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無標題

作者:Devil菇
更新时间:2018-11-05 12:19
点击:71
章节字数:560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3





位於森林中央,一大片綠油油的草地上,蓋著一間偏向現代風格的小木屋。屋子採光鮮明,淺色牆壁與深色屋頂,室內則是選用純白色的牆壁。小木屋外還有著人工建造的小花園與石磚鋪成的道路。而不遠處則有一座巨大的湖泊。宛如鏡面般映著蔚藍的天空。


鳥兒們並不陌生的停落在屋簷上休息,而屋子的主人正在廚房哼著愉悅的曲調。


小鳥熟練的將砧板上的蔬菜切細,並倒入準備好的大碗之中。將剛剛使用過的器具清洗乾淨後,小鳥另外拿出切肉用的器具。


「如果她能夠喜歡就好了。」


她一想到樓上那位躺在自己床上的人兒能夠嶄露出笑容的模樣,不禁瞇起了眼,笑了起來。


這時,一隻圓滾滾的小白鳥,快速地拍動著自己小小的翅膀,來到小鳥的頭頂上。


「啾啾?」


彷彿在詢問般,發出了疑惑的鳥叫聲。


「小鳥正在準備早餐哦。」


「啾?」


鳥兒這次帶著好奇心,慢慢地飛了下來。


「啾啾,不可以!」


由於牠過於靠近火源,立刻就被小鳥給阻擋了下來。


「火是非常危險的,所以不能夠隨便靠近。」


「啾!」


似乎是明白了主人的意思,啾啾又重新飛到了小鳥的頭上。


「啾啾,你可以幫小鳥看一下天使小姐的情況嗎?如果她醒了的話,請告訴小鳥一下。」


「啾。」


目送啾啾離開後,小鳥將爐子的火轉為小火,並停下了手上的工作。


「接下來……小鳥也該為天使小姐準備一下了。」



◇ ◇ ◇



海未睜開了雙眼,大口呼吸著。她保持冷靜地注視著眼前陌生的天花板。


這裡是……哪裡?


……我還活著?


海未呼吸漸漸平復後,小心地抬起頭四處看看。確保沒有人在身邊後,才放心地坐起身來。


房間的擺設相當簡易樸素。不過一會,海未的目光便被矮櫃上的檯燈給吸住了目光。


既然還是亮著的……那表示那天晚上之後,自己應該沒有昏睡太久。


她慢慢坐起身,拉開了純白色的棉被……


「……怎麼回事?」


海未一臉錯愕的看著自己身上的穿著。原本樸素的衣服,已經被換成了淡藍色、白圓點的睡衣。


雙腳懸在床邊,還能看見一雙乾淨的絨毛拖鞋正在自己的下方。


這完全被服侍好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海未才剛猶豫是否要穿起絨毛拖鞋,房門便被打開了。


「身體還好嗎?」


小鳥以笑容接待自己的客人,並相當貼心的準備好一杯溫開水。


平時應該會非常忌諱惡魔靠近自己的海未,此時卻只是有些無力的盯著惡魔的一舉一動。


或許是因為海未很清楚自己與對方實力上的差距吧……


「請放心,這只是普通的溫開水。」


「為什麼……」


為什麼要對身為敵人的我示好?


為什麼妳身上的氣味和其他惡魔不一樣?


為什麼如此強大的妳,會親自來到人界?


還有,夏海背叛天界的事……


想要詢問的問題實在是太多了,海未一時之間實在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最後只能以沉默收場。


「小鳥知道天使小姐有很多很多想要問的事。但是呢,如果現在就開始說的話,恐怕一時半刻說不完呢。」


「啾啾,過來吧。」


這時,一隻手掌大小的小白鳥從衣櫃上方飛了下來……


海未有些錯愕的看著啾啾。


……牠從剛剛就在房間裡面了嗎?


「啾啾是小鳥的夥伴唷。」


「是使魔嗎……」


小鳥搖了搖頭。


「和自己訂下主從關係契約的,才是使魔喔。啾啾呢……就像天使小姐和亞拉納爾一樣,是夥伴呢。」


「是我失言了……嗯?」


亞拉納爾……?


