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所谓『清淡的日子』

作者:Acoustic
更新时间:2018-12-18 20:52
点击:462
章节字数:953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和男生划清界限?为什么?」,莓看着一脸坚决的未来,「郁乃和心也这么想吗?」

郁乃抱着双臂做出一副思索的样子,然后半是点头半是摇头地晃了晃脑袋。心则好似很苦恼的样子,最后却似乎是考虑了未来的心情,看着那红发少女点了点头。

而莓最终在听闻事件经过之后,拍桌道:「赞成。」

男生,实在是,实在是……不知羞耻!

于是,莓现在站在贴在地上的胶带纸——将驾驶员生活区按宿舍位置分成两半的分隔线前,和另三名女生一同怒视着胶带纸另一侧的五个男生。虽然这分隔线完全是按照女生自己的意见划定的,但鉴于未来的证词,莓认为,就算把划给男生的区域只留下宿舍和到食堂的一段距离也不为过。

「……广,事情是真的吧。」,莓抱着双臂。

「事情……是?」,广似乎有些摸不清状况。

莓皱起眉:「那就由我来说,未来,要是我有说错的地方尽管补充。」

未来点头,同时以一种极其带有威吓的眼神看向有些蠢蠢欲动的纯位数。

「敢跨过来就试试看啊——」,被她恫吓的纯位数脸都白了,「可不会简单算了——」

「今天,除翠雀以外的其余各FRANXX迎战了Moholovicic级,对吧?」,莓轻咳一声道。

「嗯。」,未来点头,广也点点头。

「Moholovicic级的叫龙喷吐出的腐蚀性液体渗入了FRANXX的内部。」

「嘿嘿……」,纯位数听到这,泛红的脸颊和尴尬的笑已经属于不打自招。见除了满之外的几人同样有些不自在,莓气愤地攥起拳头,咬牙说:「那就没有再问的必——」

「等下,莓,你我今天都没有参与战斗,这么一方面地就参与进来是不是有点独断了?」,站在男生那一侧的五郎显然十分不解,莓因为伤势还未痊愈,被这次作战排除在外,没经历现场的话按理不该如此意气用事,遭遇同等待遇(各种意义上)的五郎不想因此造成太多的误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还是两边都问一下——」

「你什么意思,五郎,」,未来将那怨念的视线转向求和派,「啧,是说我在撒谎吗?」

「说到底那也只是个意外……」,太似乎想插嘴解释,「零二不也说了吗,这种程度不如说……呐,广?」

「欸?嗯……」,广对这状况有些无奈,不是很想把零二扯进来的样子。

「不要把她和我们相提并论——」,未来情绪激动地说。

「那那个时候怎么没听你这么大意见啊!」,纯位数显然习惯性地和未来杠上了,「看一两眼又不会少块肉——」

「少了那才麻烦吧!」,未来也怒火攻心,即便和纯位数脸贴脸地吵上了,两人还是没有跨过那分界线,「一想起来你们这些男生当初在海滩上也用这样的眼神看过来我就——气死我了!」

「无聊透顶。」,满从一开始就是一副不甚在意的表情,此刻更是摆摆手决定走开。

郁乃也跟着推推眼镜叹了口气:「我也开始觉得有点傻了。」

「你们,是想做逃兵吗!」,纯位数和未来显然在一致对内上有相当的默契,于是瞬间又互相对骂道:「别学我说话——」

莓看着争吵不休的二人,叹了口气,对面的五郎对她露出一个汗颜的微笑。事已至此,别说搞清楚原委了,收场都十分困难,纯位数和未来都是犟起来没头没尾的。他们暂且不提,其余人似乎对此也不甚热心的样子……五郎也……嗯?

