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少女与流星群

作者:Acoustic
更新时间:2018-12-16 21:36
点击:461
章节字数:518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从城镇废墟沿着零二熟悉的路径返回,虽然中途就碰到了正焦头烂额急着找莓的五郎一众,但零二却完全忘了原本自己所想,把这的小不点丢给什么别的人,也没注意到包括广在内大部分人的惊讶表情。她不做多想,其余的13部队成员却不然,由高而下经过蜿蜒的石阶路时,零二抱着心跳不减的莓在青苔满布,树根横亘的坡路上轻盈地下行,身后的一众人却暂时刻意放慢脚步,在夕阳所不太能透过的阴暗丛林中小声交谈。

「广,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未来对面前的景象百思不得其解,也正好顺应了大部分人的想法直接将问题抛给了广。

「那两个人,一时都是水火之势来着。」,满也难得对此产生了一定的好奇。

「零二很温柔,并没有大家想的那么难接近。」,广其实也没什么头绪,但他同样也不会多想,只说出了自己认为的事实,「虽然什么也不说,可零二她大概确实记得上次被翠雀号救下的事情的,一定是一直想找个机会谢谢莓吧。」

「但是关键的当事人是完全不记得了的样子。」,五郎摸了摸鼻子。

「喂喂,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吧。」,纯位数双手抱着头,声音显得懒洋洋的。

「是哟,别想蒙混过关,广。」,未来附和着点点头,头上蓬松的团子上下晃动。

广尴尬而不失礼数地笑笑:「蒙混……我一点也没有这样的意思啊,大家不是这么想的吗?」

「我想不是哦,」,太一边注意着身侧心的步伐,一边说,「因为,是那个零二啊,被她一个劲粘着只有广,应该说我们这些人从一开始就对她一点也不了解,何况还是和莓,有点那个啊……是吧,心酱。」

「不是……我只是觉得……说到底争论这些也稍微有点……」,心显得恬静而弱气,她并没有想要参与这种话题的意思。

「心说的对。」,郁乃插嘴说,「从一开始就没有争论的必要,前几日的战斗大家都看在眼里,现在能这样玩耍就已经该谢天谢地了,这种无所谓的事情……应该说还是好事吧。」

郁乃的话像是施加了某种咒语,使得几人之间的气氛瞬间低迷下来,并隐隐带上了一点令人心悸的沉重,连呼吸也不甚自由。

「时机抓得真好。」,满看向阴暗的树林深处,挖苦道。

郁乃推了推眼镜。

「但是啊,广,零二这次没陪着你一起慢慢走,是不是有点寂寞啊,」,五郎见气氛不对劲,赶紧拉出了自己的好友用来活跃气氛,一把搂住广的肩膀将整个人的重量压了上去。

「住手,五郎,很危险——」,提醒归提醒,广并不真的反感这样。

「不否定呐。」,五郎爽朗地笑起来,「你这家伙——」

「别,啊——」

广一脚踩空,两人抱作一团骨碌碌滚了下去,幸好沿路杂草丛生并不十分硌人,但滚了几圈才分开停下的两人身上还是疼的紧,各自缩成一圈皱眉呻吟着,丝毫没有听见身前身后的笑声。

「两个笨蛋。」,看着滚到面前的广和五郎,莓低声说着,而后把视线抬高回头看向零二,「放下我吧。」

零二嘻笑一声,似乎是对莓的想法心知肚明,并不十分在意那叫苦的二人,而是转身继续轻盈地向着海滩行进,用颇带调笑意味的语气说:「『ボクのDarling』可不是那么脆弱的人,还是你想被别人抱抱?」

