了起來。尤彌爾正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只看到兩個馬來士兵向兩邊跌倒,槍械也掉在地上。而他們原本所站的地方,則又出現了一個人……那應該是人?


之所以不太確定那是不是人,是因為那個「人」正兩手兩腳著地,用走獸一般的姿態定在地上。她同時有著一頭烏黑的長髮,長髮被放到前方,擋住了她的臉。她身穿艾爾迪亞人的衣物,左臂上掛著臂章,除了姿勢以外就像是個人,但是考量現在的時間以及她的姿勢之後,她更像是某個冤死的艾爾迪亞女鬼。


「抱歉抱歉,」不知道是女鬼還是人的生物說道,「我來遲了。」


啊,看來她應該是人。是個女人。


「妳妳妳妳是什麼東西??」馬萊士兵嚇得大喊,「夜夜夜夜夜出許可證……」


「在這裡。」女人說,舉起左手自懷中掏出了一張許可證,「瞧。」


馬萊士兵站了起來,用顫抖的手接過許可證。而在看到許可證上的名字時,尤彌爾看見他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原來是皮克小姐。」士兵說道,「原來是皮克小姐。」


『啊,原來是車力巨人啊。』尤彌爾恍然大悟,但是又隨即陷入疑惑。『她為什麼要在地上用爬的?』


「皮克小姐當然沒問題,但是這傢伙──」


「是我約她出來的。馬加特交代了一些事,要我轉告我們的新同伴。但是我糊塗了,忘了尤彌爾小姐還沒有拿到夜出許可證。」皮克說道,勉強站了起來,撥開遮住臉的頭髮,讓自己看起來像個人。「給你們添麻煩還真是抱歉了。」


「原來如此。」士兵點點頭。「既然如此,那這個惡──這個女人就交給皮克小姐了。」說完,兩人便拿起掉在地上的槍枝轉身離去,消失在街道的盡頭。留下皮克與尤彌爾兩人。


尤彌爾搞不太清楚狀況。她與皮克沒說過半句話,她也不曾被通知皮克會在今晚來找她。或許皮克真的只是來單純跟尤彌爾交代一些事情,但是尤彌爾覺得肯定不會這麼簡單。


皮克接下來所說的話證實了尤彌爾的猜想。


「這裡不好說話,」皮克說,同時她又趴了下去,恢復兩手兩腳著地的移動模式,「跟我來吧。」


皮克往一條小暗巷爬去。那並非馬車離去的方向,因此尤彌爾並不是很想跟上皮克。她望向馬車離去的那個方向,心想要不要直接變成巨人追上去。雖然冒險,但這是可以最快見到希斯特利亞的方法。


「妳可別做傻事,尤彌爾小姐,」皮克的聲音忽然傳來,尤彌爾轉頭,發現皮克正回頭看著自己。尤彌爾看到皮克嘆了口氣,然後開口,「跟我來吧。我能讓你找到妳的小女朋友。」


尤彌爾全身上下為之一震。


她首先注意到自己的耳根發熱,然後,她又發現自己已經不自覺地跟上了皮克。


兩人在雷貝力歐區雜亂的小巷中穿梭,尤彌爾因而目睹了收容區內真正雜亂的陰暗角落,而這勾起了她的回憶。在她還小的時候,尚未被賦予「尤彌爾」這個名字之前,她正是以乞丐的身分,在這種角落度過了無數的夜晚。


以爬行前進的皮克似乎早已選定了目的地。大概移動了十分鐘後,皮克打開一間廢棄民房的門,示意尤彌爾一起進來。尤彌爾跟著皮克進了這棟看起來早已廢棄多時的房子。皮克關門,並將油燈點燃。


