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無標題

作者:Devil菇
更新时间:2018-11-05 12:18
点击:810
章节字数:538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2





冷風彷彿在試探著什麼,仔細地吹過森林中的每一個角落,就連最容易被人們忽略的地方也不放過。


琥珀色注視著夜空中的天使。


那深藍色的長髮隨風飄逸著,相當地自然,一絲凌亂感都沒有。


惡魔從那名天使身上看到的…是一塊散發強烈光芒的藍色寶玉。但是寶玉卻被一股帶有強大力量的鐵鍊給束縛在一片漆黑的深海之中。


或許是惡魔的本性吧。此時此刻的她,非常想要奪取那美麗的寶玉。


「如果…能夠將這股力量獻給主人的話……」


惡魔自顧自地說著。


即使要把那對美麗的翅膀給折斷,恐怕也不會改變她的心意吧。


忽然之間,地面猛烈地震動了一下…


──從未向任何人下跪的怪物,此時雙膝卻跪在了地上。


怪物的頭顱被完美的切割開來,落在距離身體不遠處的地方。粗糙的雙手也因為失去了『主人』,而無力地垂了下來。


溫熱的鮮紅,彷彿永無止盡的泉水般,漸漸形成一攤血坑。


惡魔並沒有因為怪物的死去而憤怒。相反的,她的嘴角勾起了滿意的笑容。


怪物倒下後,她閉上雙眼,向後退了幾步。尖銳的耳朵清楚聽見周圍風聲的轉變。她知道自己將會被發現,甚至陷入危險,但她並沒有想要逃跑的意思。只是…靜靜地等待著對方送上見面禮。


極大的風壓直逼惡魔。眨眼之間,惡魔的肘關節已經被反折在身後,並迫使她趴在地面。只要海未發現對方有一絲反抗的行為,便會毫不猶豫的折斷這雙纖細的手。


惡魔早料到自己會被如此對待,當然也沒有要反抗的意思……不如說,海未連敵意都感受不到。


「很聰明呢…」


海未對於身下人的反應有些不解,但還是保持冷淡的態度說道。


「天使小姐…對第一次見面的人動手動腳,可是會給別人留下不好的印象的。」


彷彿能夠麻痺腦袋一樣的嗓音,令海未皺起了眉頭。


既然她不反抗,那就代表她一定有什麼準備。但這聲音又是怎麼回事?


不行,我必須要專注在任務上。


海未藉由搖頭的方式,希望能夠暫緩腦中的麻痺感。


但她很快就明白這並不是辦法。過度晃動腦袋,只會增加自己的暈眩感。若想要解除這種詭異的狀態,恐怕就只能解決眼前的惡魔了。


可是對方並沒有一絲敵意,這也讓海未更難以下手。


「為什麼要傷害無辜的人?妳覺得這樣很有趣嗎!」


「小鳥並不清楚妳在說什麼…」


「還想裝傻嗎!」


語氣加重的同時,海未也加強了手部的力道。


「唔…!」


惡魔立刻轉為痛苦的神情,乍看之下真的很像是普通的人類女性。


海未從以前就不喜歡傷害他人,就算是惡魔也一樣。這讓海未在不知不覺中,稍微放輕一點點力道。


「如果不想要雙手斷掉的話,就請妳老實把事情說出來。」


這時,惡魔發出了輕笑的聲音:


「…真是溫柔呢。」


「妳說什麼?」


「妳是最近才來到人界的吧?」


海未稍稍遲疑的動作,全都被自稱小鳥的惡魔看在眼裡。更別說海未還對敵人產生了憐憫之心。


「惡魔…不允許逃避我的問題。」


「…小鳥並沒有打算逃避。明明是妳不相信小鳥說的話的……」


「我已經看過報告了。上頭明確寫著妳就是這件事情的幕後主使者,難道妳還想狡辯嗎?」


「…原來如此。」


小鳥低語著,似乎明白了什麼。


「雖然書面上是這樣寫,但是並沒有任何證據指出小鳥就是這件事的主導者吧?」


「什麼?」


海未才剛發出疑問,原本還壓在對方上方的她,瞬間和小鳥調換了位子。


發生了…什麼?!


