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我不会走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8-11-10 22:09
点击:315
章节字数:422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九十八、我不会走

在外人看来,此时藤乃医生的步伐依然是如此洒脱而不失优雅,可是只有她自己才清楚,她的每一步,如同跋涉在沼泽,踩下去、拔出来,都在耗尽她全身的力气。

就在这时,她听见一个声音穿过她的头脑:“不要走!”

静留身子一晃,差点踩空。她很快地确定,这个声音不是用耳朵听到的,是用心,用她特殊的能力。

可是自从那一次,她已经强令自己不去听夏树的心声。而且随着她向江利子求教,她已经越来越能控制自己的能力了。

那么她如何听到这句清晰响亮的话语?除非那句心声强烈得不能再强烈!

可是,这是真的么?还是藤乃静留的一厢情愿?

就这一次吧,就一次,让她违反约定,动用她的特殊能力,再听一听夏树的声音。

她听见那熟悉的低沉嗓音,先前是那样简单干脆,可是此时却如此的凄苦:“静留,不要走,不要走……”听到夏树声声的呼唤,静留几乎要立刻转身,可又听到夹杂的那句话,曾经在那个缠绵之夜让她立刻冷了心的话,“你经历过好多的女人……”可是经历过生死,让她没有立刻抽身决绝离去,而是耐心地继续听,哪怕会有更不中听的话在等着她。等待是有价值的,接下来,她听到了这句撼动她内心的话:“可就算知道你有过多少女人,我还是那么的爱你!”

听到这里,静留终于停下脚步,即使夏树内心对她还有多少责怪和怀疑,她对自己还有哪些不确定,都不能阻止她回头了!

当静留转身,她看到夏树的眼睛,原来在她转身离去的那一刻,夏树就回身凝望向自己。就像她们曾经约定的——送送我,用你的视线目送我一程。

夏树的嘴唇一直轻轻翕动,即使无声,也能看得出她下意识呼唤着的,是她负心的情人的名字。而那满含泪水的眼眸,眼底盛满了哀愁和不舍,当她的目光和静留相触,那泪水颗颗落下,如雨点敲打着静留的心尖。

“夏树……”这个仅仅从舌尖掠过就能让她哽咽的音节,一旦说出口,眼泪便倏地落下。而泪水一旦夺眶而出,感情的闸门再也无险可守!

几乎是不假思索,静留已经向她心爱的女人奔去,管不了曾有的顾忌,顾不得可能会再次被拒绝,还有风度、优雅什么的,早就抛到八千里之外了。

世上总有一种东西,会让你不管不顾,它就是爱情。在藤乃静留的心里眼里,只有她爱的女人,为了那一滴眼泪,她可以摔碎她所有的尊严!

泪水已经模糊双眼的夏树,看到静留向自己奔来的身影,吃惊地睁大了眼睛。她急切地用衣袖擦了擦眼泪,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静留在证实着,这不是她的幻想。

三分钟前,她忍着心如刀割的痛,说出了拒绝。三十秒前,她听到静留熟悉的脚步声,却是离自己越来越远,她无法自控地回头凝望着爱人的背影,明知道她们会分离,可是太想多看她一眼,而静留每走一步,她就越发知道,她的不舍有多厚重,她爱静留有多深。

可是就在静留离她越来越近,还有十步的距离,她咬紧牙关,断然喝道:“你站住!”

“夏树……”

“我已经说出了我的想法,不会再改变。你回来做什么,还想再次背信弃义,再来伤害我一次么?”

夏树话说出口,看到静留难堪的神色,心如刀绞。她知道自己的话很难听,可是若是因此让静留恨自己,激静留离开,她宁愿如此。

静留收住了向前跨出的脚步,她有些后悔再次用狐耳去听爱人的心声。她从小到大,听到了多少人心叵测,察觉到多少人心底不堪的东西,就算她这次总算听到夏树对自己的爱,可是又怎么样呢?爱情下面那些复杂的东西,她何必去深究,江利子九年前听蓉子心声的前车之鉴,她还要重蹈覆辙么?

