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海边/绘本

作者:Acoustic
更新时间:2018-12-13 21:07
点击:1477
章节字数:882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莓看着一众只穿着泳衣,在浅滩嬉戏玩闹的少男少女,抱着拐杖坐在遮阳伞的阴凉里,发出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不能下水也就算了,为什么连制服也不能换下来,难不成没收泳衣也是七姐的惩罚之一吗……

「队长,这么丧气会传染给队员的。」,郁乃盯着手中的书本,推推眼镜对莓说道。

「不,应该是『原』队长才对吧。」,和郁乃一样死脑筋的闷骚男满直接又呛了莓一口,或者他其实是在挑郁乃的刺,但莓自己被当枪使了。说到底,郁乃孤僻一点也就算了,莓想不明白满怎么也待在这里无所事事。

「原?」,郁乃停止了翻书的动作,似乎对于满的意思并不十分明了。

「现在的队长暂时由五郎担任,」,莓带着丧气的口吻说,「七姐和八的意思是,在我『好好反省』之后,再考虑返还职位……但是『好好反省』不代表一个接一个的惩罚吧……」说到后面,莓的声音就低了下去,不自觉地鼓起腮帮子,用手戳着身下的垫布泄愤。

郁乃轻笑了一下,莓正要用怨念的眼神看过去,就听得她说:「能活下来已经是万幸了,惩罚一下,也该让你知道自己的性命不是用来玩的。」

说罢她点了点莓头上的伤处,那里今早才去掉纱布。

「疼—」,莓赶紧抱头蹲防。

当初莓从翠雀里被救出的时候,浑身是血气息微弱,几乎可以说是奄奄一息了,若非五郎的抢救及时,她什么时候虚脱而死都不奇怪。也多亏了翠雀号坚实外壳的保护,除去有些裂痕的肋骨的腰椎和一部分的内出血,莓身上最大的伤处只剩下右腿的骨折,需要的恢复期更长一些,因而现在还在拄着拐杖。即便现在还是伤痕累累的模样,但她恢复得确实也算得上快的,甚至让人怀疑她的基础代谢率。

但相对的,翠雀也到了散架的边缘,现在还在修理中。

相比之下,该是受了更多伤害的零二和广倒是很快就活蹦乱跳的,连鹤望兰经过少许调整就焕然一新,简直难以置信。

——实际上,这些都是莓从五郎那里听来的,她本人其实完全不记得之前把五郎『赶出』翠雀之后一段时间内的许多事,回过神来的时候正被Gutenberg级狠狠地用脚踩,应该说是最糟糕的苏醒方式。

「我去走走……有什么需要报告的事就给五郎说好了,那家伙很好说话的吧。」,说着莓借着拐杖吃力地晃悠站起,走进了烈日之下。郁乃看着原本就是队里最矮小的身躯此刻又缩了一截,连走路都不稳,心里不是滋味。

但她对于莓的要强性格也一清二楚,因而很快放弃了与这个小小队长同行的想法。

莓并不是真的想要出去走走或者如何,只是坐在那一小片安逸的阴凉里,她的视线总会游离到在海水稍深一些处卿卿我我的广和零二身上。她离得很远,就算盯上一天估计也不会被发现。但那两人离得实在太近,不止物理上的距离。莓觉得自从几日前的大战过后,那两人似乎愈发亲近了,今天早上也是,零二竟然坐在广的腿上用浇满了人造蜂蜜的面包喂食。

——好吧,莓知道这不是头一次了,或者说每天早上都能看见。

关键是,广竟然没有像往常一样拘谨脸红,而是毫不在意地,美滋滋地吃下了那简直属于卡路里炸弹的玩意。

莓只是看着就觉得接受不能的东西,广吃得面不改色。

真是被零二勾了魂了!为什么啊!?要得多亲近才能到这种程度啊?!

想着想着,莓差点把手里的拐杖摔到一边去,而整个过程里郁乃就在旁边默默看着,刚才也是,一点点丧气就被察觉,还被满拿来说事——

——所以说男生啊!

所以不得已,莓只能逃开。

但是……广还活着,就是最好的吧。

嗯,这样就足够了。

莓呼吸着稍稍有些灼热的带着咸味的海风,感受着脚下咯吱咯吱响的粗细砂砾,决定怎么也得好好享受一下难得的休假。她是清楚的,前日的战斗在13部队全员的心里都留下了一时半会无法消除的不安和紧绷,刚到沙滩的时候也是,五郎还因为过分担心她而不愿意去玩,其余人也过了好一会才放开。

不过也难怪,这风景与他们所习惯的『日常』相差过远,不是飘飘然就是难以置信——除了广和零二,那俩实在是……实在是……飘得离谱!

