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我想告诉你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8-11-25 23:37
点击:1021
章节字数:363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百、我想告诉你

这个貌不惊人的迫水开治走进病房的那一刻,夏树惊喜不已。那娇憨纯真的神情,像一个小孩子。

静留不禁看得呆了,夏树这珍贵可爱的样子,是连她都未曾看到过的。

这一瞬间,她甚至有些嫉妒,眼前这个平平无奇的人参与了夏树那么多的人生,而她到目前为止,对她可爱的恋人拥有的太少太少了。可是她也很骄傲,因为她将拥有夏树的全部未来,迫水叔叔、八千代婆婆就放心地把他们呵护长大的夏树交给藤乃静留吧!

虽然没有见过面,可静留听夏树说起过她的成长经历。自从母亲身亡,夏树就被玖我纱江子的助手迫水开治收养,从六岁到小学毕业,整个童年她和迫水叔叔一起度过,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却胜似一对父女。直到夏树十二岁,迫水一个大男人不太方便照料青春期的少女,夏树才跟着八千代婆婆和舞衣、小命从风华一起到了东京。但他们还是像离家在外的女儿和留守老家的父亲一样保持联系,每年都会在一起过年。

可是踏进病房的迫水叔叔却是沉着脸,原本就黝黑的脸膛现在黑得像锅底,他不高兴地说:“你受了伤,怎么不告诉我,我还以为你早就忘了我这个叔叔呢!”

夏树隔三差五都会和迫水开治发邮件,说一些日常的事,再忙也会报个平安。可是迫水两个星期没有接到夏树的消息,打电话也没有回应,幸好联系到了八千代婆婆,知道了夏树身受重伤的情况。

“不是的,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夏树连忙道,“你看我挺好的啊。”

可是她的解释没有得到迫水的谅解:“我现在才知道你就是报喜不报忧,还不知道有多少事儿瞒着我呢!”

夏树哑然,她太不擅长应付这种局面。面对迫水叔叔,她不可能像对其他人那样不置一词冷漠相待,若是像少女那样撒个娇一定能解决问题,可是除了对静留,她实在不会对其他人,即使是最亲密的人露出哪怕一点儿撒娇的神情。

她只能偷偷地看一眼她的静留,寻求一点支持。在她心中,再难缠的人也会被她聪明潇洒的恋人弄得服服帖帖。

迫水叔叔一定会喜欢静留的,谁会不喜欢静留呢?

静留原本就想替夏树来解围,现在看到夏树那如同小狗狗一样令人爱怜的眼神,她更觉得自己义不容辞。

我的傻姑娘,你总是看轻自己,你可知道你一个眼神就能让我赴汤蹈火?

静留扬起笑容,语气俏皮:“叔叔,我也觉得你应该生气,你应该骂夏树,狠狠地骂!”

夏树吓了一跳,迫水也呆了呆,却听见静留继续说:“前几天我爸爸妈妈也打电话狠狠地骂了我,因为我没有告诉他们我亲身涉险,几乎性命不保。他们哪里知道我作为女儿的心思,无法回报父母的爱,只能惟愿父母平安喜乐,也算是略尽孝心。我想夏树是把叔叔当成父亲,才会这样这样做吧。所以我虽然理解夏树,不过叔叔也应该像我父亲那样大骂夏树一顿,这样我心理才平衡呢,是不是?”说罢她像夏树眨眨眼,真是说不尽的俊俏可爱。

迫水原本就不是真的生气,听到静留这一席不循常规却又合情合理的话,更让他怒气全消。他眼前这个年轻女子,长得又美,说话又入耳,笑容又温柔可亲,哪里还能再生气,听到最后,也不禁露出了笑容。

看到叔叔不生气了,夏树也松了口气,情不自禁地笑了。她的恋人真的好棒,除了是个战五渣之外,简直是无所不能。

是啊,她的短板有静留弥补,静留不会的呢,自然有她来做。这样彼此需要彼此嵌合的恋人,才是真正完美吧?

所以她何必为自己的缺点而自卑?也许那些不足,正是为她和静留的爱情做好的准备呢!

夏树突然发现,人一旦想通了,很多事就会变得豁然开朗。而真正的爱情,不就是让人变得越来越好么?

也许她做错过很多事,吃过很多苦,可是人生中最幸运也是最正确的选择,就是爱上静留。

更幸运的是,她爱的人也爱她,有什么比这个更美好呢?

静留不知道夏树在想什么,可是看到夏树发自内心的笑容,心里也是甜甜的。她鉴貌辨色,看到迫水的神情,知道这位叔叔有好多话要和他亲爱的孩子说,便找了个理由,出了病房。

当然,在走出病房之前,她给了夏树一个眼神:别担心,我不走,一会儿就回来。

静留合上病房门的时候,她听见迫水叔叔带着点小激动的问话:“她就是……那个医生?”

然后她听见夏树羞涩的声音:“嗯……”

她笑了。想必夏树一定曾经告诉过她的养父:“我恋爱了,我的爱人是个医生。”

以夏树的性格和对自己的爱,她一定不会对叔叔说起过自己曾经伤害过她,给她带来多少痛苦。

怪不得刚才说话的时候,迫水叔叔上下地打量着自己,莫非是未来的岳父大人在考察自己的女婿?

虽然不知道迫水叔叔对女人和女人恋爱有什么看法,但是她还是有莫名的自信。

因为夏树那么爱她!