為什麼惡魔會知道亞拉納爾的事?


「……妳究竟是什麼人?」


「看來亞拉納爾都沒有跟妳說呢。不過沒關係,接下來我們會有足夠的時間慢慢了解對方。」


「……妳想將我永遠囚禁在這裡嗎?」


「小鳥並沒有這個打算。但如果天使小姐覺得這樣比較好的話……」


「如果妳真的打算這麼做……那麼,只要我還活著的一天,我也會誓死與妳對抗!」


「……不會讓妳逃走,也不會讓妳死的唷。」


在對方說出這句話的同時,海未的身體不禁打了個寒顫。


因為對方臉上露出的表情……是另一種意味深長的笑容。


那唇下微微露出的尖牙,好像在渴望著自己的血肉。


雖然沒有聽說過魅魔會食人……天使的例子。但海未卻能感覺到眼前魅魔對自己的飢渴。


「啾!」


啾啾突然叫了一聲。宛如在提醒自己的主人一樣。


「交談就先到此為止吧。這裡走到底就是浴室了。啊……請不用擔心換洗衣物的問題,小鳥這邊都已經準備好了。那麼小鳥就先下樓了。」


海未目送對方離開後,視線依舊沒有收回來,而是繼續緊盯房門。


這樣的狀態持續了五分鐘後,才令她轉頭看向窗外。


乾淨的窗面映照著閃亮的湖面,對於剛清醒的海未來說,稍稍有些刺眼。


兔耳朵無力地垂了下來。


還是連絡不上嗎……


海未好奇似的抓了抓自己的右耳,對於失去了應有功能的兔耳朵,相當地不習慣。


過了一會,海未才穿上對方準備好的絨毛拖鞋,慢步走到浴室。


嘩啦啦作響的水聲,讓正在廚房準備早餐的小鳥鬆了口氣。


「小鳥還以為天使小姐會趁這段時間逃跑呢……」


然而,從與海未相處的短暫時間裡,她並不認為海未會做出逃跑的舉動。


但是為了防止獵物的逃跑,還是必須做好萬全的準備。


當小鳥關掉爐子的火時,一股香氣便撲鼻而來……那是小鳥平時在用的沐浴乳的香氣。


「不逃嗎?明明是如此大好的機會。」


小鳥一邊說,一邊將鍋內的料理盛進盤子中。


「在我確定妳的目的之前,我是不會放著妳不管的。」


「竟然就因為這種理由,而自願留在這裡……天使小姐,妳還真有趣。」


「我並不認為這有什麼可笑之處。」


「小鳥並沒有笑天使小姐的意思。不如說……小鳥是敬佩天使小姐的勇氣。」


「我只是做我應該做的。」


這時,小鳥轉過身來,將手中的盤子遞給了海未。


「能不能請妳幫小鳥放到桌上呢?」


「我明白了。」


海未並沒有遲疑。儘管對方是惡魔,海未依舊保持著應有的冷靜與禮貌。


「請問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海未的聲音從餐桌的那一側傳來。


小鳥先是一愣,隨後用適當音量回答:「沒有什麼事了。請天使小姐先用餐吧。」


聽到對方的回應後,海未的視線開始不安分了起來。她來到了一面牆,上面掛著幾個相框。上頭除了小鳥的照片以外,還有著與她合照的金髮女性。


儘管只是一張照片,海未卻還是能清楚感受到金髮女子與自身實力差距懸殊。


……明明只是照片,竟然還能感受到如此沉重的壓迫感……伯爵?不……實力恐怕是在那之上吧。


既然如此,那能夠如此自然地與金髮女性站在一起的她,究竟又是什麼樣的身分?