「五郎,翠雀没参加战斗不假,但是你不是作为队长去了指挥室才对吗?」,莓看着五郎一瞬间凝固起来的表情,愈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小小的个子散发出一股不合身材的威压,「……你看到什么了?」

可那表情不过维持了一瞬间,五郎绅士般礼貌而包容地笑笑,摊开手问:「那,作为男生代表,我能问问莓从未来那里听说了什么吗?」

纯位数和未来也不吵了,静静地看向这边。

「那个……女生的作战服被腐蚀液融化了。」,莓轻咳一声,目光斜向下瞥,尽量不受情绪波动,「全裸……这样的。」

「那不对吧——」

「未来你又添油加醋了吧!」

莓一瞬间愣了一下,眨眨眼转头看了一眼边跺脚边抬头看天花板的未来,而后急忙把剩下的『事实』脱口而出道:「那也没有被男生用下流的视线看过去,根本就没有人提醒,一直到最后,导致作战差点失败?」

「……」

「干嘛又在奇怪的地方一言不发啊!」,莓涨红了脸,有那么一瞬间觉得那个希望这一切都是捏造事实的自己才最傻。

「还,还不是广的错……非得说,说出来……」,纯位数噘嘴。

「你是说什么也不说才对吗!」,吵吵的二人再一次杠了起来,「五郎也是,在看着也提醒一句啊!」

「连我也?」

「别吵了!」,莓左右看着几人。满早就撤离了战场,郁乃也有离开的意思,心是从头至尾一言不发,太似乎将注意力都放在了心身上,和广一样暂时保持着安静。

——说起来,零二去哪了?

「暂时就保持这样吧,大家都冷静冷静,我会找机会问问零二的意见,然后在女生内部进行投票……」,莓觉得十分心累,这闹剧到这地步已经只是怄气而已,「别说我独断什么的,这次的投票,男生意见不作数,明白了?」

但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是,未来的胜算并不大。



莓小心地将餐盘里的派切成喜欢的形状,再一块一块地用叉子送进嘴里,在心里暗暗地感谢着郁乃。若论起心眼,莓实在不认为女生这边有胜算,因为男生显然刚擅长『不知羞耻』。幸好郁乃早早地反应过来,在男生打算耍小聪明把餐厅分到他们的区划里时及时协商,不然莓觉得这么棒的蛋糕就吃不上了。

——哪怕只有一天,那也是最糟糕的事态,只属于她的—秘密的—最糟糕事态。

所以莓觉得这一餐吃得特别香。

虽然吃饭很享受,但依然有扎眼的存在。莓斜瞟了一眼和广卿卿我我你一口我一口的零二,顿时有些食之无味。早在午餐开始之前,莓就『邀请』零二到女生这边来就坐。这是试探,所有人都看得出来,零二也确实以她的风格对这一『邀请』表了态,那便是先装装样子应下,然后吃到一半就跑到了男生那桌和广坐到了一块。

但扎眼归扎眼,自从海滩回来之后,莓就对这两人的亲密无间产生了某种奇怪的抵抗力。或者这种抵抗力来源于对零二的改观吧。

力气是大,但手还是软的,手掌也是没有什么茧,小臂啊,大臂也很软,胸啊,肩膀啊之类的。

莓想着想着抿着叉子心思飘得蛮远,等回过神就看见零二炫耀一般地一边看着她,一边噘着嘴让广给她擦干净嘴角的蜂蜜。

不不不,这家伙果然差的没边。

之后的时间按照上午的协议,男女依旧是分开行动,未来是想把这时间无限延长的,但郁乃这一次没有明确表态支持,心也惯例去了小温室,于是决议暂缓。

「零二跑哪去了……」,莓一边小心翼翼地缓步走着,一边各处寻找那个粉色头发的女孩。她从前日开始就不用拐杖了,若是走的慢一点就和正常没什么两样,或者说,她不得不走的慢一点来保持平衡。最近的检查彻底排除了右腿瘫痪的可能性,但像是留下了心病似的,莓总是对自己的腿抱有某种不好的预感。

从大厅到二楼宿舍,再到绿草茵茵的院子,莓几乎找遍了整个生活区都没有找到零二的身影。她其实可以到处问问,比如广,和广,还有广……之类的,但她实在不想营造出一种自己在找零二的表象,这是她意气行事的其中一个,原因她自己也不知道,反正是不想。

