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CH3 斯拉巴要塞(上)

作者:realsoul
更新时间:2019-01-03 22:30
点击:311
章节字数:782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前言:原作的斯拉巴要塞攻防戰與瑪利亞奪還戰差了4年,但是這邊為了劇情需求,我就讓這場戰爭緊接著發生了,所以時間點上與原作稍有出入,希望不會影響閱讀~

不過往好處想就是賈碧還小,不會登場!很棒吧XD另外第三章因為文字量過多而分成上與下,請見諒!


尤希的馬萊日記 第三章 斯拉巴要塞(上)


貝爾托特˙胡佛魁然倒下。


所有人都看到了,軌道戰車的主砲管轟出來一發大而愚蠢的砲彈,卻精準無比地命中了超大型巨人的頸部。超大型巨人的後頸被嚴重創傷,而祂那巨大的身體則猛力倒下。在最後,貝爾托特似乎用力伸長了手,想要拍碎對自己造成毀滅性傷害的軌道戰車,但是他的手並不夠長,最後超大型巨人那可怕的身軀重重倒在地上,揚起一片堪稱爆炸性的塵埃。




「該死,超大型會被殺死,」馬加特咬牙,「顎,快把貝爾托特帶回來!」


聽見命令的尤彌爾立刻動作,她躍出戰壕的瞬間,便聽見了機關槍的達達聲,但是她早已劃出傷口,在子彈得以命中她之前,尤彌爾已經化身做顎之巨人。子彈沒能傷到她,而她靈敏的雙手與雙足則讓她以比馬匹快上兩到三倍的速度,飛快衝向倒下的超大型巨人。


「是顎之巨人!」「殺了她!」


尤彌爾聽見敵方士兵的嘶吼,更多的子彈破空而來,但這些東西並無法阻止巨人的行動。然而,尤彌爾仍然持續留意著真正的威脅;她看見軌道戰車的砲口轉了過來。


來了。


幾乎就在聽見砲聲的同一瞬間,尤彌爾猛力轉向,同時數發巨大的砲彈重重打在尤彌爾原先路徑上的地面,而特製的火藥隨即炸裂,引起了半徑長達一公尺的大爆炸。


『移動式的反巨人砲,』尤彌爾暗忖,『只要被打到後頸,就算是巨人也絕對會斃命。』


然而填裝時間是反巨人砲的弱點,也幸好貝爾托特倒下的地點並沒有距離要塞太近,並不在要塞高牆上那些固定式反巨人砲的射程範圍之內,尤彌爾得以在閃過第一發真正具有威脅的炮火之後,迅速搶近到下的超大型巨人頸邊。


超大型巨人全身上下正散發著駭人蒸氣,讓尤彌爾的雙眼難受異常,於是尤彌爾決定速戰速決。她張開大嘴,用顎之巨人經過硬質化的下顎,將超大型巨人的後頸撕開,然後她看見了裡面昏倒的貝爾托特。


尤彌爾確定了貝爾托特的位置,隨即在確保不會傷害到腦部與脊髓的範圍內,咬下了貝爾托特的軀體,含在嘴內。之後,尤彌爾轉身便跑,飛速向戰壕撤退。


「追擊!不要讓他跑了!」


背後又傳來無數機關槍的聲音,而軌道戰車開砲的聲音也傳來。尤彌爾根據砲聲來源,向左轉向,成功再一次閃掉了反巨人砲。


戰壕已在眼前,尤彌爾縱身一跳,躍入戰壕,然後張嘴吐出重傷的貝爾托特。一旁,醫療班緊急跟上,開始包紮貝爾托特的傷口。而尤彌爾也立刻脫出顎之巨人,以免巨人那巨大、無法以戰壕完全遮蔽的身軀成為對方的活靶。


「貝爾托特,給我起來,」馬加特從一旁趕來,對著貝爾托特下令,「你昨天可是睡了整整六小時。難道艾爾迪亞人都這麼需要睡覺嗎?」


貝爾托特沒能回應。他的雙手雙足都已經斷裂,現在正燃燒著蒸氣,緩慢修復著,但是超大型巨人並不以恢復力見長,變身時的所需能量更是大得嚇人。尤彌爾明白,至少在幾天之內,貝爾托特已經無力再變身成巨人。

馬加特嘖了一聲,「把他帶到大後方去,」他下令道,「讓他退出戰場,坐火車,絕對不可以讓他遭到追擊。如果失去『超大型』,我們就玩完了。」


「是!」醫療班與運輸班得令,立刻將貝爾托特運往後方。


該死,尤彌爾在心中罵道,說好的輕鬆結束戰爭呢?說好的在超大型巨人面前,要塞的城牆根本不成問題呢?