越是深入想要挖掘出一個能夠接受的答案,海未就越是感到害怕。


如果無法逃走的話……那就誓死戰鬥吧。


海未默默在心裡立下誓言後,一個聲音冷不防地從背後傳來。


「絢瀨繪里。是小鳥從小就認識的摯友。」


「……妳到底想要從我身上得到什麼?」


「先坐下來吃點東西吧。」


小鳥避開了海未的提問,選了張椅子坐了下來。


海未回頭,卻發覺餐桌上的早餐……稍微豐盛了些。不如說……比平常自己吃的正餐還要更加豐盛。


「小鳥知道天使小姐已經有好一段時間沒有正常地攝取營養了,所以擅自多做了些料理。還希望天使小姐不要嫌棄。」


自從被晉升為主天使後,海未幾乎都是把自己關在辦公室裡面。畢竟海未的工作,就是處理這些堆積了數百年的文件。即便如此,海未也是每天抱持著幹勁。


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海未也開始以輕便的食物為主。甚至常常因為忙碌,而忘了主餐的時間。直到身體不堪負荷了,她才會離開辦公室。


雖然海未非常想知道為什麼對方會對自己的事情如此了解。但就像小鳥所說的,先吃完早餐再來談正事。否則……只會浪費了對方的心意。


「我要開動了。」


然而,海未將菜放入口中的瞬間,眼角也不爭氣的滑落出淚珠。


見狀的小鳥,急忙將碗筷放下,遞出了面紙。


「為什麼哭了……難道是味道不好嗎?」


海未似乎是沒意識到自己落淚,急忙擦拭自己的淚痕。


「不是這樣的。料理非常的好吃。只是……」


「只是?」


「稍微想起了一個人……她擁有著和照片上相同的髮色,是一名相當溫柔的女性。」


小鳥先是一愣,隨後便以笑容作為回應。


正當海未準備將那段回憶說出口時,理智才遲遲重新回到正軌。


「竟然露出如此醜態,我在此至上深深歉意。」


「小鳥並不介意喔。如果說出來能夠讓天使小姐好過一點的話,小鳥願意當聽眾。」


面對才見面沒多久的小鳥,海未果不其然的搖頭了。


「竟然還要敵人來關心自己……我也真是太懦弱了。」


「小鳥並沒有把天使小姐當敵人的意思呢。不如說,小鳥希望能夠和天使小姐當同伴……」


海未一接收到同伴兩個字,便不顧對方是否說到一半,斬釘截鐵地回道:


「我很清楚自己現在的處境。但我並不會為了活下去,而出賣自己的靈魂。」


「姆──真是的!小鳥並沒有要天使小姐出賣自己族人的意思。只是希望能夠擊敗共同的目標罷了。為什麼天使小姐卻總是往那個方向思考呢?」


小鳥鼓著臉,不滿地抱怨著。


背後的翅膀還因此不斷啪啪作響。


「對、對不起……因為一般惡魔都……」


「天使小姐已經有數百年沒有接觸過惡魔了吧?既然如此,又怎麼可以用『一般』這個詞呢!」


不知道小鳥是打開了什麼開關,海未被強勢的語氣弄得無法抬起頭。


又或者應該說是小鳥說的過於正確,海未就像做錯事的孩子般,無法反駁任何一句。


「天使小姐,你們知道現任魔王是誰嗎?」


「我記得是……『暴君王』-貝克摩洛斯。」


「果然如此呢。」


「這話……什麼意思?」


「現在已經不是『暴君王』掌管魔界了喔。『暴君王』早在一百年前就被現任的魔王擊敗了。」


「……這不可能。既然魔王都換人了,那為什麼會沒有任何相關消息!」


海未突然拍桌起身,臉上絲毫掩蓋不住自己過度驚訝的情緒。


「因為主……魔王大人並不希望將這件事流出去。雖然說『暴君王』人如稱號一樣,是一個殘忍無情的暴君,幾乎沒有惡魔喜歡被他統治。但要是『暴君王』退位一事傳到那些早已心生不滿的惡魔耳裡,世界必定會大亂的。」


「這就奇怪了。明明是現任魔王擊敗『暴君王』,為什麼反而會讓惡魔躁動?」


小鳥猶豫了。她似乎在思考接下來的內容是否能夠告訴對方。


兩人就這樣沉默用餐了一會後,小鳥才終於決定開口……


「因為魔王大人的種族,曾遭到初代魔王判處流放之刑……」


「魔王大人她……因為一些原因,而決心反抗『暴君王』的殘忍統治。由於她並不希望連累其他無辜的惡魔,因此選擇偷偷潛入城堡。在王座之廳,他們展開了無人知曉的王位爭奪戰。」


「……啊。關於這件事,還要請天使小姐保密。要是魔王大人知道是小鳥流出去的話,小鳥一定會被嚴懲的!」


小鳥低頭向海未做出了雙手合十的動作。


……明明會讓自己身陷危險,又為什麼要向自己坦白呢?