……但是,总归是不会有叫龙吧,这一天之后,又是什么时候死掉都不奇怪的『一如既往的日子』。莓只是奇怪,为什么13部队会得到这样的待遇,单就莓是闻所未闻的。虽然问过七和八,但得到的『答案』根本不能称之为答案,显然决定权并非在他们手里。

总不至于上升到APE——人类最高统治机关——直属的范畴吧,可考虑到零二的『变数』,那长角的女孩现在也确实是归属了13种植园,贤人们直接插手也是不奇怪的事情。

不行不行,莓摇摇脑袋清空思绪,都决定要好好放松了的。

沿着海边慢慢地行走,莓注意到海蚀崖的下方长着些漂亮的花。大多都是淡紫色或白色,沿着崖壁连成一线,看多了也没什么特别。还是不要走太远吧,她想着,回头朝众人游玩的地方瞥了一眼,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她便看出了点不好的东西。

那海里的三个男生,怎么看都好像在色眯眯的瞧着岸上的几个女孩。

纯位数和太也就算了,怎么连五郎也好像对摔倒了的未来和心抱着很大的兴趣啊!

而广和零二……好像又是互诉衷肠的交心模样,隔这么远的灼热海风莓都能感觉到其满溢出的暧昧气氛。

不行,在这么下去13部队就分崩离析了。莓突然感觉到了名为责任的重压,身为队长——不,身为队长后补,这种气氛不好好纠正一下——

正要往回走,莓突然注意到了身边连片的海蚀崖的某个裂口。从她现在的角度可以清晰的看到其深处布满青苔的破损石阶,应该是很久之前的人造物。好奇的瞟了两眼,莓并没有十分放在心上。在叫龙出现之前,人类几乎都定居于陆地上,这片海滩不远处的海面上也有人造的隔离物隔离开深海和浅海,附近有人类遗迹并不奇怪。

这么想着,莓拄着拐杖走了两步。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在意得不得了。

莓舔了舔嘴唇,视线沿着石阶向上,一边透过层叠的绿意辨析其通向何方,一边想着些别的事情。

说起来……明显不算胜利的作战,为什么还有休假奖励呢?莓皱起眉,身为队长的她对任务完成率的评价有一套模糊的标准,也知道自己实际上比较斤斤计较。若是以她自己的判断,不关禁闭都是好的,绝对不比她苛刻的『大人们』到底在想什么?

特殊的评价标准?安慰?抚平心理阴影?是13部队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说到特殊,13部队确实有些和之前协同作战的26部队格格不入的地方,成员个性迥异过分,十个人的序号从code:002一直跳跃到code:666,连FRANXX的外表也不得不说和各雌式有些相似的部分……

之前的26部队相比之下整齐划一得可怕。

莓的脑海中突然敲响一记怪异的钟声,说不定这次的休假也是有别的考虑?

下意识地,她面朝那石阶走去。

如果是广的话,一定会闷声不响地一个人跑过去吧。

只是,毫无疑问,从那往上显然就脱离了一队人规定好的活动范畴,也就是有保证的安全区域,难以言说其中是否会有危害人身安全的东西。

莓抿了抿嘴唇,回首看了一眼依旧气氛暧昧的广和零二,还有正观察着的和被观察着的其余队员,决定由早就脱离了人群的自己先去探路。

出了海滩,穿过阴暗的海蚀崖裂缝,长长的石阶曲折蜿蜒,间或中断,被草木淹没,暂时望不到头。石阶两旁是茂密的树林,高大的热带树木比围绕着槲寄生——种植园中驾驶员的生活区域——的人造丛林更透着某种鲜活的味道,而比起时常能见到,种植园外的一片荒凉就简直像是天堂。

连这种带着某些不明气息的空气也如此清新。

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冠零散破碎地落在前进的道路上,拄着拐杖一阶一阶缓缓向上,莓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吃力。海风渡不到这里,因而时间仿佛静止一般,就算流淌那也是完全察觉不到的速度。小心翼翼地走了有将近一刻钟,莓才望见了石阶的尽头,而来时的入口早已不知撇在了身后不知哪个方位。