屋子看起來非常平凡,幾張布滿灰塵的桌椅,早已不曾生火多年的壁爐,以及一個大得不像樣的木製衣櫥。


『那衣櫥怪怪的,』尤彌爾意識到,『太大,也太奢華。』卑賤的艾爾迪亞人家裡不該有這麼高級的木製衣櫥,而衣櫥雖然跟其他家具一樣布滿灰塵,看起來卻不像是數年都無人使用,反而比較像是在使用過後,被人刻意撒上灰塵一樣。


「這裡應該是安全的。」皮克說。她清了清一張木製長板凳上面的灰塵,然後爬了上去,像隻貓一樣趴在上面,「原諒我姿勢這麼奇怪,我已經維持車力巨人的型態兩個月了,實在沒辦法那麼快恢復兩腳行走。」


「我可以理解。」尤彌爾點頭。她剛從六十年的無垢巨人歲月中變回人類時,也花了好一段時間才適應兩條腿的生活。然而尤彌爾並不在意皮克的姿勢,「妳說妳能讓我找到希斯特利亞。」


「……帶走她的,是戴巴家族,是與馬萊英雄荷洛斯一起推翻弗利茲王的善良艾爾迪亞人。」皮克說道,「同時,戴巴家族也是『戰槌巨人』的擁有者。」


「『戰槌巨人』……」尤彌爾曾在古籍中讀過這個智慧巨人,但是她對這個巨人並不熟悉,「可是他們卻沒有參加斯拉巴要塞的進攻戰。」


皮克點點頭,「戴巴家族地位特殊。他們是艾爾迪亞人,也是馬萊的國民,在國際中卻是超然獨立的存在。他們有強大的人脈與政治實力,同時被世界歌頌為打敗弗利茲王的救世主。然而,他們也鮮少干預馬萊的內政與戰爭。」皮克說道,「他們就像是世界上所有『善』的集合體。當英雄之國馬萊與其他國家為了搶奪資源而發生野蠻的戰爭,只有戴巴家族仍然在國際舞台上保有高潔的身姿。」


尤彌爾吸收著龐大的資訊。「聽起來戴巴家族很強。」尤彌爾說,「那他們為什麼要帶走希斯特利亞呢?她只是一個普通的艾爾迪亞人,只是一個普通的……來自帕拉迪島的女孩。」


「是啊,」皮克說道,「為什麼呢?我也想不通。」


「啊?」尤彌爾覺得自己被耍,因此站了起來,「你也不知道?那你找我來到底是為了什麼?」


「別緊張,尤彌爾小姐,還有小聲一點,」皮克說道,她仍然趴著,「戴巴家族與我們同為艾爾迪亞人,在社會階級上卻距離我們相當遙遠。我一直很想知道他們到底在計畫著什麼。」皮克說道,她的眼神飄向巨大的衣櫥,「尤彌爾小姐,請你替我打開那個衣櫥。」


尤彌爾半信半疑的起身,打開了突兀的衣櫥,赫然發現後面有一個通道。通道往地下去,深不見底。


除此之外,衣櫥裡面有幾件相當乾淨的女僕服,與威力的妹妹所穿著的款式完全相同。


「這是?」


「我偶然發現的通道。」皮克說道,「通往位於收容區外三十多公里處的戴巴家族別墅。」


「什麼?」尤彌爾驚呼。「這到底是……」


「誰知道呢?這大概是戴巴家族祖先建造的逃生通道,卻被後人給遺忘,」皮克說道,她看著尤彌爾。「無論如何,我確認過,這條通道真的可以一路進入戴巴家族宅邸的某個壁爐。而且它是直線,還大到可以讓小型巨人行走。如果你以『顎』的型態走這條密道,你甚至可以比他們的馬車更早抵達戴巴家族的宅邸。」


「所以我可以潛進去,帶走希斯特利亞……」尤彌爾恍然大悟,「太感謝妳了,皮克小姐。」


「不,我要妳潛進去,偷聽他們說什麼到底想做什麼,而不是魯莽地帶走你的小女朋友。」


皮克否決了尤彌爾的計畫,同時把一個黑色的小玩意兒拋給尤彌爾,尤彌爾接住,發現是一個硬硬的,表面沙沙的小東西,「這是袖珍型無線電,是我花了好大功夫才弄到手的東西,可以拿來竊聽。」皮克說道,「而那邊的女僕服是戴巴家族的女僕服。」