走了半天,莓终于又转回了大厅。她并不是有什么必须要去找零二的理由,但总不至于到了晚上才有机会了结这闹剧吧,要是在这之间又闹出什么事就不好了。

而且,自己也很在意她到底和广说了什么。

「就剩下一楼了吗。」

不光是莓,其实13部队从没有任何一个人来到建筑的这个区域。早在『孩子们』来到13种植园的槲寄生时,负责人七和八就以命令的形式规定了几条不成文的规矩,其中一条就是尽量不要接近这『隐藏区域』,理由是『没有打扫干净』。居住区大部分的卫生一直是由幽灵一样的『帮手』负责的,究竟是什么形式的『不干净』,无从知晓也无需知晓。况且一楼被隔离开的区域于13部队成员几乎没有任何交错,因而冒着被警告乃至惩罚的风险跑过来搞些无所谓的事显然不值的。

若在以前,莓绝对不会想着跑到这里来。可自从卸任队长以来,束缚莓的无形之物就隐约减少了一部分,其附带效果就是解放了她一直压抑着的一些并不算十分无害的兴趣。

扶着墙壁缓缓走出楼梯道,她发现这铺饰过的走廊和13部队宿舍外的并无差别,宿舍的木质门,门之间的间距,连到大堂楼梯处的拐弯也简直是上层环境的平移复制,并且同样一尘不染。

连从窗户投进来的阳光也是一样的模糊。

唯一奇怪的地方,只剩下那些被贴着警示黄标封锁起来的门了。

「这里也是宿舍吗?」,莓扶着墙壁路过一扇一扇和上层完全一样的木门,瞥了一眼门上的号牌,果然只和她们的宿舍差了楼层数。

「是啊,这里也是宿舍。」

路过墙角,莓就看到了那正抱着双臂靠在对面墙上的粉发少女。她一脚踩着身后的墙壁,微笑着看着莓,实在难以不让人作想她是不是在打什么坏主意。

「应该是……原—13部队的成员居住的地方吧。」

莓刚想开头问她闹剧的事情,零二的话就完全偏转了她的注意:「零二也这么想?虽然我也猜测过,果然我们不是头一个13部队……」

13移动都市在莓他们到来应该也是有FRANXX小队守卫的,但现在只有他们。或者真像纯位数说的那样,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战斗之后成为了大人。

零二一瞬间露出了意外的表情:「反应很平淡呐,你难道一点也不介意这里曾是死人的地盘吗?」

莓心里划过一道惊雷,扶着墙的手险些一滑:「什么?你——」

「……没什么,就当纯位数的话可信度更高,说到底我也只是猜猜……」,零二突然靠近莓,伸出舌头轻触了一下对方的脖颈,「说起来,你跑到——」

「你你你,你又干嘛——」,莓捂着脖子,边大喊边踉跄退开顶在墙上,脸涨得通红。

「因为一股子藏着什么好事的味道啊。」,零二看着莓又恼又羞的表情,觉得自己实在是有捉弄人的天分,便两步上前再次弯腰凑近那浑身不自在却唯独忘了逃跑的娇小少女,封锁住对方的退路,「跑到这里来找我?」

「……让开。」,可莓并没有像上次在海边时一样任零二摆布,而是做出一副受了伤的样子单手抱胸看向一边,虽然脸上还带着红晕,但终归是不情愿的反感程度居多。

零二怔了怔,然后自知无趣地保持了一定距离:「那……那说说你想说什么吧。」

虽然她不想承认,但心里那一点失望的感觉却很清晰,莓在海边的时候可是比这有趣的多的。零二没能预料到这无趣的展开,尽管此时的她还是想摆出面对无趣之人惯常的高傲模样,却在连自己也不知道的情况下变成了带着些不自在的,补偿一般的温和神情。