莓埋头抿嘴,并没有收回手,脸再一次不争气地红透了,双颊鼓起,几番欲言又止,最后只有短短四个音节飘出嘴巴:「『最低』(差劲)」

对再一次出乎了自己预料的短发少女,零二说不出的头疼。



夜晚,预定的海边BBQ照常展开,五郎虽然向指挥部报告了有关莓的状况,但并没有得到明确的指示,显然『大人们』是打算今天一天都不掺和进『孩子们』的时间。

「五郎,我说了现在已经好多了。」,莓看着依旧有些忧虑的五郎,有些担心这难得的烧烤都要被整得失去味道了。

「看啊,都可以走了。」,为了证明自己已无大碍,莓刚要试着从嵌入沙地的木桩上硬撑着单脚站起,五郎就一把把她按回原位,严肃的声音透着关切:「别闹了。」

莓看着对方认真的凝视,放弃了尝试。

「不过,这些东西还真是趁着我们离开的时候准备好了的。」,郁乃躲过飞奔向烤架的纯位数和太,看着莓和五郎围坐的火堆,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说道,「……莓,你要吃什么,我和五郎帮你准备一下吧。」

莓闻言急忙摆手:「不,不用,我也一起过去。」

「不行的吧。」,郁乃微笑着单手叉腰。

「不行啊。」,五郎也应和着咧嘴。

两人很快就回来,把盘子递给莓便不多打扰,各自取食去了。

「……」,莓看着摆在身前的餐盘,里面几乎都是串好烤熟的蔬菜,「那两个家伙,绝对是故意的,这不全是蔬菜吗。」

她背靠火堆坐着,看着不远处热热闹闹围在烤架边吃喝的一众人。火光缭绕下的温度十分适宜,她一瞬间感觉到了好似有隔了一百年没品尝过的安宁。结果下午的时候零二还是抱着她一路到了海边,虽然从中途开始莓就多少能感觉到腿部渐渐恢复知觉,但零二一点也没有听从她建议的意思。

「还被广看见了……真是,那家伙……」,想着下午大家看她和零二的眼神,那好不容易感觉到的一点儿安宁又消失不见了。

「什么被Darling看见了?」

「呀!」,莓猛地抬头就看到了那张写满了兴致的靓丽面孔,在火光的照耀下显得十分灵动,祖母绿的双瞳被渲染成十足的温和。

「没什么。」,莓放下手里的烤叉,躲闪着零二的眼睛。她原先就觉得面前的少女实在太难应付,现在慢慢已经开始把她划进『天敌』的范畴,连一搏的可能性都没有。盯着手里的食物,莓鼓起勇气对上零二的双眼,将还没动过的有荤腥的一串递给零二:「给,零二,还没吃吧。」

刚来到海滩没多久,这粉发的少女就跑去游泳了,搞得五郎以为又丢了一人。但实际上零二是打过报告的,虽然是对广。

「呐,什么被Darling看见了?」,她直起身板,接过莓手中的烤串三两下吃干抹净,灵动的五官闪烁出比方才更高昂的兴致。

莓低头沉默了一小会,而后小声说:「和你没关系吧。」

「欸……真无聊。」,零二直起身子,重新带上了明显的威压的气势。她对无聊的事情毫无兴致,就两三步跑出去自顾自找事情做了。

「无聊……」,莓放下餐盘,抬头看了看星辰璀璨的无月之空。

无聊的话……就别擅自把人抱下来啊,这个白痴!


之后,BBQ顺利结束,时间也不早了,早就习惯了规定时间就寝的一众人围坐着聊了一会儿下午意外发现的『人类遗迹』便准备休息。

期间五郎还作为代表象征性地欢迎了广和零二正式加入13部队,尽管主角之一的粉发少女整个过程里都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夜晚的海面上薄雾弥漫,莓总有一种什么会突然从雾中窜出来的既视感。篝火已经熄了,方才的饭后交谈显然是最近以来所有人最畅所欲言的一次,也自然是最累的一次。等惯例的睡眠时间一到,海滩彻底被黑夜所吞并,大部分人也进入了休息的状态。

莓之所以睡不着,是因为最近一到夜晚,右腿受伤的地方就格外地疼。早在诊疗的过程中,七姐就告诉她那次触发惊狂模式后的重伤对她的身体造成了极大负担。不像零二,她并不『特殊』,因而包括骨骼,肌肉以及神经在内的很多组织都留下了难以查明的『后遗症』,或者会随着时间慢慢自愈,但要多久,谁也不知道。