稍稍有点紧张。莓放缓速度恢复体力,努力平复内心的躁动,探出了丛林的庇护。

她眼前的是一片形容成『废墟』也不为过的,曾是人类聚集区的成片建筑物。破损的老旧房屋,尖顶或平顶,红瓦或水泥,院墙和门窗,阳台和阁楼……这些房屋大多都缺失了一部分,应该是在大战初期遭到的毁灭,因而都能看到其中的一部分构造。莓咽了咽口水,止住了回去报告的念头,决定再往前走一走再决定需不需要将这发现告诉众人。

歪倒的电线杆,道路转角一片模糊的广角镜,蝴蝶围绕的废弃车辆,被绿意淹没的旧世纪的战斗兵器……

越往前走,莓觉得,将这里称为废墟似乎并不十分合适。居住在13移动都市的旅程里,她曾见过被叫龙毁灭了的移动都市,袅袅黑烟升起,带着死亡的暗影的寂静,是『什么也没有剩下』的『终结』。而反观这百年前的废墟,杂草遍布,听得见些许属于小型生物的动静,被炸断了的墙壁之上爬满了翠绿的草叶,花朵生于缺失的阁楼之上。

莓看着周围的环境,心情慢慢恢复了原先的平静,不知不觉已经前进了相当远。

稍微,稍微再往前走走吧。

沿着长满杂草的无一处完好的『街道』向前,莓左右打量着这些废弃的房屋,旧世纪临街属于『店面』的这些屋子大多都是玻璃门,虽然几乎都破损并且积满了灰尘,却遮掩不住原先的人类的『痕迹』。依稀画着人像或某些『商品』的纸张贴在这些『店面』的门口,少数没有破损的墙壁,橱窗上。腐朽的木质桌椅,摆着破烂玩偶的货架,布料损毁褪色的衣架,还有——

「这是……音像店么。」,莓抬头,自己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被高大雨棚遮盖的一小片街区,而吸引了自己注意的,是半落下的卷帘门后保存完好的玻璃推拉门上的纸张。推拉门后是整齐的灰暗的货架,上面摆满了塑料壳保存的『音像制品』。

依稀看得出来,纸张上是两个嘴对嘴亲吻的人,莓觉得这应该是『电影』的『宣传海报』,旧世纪电影种类繁杂,她隐约觉得这海报上的电影的故事大概和广与零二的故事相仿,毕竟还用『艺术字』写着『キスの鼓動』(接吻的心跳)。

下意识地,莓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Kiss……么……喜欢是什么样的感觉……?」,莓接着摇摇头。她虽然差点和广亲吻,但刚才的想法里是那个长角少女和广而非她和广,是有原因的。虽然不想承认,但广不再受蛊惑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因而,她的机会也为零。

机会?莓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难道自己还真想来一次吗?!

「你这白痴!」,她数落了自己一句,而后一瘸一拐略显滑稽地大踏步走开了。

谁会想要做那种事情啊!

闷头走了几步,莓转而把注意力放在了一家像是『书店』的门店。与刚才的音像店不同,这书店虽在街道的深处,破坏却相当严重,内部的书籍保存得十分糟糕。莓并不是喜欢看书的人,或者说槲寄生里本就没几本书好看。『大人们』从他们小时候就严格限制这方面的读物,除去专业性科学类书籍——大部分还是电子读物——他们所能接触的『描述故事』的书籍最多也摆不满一个书架。

如果是郁乃的话,大概会进去瞧一瞧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莓拄着拐杖一步一挪拐进了阴暗笼罩的店铺。店铺内货架不少,空的占了大半,地上也都是散落的纸张,加之灰尘堆积得厉害,她每走一步都会踢起一片片尘雾,不时还会剐蹭掉货架上的灰尘。莓身材矮小,没多久这刺激性极强的烟尘就升腾到她的鼻子的高度,引得她一阵喷嚏,于是灰尘就越来越多。