沒有想到這數十年內,巨人之力對於戰場的宰制力竟然衰退至此。





現在正在進行的,是馬萊與中東聯合戰爭的尾聲。斯拉巴要塞隸屬於中東聯合,是一個位於高點、易守難攻、固若金湯的要塞,其位置更是掩護著中東聯合的海軍聯合艦隊。只要突破斯拉巴要塞,要消滅稱霸海上的聯合艦隊便易如反掌,而一旦中東聯合的海軍崩盤,馬萊的勝利便會成為定局。


馬萊正是為了應對這場斯拉巴要塞進攻戰,才招回了正在帕拉迪島上進行始祖奪回作戰的智慧巨人們。女巨人被牆內俘虜,顎之巨人被尤彌爾吃掉,這些當然都是馬萊所始料未及的,但是這一場戰役實在太過重要,讓馬萊願意暫時放棄始祖奪回任務,招回所有的智慧巨人,徹底擊垮與馬萊做對的中東聯合。


然而,原本應該能夠突破城牆的超大型巨人,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被反巨人砲直接擊倒。


尤彌爾明白那不是一般的反巨人砲。軌道戰車的情報,尤彌爾與戰士隊都早已被告知,這個武器被製造的唯一目的,便是以加強的機動性與破壞力追擊擁有意志的智慧巨人,而根據情報,就算是鎧之巨人的盔甲,恐怕也無法完全擋下軌道戰車的砲彈。但是就連超大型巨人都被一擊擊倒,這顯示那個砲彈不僅威力強大,精準度也高得嚇人,才能夠從地面上擊中高達五十公尺以上的目標頸部。


「隊長,我們該怎麼辦?」一名馬萊的副官向馬加特問,「如果沒有『超大型』,要突破城牆就只能靠空投巨人。我們是否應該直接命令『野獸』與『盔甲』直接搭著飛船過來?」


「不行,」馬加特斷然拒絕,「那個軌道戰車的砲彈,估計可以輕易擊落飛船吧。這樣的話,就算及時變成巨人,野獸巨人與盔甲巨人還是會直接暴露在軌道戰車的威脅下──這是絕對必須避免的。」


「如果這樣的話──」

「所以我們必須先癱瘓軌道戰車。」馬加特說道,望向尤彌爾,「速度快的顎與車力的話……」


尤彌爾吞了一口口水,留下一滴冷汗。顎之巨人確實是所有巨人中速度最快、也最敏捷的,但是尤彌爾仍然不確定自己是否敏捷到能夠在躲避軌道戰車砲火的前提下成功破壞戰車。


轟隆聲猛然傳來。


爆炸發生的地點尤彌爾所在的戰壕並不算太近,卻是在馬萊的戰壕內爆炸。尤彌爾大吃一驚,微微把頭探出戰壕,只見不遠處的戰壕被轟出一個大洞,有幾團帶有軍服的肉塊散在地面上。而軌道列車正從該爆炸處附近緩緩經過。


軌道列車開始直接攻擊戰壕了。躲在戰壕內的馬萊軍──絕大多數是艾爾迪亞人──遭到了直擊。


那就代表希斯特利亞也有被攻擊的危險。


想到這點的那一瞬間,尤彌爾的寒毛全部都豎了起來。希斯特利亞也可能在這裡,對吧?她被安置在馬萊的艾爾迪亞女兵之中,那麼在這一次傾盡全艾爾迪亞軍人的作戰中,希斯特利亞不可能被留在後線,對吧?尤彌爾太清楚馬萊眼中的艾爾迪亞人是多麼地沒有價值,他們肯定會這麼做,這群惡魔肯定會這麼做。


她還好嗎?剛剛的砲擊是否有傷到她?不,她不可能那麼剛好在那個被砲擊的戰壕,但希斯特利亞到底在哪裡?好想去找她,好想去找她,好想就這樣化身巨人,帶走她,逃到天涯海角去……