兔子也会反抗,可受到兔子反抗的鹰非但没有气恼,反而下意识地觉得错出在了自己身上。

捉弄看来也是需要循序渐进的。

莓不知零二在想什么,待自己冷静下来,便看着零二那双好看的祖母绿眼瞳,尽量连贯而平稳地叙述了发生的所有事情。

「所以你到底和广说了什么?」,莓抱起双臂靠在墙上,鼓起脸颊问。话题越说,她站在女生那一边的怒气就越长越高,以致这问题在此刻显得更像是一种谴责。

零二摸着嘴唇,居高临下看着莓说:「干嘛一定要问我啊,男女生随便哪一个都可以啊。」

「因为你两边都不站,所以不会作假。」,莓顿了一下,换了一种说法,「因为……你大概是不屑于参与进来的吧,所以在划下分割线的现在跑到这种根本受不到波及的地方来。」

「哼……」,零二眨了眨眼。

的确,零二早就听Darling讲过发生的事情,并且认为这和小孩子过家家没两样。

「我和他说,驾驶员还是稍微h点比较好」,零二直白道。

果然,莓一听见就红了脸,可没过两秒就指着零二的鼻子说:「你——你,你把广教坏了怎么办!」

「可是这样的话大家也更容易搞好关系啊。」

「不洁!简直不敢相信!」,莓几乎都要冒烟了,「那种关系13部队不需要!」

「明明还惦记着我的Darling。」,零二不屑地说。

莓「唔嗯」一声,低下头看着地面:「那,那个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就是不一样。」,莓背着双手,用脚尖画着圈圈,「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

「真嚣张啊,」,零二确实是觉得莓此刻显得有些幼稚了,「不过不会让给你,这一点你记好了。」渐觉对话无趣,并且又不小心扯到她不喜欢的话题上,零二撩动长发转身准备离开,却听见身后的小不点发出似曾相识的弱气声音:

「不会跟你抢的……」

莓叹了口气,可现在不是老生常谈的时候,于是她甩干净脑袋里的杂念,慢慢地跟到了步伐明显放缓了的零二身后,看着那身着红色戎装的少女说:「……不说这个,这样下去对13部队不是什么好事……你怎么想?」

闻言,零二驻足转身,脸上露出坏坏的笑:「日落时分来找我,好戏快要上演了,还有……」,她俯下身靠近莓,「别和那几人一起去洗澡。」

「啊,好……」,笨蛋,别靠过来——



等待是莓并不十分擅长的事,而当她发现自己确实把零二的话当了真,并且是在认认真真地等着日落时分来临的时候,她便更不擅长等待了。

「自说自话,当时的我怎么就答应了她……」,莓坐在床脚,看着窗外的天色渐渐变深。橙红的光透过茂密的树叶破碎开,带着笔直的轨迹在窗帘随风扬起的瞬间钻进她的眼睛,下意识地眯眼,莓发觉自己还真的等到了日落时分。

郁乃瞥了她一眼,说:「自言自语什么呢?」

莓还陷在思绪里,什么也没说。

「没回来呢,零二。」,未来端起装着换洗衣物的木盆,「要我说就根本不需要征得她的同意,就这么保持下去也好,省的那些男生看来看去的浑身不舒服。」

「那等到FRANXX出击的时候怎么办?未来,还是早点冷静一下……」,心一边摘下发箍一边说,「说到底这一次也是特殊情况。」

「我知道——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莓?」,莓静静地听着室友的对话,被郁乃轻轻推了一下肩膀才反应过来,「腿也好得差不多了,不一起去浴室吗?」

「不,我等会冲一下就好了。」,莓摇摇头。

「翠雀号下一次就能一起出击了吧,真是太好了呢。」,未来闻言撤出和心的谈话,「莓和五郎不在,鹤望兰飘得都没边了。」

「我也很期待。」,莓轻笑一声。

「那我们先走了。」,散发的未来向她摆摆手,和郁乃,心一同走出了寝室。

又等了一会,莓「嘿咻」一声站起,也出了门。

「要到哪里去找她啊……」,刚走出门,莓就突然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这不对劲应该早就有了,但在寝室内温和的氤氲光线下她思绪飘得太远,并没有怎么细想,此刻光影一变,莓突然有种『零二可能要搞大事』的感觉。

「浴室,浴室……难道说那家伙——」,这不好的预感猛地膨胀,莓急忙快步向着通向大厅的双跑楼梯走去。自然是跑不快的,于是莓边走还不时自言自语威胁着自己的腿,好像这能让它瞬间恢复正常似的。

从寝室到楼梯口其实很近,但莓足足走了半分钟才完成这一段跋涉,结果一到楼梯口,她就看到了拿着换洗衣服走进浴室的广的背影。若是不那么在意这个男生的话,其实莓觉得自己是可以直接阻止惨剧发生的,但她犹豫的这一瞬,浴室的门已经被轻轻拉上,上面写着『男子入浴中』的挂牌左右摇晃,发出类似嘲笑的剐蹭声。

郁乃,心还有未来还在里面呐!

