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我们的好时光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8-11-15 22:10
点击:1297
章节字数:394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九十九、我们的好时光

“你好讨厌!”

“为什么?”

静留把她的恋人轻轻地放回床上,却没想到迎来的夏树这样一句嗔怪。不过她却是知道的,当她在庭院将夏树抱起,一路回到病房,夏树那本来因伤而有些苍白的脸颊,却越来越红,此时更是如粉蒸霞蔚一般。

可是静留多么爱她这害羞又甜蜜的模样啊,故意问一声“为什么?”更是收获了夏树一个横过来的眼神,可那里面的娇嗔,真是让人心神颤动,无限爱怜。

她的爱人是清甜冷艳又粉红的草莓冰淇淋,怎能不让人爱不释手,时时刻刻想舔一口?

夏树可不知道静留心里转的小念头,她还是气哼哼地说:“明明有轮椅,你又不用。我说我可以走的,你又不让。”

“你伤还没好,我怎么舍得你现在走那么多路。而且……”静留双手搂定夏树,昵声笑道,“我这么爱你,爱到不知如何是好,若不是一路抱你,感受一下你在我怀里的感觉,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呢!”

听到静留的话,夏树也忍不住笑了,神情里最后一丝嗔怪也转成了甜美,她羞答答地问:“那……什么感觉?”

“很踏实……很温柔……很暖……很甜……很重……”

靠在静留怀里的夏树,正微闭着眼睛听静留那情意绵绵的形容,心里的幸福和那相依相偎的满足感,让她觉得,她就是静留的公主,她的爱人给了她所有的柔情和整个世界。可是万万没想到这家伙最后会说一句大煞风景的“很重”,一下子让她睁大眼睛,气结地大喊一声:“什么嘛!我根本不重!”

夏树说得没错,她的身材本身就是纤瘦结实型的,这次重伤之后,更是瘦损得连一阵风都会刮倒,居然会被这个渣渣说成“很重”!

况且,有这么形容自己女朋友的么?

可是静留无辜地睁着眼睛:“我知道啊,可我说的是我的感觉。现在我的双臂都酸痛得抬不起来了。”

虽然气恼,但是听到静留说自己手臂酸痛,夏树对静留的疼爱还是占了上风,她揉了揉静留的手臂,嘟囔道:“才不是我重,是你太弱了。”

“是我不好。可是你也得原谅我。”静留注视着夏树的目光情丝牵缠,“我也从来没有公主抱过别人,这是我第一次。”

说起这个第一次,久历情场的首席法医,眼神中也带了几许羞涩。

她说的是实话。高高在上的藤乃静留,在过往的爱情中,都被骄纵得如同公主一般,从不需要如此辛辛苦苦又心甘情愿。更何况她的那些前女友,比方说姬宫千歌音、佐藤圣、花园静马……又怎么是需要公主抱的人?况且静留最擅长的,是在翻云覆雨中转守为攻……

想到这里,她更是羞惭,连忙收敛心神。从今往后,她只对夏树一人钟情,过往的情爱,便如过眼云烟,让其消散吧。

她认真地说:“我虽然弱,可是我也会为夏树改变的。我已经决定了,夏树复健的时候,我也会好好练习的。我从小学到高中都很正经地练习薙刀,其实我的武力值还是很高的呢。”

静留说的是真的。也不知为什么,父母坚持让她从小就练习一门武术。面对众多的门类,她选择了符合自己京都名门淑媛优雅形象的薙刀,拜了名师修习薙刀术。她在这上面下过苦工,也颇有天赋,十三岁就拿到了薙刀免许皆传的资格。可惜到美国留学之后少了人督促,她也生疏了许久。不过练过的功夫没有荒废,只是很少有施展的余地。那次在波士顿领事馆枪击案中,出身警备部的精英警官上田狗急跳墙拔枪想要杀人,却被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踢中裆部,瞬间失去了抵抗力。

不过这些她都没来得及告诉过夏树,夏树只是撇撇嘴:“你的武力值?你就是个战斗力只有五的渣渣。”