海未完全沒意識到對方的動作,局勢便在眨眼之間遭到扭轉。


亞麻色的髮絲落在海未的臉頰上,才讓她驚覺面具已落在一旁。


金眸緩緩向下,對方是直接跨跪在自己的身上。纖細的雙手輕輕抓著海未的雙手,但卻同時讓海未失去了反抗能力。


明明對方並沒有用力,為什麼身體會無法動彈…?


海未努力克制自己害怕的情緒,用呼吸來重新調整自己。


「還真是漂亮呢……天使小姐。」


「如果要殺了我,那就不要磨蹭了。」


「小鳥並沒有想要傷害妳的意思。」


「…原來如此。妳休想從我身上拷問出情報。」


在最早時期,那場戰爭一度讓海未失去了自由與希望。


因此,曾經淪為階下囚的她,很清楚惡魔的拷問方式。


那是一種以精神折磨的方式來進行拷問。


一般人可以忍受肉體所帶來的疼痛。但是精神……就沒有多少人能夠承受的住了。


通常人類被折磨了一段時間之後就會崩潰,就算發瘋也不足為奇。


當惡魔獲得了想要的情報後,那些人類…在惡魔的眼裡就只是一塊活生生的肉。


若能夠輕鬆死去,對於那些淪為食物的人類來說,是最好的解脫方式。反之,一旦被惡魔找出利用價值,或是有實力的人類,就會被迫與惡魔融為一體,成為冷血無情的怪物…


──直到生命之火消逝的那一刻。


但是天使就沒有那麼好運了。


負責管理折磨天使的,是由一名稱呼為『審判官』的惡魔來進行。


『審判官』使用的並非一般的折磨方法。他們精通各種程度的折磨魔法,同時也對各種生物的身體構造瞭若指掌。因此,想要死在『審判官』的手裡,除非是個人因素所致,否則別妄想能夠輕易解脫。


在那段地獄般煎熬的時間裡,海未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同伴們因忍受不住折磨,而屈服於『審判官』。


當天使的身心都被折磨殆盡後,『審判官』便會替那些失去光芒的天使……創造出『牢籠』。雖然稱之為『牢籠』,但實際上卻是將天使們與未成年的魔物進行融合,以此創造出力量強大且駭人的魔物。


但是這個過程卻要花上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在魔物確實被殺死之前,那些天使都還有著各種情感和痛覺。


在成長茁壯之後,魔物便會放出去成為惡魔的新戰力。


當然,那些無知的天使並不知道自己殺害的魔物,是曾經與自己面對共同敵人的同伴。


魔物體內的天使究竟是懷抱著什麼樣的心情殺害著自己的同胞。死前他們究竟流下了多少淚水,又有多少的情緒在一頭魔物的體內,無處釋放。


光是想到這些,海未的身體因憤怒而顫抖著,恨不得殺死所有的惡魔。


但理智依舊壓抑了那股仇恨與憤怒。因為她知道被負面所驅使的行為,絕對不會帶來好效果。


「真是…惡趣味。」


海未回想著不堪過往的回憶後,發出了僅有自己能夠聽到的音量。


小鳥注意到對方嘴唇的動靜。同時,也注意到海未情緒上的細微變化,因此並沒有打算開口詢問。


…是想到了什麼不好的回憶吧。


小鳥心想著。隨後,她便露出一抹神秘的笑意,並輕撫著海未的臉龐。


「拷問?根本沒有這個必要。」


語落。小鳥的指尖離開了略為冰冷的臉龐。


她輕輕拍動著背上的蝙蝠翅膀,身體也漸漸離開了地面。停下來時,兩人之間並沒有距離太遠。


即使她沒有碰觸到我,依舊沒有辦法自由行動嗎?


這時,海未似乎是發現了什麼,不停的轉動著眼珠子…


原本陰沉的森林,不知道什麼時候,四周已經瀰漫著粉色的霧氣。


「霧…?」


我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被霧包圍的?


