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ch4

作者:赤铜色月下
更新时间:2018-12-08 06:32
点击:1562
章节字数:451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4、




森永前辈说,她口袋里一直会放一枚硬币,对什么事情犹豫不决的时候就扔一次看看。


“让硬币来做决定吗?”


“也不全是。假如硬币和心意相反而能让你立刻放弃的话,那说明不是什么要紧事。倘若不甘心,那就去做吧。”


“那概率就不是各一半了,有失公平吧?”


“可是心意本就是不公平的嘛。觉得心有不甘就说明有所偏袒,既然不管怎样最后都会后悔,那还不如行动之后再后悔。”


霙认为森永前辈说的有道理,当然在更加理性的人眼里会认为是诡辩,但至少这句话让她动摇了,此时此刻。


她凝视着水珠沿着宛如鹌鹑蛋壳般,漂亮的乳白色瓶身流淌下来。


高中时候能够和希美重修旧好得益于周围好心人的帮助,久美子、优子、夏纪、梨梨花,新山老师。霙一直很感谢他们。


现在她身边已经没有这样的人了。


高中毕业典礼结束后,梨梨花送了Kenny G的《Love Ballads》专辑给她,对她说:“小霙前辈,我很担心你。拜托你向我保证,今后请一定要善待自己。”


霙向她保证了,不过并不是很明白所谓的“善待自己”指的是什么……不,准确的说,这就像一团迷雾始终挡在面前,问题只是在于看不见迷雾内部等待自己的是礼花还是尖刺,她不清楚的是迷雾本身。


她想,没有获得准许的任性不是善待,那叫自私。但即便如此……


霙攥紧口袋里找零剩下的硬币,却没有抛掷的念头,既然是不管正面抑或反面都会偏袒的时刻,就没有抛硬币的必要了。


她不知道结果会怎样,只是强烈地预感如果不这么做的话自己会一辈子痛苦下去,一如受困于北宇治的箱庭。




新宿区,餐厅“帕鲁利亚”。


希美接过霙推来的菜单,她在上面划了海鲜沙拉、西冷牛排和厚多士,饮料选了水果茶。希美犹豫是点肉酱意面还是海鲜焗饭。名叫帕鲁利亚的外国餐厅装修成海岸风格,木墙上挂着船锚、救生圈和缆绳,蓝色喷漆点缀着白海鸥,她思索了下,点了更加应景的海鲜焗饭。


服务生推着餐车经过,在隔壁桌上了菜,一杯很漂亮的饮料吸引了希美的目光——浸在玻璃杯中郁郁葱葱的绿色叶子、半片橙黄的柠檬,气泡穿梭过嫩叶和冰块漂到表层……真养眼呢。


“不好意思,请问这饮料叫什么?”,希美向身边的服务生问道。


“叫莫吉托,不过是酒精饮料,有需要吗?”


“啊……那算了,我不喝酒。霙你还有想点的吗?”她问,坐在对面的霙摇了摇头。


“那就这些麻烦点单,谢谢。”


“好的,请稍等。”


服务生将沙漏放在桌上,拿着菜单走远,希美托着腮打量着这家位于新宿高层建筑里的餐厅,左手边就是擦得光亮的玻璃窗,往下可以俯瞰到东京繁华的夜景。


这家餐厅价位算中偏上,但因为位置和氛围很好,来客依然相当多,餐厅飘着淡淡的柠檬香,由于多人桌和双人桌是用植物矮墙分开区域的,希美和霙的周围不乏看起来像是情侣的男女,或者打扮得光鲜亮丽的白领菁英,许多餐桌上都像标配一般摆着一整瓶的红酒和起泡酒,不时响起清脆的碰杯声,食客继而优雅地啜饮杯中宝石水晶般漂亮的液体。


希美没有喝过酒,法律规定未成年人也不能饮酒,但她总是很羡慕电影里大型舞会宴会中,觥筹交错,酒液在灯光下闪闪发光的场景。


也许是入夜的关系,这种成年人的氛围愈发浓厚。本觉得上了大学就已经要进入成年阶梯,现在看来还远远不及,点的菜也是,放眼动辄生蚝海胆,两人的则像是高中生才会点的。




“我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吃饭,总觉得很有大人的味道呢。”


“嗯,我也是第一次来。”


“霙觉得怎么样?”


“不好说。”


“怎么不好说?”


“我还没吃到。”


霙一如既往平淡地说道,低头翻阅着餐厅的菜品介绍,虽说以出品来给餐厅定位才是重中之重,但希美还是觉得霙这样单纯的评价标准,有点孩子气的好笑。


“…为什么笑?”