海未想著想著,不禁一笑。


「我明白了。我保證這件事絕對不會從我這邊走漏任何風聲。」


或許沒有人會傻到相信一個才剛見面不久的人的話。


但是小鳥卻能從這名天使身上,感受到強烈的正氣。小鳥相信她絕對不是那種會輕易背棄自己誓言的人。


「天使小姐能夠這麼善解人意,真是太好了呢。」


「我並不喜歡戰鬥。而且……我們之間的實力差距,我還是很清楚的。不過我還是第一次像這樣和惡魔一起吃早餐、聊天……」


「嗯……小鳥倒是有過不少經驗呢。雖然都是和同一名天使就是了。」


海未似乎聽到關鍵字的樣子,兔耳猛力豎了起來。


「請問……方便告訴我是哪一位天使嗎?」


「誒?這個嘛……」


小鳥有些苦惱的思考著。


畢竟把別人的身分隨意告訴別人,是非常失禮的行為。


「不好意思,好像造成惡魔小姐的困擾了。因為……我從來沒有聽說過有天使和惡魔親密接觸過的消息……」


「沒有聽過是正常的呢……因為她是被天界放逐的。」


「放逐……?」


遭到放逐的天使……?


海未努力轉動著腦子,希望能夠從自己的記憶中摸索出一些相關的資料。


然而就算是記憶再好的人,終究也是無法清楚記住數百年來發生過的所有事情。


正因如此,無論是人類、天使還是惡魔,都一定會將重要的事情給記錄下來。


時間久了,這些就會成為重要的歷史。又或者……等待著後人們的發現。


當海未放下筷子,做出了『多謝款待』的動作後,小鳥猛然起身,快步來到海未的身旁。


椅子與地面急速的摩擦聲,讓海未的兩隻兔耳朵立刻豎了起來。


「……雖然現在好像有點遲了。」


「我是南 小鳥。很高興能夠見到妳。」


或許是覺得這個畫面相當地獨特吧。平時最注重禮節的海未,絲毫沒有任何的反應。


幾秒過後,其中一隻耳朵向前彎成90度,海未才意識到自己已經失禮了。


海未趕緊起身,身子微微向前傾。說道:


「失禮了。我是主天使,園田海未。還請您多多指教。」


可能是自我介紹的時機非常的不恰當吧。兩人就這樣默默對視了一會兒。


「那個……南小姐……」


「叫小鳥,就可以了喔。不過作為交換,可以稱呼園田小姐的名字嗎?」


「啊……好的。那個……」


畢竟才剛做完介紹,就直呼別人名字什麼的……對海未來說,還是做不到的。


小鳥就這樣看著海未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內心不禁湧出一種微妙的愉悅感。


啊啊──為什麼會有種想欺負園田小姐的衝動呢……


不知道園田小姐雙眸泛淚的模樣,會不會更加惹人憐愛……


但是……還不行喔。時機還不到時候呢……要有點耐心才行。


「沒關係的。小鳥並沒有要為難園田小姐的意思。」


「十分抱歉。實在是太害羞了……」


「在園田小姐直呼小鳥的名字之前,小鳥也會先以姓氏稱呼園田小姐的。」


「南小姐可以不用這樣的……」


小鳥搖了搖頭。


「園田小姐剛剛不是也答應了嗎?『作為交換』。所以在那之前,小鳥會一直等著的,等待園田小姐做好準備的那一天。」


海未沒有任何的回應。只是睜大的雙眼,注視著展露出天使般笑容的惡魔。


──或許有些惡魔……並非惡魔吧?


此時的海未,腦海中不禁浮出了新的想法。






────── Tbc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