海未回想著從殺死那頭怪物開始,到落地壓制惡魔的時候……


難道是幻覺…?不,這絕對不可能。


但是被如此大量的霧氣包圍著,我又怎麼可能沒發覺?


要說有什麼奇怪的地方的話……對了,身體的控制權!


「看來…妳終於發現了呢。」


這時,一股甜甜的香氣侵入毫無防備的鼻腔中,讓海未當下不知道該選擇呼吸還是選擇缺氧而死。


「妳…!」


「小鳥呢…是魅魔唷。如果小鳥真的想要從妳這裡獲得什麼的話,就不會乖乖讓妳抓住了呢……雖然現在局勢反過來就是了。」


小鳥指尖抵在紅潤的唇瓣,琥珀的雙眸閃爍著飢渴的血光。


…魅魔?我記得魅惑只會對心智不堅定的人類有用……更何況,書上所說的魅魔是階級不高的惡魔。按照能力來說,應該是不足以影響到天使才對……但是為什麼我會無法反抗?


彷彿知道海未在想什麼的小鳥,輕笑了起來:


「妳一定在想…低階的魅魔又是如何影響身為天使的妳呢…?可惜……妳們的觀念是錯的呢。」


「魅魔的能力並不是只有針對人類哦。只要不斷的努力練習,增強自身的能力,也是可以輕易影響天使的。」


「以現在的魔界來說,無論是哪一種惡魔,只要有實力,就能夠獲得相應的地位與稱號呢。如果只因為對方是魅魔就這樣掉以輕心的話,小心吃大虧的可是妳自己唷……就像現在這個樣子呢。」


她說的沒錯。如果我做事能夠再仔細一點,或許現在的立場就不會是這樣了。


從何時開始,我對自己的力量有著十足的自信。而這過度的自信卻成為了我最大的敵人。


它蒙蔽了我的雙眼、身體…甚至是腦袋。


…還是盡快向天界尋求協助吧。


海未抖了抖耳朵,卻發覺沒有任何作用。就好像…變成了一雙普通的兔耳朵一樣。


奇怪…?


怎麼會…失效?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海未的內心也越來越不安。而這份不安,當然也被小鳥看在眼裡。