所以,放心吧,藤乃静留。你那么棒,岳父大人一定会放心地把自己的女儿交给你的!

静留一边想着一边走出了观护大楼,当中庭的阳光沐浴到她身上时,她的心情真的好得要命!

而此时她在中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中庭的木质长椅上,有一个娴静优雅的身影,正在低头读书。午后的阳光照在那人柔软的褐发和旧旧的灰色毛衣外套上。她看上去是如此地让人怜爱,以至于光线都柔和得如同抚摸。而那翻动书页的纤长手指,在阳光下白得几近透明。

“江利子,是你?”

江利子抬头看到静留,展颜一笑:“静留,原来你也在这里。”





“原谅我没有来看夏树和你。不想打扰你们,也料想夏树并不是那么希望见到我。”江利子的手指在书页上轻轻摩挲,说话语气还是那么清雅淡然。

“不,如果夏树知道你对我们帮助那么大,我想以她的性格,一定会非常感激你的。”

“可是她不会知道,不是么?” 江利子的回答总是一针见血。

“其实,我想告诉她,差一点儿就……”静留犹犹豫豫地说,她遽然抬起眼睛,看向江利子,“你会告诉蓉子你能听见她的声音么?”

“不会。”江利子断然道,“我不会告诉她,我也不会去听她的声音。”

“可是,你曾经因为异能而离开她的事实,可以改变么?”

江利子看着静留,她知道静留内心的纠结,也知道她想要从自己的经历和想法中找到可以作为判断的依据。她淡淡一笑,道:“正因为事实不可以改变,所以告诉蓉子也于事无补,反而会增加她内心的负担。她可以理解九年前我的不告而别,我也明白了我误解了她那句话背后的意义。所以真相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也许永远隐藏会更好。”

静留也笑了:“如果这样,也很好。”可是她的笑容背后是隐隐的忧虑:江利子可以这样,等于藤乃静留也可以么?

江利子的狐耳异能造成的伤害,早已消解。对于蓉子来说,家破人亡身败名裂,本身就是江利子不辞而别的最好理由。可是藤乃静留如何能解释她那天为什么在云雨缠绵之际突然抽身而去,丢下了从欢爱之巅突然坠入冰海深渊的夏树?

而且她对夏树造成的伤害,还血淋淋地镌刻在夏树的心头。她想起刚才她只是停下那一吻,夏树便如此的惊惶。还有先前夏树编出来的分手理由,恋人之间分手有那么多理由,何以夏树会选择那一条?

那是因为伤害太大了,不可磨灭。那单纯的傻姑娘本能地选择了这个理由,而且她也确信,面对这个分手理由,静留无法辩驳,只能同意。

的确,夏树爱她,不会怪她,会谅解她,可是不代表伤害会消失,记忆会消除。

更何况单纯耿直的夏树不同于理性宽容的水野蓉子,如果她得不到那一晚的真相,恐怕她的心里永远会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障碍。她当然不会去责怪抱怨她深爱的静留,她只会压在心头,自己默默承受。

深爱夏树的藤乃静留,怎能舍得夏树自苦,消磨她们来之不易的爱情?

“你有没有想过……”静留依然执着地想从江利子那里得到一个答案,“如果有一天蓉子得知真相。”

“那又怎样呢?”江利子侧过头看着静留,及肩的头发垂下,阳光从她发丝的间隙细细缕缕的透过,衬得那清秀的面庞更加淡定脱俗,“如果蓉子爱我,她终究会理解我,接纳我。爱情不是玻璃橱窗里的易碎品,爱情是山、是林、是火、是风,你若不相信爱情的强大和坚忍,那你要爱情做什么?”

静留看着眼前这个泰然自若到不可思议的女人,衷心道:“江利子,你真是我见过最强大的女人。”

江利子笑了,摇了摇头:“怎么可能,现在的我每到黄昏,就要承受毒瘾的折磨,万蚁蚀身,冰寒入骨,这样的人怎能奢谈强大?”

静留猛地醒悟,她太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之中,以至于忘了询问江利子出现在医院的原因,她连忙笑道:“你现在好些了?是不是还在按照方案治疗?”

“身瘾易治,心瘾难疗。我是来做心理治疗的.”江利子扬了扬手中的书,“很快就到我预约的时间了。”

身为医生,静留明白戒毒的艰难,可是她也有信心,江利子这样外表柔弱内心强大的女人,没有什么是她不能克服的。于是她笑道:“你一定会成功。你和蓉子都是那么好的人,上天一定是公平的。”

“公平?”江利子笑了,“天若有情天亦老,上天从来都不是公平的。”

她虽然在笑,可是静留却从她清淡如水的眼眸,霎时间被寒冷冻结,水原本有多柔软,就会凝结成多么锋利的冰凌,也让静留心头猛地一寒。

江利子那骇人的眼神不过是一刹那,如同一个错觉。她又笑道:“跟你说一个好玩的事,不过可千万别告诉夏树。”

“什么事?”

“你可知道……”她把目光投向心理治疗的楼层,“那个残杀了四名女性,被夏树逮捕归案的凶手佐川政男,也住在警察病院。”

“什么!你怎么知道?”静留一下子震惊了。凶手和逮捕他的警察住在同一所医院,难怪江利子让她不要告诉夏树。不过这件事不好玩,一点儿都不好玩。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