可是那晚江利子在说起往事,对她说的那番话犹在耳边:“那么多美好的时刻,却抵不过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脆弱的是我们的爱情,还是我那颗害怕受伤的心?我比任何人都了解蓉子高贵正直的品行,难道一句话就可以推翻这所有的真实?……为什么我只想到自己的伤,却从来没有为她考虑过,我真的是太自私了!”

还有后来,江利子在教导她使用狐耳的时候,曾经说过:“当我经历过九年的风霜雨雪,人世沧桑,才逐渐明白,如果再有一次机会,我也许会再次选择去听蓉子的心声。因为人除了一双耳朵,还有一颗心。一颗披沙拣金、去伪存真、发现真相、相信美好的心。狐有灵,更有情。我想,那才是狐耳的真正意义。”

藤乃静留是狐耳,她不能辜负她的天赋异禀,生而不凡!

静留看着她眼含热泪,面色如冰的恋人,决心聚力凝神,用心去听。一瞬间夏树脑海里诸多的话语如呼啸一般从她身边掠过,而也几乎是一瞬间,她听到了最关键的真相。

原来如此!




“夏树,你这傻姑娘,你以为你能骗得了我么?”

看着静留面带微笑,声音清朗地说出这句话,夏树如冰山般的面孔,出现了一道松动的裂痕。

可是她还是尽量地稳住自己有些慌乱的心绪,倔强地迎上静留的目光,碧绿的眼睛如同凝冰:“我骗你什么了?”

“我很惭愧,我听得见你的声音,却不够懂你的心。”静留满面的羞惭是真的,若不是有狐耳,她就会被夏树骗过去。她还是没能完全了解她的恋人那冰冷决绝的态度之后,对她的爱有多深。

“我的夏树,无论我有多糟糕多人渣都会包容我,绝不会因为害怕受伤而离开我,更不会看着我伤心而无动于衷,这不是我的夏树。”

“可是人会变,我也会变。”

静留摇了摇头:“心性坚决,没有人能比得上你。我已经知道了,你要和我分手,还是因为爱我,你不愿我因为你的缘故而身陷险境,对不对?”

夏树没想到静留如此之快地一针见血揭穿了她精心设置的谎言,她当然要否认,可是她直率的性格,让这种否认也是绵软无力的。

看着恋人那单纯的眼神中满满的挫败感,静留叹了口气:“夏树还真是自以为是呢。”

“什么?”没想到静留会说这样的话,让夏树不禁转过眼睛,满是不解。

静留笑了:“你为什么会认为是你拖累我进入险境的呢?也许那个杀手是来杀我的呢?”

夏树冲口而出:“你有什么好杀的?”

真是典型的夏树式回答,却也让静留苦笑无言。是啊,藤乃静留有什么好杀的呢?她这二十多年顺风顺水,讨人喜欢的水准在日本绝对排的上前十。虽然也让很多女人伤心,让很多同行嫉妒,可是都够不上让人去请顶级杀手来追杀她的程度。

静留只有苦笑道:“夏树果然是夏树,连这个方面也不留点面子给我。其实我也很重要啊,我当然有被人觊觎的可能,当然也有可杀之处啊,我……我……我……”她努力地搜索着适合的词汇,可是情急之下也只能说,“我是变种人……我是超级英雄!”

听到静留的话,夏树的第一反应是内心一阵剧痛,懊悔万分。她以为她的静留在巨大的打击下,突然地精神失常了,否则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可是静留那清澈明亮的眼睛随即告诉她,刚才的猜想错了。可是这简直让她目瞪口呆。静留没有任何的调侃玩笑,那全然认真的态度,像极了一个幼稚园的孩子摆出十字起手式,大喊一声“动感光波!哔~哔~哔~”

夏树终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一秒钟前还心如刀绞,凄楚万分,现在脸上犹满是泪痕,可是她这一笑,犹如一棵坚强的树在凄风苦雨中初绽新芽,再灰暗的天空,也挡不住那明亮的颜色。

夏树一笑之后立刻觉得不妥,极快地敛起了笑容,沉着脸道:“你以为你胡说八道,就能让我妥协么?”