「真是的……搞什么。」,莓抱怨,而后立刻决定出去。

刚转身,那只完好的脚就踢在从货架底端突出来的,什么坚硬的东西上,本就等同于一条腿走路的莓一下子失去平衡,整个人向前扑倒,狠狠地砸在满是灰尘的地面上。

肋骨钻心的疼。

「好疼……」,莓呻吟着翻过身,吐着嘴里的尘土。捂着胸口喘息了一会,觉得肋骨并没有再次裂开,才靠着货架慢慢地爬起来——

——然后腰就硌在刚才那突出的硬物上。

莓捂着腰也不是,捂着胸口也不是,捂着口鼻也不是,面孔扭曲起来,好一会才缓过来。

真是,糟透了。

「什么东西……」,莓忿忿抽出那硬物,「……绘本?」



那是一个,写着有关魔物公主和人类王子的故事的绘本。

魔物的公主在16岁成年后第一次凭借背上的巨大翅膀,离开魔族生活的漆黑森林,到达了远方的人类之国,并对人类的王子一见钟情。

由于魔物与人无法结合,公主求助于森林中的魔女,献祭翅膀得到了成为人类的魔法,也被刻上了早晚会失去幸福的诅咒。

机缘巧合,公主在沙漠救下了被毒蛇咬伤的王子,王子为感恩面前的动人女子,向她求婚,并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婚礼上,两人交换了戒指,以誓约之吻的形式许下了永不分离的誓言。之后,两人度过了一段幸福而快乐的甜蜜时光,公主幸福至极,握着王子的手说——

——「不要离开我唷,Darling。」

可诅咒在某一天夜晚终于降临,公主经历了如梦如幻的爱情的至上幸福,因而变成了难以描述的丑陋至极的怪物,背后也同时长出了黑色的巨大翅膀。她惊恐无比,耳边是魔女的声音,告诉她只要杀了王子,就可以重返原来身为魔物的样子。

公主害怕极了,她不想自己变成如此丑陋可怖的模样,同时也不想杀了自己的爱人。可面前沉睡的王子却因为异动突然苏醒,他看着她的双眼充满了惊恐。

——「为什么这么看着我,我是你的爱人啊——」

可公主出口的并非人类的语言,王子惊惧之下,逃下了床,拿起墙壁上的长剑,想也不想就向着这可怕的怪物砍去。

「——我的爱人去哪了,把她还给我——」,王子的声音不住颤抖,可此刻的公主也听不懂,只以为是她爱人的叫骂。

公主受了重伤,可她并不怨恨王子,她心灰意冷,渐渐绝望。

——只要变回原来的样子,他就会继续对我温柔吧。

五感渐渐迟钝,难分善恶的公主产生了执念,伸出长长的爪子,不费吹灰之力就夺走了王子的性命。

王子死了,公主变成了原先的模样。但她受的伤并没有消失,那可怖的,她爱人给予她的伤口对于解除了诅咒的公主来说是致命的,同样轻而易举地夺走了她的生命。

于是第二天,人们在王子和公主的屋子里,找到了死去的依偎在一起的两人。

——以及一地的漆黑羽毛。

To be continued.


莓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绘本,有点后悔自己手贱翻开这玩意看了。若说前半部分,她还真有点讨厌的既视感,毕竟这里面所绘的魔物公主头上是长着角的,隐隐约约竟有点神似她认识的某个讨厌的家伙。

「还是太在意那两人了吧,」,莓挣扎着从地上站起,又翻回前面看了看公主的画像,「说到底这一点也不像啊……」,头发也不粉,眼睛也不是绿色的,零二更不可能在什么地方长着看不见的翅膀……

「哈……一边去一边去……」,莓抬起头眨眨眼驱赶着盘旋在头顶的杂念,「不在意不在意。」

——而后就开始在周围翻找起这绘本的后续,连扬起的一屋子尘埃也没法对她造成影响。

但直到太阳将要落山,莓也没找到那绘本的后续。

「哈……」,莓一脸丧气地走出了尘雾弥漫的书店,用没舍得扔掉的绘本拍打着身上的灰尘,一个劲地想要叹气。

「回去吧,估计五郎他们又在担心了。」,莓抹了抹脸上的灰尘,跟随着自己的影子沿来时的路漫步。日暮时分的深红阳光从后方洒下,错过高大的雨棚铺满了整片静谧的街道。带着点血的感觉,视野变成说不出的摇晃朦胧,却带着让人慵懒的魔力。

毫无预兆地,莓听到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声。

慢慢回过头,除了随风而动的街角杂草和破烂遮阳棚布,连点奇怪的影子也没有。

「哈……」,莓确定自己受点伤之后都有点神经质了,扭过头,再一次注意到了那音像店前贴着的『亲吻』的『电影海报』。

说起来,绘本里也有那个『亲吻』来着,还是表达『喜欢』,或者说上升到更高层面——爱(?)——的方式,又说是许诺誓言……

真的那么神奇吗?