然後還是會被馬萊追上、殺死。


尤彌爾用力甩了甩頭,然後她認清了唯一的事實;只要這場戰役晚一分鐘結束,希斯特利亞暴露在危險中的時間就會延長一分鐘。


『我必須製造突破口,』尤彌爾暗忖,『我一定要突破這個窘境。』


「讓我去吧。」尤彌爾開口,雙眼直視馬加特,「我的速度夠快;我可以破壞軌道戰車。」


儘管擔憂賦予尤彌爾勇氣,但是這份勇氣顯然沒有打動馬加特,「不,妳不行。馬賽的『顎』還有機會一拚,但憑你的速度,根本不可能跟軌道戰車比拚。」馬加特說,「如果妳被轟死了,我們可是很麻煩的。」


又一聲猛然巨響傳來,不遠處,一個爆炸在戰壕內炸裂。又一次,尤彌爾在心中罵道,該死的,我要立刻採取行動,否則希斯特利亞,希斯特利亞──


「我們必須採取行動。敵人把軌道戰車開到這麼前面來,是天大的好機會,」馬加特說道,轉頭面向副官,「傳令下去,所有艾爾迪亞人準備展開突擊,癱瘓軌道戰車。」


「突擊?開什麼玩笑?」尤彌爾破口大罵,「希斯……這裡的艾爾迪亞人可不是巨人,機關槍就能要了他們的命,他們根本沒辦法破壞有機關槍掩護的軌道戰車!」


「沒辦法?妳在命令我嗎,女人?」馬加特的表情驟變。尤彌爾咬牙,她知道自己不能夠觸怒眼前的指揮官,但是一旦發動突擊,機關槍掃射下,能活下來的艾爾迪亞士兵絕對不到半數。這樣的話,希斯特利亞性命堪慮。


「這可是向祖國盡忠的最佳時機,艾爾迪亞人,這是你們的責任,」馬加特說道,同時拿起無線電,「這裡是馬加特。傳令下去,所有艾爾迪亞人在三分鐘後開始突擊軌道戰車……」


『混帳東西!』尤彌爾在心中大罵。她腦中想到了數條出路,一個是她現在立刻變成巨人,跳出去想辦法破壞軌道列車,但這幾乎是不可能辦到的;第二個是現在跟馬萊撕破臉,以巨人的姿態脅持眼前的馬加特,設法帶走希斯特利亞逃脫,但這也太不切實際。


最後的辦法,就是立刻找到希斯特利亞,然後用自己的巨人之力保護她,直到其他艾爾迪亞人成功破壞軌道戰車為止。這看起來是最可行的,可是希斯特利亞到底在哪裡呢?她肯定也在這片戰場上,肯定也在壕溝中,正在聽取突擊的命令,抓著冰冷的槍械顫抖著。兩人明明相聚如此之近,尤彌爾卻無法知道到她在哪裡,無法趕到她的身邊。


你為什麼可以這麼沒用啊?尤彌爾對自己怒吼。


然而,就在此刻,尤彌爾發現馬加特還沒有放下無線電。他似乎正從無線電內聽取某向報告,或者是提案。

「……喔?」馬加特發出代表少許訝異的聲音,「這是新兵自己提出的方案?」


無線電的另一邊又傳來沙沙的聲音,尤彌爾聽不清楚,但是顯然某種轉圜出現了。難道是有人提出了別的作戰方案?不需要大量士兵突擊,就可以破壞軌道戰車的策略?


「好吧,允許她去,允許她脫掉軍服與臂章。便衣士兵違反國際法,但是這也要看到的人活著才算數。」馬加特對無線電說道,「讓她去做。就算失敗了,也只是失去一個艾爾迪亞新兵而已。」


無線電掛斷,馬加特回頭看著尤彌爾,「妳有新工作了,女人。」他說道,眼神中幾乎沒有信任可言,「有個新兵自告奮勇,她打算解除武裝,裝做要投降的俘虜,偷偷帶著手榴彈去靠近軌道戰車,伺機直接把戰車炸翻。她失敗的機率很高,但萬一她成功了,軌道戰車就會被癱瘓,而妳的任務就是在她炸翻軌道戰車後把她給救下來,以免她被機關槍射成蜂窩。」


尤彌爾沒有回應,只是看著馬加特。馬加特似乎感受到了尤彌爾視線中的狐疑,「別想太多,妳們的命不值一提,但是勇敢建功的艾爾迪亞人是宣傳的好工具,我們要讓世界各國知道妳們這群惡魔的後裔對馬萊有多麼忠誠。現在,在這裡待命,我叫妳上,就給我衝出去。」