「等等——」,莓大喊着想再去阻止,这时候,另一道声音响起——

「啊,你去屋顶等着吧。」,不知何时开始站在楼梯下方的粉发少女表情难得的愉悦。

莓冷汗直冒:「喂,零二,你这是——」,还没说完,那长角的少女就对她做出安静的手势,然后偷偷摸摸地溜进了浴室内部,门打开的一瞬间,嘈杂的争吵声就钻缝而出,想也不用想,里面定是已经一团糟了。

竟然还有别的吗?莓惊讶于零二的搞怪程度,还没想出她这时候溜进去是想搞什么大事情,那红色军服的少女就砰地大力推开门奔了出来,身侧还抱着盛满了衣物的篮子。

「这是吵架,吵架就要全力以赴哦,Darling——」,她喊着,对着门内做鬼脸,接着便如一阵风般光着脚跳到了楼梯上,抓住一脸莫名且震惊的莓,「快走快走,Darling的裸体可不能让你看——」

「等——零二你的鞋——呜哇!」,莓被猛地一拽瞬间失去了平衡,幸好她反应够快才没有变成被零二拖着走的局面,虽然跑起来相当费劲,但并非全是零二的负担。

「话说裸体是——」,莓慌忙之中向身后看了一眼,这不看不要紧,她立刻就傻了眼。

广,或者说只用着单薄的橙色毛巾遮羞的广,正红着脸奋力向这边追来。

身体的上上下下看的清清楚楚,尽管在海边确实是见过的,但莓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力。

「呀!不洁——不洁——不知羞耻!」,莓顺手抄起零二手里的衣服对着那半裸的男生就是一通乱扔。

「怎么连莓也——」,广半是无奈地红脸喊着。

「别扔了别扔了……」,零二止住莓的乱挥,而后放下她,带着篮子只身钻进了二楼的休息室。广因为莓放慢了些脚步,此刻姑且挂着裤子也绕过莓跑了进去。莓觉得自己的脸烧得要起火,只听着休息室里闹腾的动作,努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可还未等她成功降温,一阵风掠至身侧,左臂被猛地一拉,莓再次被零二拽住跑了起来。

「快点追过来啊——Darling!」

跑着跑着,大脑不断更换氧气的过程中,短发少女的意识朦胧起来。


好奇怪,腿好像……


她看着面前长发飘扬的少女,心情一瞬间轻松地不像再属于她一般,连一直成了心病的右腿也像是恢复了正常。

零二嬉笑着拽着莓跑在暮光铺就的光之长廊,身后跟着浑身不自在却也算是拼力奔跑的广。

『風のように……』

莓看着那锢住自己小臂的少女的手,和那放肆微笑的面容。

『綺麗……』

情不自禁地跟着露出微笑,丝毫不在意头发是否会因此凌乱,衣服是否会皱,腿会不会再受伤。

『楽し——』

「上来。」

反应过来的时候,莓正站在窗台上,紧紧攥着零二的手,一步一步向着房顶爬去。那少女笼在橙红的光辉之下,美的令人窒息。毫不犹豫地,莓紧紧跟着那有着奇妙魅力的少女,踏着她的脚印,一步一步,然后停下,远远仰视着站在屋顶平台的边缘的零二。

「看你现在往哪跑。」,是身侧的声音吵醒了沉浸在夕阳加上少女的名画中的莓。

难得的,莓对着广产生了一瞬间的怪罪。

穷途末路吗?莓攥着胸前的手,看起来不是这样呢。不然,那家伙怎么会笑得这么开心,然后大喊着:「Darling你个色狼——」,顺便高高抛起手里的衣物向着广砸来。一件件白色为主的外衣衬衣内衣散成一大片,却巧妙地避开了位置偏开了的莓,尽数落向怔在原地的广。

可莓不关心这些,难得的,广也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她注视着那个乐在其中的少女,心里升腾起宛若冬日暖阳的和煦温暖,零二这么笑还是头一次看见,不知该如何作想。只是,配上身后即将消失的落日,和平静无风的这一瞬,莓觉得,世界都可以为这少女的狂傲,如此飘扬的绮丽存在,停转哪怕一瞬间。