“啊,不好意思,我真的笑出来了吗。”希美摆了摆手,“没什么没什么,觉得霙很可爱而已。”


“……”


霙低下头,过了会幽幽地飘出来一句:“车票订好了吗,明天。”


“刚在地铁上订了,明天中午出发,晚上差不多能到。”


好不容易还以为气氛能缓和一点的,希美感觉霙哪壶不开提哪壶有些扫兴。


不过就算现在不提,明天也总是要说的。


霙继续读着宣传册,希美后悔自己进门时应该也拿份,沙漏里的蓝沙少了一半,两人无言地等着上菜,她瞥到玻璃反光中霙的侧脸,不由地想起映在娃娃机玻璃橱窗上的笑容僵住的那一刻。


说到底是自己的不是,她想,在心里叹了口气。




可以说霙是希美所有朋友里最难以相处的一个,希美既不缺朋友也不乏朋友的离去,她自己也很意外竟然能和她交情那么久,一直在意她是因为曾经的那个“最喜欢的抱抱”的关系吗…


穿过生物教室玻璃窗所能看到的,黄昏时分的天空,在眼前若隐若现。


…算了。


希美不想继续想下去,她用吸管捣着杯子里的冰块。和霙有关的话题总是让她纠结又不舍,心情变得烦躁。


还好这时霙点的沙拉上菜了,鲜绿盖过眼前的橙黄。


“海鲜沙拉佐罗勒酱,请慢用。”


侍者将盛在白瓷碗里的菜品轻摆在桌上。


“哇…看起来很好吃。”


新鲜的虾子、章鱼、花枝、扇贝经过焯水后配上生菜丝,再倒上鲜绿色的罗勒酱,撒现磨的胡椒碎装盘。


希美赶紧拍下一张,又忽然意识到在高级餐厅这样会不会有些蠢,抬头刚想问,只见霙的手机壳上的猫咪笑眯眯地对着自己。


她也正专心致志地在对焦。




哈哈……管什么大人不大人呢,开心要紧,难得来一次高级餐厅的。


霙拍完照放下手机,拿起叉子点了点头,“请。”


“那我就不客气了……喔——好吃诶,这个酱。”


希美尝了下沾了青酱的明虾,原以为是咸酸口味的,实际尝起来反而带点甜,更能突出海鲜的鲜甜感。


之后上来的牛排也很不错,希美从霙那边分食了些,黑椒汁搭配牛排真是绝赞。自己的那份焗饭也很好吃,加了很多芝士,米饭颗粒分明,没有劣质餐厅那种黏糊糊的感觉。


又是冰淇淋又是糖浆的厚多士对希美来说有点太甜了,霙倒是很中意的样子。




“好饱哦,真好吃。”


吃完从餐厅出来回到大路上,迎面而来就是盛夏的暑气,不过餐厅的冷气开得太低,因此一出门人变得暖和的感觉反而有点爽,虽然很快大概就会觉得太热吧。


“希美喜欢就好。”


“霙你不喜欢吗?”


“喜欢,我觉得很好吃。”


“谢谢推荐你餐厅的学长啦。”


“好,我会转告他。”


一本正经回答的霙,看得希美又忍不住笑。


“那么接下来去哪里呢……”


吃完美食仿佛心情也跟着变好,好像感觉不太到霙之前阴郁气质了,她总是很难让人猜测到底在想什么,所以希美更珍惜也更喜欢她开朗些的时候。


“明天要坐好久车子,去买点零食好了。”


希美习惯性地用和夏纪的相处模式,一手勾住霙的肩膀,对方立刻像只受惊的猫一样微微弓起背,她不习惯亲密的接触吧——希美松开手。


“啊,抱歉。”


“…没关系。”霙拉住希美想要抽离的手,结果变成了很古怪的场面。


和夏纪一起很舒适的模式放在霙的身上让希美浑身不自在,这样的姿势只保持了一小会,很快,她就还是假装若无其事地抽开了手,回到相隔一点,若即若离的行走方式。


这样比较好。




希美对于气温的预感果然正确,很快身体就又开始叫嚣好热,她赶紧选择躲进购物中心。


饼干、饮料……忽然有点想吃膨化食品了,虽然不健康但是很喜欢,既想吃烧烤味薯片、奇多、又想吃巧克力米果,但考虑到热量,拿一包就已经是极限了,希美站在货架前犹豫不决。


“头疼啊……三包都想吃。”


“都拿不可以吗?”


“怎么可能,热量也太高了。”


霙看着膨化食品货架,伸手拿了一包希美没注意过的薯片,“…我推荐这个。”希美定睛一看,上面写着「蜂蜜黄油薯片」,苦笑。


“等等,那不就变成四选一了吗?”