「竊聽器,女僕服,」尤彌爾吞了一口口水,「妳要我偽裝成女僕潛進去?」


皮克點點頭,「我原本打算自己上,但是我現在實在沒辦法像個人一樣行走。一個在地上爬的女僕兩三下就被揭穿了。」皮克無奈地說,「我會幫你變裝易容,讓他們認不出你。」


「這太扯。」尤彌爾說,「而且如果我想要變成巨人,你也無法阻止我。」


「我當然無法阻止你,但是我知道你不是蠢蛋。如果你惹毛戴巴家族,那絕對比惹毛馬萊軍方還要可怕;整個世界都將沒有妳與妳的小女朋友的容身之處。」


尤彌爾沉默。她知道皮克說得對,她沒有本錢與這樣一個英雄般的家族對抗。但是她能夠前往希斯特利亞的身邊。這就夠了。


「為什麼幫我?」尤彌爾覺得皮克給予的幫助太多,而行動若穿幫,皮克的行為也有被發現的風險。「妳做這麼多,就只是為了知道戴巴家族在想什麼?」


皮克微微一笑,聳聳肩。


「我想知道戴巴家族究竟是怎看待我們的。」


「戴巴家族怎麼看待你們?」尤彌爾有些訝異,「什麼意思?」


「這說來話長。」


「那就長話短說。」尤彌爾堅持。雖然追上希斯特利亞很重要,但她必須先確定眼前的女人可以信任,否則希斯特利亞會相當危險。


皮克頓了頓,凝視尤彌爾,嘆了口氣,然後開口,「我變成車力時,潘察小隊會進駐我背上的碉堡。他們雖然是馬萊人,但是並不會看不起艾爾迪亞人。」


尤彌爾沒有說話。她完全不懂皮克到底想表達什麼,但皮克繼續說了下去。


「全世界幾乎都憎恨著艾爾迪亞人,無論是樂園島上的,或者是收容區裡的,能變成巨人的艾爾迪亞人注定要被人丟石頭,這點妳也知道。」皮克說道,「當然總是有一些人了解我們,願意幫助我們,卡爾洛他們──卡爾洛是小隊裡的一名成員──潘察小隊就是這樣。然而,他們終究只是最底層的軍人;就算他們想幫助我們,他們也沒有什麼改變現狀的能力。」


尤彌爾先是一頓,然後恍然大悟;她忽然知道了皮克的目的。


「……妳在期待戴巴家族?」尤彌爾說道,「妳期待擁有崇高地位的戴巴家族,會前來幫助收容區里的艾爾迪亞人?」


皮克露出無奈的微笑。


「每個出生在收容區的艾爾迪亞人,都曾幻想被厲害的人拯救,但誰會來拯救我們呢?聲稱艾爾迪亞人也有人權的小型人道團體也好,繼承九大巨人而替馬來奮戰的戰士隊也好,馬加特那樣稍微把我們當人看的好長官也好,以英雄之姿活在世界上的戴巴家族也好,甚至……當初遺棄我們的城牆之王也好。」


皮克靜靜地說著,「我們只是希望,有哪個厲害的人可以來幫幫我們,讓我們也能抬頭挺胸的活在世上,而非只是活著,就要被人丟石頭。」


────To be continued


雖然原作中沒有說明皮克的目的,但是我想戰士們之所以成為戰士,無非就是希望給家人與同胞好一點的生活吧?當然,像吉克那樣有特殊目的的人就另當別論了。
下一回是希斯特利亞的主場!
請大家多多指教!如果能得到大家的回覆與留言就太好了!謝謝大家~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