——好让她,再仔细看一看。


零二『坦诚相见』的作战确实取得了意料之外的战果,那就是引来了负责人。莓,零二和广不在现场,所以并不知道最后的浴室大战发展到了什么样的地步,但在随后各自被赶回宿舍后,莓听郁乃说似乎并没有怎么持续就结束了。

而她当晚在『道歉会』上问起男生时,得出的结论却完全与女生所说相反,五郎的原话是——

『太可怕了,就好像魔法一样凭空变出了数不胜数的洗浴用品,且个个分量十足,炮击持续了将近十分钟。』

说完这一句,他就受到了郁乃加未来一句加十句的集火。

所以究竟是什么样的情况,还是不要追究为好。

至于『道歉会』的始末,源于大战被强行干涉终止后,莓旁听了宿舍内几人的交心,除了未来还是存着怨气,但心和郁乃都表示其实气早就消了,况且大家也都是关系亲密的队友,完全没有必要发展到这种地步。

莓觉得男生内部或者也有相同的对话,从而促使了之后在休息室,除了零二全员出席的大型道歉会,或者说『和好会』。各自和各自的搭档握手言和,纯位数和未来的傲娇反应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太甚至对心下了跪,气氛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闹剧之前。

但是还是需要时间磨合吧。莓这么想着。

是夜,才经历完这一切躺倒在床上的莓回想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天,才从回忆里揪起了几句令她有些不安的对话。悄悄拿起照明用具,莓在所有人熟睡时离开了寝室,她发现自己的脚步格外轻盈,右腿的不适像是被整个抽去一般,行走起来并无异样。

相当美丽的黄昏呢,莓不自觉的露出微笑,零二也是,不可思议,笑起来那么好看。

连漆黑的走廊都不那么阴沉了。

想着下午的事情,莓就着那一点照明的光亮重新下到了下午和零二见面的一楼。她看着那些被黄色胶带封住的木门,鼓起勇气撕开了其上的警告。和预想中一样的是,这门和上层的寝室一样,完全没有上锁,轻轻转动把手就轻轻弹开。

莓打着照明钻进漆黑的室内,四处打量着被掩藏起的『秘密』。

「果然是宿舍……而且完全没有收拾过。」,莓撩起遮盖视线的头发,「……还有布偶……」

略显凌乱的床铺,半拉的窗帘,随意摆放的书籍,虚掩起来的衣柜门,里面隐约还放着整洁收拾好的女式制服……就好像,就好像——

「睡着睡着就接到警报,然后再也没回来呢。」

身后传来阴森森的声音,莓惊了一跳,投去照明就对上了一双近在咫尺的,隐约闪着红光的狠厉眼睛……

「别照过来——」,零二抬手遮住这刺眼的光,头上的角散出红色光晕。

「那就别吓我啊。」,莓将亮度调低,偏开身子让零二进来。彼时的粉发少女和平时并无二致,甚至说因为身着睡衣而非红色戎装而显得很少女系,狠厉的眼神似乎是被照出来的。

「……这就是你说的『死人的地盘』的意思吗?」,莓继续用照明观察着室内的光景,咬着嘴唇,「原13部队吗?」

「谁知道呢?是『原』,还是『原—原』,或者还要再往前……」,零二不甚在意地随便坐在一张放着玩偶熊的床铺,「你觉得呢?原—队长?」

莓关掉照明回身与零二对视着,那双在暗中散着幽幽红光的眼睛让她有些发悸,但其中并没有敌意,或者说只是因为有些倦怠而显得不甚友善。莓犹豫了一会,转身走开,尽量维持着内心的不安,以平稳的心跳靠近和她自己的宿舍摆设几乎一致的书桌附近。

桌上有一个裱好的相框,莓扫开上面的薄灰,相片上,男女一众十人站在这建筑的大厅前,或高或矮,神色各异,应该和莓他们一样是隶属13种植园的驾驶员。从这保存完好的『过去记录』上能看出这些人洋溢出的青春气息,和现在的莓他们一样。