她听完愣了下,有点被打击到,默默把袋子放回货架。


“好啦好啦好啦,那包给我吧,我吃这个。”


希美不忍心看她小狗一样的表情,伸出手,“拿来吧。”


“试试新口味也好,反正这几个我都吃过。”


她把霙推荐的蜂蜜黄油味薯片丢进购物车。


“说起来,我小时候特别喜欢修学旅行呢,每次都背一大堆零食。”


“…希美初中时候也很喜欢。”


“嗯,是呢。”


每次一到修学旅行,希美就乐不可支,初中已经比小学时候要好多了,起码不会再把书包塞爆的程度。不过小学时候她还没有和霙相遇。实际上呢,她自己也吃不下那么多零食,多数都给同学分掉了,比起零食,她只是更喜欢大家围坐一圈热闹快乐的氛围。霙和她刚好相反,基本上身边都是孤零零的,希美有努力把她拉进圈子里,但总是事与愿违。


希美感觉霙好像乡下外婆家那只钟爱窝在屋顶上的猫,她时常担心它掉下来摔伤,没人发现要怎么办。


看到这只不近人的猫咪上高中后,周围渐渐多起来人,有了更多照顾,希美总算松了口气。




这样一算的话,都已经过去六年多了,时间还真是快啊……


她推着购物车,看到乌龙茶正大促销,要是在家附近的超市一定忍不住提两瓶回去,可惜是在东京。


本想拿完就直接去结账了,结果经过酒架,她又忍不住停下脚步。每次逛商场希美都喜欢到酒区逛逛,虽然不会买,但花花绿绿的瓶瓶罐罐和优雅的酒名都很吸引人,坚果味、水果味、巧克力味、麦芽香、焦香,木桶香。


受到电视电影的耳闻目染,总觉得酒就代表了大人。


她在架子上看到晚上吃饭时候隔壁桌一桌点的酒,真的贵,用买酒钱买乌龙茶的话能喝到撑死。


“希美有兴趣吗?”


“嗯?啊…也不是,不觉得这些酒很漂亮吗?”她点点装在玻璃瓶中的外国酒,里面的透明液体有着梦幻般的颜色,边上排了一列包装设计各异的伏特加,里面却都只是装着看起来像水一样的酒,繁配简的搭配反倒叫人好奇为什么酒精会让人趋之若鹜。


“想喝?”


霙这么一提醒,希美沉思起来,她还是更注重酒的视觉感官,真的饮欲望并不大。


“一点点吧。不过未成年不能买酒啊。”


“希美看起来不像未成年吧,刚才餐厅的侍者也没有看出来。”


这么一说好像是。侍者没有因为她未成年而提醒,反而还主动询问是否有需要。


十九岁,是个还不是成年又即将成为大人的年龄。


“那就买一小瓶好了。”


她在琳琅满目的酒架前挑挑选选,肯定不考虑烈酒的,也不考虑瓶子太大的——“一滴入魂”(日本酒*),嚯。


最后她的目光落在一瓶分量不算太多,又很漂亮的瓶子上,鹌鹑蛋壳一样的乳白色的瓶身令人期待倒出来会是怎样,明明是酒,包装却印了一只可爱的粉色小象,让人心生好感。


而且还是啤酒呢,啤酒度数都不太高吧。


就买这个吧。




回去的一路上希美都记挂着这瓶粉色小象,到酒店才想起来没买开瓶器,但再下去买又很大费周章,不过最后还是用巧办法把瓶子打开了,抽屉把手原来可以开瓶盖呢。


倒出来的啤酒涌出丰盈的泡沫,颜色像是可乐,泡沫却比可乐的要细腻,看起来像漂着一层厚厚的奶油,闻起来也不错,有点坚果焦香和水果味。


希美满心期待地尝了一口,结果好像不大符合预期…呃。


“好、好苦……”


她忍不住吐出舌头,苦涩的味道在舌上停留,只尝了一口五官都皱起来,倒不如说单纯的苦也就算了,不过纯苦味她也不会喝,那和喝药有什么区别,重点是甜甜苦苦的味道混合在一块反而更加奇怪…这味道好恶心……很暴殄天物,请向糖浆道歉……


而且一口咽下去就感觉身体内部发散出像外面酷暑一样的热量,脸瞬间变烫了,有点点点晕晕的感觉。


“……”


才喝了一口就打退堂鼓很丢脸,也很浪费,但希美实在是没有干掉一整瓶的自信和勇气。三百毫升看起来怎么会一下子变成那么多啊?


她拿着杯子犹豫了半天,不晓得全喝掉自己要变成啥样,还是选择放弃了。


“不好喝吗?”


“看来我不太适合喝酒啊哈哈……”


希美不好意思地笑笑,脸上的热度还没消退,房间里开了空调,可这种热乎乎的感觉怪怪的,甚至再一闻到酒味都心跳加速。


……还是去洗澡吧。


她把杯子放在桌上,逃去浴室。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雪樱*恋
雪樱*恋 在 2018/12/17 23:05 发表

很欣赏这样的,能够还原的这么棒,但又有作者自己的想法的同人( '▿ ' )

堇缘笙
堇缘笙 在 2018/12/15 01:25 发表

挺不错的啊,咋没人呢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