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ch5

作者:天理鹤情
更新时间:2018-12-08 15:18
点击:1887
章节字数:272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5、


霙听见浴室的水声渐渐停下来,希美在里面喊她拿一下吹风机,她没有动,希美又喊了一次,她也只是盯着瓶子底部那一滩水迹——就算明知道吹风机就放在电视柜上,她昨天洗完澡用过。

这似乎和想与不想,身体的意志不相干,希美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从电视里,或者另一个世界传来,和她无关,相比起来,霙更在意椅子很小无处落脚,和空调温度打得还不够低这两件事情。

“霙?”

她半垂着头,抬起眼视线也只能够到靠近玄关附近的地毯,希美的声音远远地停了一会,随后她的脚踏进了她的视野,她没穿拖鞋,直接赤着脚走近,站定在她面前。那是双很好看的脚,皮肤很白,骨骼和血管的纹路在皮肤表层微微浮现,霙的脑海里飘出“玉足”这个词,不由看得出神。

“你……把这瓶都喝完了?“

希美把桌上的酒瓶拿走了,吸了口气,语句里带着震惊。

“嗯。”

希美洗澡花了很久,霙只是按照正常频率一小口一小口地饮,和希美的反应不一样,她觉得挺好喝的,初入口是水果的甜味,没有很腻,酒的苦味到咽下才感觉到,更像是普通软饮料,不知不觉就喝完了。而且她倒也不排斥酒精的苦味,不如说尝试后认为,想要体验酒的美妙首先就要克服味道。

凉凉的手捧住霙的脸颊,迫使她抬头,正对着的是一脸担忧的希美,微缩的自己映在她湛蓝的眼睛里,但太小了,看不太清现在是什么状况。

我也想这样触碰到你——霙冒出这样的念头。

“你还好吗?”

霙看着那表情,不知为何就笑出来,或许是受酒精的影响,又或者就只是因为希美。她最喜欢太阳一样温暖的希美,光是看到她出现在视野里就忍不住在意,何况是正一对一朝自己问话的她。

总之,她现在心情很好,一种生理性的开心。虽然也没有忘记喝酒时候想的事情,很奇妙,原来痛苦和快乐两种相反的情绪是可以并行的。

“没事,我没有醉。”

霙如实回答,希美看上去不太相信的样子,仍是困扰地看着,“真的啊,我没有醉。”霙握住她的手腕,拿下来看了眼粉色的电子表,“现在是九点四十五,对吧?”她意识清醒,甚至再来一瓶喝掉也依然能正常对话。

“唔…”希美犹豫了下,像是姑且接受了这个说法,“味道如何?”,她转而问道。

“我觉得挺好喝的。”

“是吗……也好,浪费了总归有点可惜。”

“还好霙比我能喝呢,谢啦。”

希美直起身,顺手揉了揉霙的头发,她感觉自己像是被抚摸的小狗一样感到亢奋,希美转身,说:“霙也去洗澡吧。”

霙其实不知道这样的时刻是不是适合,只是看到希美无防备的后背,那种接近要崩坏似的窒息感又蔓延了上来,是先前痛苦的延续,她的情绪在几秒内就变了,却没有感觉有何不妥。

“希美。”她喊住她,“什么事?”,对方回过头。

等希美反应过来,自己就已经被压在了床上,手腕被牢牢扣住,但却没什么力道。霙像是被剧烈动作打击到似地将脑袋垂在她颈侧喘着气。比起不明状况自己这边,她反而更担心霙的状态。

“霙?你没事吧?”

她摇摇头,也不答话,弓起的背脊随着呼吸起伏,她只好先等她平复下来。

被压在床上,湿漉漉的头发贴着后颈,不太舒服。

“……希美。”好一会后,她抬起头,希美以为她终于要放开她了。

“希美有些时候实在是太温柔……温柔到过分了。”

“我喜欢希美,但是…现在被这样对待甚至让我感到很痛苦……”

“啊…但并不是希美的错,全部是我的问题。”

“可是我又好喜欢希美,最喜欢,无论谁都比不上你的存在。”

“那个时候不行的话,那么现在,现在也不可以吗?”