不自觉地,她第二次为此驻足,因夕阳和疲惫而混沌的视野里浮现出一些幻象——

——「嗯嗯,不思议的东西呢。」

——还有幻听。

不知怎的,莓隐约辨析出了那幻象中的自己,似乎还是年幼的模样,面前是一个……一个深红肤色的,和自己般大的……长着——

「不问问是——」

「呀—」,莓失声轻叫,剧烈的疼痛伴随着挤压般的排斥感在她的脑海中炸裂,无数的影像在一瞬间哗啦哗啦破碎成无数片。视野里的一切都霎时变成纯白的空无一物,一瞬间形成一种类似条件反射的意识——那是『禁忌之物』,那是『绝对不可触及』的『虚假』。

这『疼痛』,这『制止』,实是一种『保护』。

「等等等等,你这反应也太大了吧,真是搞笑……」

疼痛只是短短的片刻,莓一手努力稳住拐杖,捂着不甚清醒的脑袋直起身,就在玻璃门上看见了自己,和另一个头上长着角的粉发少女的倒影。莓眯起眼睛,歪过头,看着有些灰头土脸的『自己』,摸了摸耳边的发卡。

「哇,好差的表情,不能让广看见……」,莓凑近一点,想要抹拭掉脸上的污迹,奈何天色实在有点太晚,下巴附近的灰尘和自然阴影混在一起,看都看不清晰。这时候,她视线上瞥,终于在意起从刚才开始就在那里的,表情明写着兴致盎然的绿瞳少女。

刚才的疼痛让她有些意识混沌,加上曾被警告过可能会出现幻觉,她也没做多想。

犹豫了一瞬,她认为自己就是再放松,也是个各项测评都优秀的优等生,即便是零二也不可能这么轻易就绕了她的后。所以,她当即排除了身后站着真人的选项,第一个念头便是回去之后一定要拜托七姐再给自己做一遍检查。

「又是幻觉吗……」,莓自言自语着,「但是,仔细看看……难怪广那家伙魂都飞了……」

那『幻象』闻此捂唇轻笑,倒是和本人一样的嚣张。

「可是……有点奇怪的感觉……好像……」,莓的头再一次传来轻微的疼痛。直觉告诉她不要再继续多想,但不自觉地,手指已经抚上了那冰冷的积着尘埃的玻璃,手指下方是零二那张一瞬间尴尬起来的脸。

「欸……这什么?」,莓笑逐颜开,那家伙可从来没这样过,「呵呵……」。轻笑两声,莓用手指摸挲着那奇怪的表情,心情莫名地好了起来。脱下了红色戎装的粉发少女稍稍显得容易亲近了一些,若她还是那般全身上下透着浓浓的高傲,和煞气,即便是幻觉,莓也不认为自己会这么放松。

「嗯——比起那种东西,给你摸摸真的怎么样?」,戏弄般的声音响起,莓看见一只手从自己的背后伸出,缓缓覆上自己的小臂,那是属于少女的光洁,柔软的肌肤。

「欸欸欸欸——」,反应过来的莓瞬间清醒,同时红透了脸,向一边跳开却忘了身体上的不便,一下子摔坐在地上。但疼的却不光是臀部,腰椎也跟着传来了酸疼刺疼相间的不详感受。

这都什么跟什么,真是尴尬至极,莓一瞬连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可眼下的她连疼都管不上,却是指向一脸兴味嘻笑着的,身着泳装的零二大声喊着:「你,你——你什么时候——」

这问题她问出口就觉得自己实在是脑子出了问题,明明是自己在一直无视对方。

「这么差的表情不能让……」

「STOP STOP——」,莓的脸更红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零二显然高兴坏了,她居高临下看着几近缩成一团的莓,然后俯身靠近,注视着那张面向一边自顾自害羞还生闷气的通红面庞,竟有点觉得这个过分小巧的,对自己的『Darling』图谋不轨——虽然绝对不可能得逞——的家伙『可爱』,光是看着她这么慌张的表情就好像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

「那个啊,莓——」,零二撑着双膝俯身问,「——啊,叫你莓可以吧,还是说『原队长』——」

「我一点也不想被你——」,莓轻声反抗。

「——那个啊,亲吻这种事情,对你来说还太早,最好别又出现更奇怪的想法。」,零二发出戏谑的笑声,「比起这个,还是快点跟我走吧,别人都担心死了。」

甩了甩头发,她背起双手,头也不回地背对着莓缓步走开。可走了没两步,身后就传来细若蚊吟的请求声,带着些许怨气,别扭和羞涩的情绪:

