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ch3

作者:天理鹤情
更新时间:2018-12-08 06:00
点击:2160
章节字数:535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3、








和霙一起走在大型商场,希美想到“约会”这个词,她和朋友聚众出来玩算频繁,但单独和某个人的时间却谈不上多,夏纪算是一个,霙的话……


商场顶层天花板悬挂着装饰用的垂穗,从顶层一直垂到一层,希美的视线顺着银闪闪的穗带滑下。


两人漫无目的地坐上扶梯,从三楼升到四楼,希美靠着扶手,把饮料杯放在黑色橡胶扶手带上,橙黄的果汁倾斜出角度,她忽然冒出想松开手看杯子会不会掉下去的念头。但当然不会这么做,只是想一想,楼底下的大厅广场来来往往都是人,砸伤又或者饮料撒了一地都是严重事态。不过,即便是人从这里掉下去的话也会摔死吧。


好像有见过这样恐怖的新闻。


希美并排的地方没有站人,霙在她身后一格的台阶,走路的时候也是,她不会越在前头又或是并行,总爱稍稍隔着那么一点距离跟在她身后。


正对着希美的是个又高又壮的男性背影,穿着优衣库最近的拉面店合作款、背面印着拉面碗和‘AFURI’字样的T恤。


霙现在在做什么?……希美想,却又找不到能特意回过头朝霙搭话的话题。就在此时,她意识到自己为何极少和霙单独出来。


曾经也有试图单约过几次,不过最后都发展成集体活动而终,人多热闹,也很开心啦,但她初衷只是想约霙一起出去而已。为什么说不出口呢……说“别叫别人,我只是想和你出去。”


希美对于社交非常自信,唯独在霙身上频频碰壁,而且虽然霙给人的感觉像冰块,但在这里给希美的感受却像是击打了棉花,不受力。她总是想单独约一次她来证明点什么,却又在隐忧,大体就是担心这种时刻。


学校和集体出行不知不觉中掩饰了这点,夏纪和优子也一起在就好了……希美不知道和霙一起要做什么,充裕的时间过于多了。她明白霙不是随波逐流的人,霙的喜恶很分明,在某些特定场合比牛还要固执,但在这些方面却过于随意了,“随便”通常比给出明确目标要更难弄,总是给希美带来很大压力。


她留给她的都是未知的前方,她留给她的则都是背影。


之后要找个电影院看电影吗?老实说希美对最近上映的电影都兴趣平平,但不失为消磨时间的好办法,看完就可以去吃晚饭,回到酒店一天差不多就过去了。


她边走边思忖着,霙忽然拉了拉她的衣角。


“怎么了?”


“希美…电玩有没有兴趣?”


霙指指楼层对面安了花里胡哨彩灯和装饰物的地方,很显眼。


“哦,好啊。”


难得霙会主动提议,希美小小吃了一惊。霙好像是挺喜欢玩游戏的,合宿时候就经常看她在玩音游,连去泳池也会捧着手机在打,但没想到她会来机厅,还以为只有夏纪会喜欢这种地方。


希美跟着夏纪去过几次宇治的街机厅,不管是格斗游戏还是音游,又或者开赛车之类的都只是玩个新鲜,水平连入门都算不上,而且玩完什么都没留下,有种钱被白白吞掉了的感觉,因此也没太大兴趣,只能说没有很喜欢也没有讨厌吧。


有了明确目标,两人折回刚才的扶梯上了六楼。霙对这地方十分轻车熟路,希美还在观察有哪些可以玩的工夫,就看到她捧了一盒子代币回来了。


“玩音游好吗?”霙提议。


“可以啊。”


霙似乎很兴奋,居然破天荒地走在了希美的前面,她跟在她身后,受友人的情绪感染,希美也愉快放松起来,她对于去哪里玩其实无所谓,霙能够满意就好了。


音乐游戏有好几种,霙挑了个矩阵立方体,长得很有科技感的游戏设备,上面有十六个正方形的透明按键。


“希美玩过吗?”霙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卡片在机器上刷了下。希美感慨原来除了银行卡外,连游戏机都会配备卡片。


“没嗯。”之前和夏纪来也没玩过这个,两人都对这类游戏是门外汉,希美只玩过这边也有看到的,一个叫“太鼓达人”的游戏,选了最初级的慢得打瞌睡,选高级的又手忙脚乱,很难懂,“我不太会玩这类游戏。”


“这个很简单哦,只要配合音乐按下显示的方块就可以。”


听起来是挺简单的,长笛上的按键都比这个多。


霙选了一首叫STELLAR WIND的曲子,把难度调到了EXCELLENT,虽然不是很清楚具体是个什么样,但这是非常难的意思吧?