“不这么做的话,我……”

“对不起。”

粉色的眼眸湿润,霙用一种近乎迷离的眼神注视着她。

诶?……

希美默默地听完,唇上传来从来没有感受过的触感,因为不知道该思考什么好,大脑变得一片空白。她花了好长时间去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希美不太理解她在说什么……但如果是全然不理解可能反而好,听到霙告白的同时,脖子好像在被谁掐紧,被水淹没的窒息拽住了她。

霙的舌头滑进嘴里,那种感觉像是什么软体动物,蛞蝓……吧。并不是说讨厌之类的,只是比喻……不喜欢也不讨厌,硬要说的话,希美没有过多的感想。

但也很奇怪。

自己正在被吻着。是这样吧。

手腕像怕她逃走一般被死死按住,即便是生平第一次接吻,希美也感觉得到霙是个磕磕碰碰,笨拙的努力家。她不晓得该回应什么,也不知道如何回应。只能被动等待结束。

既温热又带着酒精的气息,仿佛把牙膏的甜味也放大了。


也许是希美的反应实在是太过冷淡,一会后,霙终于松开手。

两方皆是陷入许久的沉默。霙从她身上退开,如果说刚才她还觉得她是喝醉的话,希美现在绝不会这么认为,因为那是很清醒的神态。

“……你喝醉了吧?”但她还是这么说了,解嘲一样笑着,那笑容连她自己都确信很违和。

对接吻无感想的她,看到霙悲伤的表情,心脏却隐隐抽痛。

“抱歉……晚上我可以回去睡吗。”

霙并不是用疑问句说的,而且她说这句的时候已经将自己为数不多的行李收拾到袋子里,希美仍旧保持着半撑起身子的奇怪姿势坐在床上,即便感觉手脚都麻痹了,还是自虐地觉得这样还比较好。

直到她连乐器盒都拎起,打开门径直出去,希美才如梦初醒般意识到她是真的要离开了,赶忙追上去。


“等、等等。”

“……”

喉咙好干,挤不出话,希美很讨厌这样的时刻,也讨厌优柔寡断的自己。

“很晚了,东西又多…路上不安全。我送你回去吧。”

霙没有拒绝这个提议。希美帮她拎着双簧管盒和买的衣服,霙拖着行李箱,跟在她两步之隔的距离。两人一路无话,希美感觉十五分钟的路程足有一小时那么漫长。

回去后希美坐在床上,盯着桌子上摆着的空酒瓶和玻璃杯发呆,头发还没干,走路以后身子又黏糊糊的了,但她没有力气再去洗一遍澡。瓶子上的粉色小象跳舞一样在她眼里晃,希美后悔要是没有买就好了,一会后却又觉得也不尽然,发生今天这样的局面可能是注定的,即使不是今天,未来的某一天也总会这样……大概吧。

希美不是没收到过情书又或者告白,算起来也是一只手姑且数不下的次数,但对着其他人她可以很轻松地拒绝,打着哈哈敷衍过去。唯独对霙做不到,也不知道怎么回应,一直采取的是回避态度,霙也没有再提,她天真地以为这事就算过去了。

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意识到又无法逃避,被逼迫做出选择,希美感觉有种未知的恐惧。


“哇呃!?——”

一片死寂的房间忽然传来铃声,希美才想起来刚才急急忙忙奔出去连手机都没拿,她划开看了下,是霙的电话。

“喂?”

“……你到酒店了吗?”,霙有点低沉沙哑的声音冷冷地说着。

“嗯,到了。”

“…那晚安。”

“晚安。”

霙挂断了电话。


希美一直是睡眠质量很好的人,但当晚却难以入睡,在床上辗转反侧,这种情况已经很久没有发生过了,少了一个人的床铺变得很空。希美有点庆幸霙提出晚上回去的请求,她不愿意被她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

即便不愿去想,闭上眼睛还是浮现出霙的背影,接吻的触感久久不能散去。


“你总是无意识地做出残忍的事情。”

她想起夏纪有次这么对她说。

是我的错吗?感觉鼻子一酸,希美不自觉地咬紧牙齿。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Pluvia
Pluvia 在 2019/03/07 23:19 发表

这章真的有感觉啊,喝多了和面对告白都是…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