尤彌爾點頭,用軍用短刀在手上製造出足以變身成巨人傷口,窩在戰壕裡等待著馬加特的命令。她並沒有去關注那個新兵,因為這個計畫根本不可能成功。尤彌爾現在全部的思維,都在思考等等要怎麼找到希斯特利亞,然後在魯莽的突擊命令之中保護她。


『希斯特利亞現在在想什麼呢?她是否知道等等就會全軍突襲呢?她是否正在著急地尋找尤彌爾呢?我們之間的關係現在變得如此地弔詭。尤彌爾是馬萊的敵人,卻因為情勢所迫為馬萊所用,而希斯特利亞則是馬萊拿來威脅尤彌爾的王牌。希斯特利亞會怎麼想?她會自責嗎?她肯定會自責,那個傻瓜,她不了解馬萊與艾爾迪亞的恩怨,她肯定覺得自己拖累了我……』


一陣惡寒閃過尤彌爾腦中。


『那個笨蛋,會不會又想重複她在當初的雪山訓練時所做的事?她該不會覺得自己一死,我就不必繼續幫助馬萊,可以逕自逃走?尤彌爾愈想愈驚慌,她肯定是這樣想的,我差點在她眼前被吃掉,她肯定嚇壞了,她肯定覺得我是因為她才不敢逃跑……』


『我要找到她,』尤彌爾下定決心,『現在就去。』


一陣巨大的爆炸聲猛然闖入尤彌爾腦中,尤彌爾還沒意識過來,馬加特的嘶吼已經闖進尤彌爾腦中,「顎,快上!」


在尤彌爾詳細消化這句話的意義前,她的身體已經反射性地巨人化,跳出戰壕,往爆炸聲傳來的方向衝去。透過顎之巨人的眼睛,尤彌爾看到被炸毀的鐵軌,以及翻覆的軌道列車。『居然辦到了!』尤彌爾在心中驚呼,並把視線轉向那一個形單影隻、正在向戰壕全力奔跑的嬌小身軀,『真是幸運的新兵,這樣一來希斯特利亞就不必參加突擊──』


希斯特利亞。


尤彌爾傻眼。


下一個瞬間,尤彌爾聽到機關槍的聲音,而她也聽到自己透過顎之巨人的嘴大吼了一聲,好像這可以讓她飛撲地更快似地。無論如何,尤彌爾成功比機關槍領先一步搶到希斯特利亞的身邊,她大吼一聲,用巨人粗壯的手臂橫擋在希斯特利亞的身前,同時讓手臂硬質化,藉此徹底彈開所有的子彈,阻絕來自機關槍的追擊。


「尤彌爾!」尤彌爾聽見希斯特利亞對著自己大喊,她轉頭一看,看到單薄、破爛、全身上下沾滿泥土與擦傷的希斯特利亞正在自己的保護下,對著尤彌爾露出笑臉,拼命揮手。一時之間,尤彌爾真的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偽裝成投降的俘虜,偷偷帶著手榴彈去破壞軌道列車──誰能想的到做出這件事情的,居然是那個個性溫柔溫順、樂於助人、替人著想、連動物都捨不得傷害、還會為了貪吃鬼而偷偷藏起麵包的希斯特利亞?誰又能想到這個笨拙的小傻瓜,居然真的完成了這件可怕的任務?


「尤彌爾!妳看到我了對吧?不要裝傻阿!」希斯特利亞踢了尤彌爾的腳,「我成功──」


又一陣機關槍的達達聲響起,希斯特利亞抱頭蹲下,尤彌爾則趕緊跳到希斯特利亞前方,用自己的背擋下子彈。機關槍仍然在射擊,尤彌爾明白自己必須解決這個殺人武器,而軌道列車已經被希斯特利亞的手榴彈癱瘓,換句話說,只要不要進入城牆上的固定式反巨人砲的射程範圍,巨人化的尤彌爾便是無敵的存在。