她很快就展现了EXCELLENT的概念。


按下开始键后游戏并不会马上开始,霙跃跃欲试地轻敲着按键,等了十多秒,伴随机器男音和屏幕上的Ready Go字样,游戏正式开始。




呜呃、!…惊到我了。


开场希美就感受到和自己玩的时候不是一个级别的难度,屏幕上的方块随着音乐飞快地闪现消失一小段,30多COMBO开始速度又有点慢下来,希美刚想说好像也还好,方块出现消失的速度就渐渐加快起来,很快动态视力就应接不暇。


霙爆发出平时完全见不到的气势,十指并用,指节分明的手在屏幕上随着音乐飞快地敲击,连击数也飞速上升。


等等、这哪里简单了啊,根本看不清吧!天哪…她为什么会知道符号会从哪个格子跳出来……难道都背下来的吗?


不,就算把谱子背下来也很恐怖……希美边看边在心里吐槽,顺便沉思朗读并背诵全文这种游戏到底有什么乐趣,上国文课时遇到要背诵古籍希美就头痛,恨不得猛吃记忆面包,很难想象怎么会有人还去玩自讨苦吃的游戏。


全连……希美目瞪口呆地看完一曲,霙没什么表情,仿佛对她来说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她十指交叉活动着手指,按着的骨节发出轻轻的咔哒声。希美从来没见过,这到底是什么光景,好像刚上完台把敌人海扁了一顿的拳击手。


“希美也来玩吧?”,霙忽然回过头。


“诶?我、我吗…我挑个简单点的吧。”


“EASY挺无聊的,可以试试NORMAL或者HARD。”


里面的曲目很多,希美挑了个以前在动画里听过的片尾曲,速度比霙刚才的那曲慢很多,眼睛也能抓得过来,但手跟不上。


结束,机器跳出来一句“FAILD”,亏得她觉得自己玩的还不错来着。


“啊啊,失败了。”


“没事,新手阶段都是这样的。”


“再玩一次?”


“不了吧,还是看霙玩比较有意思啊。”希美笑着说。


“诶…是吗。”她感到意外似地伏下眼,嘴里嘟囔着什么。


“对了,那个霙也会玩吗?”


希美没有在意到她的细小表情,环顾四周,刚才看到过一个造型很喜感,像是滚筒洗衣机一样的机器,现在机器前面站了个男生正在玩耍,她点点洗衣机的方向,说:“那个也是音游?”


“是,玩法不一样。”


“霙会玩?”


“也会一点。”


“不玩吗?很有意思的样子,想看你玩。”


那个洗衣机看起来比刚才玩的这个要更难,这个只是用手指,洗衣机要全身都协调起来的感觉,按键和范围也都更复杂。


“我今天没有带手套过来。”


“手套?”希美疑惑不解地反问道。


“嗯,不然剧烈摩擦的话,手会痛。”


不仅要插卡,居然还有专用的手套,对游戏机还真是孤陋寡闻了。


经她这么一提,希美发现那个在玩的男生的手上确实戴了手套。


“那还不简单。”


——去借来用一用不就好了。希美拉着霙过去,等男生打完一首,希美向他搭话问能不能借一下手套,男生擦了擦额头的汗,说好啊,爽快地答应了,估计是看着觉得是女孩子吧,希美感觉他语调里有点透着轻视。


哼哼,等着瞧吧。希美把借来的手套给霙戴上,霙站到洗衣机前,个子矮矮又瘦弱的霙和游戏机对比,像是站上了无差别格斗台。


游戏开始。


果然,很快这男生语调里的轻视就转换成了惊恐,霙娇小的身材和极强的反应速度形成巨大反差,让一众男性都甘拜下风,很快边上就围了一圈人,有个男生凑到希美耳边,“喂、你朋友是何方神圣,这片完全没见过这个大触啊!能不能介绍认识一下?”