“喂!”静留撅起嘴,想要反驳,可是也真没什么可说的。她泄气地往床上一倒,“原来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无用又无能的形象。”

“所以我不需要你去练什么啊。”夏树轻抚着静留散落在她膝上的秀发,“有我保护你就行了。我很快就好了,你的安全就交给我吧。”

静留抬眼看着她上方的夏树,夏树也正看着她,不说话也不动作,可是爱的轻柔和甜美,却已悄悄将她们包围。这茫茫人海,世事无常,却能够找到一双可以注视的眼睛,我看着你,你看着我,走过岁月长长的路,走过烟火风尘,陪伴着彼此,一直陪伴下去,就是最大的幸福。

静留柔柔地笑了:“我何止把安全交给你,我的一切,都交给你。”

夏树面上又是一红,低声道:“你在说什么呢?”

静留挑起眉梢:“你在想什么呢?”

她们同时笑了,这种亲密无间的默契,没有爱过的人怎能明白?

夏树的笑容让静留心中一动,而那原本苍白的脸颊上的两朵潮红,又让她心头一荡。她的自控力再强,此时也情难自已,不禁坐起身子,一手搂住夏树的纤腰,贴近她的爱人,低声道:“宝贝……”

静留原本柔润婉转的声音,此时听起来略带沙哑,却有着情感在燃烧的磨砺和低徊。她无意去撩动什么,却比任何刻意展示出的性感都要迷人。夏树的呼吸也急促了,一呼一吸之间,是静留身体的茶香和火热的温度。她当然知道静留想说什么,想要什么。

她什么都愿意给她!

静留轻叹一声:“宝贝,我好久都没有吻你了,好久!”她注视着夏树的眼神,喜悦中带着安心,像是失所流离的鸟儿,找到了自己的归巢。

也像鸟儿扑进巢中一样,静留也不再等待停留,她下颌轻轻抬起,便吻住了夏树。开始时是那样的轻柔,她只是小心地将夏树的唇角轻啜了两下,可是那久违的触感,像是一把钥匙打开了她的心门。那是她渴望已久的爱情的滋味。她的身体无须大脑的安排,也顾不得一个温柔得体的好情人应有的接吻节奏,那体内蕴藏的热流涌动喷薄,让她这个吻由轻柔开始,瞬间陷入了狂烈的热情。

静留噙住了夏树的唇,深深地吻了下去。她托住夏树的后脑,仿佛这热烈而深入的吻不足以表达她的依恋和想望,她想让怀中的女人尽量地离自己近一些,再近一些,只恨不能要和她糅合了,融入了,永远永远地分不开才好。

这不是静留一个人的单相思,她也得到了夏树深情的回应。羞涩的少女在起先略作躲闪之后,静留滚烫的唇随后便点燃了她。她像是被烈火燎烧的草原,赤焰炎炎,连天边的云彩也是灼热的。她和静留唇舌交织,那进退纠缠,像是最激情也是最默契的舞蹈。可这不是有意的配合,是她们身体共同的节奏,没有什么比契合的唇齿与身体更能体现她们深藏于心的爱情。她们是如此相爱,从点点滴滴开始,涓涓细流汇集成汪洋大海,即使曾经分离,却不会中断她们的爱情。只会让惊涛澎湃,巨浪滔天!

夏树勾住静留的脖子,手臂的肌肤也感受到静留身体滚烫的热度,静留急促的呼吸也打在她的脸上,像是热切的抚摸。恋人的热情让夏树情不自禁,想要更多……她的喉咙里已经止不住发出低低的呻吟,手臂更加用力,将她和静留的身体贴合得更紧密。

可就在此时,她听见静留轻喘了一下,竭力控制住呼吸的节奏,微微往后一仰,她的唇离开了她亲爱的恋人。

夏树轻轻地“嗯”了一声,极短暂的迷茫过去,她瞬间清醒了。她一把揪住静留肩上的衣服,颤声道:“静留,你……”

静留看到夏树如被冰封,那原本潮红的双颊瞬时苍白,眼神里的惊慌更是让人心疼。她立刻明白夏树在想什么,上次她给夏树造成的巨大伤害此时仿佛又从天而降。她连忙搂住夏树的肩膀,轻轻摩挲,柔声道:“夏树,你不要乱想,我不会离开,我爱你,我爱你!”