下午误认零二的那意外也是因为这。

今天似乎是因为活动量太大,疼痛也加剧了许多。

「药,药……」,实在忍受不了这疼痛,莓从睡袋里爬起,拄着备用拐杖慢慢绕过叠罗汉的纯位数和太,睡得不太安稳的广,五郎,还有睡姿极其端正的其余三人,走到自己的行李包前,翻找着里面的小瓶。

「没带……也是啊,毕竟没想过会疼的这么厉害……明明之前都还好的。」,三番寻找一无所获,莓叹了一口气,抹了抹额头的冷汗,一步一挪离开篝火附近,决定找个浅水区泡一泡脚来止痛。热水没法指望,莓只希望能让自己冷静下来,好熬过这一夜。

小腿上的包扎不能沾水,因而涨潮的沙滩并不是最好的选择。莓一边费力地向前走,一边沿着海岸寻找一个天然的『坐台』,既然有海蚀崖,那么被冲刷平整的礁石应该也会有。

夜色浓郁,夜雾正渐渐散去,原本藏在雾后的天际附近的星辰全部都可以收入眼底。头顶的银河闪烁着密集的微光,海滩上的砂砾反射着这微光,被漫天的『萤火虫』照出了一种雪夜的既视感,与同样带着点点波光的海面同辉。

很美,很美,但是……


『最坏的情况,015,你就没办法再驾驶FRANXX了。』,八冷淡的声音在她脑海里响起,『虽然可能性很低,不过你是知道的,FRANXX与雌式共享意识,雌式的行动有所——』

『别说了,还不是决定事件呢。』,七姐阻止了八的话,摸着一脸震惊,还未察觉自己已流了泪的莓的头,『015,放宽心,你不会有事的。』


没事的,因为疼,所以没事。

莓一路走一路寻,最终将目光锁定在这片海滩的边缘,与海蚀崖和大海共同交汇的地方。那里有成片的平坦礁石,一部分错开了涨潮的方向,因而海浪只是轻柔的冲刷,连浪花也不曾高高跃起。

快步走过去,莓小心翼翼地借着星光渡到正好适合她坐下,并且海水刚好淹没脚踝的角落——或者说适合她腿长的地方。像是被抽干了所有气力一样,莓扔掉手里的拐杖,滑坐在礁石边缘,双脚落入水中。

温凉的刺激包裹着双脚,顺着皮肤骨血蔓延而上,直至将这流动的沁凉送至全身上下每一个神经元。莓感受着自己的热量渐渐脱离身体,蔓延进海水而后一瞬无影无踪,仿佛一并抽去了疼痛,连冷汗也被毛孔重新汲取,裹挟着惬意的夜的海风的味道。伤处终究还是疼的,但这一瞬间,被夜色和疲劳的意识所凸显的钝刀磨剐感渐渐清晰而细腻,精神负担也就轻松了许多。

有那么一小会,莓觉得自己是整个人都泡在能呼吸的含氧水中的。她闭着眼睛呼吸着这沁人心脾的咸湿空气,直到脚部的肌肤感受到了海水除涨落之外的另一种奇妙波动。

生物?鱼——

「零二?!!——」,莓刚睁开眼,就吓得叫出声来。

在一片波光闪闪之中凫水的,那粉发长角的少女,正以她一贯的天生傲气的兴味表情看过来。夜色像是无法降临在她身上一般,显得格外明亮,透湿的刘海不断滴落晶莹的水滴,紧致的泳衣包裹着她凹凸有致的身躯,在水面以下若隐若现。

「『ボク』有那么可怕吗?」,零二翻转身躯面向大海,像是能够靠在水面上似的惬意的闭上眼,感受着什么一般,「每一次都吓成这样,015。」

「那就不要莫名其妙地从莫名其妙的——」,莓皱起眉,她还想抱怨呢!