“我也不清楚啦,我第一次陪她来……”,希美谦虚地说着,心里却感到暗爽。


霙和这些玩音游的男生接触的话,大概很快就能有高人气吧?希美想着,不过不太愿意把霙放到虎视眈眈的男生圈子里,打着马虎眼搪塞过去。


玩这个洗衣机看来是很耗费体力的运动,和那个男生一样,霙也很快玩出了汗,曲毕,她活动着肩膀,完全是已经进入状态的样子,在边上人的怂恿下又点了一首。


去买点什么慰劳品吧……希美想起刚才有路过一家泡芙店,橱窗里的泡芙很好吃的样子,刚好饮料也喝完了。


“我去买点东西哦。”她对霙说,把装了衣服和凉鞋的袋子放在她脚边,不过音乐太吵,而且注意力聚精会神在游戏上,霙并没有听到。




“呼……”打完自己喜欢的两首歌后,又随机了四首高难度曲目车轮战,最后以一首“night of knight”结束,霙从高度紧张的状态中解放出来,到最后一首已经有些体力不支,不过她很喜欢玩高难度音游的刺激感觉。


“可惜,中间那段不掉就更厉害了。“


“太强了吧……请问能加个Line吗?”


“经常来玩的吗,没见过啊?”


回过神不知不觉边上就围了一大群人,霙渐渐焦虑起来,就是因为这样她才很少来市中心的机厅,通常都会跑去人比较少的地方。


刚才借给她手套的男生崇拜神明一样猛地握住她的手,要问她要联系方式,把霙吓了一跳,霙不擅长对付这样的状况,救命似地在人群中寻着希美的身影,但让她慌神和浇了一盆凉水的是,没有找到希美。


低头看了下脚边,放着之前和希美去服装店的袋子。


霙心里立马涌现出不好的预感,是不是玩得太忘我了把她忽略了所以不高兴,竟然连希美走掉都没有察觉。


“对、对不起…”她慌慌张张地摘掉手套塞到男生怀里,拎起袋子,无视周围的围观者,挤出一条缝逃了出去。


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她,跑出来到机厅门口的霙喘着气,急得都快哭出来。抬头看到远处的自动扶梯上来一个人,正是希美,手里拎了塑料袋,见到霙后快步走过来。


高悬着的心终于落下,她松了口气,差点腿软蹲在地上。




“结束了?”


“嗯……嗯……”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被欺负了吗?”,看霙的样子不太对劲,希美的表情变得严肃。


“不、不是……没什么。”霙连忙摆手。


“真的?”


希美再度追问了下,疑惑不解地偏了偏头。比起第一眼看到霙的时候,现在的她确实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虽说不知道她在想点什么,不过她不想说希美也就没去多在意。


“没事,很好玩,我很久没那么开心了。”


“不愧是东京啊,买杯茶都要排好久队,口渴了吧?我买了柠檬茶,啊,直接买大杯好像比较划算就只买了一杯。”


“嗯。”


霙接过希美递过来的大杯装柠檬茶,猛吸了几口,止住方才的胡思乱想,太阳穴被冰凉的饮料刺得微微阵痛。


“不用喝得那么急啦……我还买了泡芙哦,奶油和抹茶的,要哪个?”


“抹茶。”


霙咬了一口,酥脆的泡芙皮里灌了冷藏的抹茶味奶油馅,凉凉的。


“要不要吃吃看我的?”,希美将咬过一口泡芙递过来,她拿没有缺口的那面给她,但其实霙更想吃她咬过的那一面。


比起有淡淡苦味的抹茶,纯奶油似乎更甜一些。


“……那希美也要吃我的吗?”