「零……二,能,能帮帮忙……吗?」

零二回过头去,背对着夕阳的短发的娇小少女瘫坐在地上,面孔垂下陷入阴影,目光瞥向一边,却清晰地能看到那眼中光彩流转莹莹闪烁。她双手紧握身侧的脏兮兮的裙摆,纤细的双腿以一般人绝对会感到难受的姿势摆着。

「欸?13部队最嚣张的——」

「我是说……我的腿,好像动不了了……」,莓说完就咬紧双唇,从被自己摔断了的中空拐杖上收回视线,「……算了,我会自己想办法回去的。」

啧……零二挠挠头,好像恶作剧过头了。她露出了苦恼的表情,但总不可能就这么把莓放在这里置之不理。犹豫了一会,她决定先扛着这家伙去找其他在搜寻中的人,再扔给他们就好了。

既然曾经是队长,被人搀扶的人缘总该还是有的。

「来吧。」,零二回到莓身前,向她伸出一只手。

可莓这时候因为一瞬间的服软而有些自我厌恶,紧攥的手松开了不假,却是犹疑着抚弄起耳边的发卡和颈边的碎发。

「我不会再说第二遍。」,居高临下的零二轻轻垂下手,若莓还是不领情,她可就真的要离开了。

莓知道零二一定是说道做到的,只好暂时放下了小脾气,伸出手说:「……麻烦你了。」

「哼——,你这样的地方,我不讨厌——」

双手交握的瞬间,一股轻微的电流划过零二的脑海。

好像,在哪里……

不,一定在哪里——

零二定定地注视着那交握的双手,竟不着边地想起了此刻正和五郎在废墟另一边找寻这个麻烦又嚣张少女的『Darling』。仅仅这一次的握手,她就产生了一种极其怪异的既视感,比起和『Darling』牵手的感觉更像是久别重逢。

难道说这个『孩子』也——

「零二?我手酸了。」,见零二紧抓着自己的手不放,莓的脸颊轻微鼓起,「你要握到什么时候。」

零二不予以理会,略略使力便将颓坐于地的莓拉起,一手揽肩扛到身侧。这娇小女孩轻得可怕,也实在有些袖珍,零二不得不屈身将腰弯成一个极其容易疲累的角度才能让她双脚着地。虽然累,但零二好歹还是记得之前『算是被救了一命』的恩情,并不打算多抱怨什么。

「身高再长高一点会更好哦,体重也是。」,她只说了这一句。

「啰嗦……」,蓝短发少女有气无力地反驳。

保持着这谁都吃力不讨好的姿势,只向前走了两步,粉发少女就忘了自己刚才的『宽容』而烦躁起来,甩开莓的手,在对方的惊疑中拦腰将其抱起,一手扶着细瘦的后背,一手托起纤细的双膝。

完美的公主抱。

零二这么做一半是的确嫌麻烦,一半则是因为想要看看这嚣张的小不点究竟能别扭到什么程度。

可是她现在很后悔。

莓不光一反常态什么也没多说,竟还羞怯着靠近了零二的身体这一侧,把通红的面孔埋进对方身下的阴影,静静地不发出一点动静。那细小的双手紧握在她身前略有些颤抖,看得出莓的心里大概是在经历一场极其惨烈的战争。

而战争的结果,便是这娇小的少女又向着零二靠近了一分,采取了对方不容易感到疲劳的姿势——像个真正的『孩子』一样,手轻轻抬高,搭在唯一可依靠的,比她宽阔许多的肩膀上。

零二不自在地咂着嘴游移着视线,却不免在意起怀中的小人。四目相对,莓抿紧嘴唇,那双郝然之意满满的眼瞳愈发令人怜爱,带着羞怯的意味扑闪扑闪,像是在询问:「这样会不会很辛苦?」

对此,零二只能保持沉默。

啊啊,真是糟糕至极的奇怪事态。


www,总觉得莓已经被我写成OOC了……
那么这一篇对应原作第7话,魔改的部分是绘本,以及莓和零二的大量互动。
其实也不算ooc吧,我一直觉得不排斥(有点在意)零二的莓如果和同样在意莓的零二互动起来就应该是这样的感觉。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realsoul
realsoul 在 2018/12/13 15:43 发表

發現02是真人的時候我笑得合不攏嘴XDDD
繪本被改編了呢,有點害怕繪本裡被殺死的王子到底是在隱射誰?原版的繪本王子是在隱射廣,但是王子沒有死;這一版本如果是在隱射莓,那......那......是不是不太妙啊QQ
求作者在遙遠的結局要發糖啊~~DITF的劇情向百合已經很少了,要是還不發糖太可惜啦QQ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