「妳可以不用這麼害怕的。前面就說過了,小鳥並不打算傷害天使小姐。」


「妳…究竟想要從我身上得到什麼?」


「小鳥想要請天使小姐幫忙。」


這讓海未更混亂了。她不明白惡魔為何會需要天使的幫助,況且還是在敵人的狀態之下。


「如妳所見,小鳥也想要抓出這件事的幕後使者。」


「就算是惡魔,也不至於傷害同類吧。妳以為我會相信妳說的話嗎?」


「…同類嗎。確實呢,在其他人的眼中,恐怕都是一樣的。」


小鳥稍微仰頭,看向什麼都沒有的夜空。


「再過三十秒左右,真相就會顯露在妳的眼前了。」


語畢。小鳥便控制周圍霧氣,直接侵入了海未的呼吸道。


海未痛苦的睜大了雙眼,手指緊抓著地面上的雜草。儘管過程十分痛苦,海未的嘴巴卻被一種無形之力給緊緊摀住。要相當靠近才能勉強聽到『唔唔唔』的聲音。


我…要死了…嗎……


最終,掙扎的四肢瞬間癱軟。原本還在起伏的胸口也隨之停止。


「園田大人!」


在海未失去意識的同時,一道銳利的白光迫使將兩人之間的距離拉開。


小鳥早已察覺對方的突襲,在對方即將碰到自己的前幾秒,向後退了開來。


惡魔輕輕落地,冷眼看著背對自己的天使。


完全不像一般惡魔應有的舉動,小鳥絲毫沒有趁機攻擊天使的意思。


「園田大人,請您睜開眼睛啊!」


「她已經死了哦。」小鳥看著那一動也不動的身體說道。


「妳、妳這殺人兇手!」夏海含著淚吼道。


她緊緊將海未抱入懷中,同時偷偷確認是否還活著。


經過短暫的幾秒後,夏海突然停止了哭泣,默默將海未放回了地面。


「小鳥知道她曾經是妳深愛的前輩。但是那都已經是過去式了,不是嗎?既然她妨礙了進度,小鳥也只好除掉她了。」


「惡魔…!我要殺了妳────妳以為我會這麼說嗎?」


語畢,夏海便不顧形象的大笑著。


「我還以為妳已經背叛了主人呢。」


「真是過分呢。小鳥雖然是魅魔,但也不至於會做出背叛的行為吧。」


「哼,誰會相信魅魔一族所說的話?你們的一字一句很容易就能夠欺騙他人不是嗎?」


「小鳥……」


「閉嘴。我真沒想過主人會讓妳加入我們。」


夏海見小鳥並沒有回嘴的意思,反而變本加厲,繼續說道:


「魅魔無論是誰,只要是活人就可以了吧。我很清楚的,你們這種種族一點節操都沒有。妳早就跟無數的人類做過了,對吧?真是骯髒!」


頓時,小鳥臉上被一層陰影所覆蓋。


越說越開心的夏海,當然不會去注意到對方的變化。直到夏海意識到自己臉上傳來火辣辣的疼痛感後,才停下了刺耳的聲音。


夏海捂著自己的臉頰,怒視著小鳥。


「妳竟敢…!」


「妳可以辱罵我沒關係,但是請妳不要隨便汙辱我的族人。」


「怎麼…被我說對就惱羞成怒?」


「……」


小鳥頓時沉默了起來。


然而這份突如其來的寂靜,讓夏海有些畏懼。


「哈…不說話了呢。」


夏海語氣中,明顯能夠感覺到動搖。


「…警告過妳了。」


與剛剛的氣場截然不同。粉色的霧氣逐漸轉為冰冷的灰色系,同時能看到小鳥身後的影子逐漸扭曲變形……


「妳、妳以為這樣就能嚇唬我嗎…!」


「是不是嚇唬妳,妳可以親自來確認一下。只是這個代價…可是很昂貴的。」


小鳥的影子漸漸膨脹了起來──


那是足以吞噬希望的漆黑色彩。在被釋放出來的瞬間,那宛如猛禽般的黑影仰頭做出啼叫的動作。


「妳…不是魅魔嗎!」


「不是很明顯了嗎?」


「天使的翅膀是力量的象徵,相對的惡魔的力量則是以影子的方式呈現出來。但是為什麼身為魅魔的妳……會有超過那位大人的力量…!」


「沒想到曾經身為天使的妳,對我們了解的可真多啊。」


小鳥冷語道。


當夏海終於從驚恐中回過神來,小鳥已經來到了她的面前。


「妳應該很清楚……沒有人會喜歡太聰明的人。」


「不…!」


夏海明白話中之意後,立即轉頭逃跑。


然而才一轉頭,絕望便降臨在她的臉上。


原本森林的景象,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變成一片無盡的灰色地帶。


「森…森林去哪了!」


「這裡是小鳥的領域呢。」


「我、我不會說出去的。拜託妳…不要殺我!」


夏海知道自己惹錯對象後,含著淚跪在小鳥的面前,祈求對方給與自己憐憫。


「殺妳?小鳥可不喜歡奪走別人的性命呢。」


聽到小鳥這麼說,夏海的表情重新燃起了一絲希望。


「但…小鳥已經警告過妳了。請妳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吧。」


語落。小鳥便伸出右手,對著夏海輕輕握了起來。


以夏海為中心的地面,突然冒出一根根的黑色荊棘。大約夏海身高一個半的高度,漸漸形成了一個沒有門的大型鳥籠。


夏海見狀,嚇的癱坐在地,最後的希望之火從夏海的雙眸中消失了。


眼中僅映著那掛著冷笑的惡魔身影…


「歡迎來到小鳥的鳥籠,夏海。」






────── Tbc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