而尤彌爾不想再與希斯特利亞分開。


尤彌爾望向身前的希斯特利亞。


「上,來,吧。」尤彌爾張著巨人的嘴說,努力地讓發音精準,「我,們,一,起。」


尤彌爾看到希斯特利亞先是一愣,然後露出了笑容,點了點頭。


那是尤彌爾所見過的、最美麗的笑容。







機關槍的掃射並未停止,但是這無損於尤彌爾心頭的溫暖。她讓希斯特利亞立足於自己的後頸,抓著自己的頭髮,然後尤彌爾飛快向設有機關槍的敵方陣地衝去。尤彌爾聽見了中東聯合士兵的吼叫與哀號,但她仍順利地摧毀了所有的機關槍。癱瘓機關槍陣地之後,尤彌爾撲上翻覆的軌道列車,徹底破壞列車的主炮管,並且把列車內的操作員全部都甩出列車。


遠方,裝載有重型武器的車力巨人也出現在戰場上。沒有反巨人砲的幫助,單憑機關槍根本奈何不了巨人,於是靠著顎與車力,馬萊軍迅速地摧毀了幾乎所有的機關槍陣地,也解除了針對陸軍所設下的拒馬、鐵絲網等等障礙,為陸軍開了路。



馬萊軍也開始衝鋒,以艾爾迪亞人為主體的軍隊殺聲震天地衝了出來,但與之前不同的是,路障與機關槍陣地已經被破壞殆盡,作為守方的中東聯合只得在沒有任何優勢的情況下與馬萊交鋒,同時兩隻巨人也不斷在敵陣中穿梭,突擊。城牆上的固定式反巨人砲不斷開炮著,但是尤彌爾早已被告知固定式反巨人砲的射程,因此沒有任何一發砲彈傷害到尤彌爾或車力巨人。轉眼之間,中東聯合佈署於斯拉巴要塞牆外的軍隊已經崩潰。

然後,撤退的信號傳來。


所有馬萊軍,包括尤彌爾、車力巨人、以及所有的步兵都開始向戰壕撤退。在敵方眼中,這或許是個詭異的舉動,但是尤彌爾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撤退的原因在於前線的敵人已經死絕,現在只剩下斯拉巴要塞本體,那高得誇張、幾乎不可能翻過的厚實高牆。


而擊垮這巨大的要塞城牆,是盔甲巨人與野獸巨人的工作。


飛船從遠處緩緩飄來,慢得可笑,但是失去制空武器的斯拉巴要塞沒能擊落飛船,於是飛船就這樣開到了要塞的正上方。之後,幾個棕色的小點從飛船上跳了下來,一個接一個張開了降落傘,一時之間宛如在空中緩緩下墜的花瓣群。


一陣吼叫聲從飛船上傳來。


接著,巨人從天而降。



那是地獄般的場景;無數無垢巨人從高空墜落,巨大的衝擊力直接擊垮了六成以上的要塞城牆;更可怕的是,摔成肉泥的無垢巨人竟然一個個自破碎的血肉中站了起來,開始啃食要塞內的中東聯合士兵。就算隔得老遠,尤彌爾還是可以聽見要塞內不絕於耳的慘叫聲。


「我們馬萊人的祖先也是像這樣,被你們艾爾迪亞人吃掉的。」尤彌爾聽到某個馬萊軍官的低語。


一陣閃電猛然襲來,盔甲巨人也在半空中現身,降落要塞,開始針對城牆上殘存的反巨人砲大肆破壞。然而,中東聯合的士兵似乎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們開始操作城牆上仍然可以作用的反巨人砲,轉向盔甲巨人展開了砲擊。


「空投巨人威力不如預期,」馬加特喊道,「顎、車力,去幫盔甲!」


車力巨人率先開始行動,而尤彌爾也打算跟上,但她猛然想到背上的希斯特利亞。是否讓她留在這裡比較安全?這一個疑慮讓尤彌爾停了下來。


「我知道妳在想什麼!」尤彌爾聽到希斯特利亞的聲音從背上傳來,然後她感覺到自己的頭被敲了一下,「我不准!聽到沒,尤彌爾!我不准妳再丟下我。」


尤彌爾聽了,先是一愣,隨即心花怒放,「遵,命。」尤彌爾透過巨人的嘴表示服從,然後便帶著希斯特利亞衝了出去,奔向巨人肆虐的要塞。


反巨人砲是巨人的剋星,就算是尤彌爾的顎之巨人也討不到便宜,但是如果只是毫無機動性可言的固定式反巨人砲,尤彌爾可就比萊納、貝爾托特、甚至是野獸與車力巨人都還要更有優勢。尤彌爾飛快跳上城牆,捏爛了一台正準備攻擊盔甲巨人的砲台與操作員,隨即立刻跳起,閃過了後方砲台的偷襲,並在下一個瞬間摧毀了那個砲台。