静留的抚触和话语让心中慌乱已极的夏树稍稍安定,她抬眼看着静留,清澈的碧眸急切地在静留眼神里寻找答案:“可是你为什么……”

“我得控制我自己。”静留语气温柔而坚定,“我知道我多么渴望你,我渴望把一切交给你,也渴望你的一切。”她说到这里,脸也禁不住红了,“可是现在不能,你身上有五处刀伤,每一刀伤害有多深,我比谁都清楚。我怎么能这么自私,为了自己的欲望再次弄伤你呢?天哪,我连看你皱眉头都舍不得!”

夏树含着泪微笑了,紧张急促的呼吸平缓下来,她也的确感到身上尚未愈合的伤口其实还是疼的。可是她还是抬起她没有受伤的左臂,手指轻抚着静留的面颊,低声道:“我不怕。”

“可是我怕。”静留握住夏树的手指,放到唇边轻轻地吻,“你还这么虚弱,我都不知该怎么疼你才好。我更怕把你弄伤了,一想到你的伤口要是流血我就心疼得不得了,而且如果因为是我造成的,舞衣、小命、千绘,还有八千代婆婆,她们一定会手撕了我的……”

夏树被静留逗笑了,刚说了一句:“她们不会的。”就继续听静留说:“我不是怕自己被撕碎,可是她们要是赶我出去,不许我见你,那我真比死还难过。”

夏树想了想,若是静留被赶出去,自己见不到她,岂不也是真的比死还难过?她轻叹一声,靠到静留怀中,呼吸着静留特有的气息,弥补一下心中的遗憾。同时听到静留温柔的声音:“我真恨自己保护不了你,也没有法子让你赶快好起来,只能用这种方式安安稳稳地陪着你。所以,夏树你原谅我吧。”

夏树听得出心上人语气中的惆怅,她没办法现在就好起来,也只能安抚一下她的恋人。她抬起头,蹭了一下静留的鼻尖,笑道:“你刚才不是说你是超级英雄么?怎么现在又觉得自己无能了?”

“我……”静留语塞了。在夏树看来,静留是无法自圆其说的尴尬好笑,而静留心里所想,却是另一回事。

是不是应该抓住机会坦诚地说出自己的情况,告诉夏树自己真的有超能力?同时也能够解释清楚那天自己突然抽身离去的真相,消弭夏树心头的巨大伤害。可是上一次她准备说出一切,却被那个飞刀杀手打断,那段血腥可怖的经历,让她想到就心神颤抖。何况如果现在说出,身体还这么脆弱的夏树该怎么去理解、接受、消化?她们刚刚复合,浓情蜜意中,就要再接受一阵狂风暴雨的考验?

她正在犹豫不决,就听见有人轻轻敲门,随后探进来一个色彩鲜明的脑袋:“我来送饭了,可以进来么?”

是舞衣,这些天静留陪伴夏树,舞衣便贴心地承担起为两人送饭的任务。至于做饭,则是江利子和八千代婆婆轮流来。

“看来今天做饭的是婆婆啊,辛苦了。”江利子去医院治疗的日子,就是由八千代婆婆做。相对于江利子堪称极致的厨艺,八千代婆婆被比较得全面落了下风,色香味俱是不如。

“我知道你们的意思。”舞衣笑嘻嘻地说,“不过我今天带来一个人,一定会让夏树开心,也算是弥补婆婆手艺的不足吧。”

说罢,她着门口喊了一声:“快请进来吧,现在挺方便的。”

看到走进门的那个矮胖大叔,夏树的眼睛却亮了:“迫水叔叔!”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一夕一叹
一夕一叹 在 2018/11/13 01:18 发表

手动like

水瓶座女孩
水瓶座女孩 在 2018/11/11 10:01 发表

终于开始甜了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