——出了『花园』的驾驶员一旦遣返便音讯全无,而『孩子们』却源源不断的成为驾驶员。

照片上的人没能回来,在某一个早上——或者夜晚,甚至是围坐一起有说有笑的时候,13种植园遭受了叫龙的攻击,而这些前一刻还在想着明天早上吃什么的同龄人——莓认为应该这么称呼,而非前辈——在下一刻就经历了面对强大敌人的无力,失去同伴的惊恐,迎来死亡的绝望,最后无一生还。

光是想想广,还有其他人死掉,莓就情不自禁地冒出冷汗。

——还记得的,莓揪起领口,上一次以为广死掉的时候的事情,就算并不完全,那种无力感和绝望还是记得的。

「……就算是真的,」,她双手撑着冰冷的书桌,「为什么这房间会被保存下来?太奇怪了,要是我们中任何一个无视掉外面这些警告闯进来……那可就不是简单的问题了啊。」

零二显然被莓突如其来的问题问住了,她视线挑高思考了几秒,而后露出一贯的傲气微笑:「可能是因为觉得你们一定会乖乖的吧……不过,看着你们这些『孩子』——啊,无意冒犯——我觉得第二种可能性比较大。」

莓闻言回眸看去,等着零二开口。

——是故意想要我们发现的。

她只能如此猜测,因而从她眼中看出了答案的零二微笑渐深,说道:「这不是很清楚吗。」

最后再在屋子里看了几眼,莓便和零二一同出了这『死人的地盘』,临走前她拿走了那只孤单躺在床单上的兔子玩偶。两人一路无言直到回到女子寝室前,莓才犹豫着开口道:「零二,能把这当成秘密吗?」

「哼……打什么注意呢?」,零二声调上扬。

「包括广在内,谁都不要说。」,莓犹豫的声音逐渐透出坚定,「能答应我吗?」

莓有一种奇怪的预感,这预感导向到今天看似解决了,实则还留存着些许隐患的短暂闹剧。正如她们二人所想的那样,这件事情若是被其余队员发现,必然造成一定程度的波澜——包括一部分人对APE的不信任,甚至说是对『大人们』的怀疑。这本应被抹除的东西却只是装模作样地连藏都算不上,稍稍有些好奇心便可以翻个底朝天。

而正如今天的事情发生始末,队伍中确实存在着不同意见——各自的思想。所以告诉各人这种动摇军心的事情——不论是否有人期望如此——结果极有可能非常糟糕。

「Darling的话,要看情况吧。」,零二歪头道,「可其他人的话,只存在你说漏嘴的情况不是吗?」

莓不禁噗嗤一声,但也就这一声,下一刻她抬起手肘捅了捅零二的小臂。

「真是差劲啊你。」

「嘁,刚还想说你有点队长样的。」

「欸?我早就不是队长了啊。」

「啧—」


改编原作第8话,
按原作中莓的设定,恐怕在被零二拽起的一瞬间就会猛力挣开,然后大喊「别开玩笑了!」这样的行为。
但这是百合同人,所以不会,莓的ooc个人应该会在后期圆回来,而且02莓cp可逆不可拆。
说到cp,其实02莓一出,基本就没别的了。
另外,想起来就说了吧,本篇的话,心满剧情是不会涉及的。
与剧情有关的话,就是这一话并没有让13部队其余人发现『死者』的事情。
然后个人会尽量把其余人物都尽量进行描写(纯位数和未来真的很可爱)。
顺便一提,下一话个人应该又要虐莓了,如果有看客的话,请做好心里准备。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realsoul
realsoul 在 2018/12/17 15:32 发表

02抓著莓跑的那一段好棒啊~~莓隱隱約約意識到自己對02看法改變也好棒啊~~02居然在莓眼前有點失去了一貫的玩世不恭也好棒啊~~
雖然說兩人確實有點OOC,但兩人除了對彼此的感覺有些改變外,我是覺得個性還滿符合原作的~~02的氣質讓人腦中很有畫面!
如果要說有什麼期待看到卻沒有看到的,大概就是02那句「現在的我是不是更有人類的樣子了呢?」了吧~~
糖分補好補滿,我有信心可以撐過下一回的虐莓!
作者加油~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