她话说得虽然冷,可是刚才那一笑,早就让她冷酷的面具像是阳光下的雪人,片片剥落得不成样子。她用了一个星期武装的自己,现在却连看着静留的眼神都显出了几分软弱。

这个女人就是她命中的天魔星,她的所有情绪,注定要被静留牵动,一颗心牵牵挂挂,根本无法自拔。

静留愈加真挚:“你可以不信我的话,我也不是让你妥协。我只想告诉你,我们之间不存在谁拖累谁,如果你存着这个念头,是不是如果证实了那个杀手其实是来杀我的,你也会立刻抛弃我,跑得远远的?”

夏树不假思索:“怎么可能?我不是这样的人!”

“可你觉得我是这样的人!”静留极快地接口,“夏树,你选择我、爱上我,可是又这么看轻我。”

“不是的!我没有!”夏树急急地想要辩驳,眼泪又湿了眼眶,她不知道怎么说,可是她知道自己已经失败了,静留不会走,无论千难万险,她心爱的人都会和她站在一起。

“是的,我不会走。”静留又一次看穿了她的心思,“你不怕,我也不怕。我唯一害怕的,就是失去你!”

“静留……”夏树含着泪看着静留。静留洞察一切,可是还是选择和她在一起,她也知道,无论如何,她是赶不走静留的了。她心头一热,低声道:“静留,你这个渣渣。”这一句话,有多少埋怨、无奈,就有多少疼爱和依恋。

她看到她的渣渣笑逐颜开,向她伸出手去:“我的傻姑娘,我回来了!”

这就像一声召唤,足可以让玖我夏树丢掉积攒的全部理智,她内心像是雪山被阳光瞬间消融,一下子变成涓涓暖流汇成的一江春水,静时清澈透明,急时汹涌而来。她摇摇头:“不,让我过来!”

说罢,她丢掉刚刚发下的誓言,用尽全力向静留跑过去。未痊愈的伤让她每一步都带着撕裂般的痛楚,走得跌跌撞撞、一瘸一拐。可是这和静留相比又算什么呢?静留的怀抱、静留的温度、静留所带来的幸福感和安全感,以及有关静留的一切,是玖我夏树全部的生命之源。

“夏树!”静留终于在夏树将要失去平衡之前,赶到了她的身边,紧紧地将她的身子拥入怀中。

而她迎来的,是夏树更深的依偎。虽然虚弱无力,却是倾尽了身心。

“原谅我,原谅我。”静留在夏树的耳边低诉,“我离开不了。答应我,好好地和我在一起,我不能没有你。如果明天就死,也让我在你怀里好好地度过今天!”

第一次感受到优雅镇定的爱人在自己面前竟会如此孩子气地六神无主,夏树的心里满是怜爱和心疼,她不知道说什么,也说不出什么,她此时的激动也不亚于静留,只能颤声说:“我也是。我是变心了……不……我是……背叛了我自己……”

“我知道,我明白。”外人听来混乱不清的解释,唯有静留理解夏树的本意,“我也知道我很不好,让你不放心。所以你再给我一次机会,一次就好!”静留更深地将夏树纳入自己的怀抱。这个昔日充满活力的身体,如今形容瘦损得仿佛一阵风就能将其夺走。一想到夏树曾经经历过的伤痛折磨:停止呼吸、停止心跳、差一点永远离她而去,就更让她坚定了自己的决心——好好地爱她、珍惜她,绝不放手!

“我……我……”夏树抬起头,看着静留赤眸里的深情和渴望,即使是钢铁般的意志,也会熔断在这赤焰之中吧,更何况她……她颤巍巍地抬起右手,轻抚着静留的面颊,低声道:“不是一次,你无论要多少次,我都可以。”

静留的眼里闪出惊喜的光,却仍像一个傻孩子一样问出傻话:“你不怕我还是那样跑了……伤害你?”

夏树含着泪笑了:“没什么伤害比得上死亡。为了你,我不怕死,所以,我不怕……”她又贴近了静留的颈窝,声音如同叹息,“可是,等你离开,我才明白……”

“明白什么?”

夏树看着静留眼神中的笑意,想说什么,又觉得无需说什么,只是摇摇头,舒了一口气:“你明白的。”

你明白我,我也明白你,我们就是这么相爱!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一夕一叹
一夕一叹 在 2018/11/06 23:46 发表

啊。。。不知道为什么明明happy了确更难过了?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