尤彌爾抬起頭,看見盔甲巨人對自己點頭示意,然後抱起一根巨大的鐵柱,橫向清掃著城牆上的砲台。

哼哼,這下萊納又多欠我一個人情了,看你還有沒有臉跟我搶希斯特利亞。


穿梭於槍林彈雨之中,一切就像是在跳舞一樣,尤彌爾覺得自己無所不能。「尤彌爾,」背上的希斯特利亞彷彿可以給予尤彌爾力量,就連正在走動的無垢巨人都顯得這麼可愛。「尤彌爾,」我完全可以保護希斯特利亞,只要我們一直在一起,我就能保護她,「尤彌爾!」管她馬萊,管她艾爾迪亞!只要有希斯特利亞,我就──


「尤彌爾!」


當尤彌爾意識到希斯特利亞的呼喊是帶著警告意味時,已經太晚了。


一發反巨人砲從暗處襲來,打穿了顎之巨人的後頸,讓顎之巨人身首分離。尤彌爾幾乎要失去意識,但是她還活著,那發砲彈的軌跡離她的頭頂恐怕不到五公分,只差那麼一點點,尤彌爾就要完蛋。


失去頭顱的顎之巨人倒下,接著大量的蒸氣併發,尤彌爾的上半身被希斯特利亞拉出巨人後頸。巨人的臭味、飄散的蒸氣以及砲彈留下的猛烈痛覺衝擊著尤彌爾,但她仍猛力的睜開眼,然後她看到剛剛打中自己的反巨人砲。那台砲距離自己只有數公尺遠,而一旁的操作員似乎已經準備好再發射一發。


『該死,』尤彌爾在心中大罵,『希斯特利亞不可能來得及把我弄出來的。』


「快跑,希斯特利亞!」尤彌爾大喊,深怕反巨人砲擊中希斯特利亞,「快點跑!砲彈要來了!」


「你不要吵,我快要把你弄出來了!」希斯特利亞仍然努力轉動軍用短刀,嘗試把尤彌爾的下半身與顎之巨人分開。


「別管我,你快滾──」尤彌爾大喊,然而希斯特利亞完全無動於衷。


忽然,一陣不正常的震動傳來,尤彌爾以及正準備擊殺尤彌爾的中東聯合士兵似乎都察覺異常,正要轉頭,下一個瞬間,三四個八到十米級的無垢巨人竟然以小跑步的姿勢衝來,直接把反巨人砲與操作員給採個稀巴爛。之後巨人們立刻轉向,又跑去破壞了附近另外兩三台沒有操作員控制的反巨人砲,並且轉向跑開,消失在尤彌爾的視線盡頭。


這算什麼?奇行種?連人也不想吃,專門攻擊反巨人砲的奇行種?尤彌爾看著操作員被踩扁、卻未被啃食的屍體,進而得出了結論:馬萊如果想要繼續稱霸世界,與其不斷嘗試奪回始祖巨人,不如多製造一點這種奇形種。


忽然,尤彌爾感覺自己下半身與巨人連結的肉塊斷裂,然後她感覺到自己被拉出了失去頭顱的『顎』的後頸。失去了控制者,『顎』立刻癱軟在地,併發大量蒸氣,開始蒸發。


同時,希斯特利亞也坐倒在地上,按著頭,彷彿腦袋被雷打到一樣,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太好了,尤彌爾,」尤彌爾看見希斯特利亞艱難地開口,「大好了。」


直到此時,尤彌爾回過神來,想起眼前的人是希斯特利亞,是自己生存的唯一意義,而現在兩人所在的位置是戰場,砲彈橫飛、槍林彈雨,連巨人也得殞命的戰場。


「……尤彌爾?」


「我決不會再讓妳暴露於任何危險之中了。」尤彌爾道,接著用力一咬手臂,再次化身為『顎』,「走,吧。」她以巨人張滿尖牙的嘴對希斯特利亞說。


這次應該算是尤彌爾英雄救美了?
不過帥不過三行,馬上就出包差點gg了
希斯特利亞對於尤彌爾來說到底是buff還是debuff呢~~~
因為CH3篇幅太常所以必須分成上下兩章,請大家直接接續下一章節!
謝謝大家,請多多指教!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