“好。”


她好像仅仅是把之前那个当成客套动作,到自己这边就省掉了,希美牵过她的手腕在抹茶味泡芙上咬了一口,紧挨着霙自己咬过的齿痕,“还是霙的比较好吃,我的太甜了”,她舔掉嘴唇上沾的奶油。


“那换一下?”


“啊,倒也不用。比起这个,奶油沾到脸上了哦。”希美伸过来拇指擦去霙嘴角的奶油沫,她感觉脸上的温度瞬间飙升。


希美拿出餐巾纸,拇指在纸巾上划出一道浅绿色的痕迹。


“还剩一些代币啊,玩点什么呢?”


“……”


“霙?”


“啊…再转转吧。”霙别过脸,点了点头。




东京不愧是大城市,电玩设施比宇治的要丰富的多,不光是音游,连赛车游戏都有好几种,玩一个叫街霸的格斗游戏时候,希美选了封面上的那个叫“龙”的格斗家,等她发了个短信的空隙,她发现格斗场上赫然跳出来一个比自己的角色雄壮一大圈,浓密胸毛的大汉。


“开始吧。”霙说。


怎么讲……真是颠覆印象的选择,大约霙是比起外观更注重实力的那派吧。


比起玩得出神入化的音乐游戏,格斗对霙来说也是初心者,机器上印了几个出招表,但炫酷的技巧怎么都按不出来,希美同样难以理解沉迷格斗游戏的会是什么样的人。最后比分以霙的微弱优势胜出。


两人将感兴趣的都玩了一圈,看到投篮球机时候希美感到一种亲切感,她只有玩这个还稍微有点次数,以前有和夏纪两个人赌谁一分钟内命中更多,输了要请赢了的喝饮料,胜率差不多是五五开。不过刚才玩了很累人的音游,就不玩这个了。




“还剩下最后几个代币了啊,好像都玩了一圈呢。”


“唔。要不要玩那个?”


“抓娃娃机啊。”


盒子里还剩下一点点代币,玩别的都让人疲劳,这种时候把代币奉献给娃娃机吞噬再好不过了。


霙看中了有个机子里的黑猫玩偶,两人决定抓这个,每人可以抓两次。


霙的两次都失败了,她耸耸肩,让位给希美。


“好,交给我吧。”


虽然语气仿佛黑猫玩偶已经是囊中物,网络上也经常有抓了一整个房间娃娃的娃娃机达人,但实际操作起来还真没那么简单,明明对准了也没用,爪子就跟希美上了年纪的奶奶的腿脚一样无力。


“啊哈哈……果然不是想要就能抓到呢。“


“嗯。”


霙凝视着玻璃柜里的黑猫,玻璃上映出她的脸,薄薄的嘴唇抿着,那表情与其说是渴望拿到玩偶,不如说是在看别的东西,那是温和得像水一样的表情,希美不清楚她看到了什么。


她举起手,白皙纤细的手掌贴在玻璃柜上。


“能和希美一起出来玩真的很开心。“


“……”


她笑了笑,没错,今天看到了与以往记忆中不一样的霙。


“我也是。”


“明天去游乐园吧?”霙发出邀请,希美正想答应,想起早上母亲有打来电话,原是让希美松了口气,能从和霙相处的困境中脱身的轻松,不知何时却变成了痛苦。她心里一紧。


“抱歉……妈妈打来过电话,说最好明天就能回去帮亲戚的厂里干活。”


希美看到霙倒映在玻璃的笑容僵在脸上,心里很不是滋味,不过那个表情很快就又重归平静。


“这样啊。”她淡淡地说着,低垂下眼帘。


“是真的。”


“我知道。”


“下次吧。”


“嗯。”


她拿出手机看了看,“快到吃饭时间了。学长之前说这附近有家家庭餐厅味道很好,我一直想去。”


“能陪我去吗?”霙转过身对她说。


“好,走吧。”


更多的话希美说不出口,霙走在她前面,看不见表情。


这就是她一直以来的视角吧……希美忍住想要跨上前一步抱住她的冲动。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Pluvia
Pluvia 在 2019/02/20 00:26 发表

笑容逐渐凝固…
可以不忍住啊!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