「——像怪物么?」,她依旧闭着眼。

「是啊,」,莓鼓起脸颊,丝毫没在意零二表情一瞬间的凝固,「我所见过的人里第一像的,还长着角……」

「看不惯?」

「与其这么说……」,莓抱住自己的手臂,低头看着左脚轻轻踢碎海面的星星,想起了此刻躺在自己行李包里的绘本,里面的公主也是有角的,并且……她抬起头,捕捉到了一丝光亮划过天际,眯起眼,不自觉地说道:「那双角里是不是有什么『魔法』……之类的,只要咏唱什么『咒文』,就能让别人……不可能吧。」

「你,好有趣。」,零二笑着转过身,晶莹的水花围绕着她洒出一重堪比星河的光辉,这星辰的『公主』明显十分满意,根本没有在意自己是不是露出了那两对尖利的,绝不可能属于人类的『犬牙』。

若莓看见了这四颗牙齿,或者会产生一点动摇。可她看见了什么更加有吸引力的事物,自从刚才瞥见那不易捕捉的一丝划过天际的光亮,她便开始仔细地寻找,直到苍穹上降下由天际一侧到天际另一侧的——

「——零二,流星雨——」

可是当她下移视线寻找那靓丽的『星之公主』时,水面只剩下一片涟漪。

「这里。」,零二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莓抬起头,方才那还静静停留于水中的少女不知何时已经爬上了不远处露出海面的四四方方的礁石——或者说人为的『浅海』与『深海』的阻隔物。她以一种莓觉得应该称之为『女王』一般的坐姿,渴望天空的姿态与神色,静静地看着划过天穹的流星群。

那些流星受引力的拉扯,拖着长长的大尾巴,以坠落陨灭的方式演绎着最美丽的『飞翔』,极其安静却又比海潮还要喧嚣,在少有人注意的某一刻毁灭,比一切同样生而赴死的,渴望绚烂的,追求极致的都要美丽。


——如某种脆弱却坚强的生命一般闪烁着温柔的光。


如果,如果有人以这种方式燃烧生命,在所有碰巧看到的人的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记。


——那么,莓觉得,对其许下的愿望永不熄灭。


「呐,零二——」,莓朝着那仰望天空,或许总有一天会振翅高飞的少女说,「——许个愿怎么样?广说过,对流星许愿,一定会成功的。」

「用不着。」,零二保持着高傲的姿态,身后映着万千星辰,和降落陨灭的光雨。

流星雨持续的时间很短,但又仿佛持续了一个世纪。

莓不知怎的,很希望在这一刻可以有个人问她许了什么愿,她可以笑着说「保密」。这种心情或者有些类似很久之前——其实也并不久——在花园里向同龄的『孩子们』展示新玩偶的那一点奇特的自豪。

「你许了什么愿?」

「欸?」,莓惊讶地看着像是瞬间移动一般再次出现在海面上的少女,「……说出来不会实现的。」

「……想和广在一起?」

「笨,笨蛋,谁会许那样的愿……」,莓含糊其辞,那种愿望许了也不会说啊。

「嗯——那你说。」

莓难以置信地看着零二,好气又好笑,便随便说道:「当然是希望你能作为13部队的一员,成为所有人值得信赖的好伙伴喽。」

可零二却一瞬自嘲般地笑了笑:「这样啊……还挺无聊的。」

没意思就别问啊!这个笨蛋。莓在心里暗暗诅咒着,而后静静地注视零二那姣好面容上几乎比海风还要清冷的孤寂表情。

到底……掩藏着什么呢?

莓对此毫无头绪,也并不急于探求。

……就是在意得不得了。


很短,比起之前两章的万字擦边球少了很多。
其实写起来蛮纠结,因为流星雨这一幕原作中就是莓确认自己对广心意的一幕。
就算没有广,单对莓来讲个人也不想草草了事,正好也就利用这一幕打消零二的一点顾虑。熟悉原作的同学应该知道零二和莓的矛盾主要就是莓不把零二当人(其实零二也不把自己当人。)
主要就是服务这一点。
(……日更真的蛮难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realsoul
realsoul 在 2018/12/15 14:12 发表

原本甜甜的怎麼忽然就來了一個流星的FLAG
是說這裡的流星有在影射02或是廣嗎?還是莓在影射自己呢?
這種燃燒生命的flag實在很玻璃渣QQ
需要糖分補給QQ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