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無標題

作者:Devil菇
更新时间:2019-01-15 03:42
点击:403
章节字数:809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4





離開小木屋,海未眼前是一片遼闊的草地,而四周則是各種形狀的山峰。


看著眼前的光景,海未發覺雜草修得很短,相當地清爽。微風時不時的低空吹動著草面,來到海未身處的位置。


海未仰頭望著美麗的夜空,同時做了一個深呼吸。


在睜開眼的同時,不禁又想起前幾天小鳥對她說過的話……


『園田小姐,如果妳想的話,隨時都可以離開這裡。』


『只不過在這之前,小鳥還是建議妳不要這麼做比較好……』


『一旦離開結界範圍,園田小姐會有生命危險的。』


自從那天說完這些話後,小鳥便時常離開家裡,似乎是去執行自己任務的樣子。


稍微調查過附近,海未確定自己是身處於結界之中。但海未卻感受不到結界帶來的任何殺傷力。


也就是說……這麼大型的結界,並不是為了防禦和攻擊敵人嗎?


海未看著地面上漂浮著自己看不懂的符號,無法確定結界的用途。


張開了自己的翅膀後,海未毫無顧慮的往高空飛去。


直到自己感覺來到了結界的附近後,才停下來眺望著景色。


今夜沒有任何的雲彩,而是用無數閃爍的星星點綴的夜晚。


海未望著天空,不禁露出了笑容。


有生以來不曾見過如此清晰的夜空了。


海未看著宛如鏡面般的湖面,突然收起了翅膀,直直地往下墜落。


漸漸加快的速度與風壓,讓海未突然大聲呼喊了起來。


在碰地之前,海未再次張開翅膀,往湖面的方向飛去。


湖面映照出自己的模樣,與身後發出燦爛光輝的背景。


海未雙手慢慢向湖面伸去。直到指頭傳來阻礙感與冰冷的濕潤感,才保持著高度與姿勢。


湖面被海未弄出無數的漣漪,映照著的景色也漸漸模糊不清。


過了一會兒,海未應該是有點累了,慢慢地往岸邊飛去。


她毫無遲疑地坐在草地上,手掌同時來回摸著周圍的草地。


看著漣漪漸漸消失,湖面再次恢復了平靜。


「首次感覺如此的開心……」


對沒有朋友的海未來說,這確實是她這輩子最開心的時刻了。


不用顧慮他人的眼光,也沒有任何的規定。


原本以為自己會永遠埋在資料堆裡的海未,再次向湖的盡頭吆喝了一聲。


「感覺很棒吧。」


海未猛然回頭。不知何時,小鳥的身影已經站在了自己的後方。


又是這樣……


南小姐總是無聲無息的出現在身邊。


或許是自己與南小姐能力上的差距吧……


海未暗自想著。


「南小姐最近常常不在家呢……」


原本是想問有關任務的海未,卻因為有些緊張,而用了另一種容易讓人誤會的說法。


「莫非……園田小姐寂寞了?」


小鳥只是淡淡笑著,並在海未的身旁坐了下來。


「請、請不要用這種會讓人誤會的話!」


「抱歉。因為看到園田小姐的臉上露出了寂寞的表情,所以才……」


「……!」


海未趕緊往自己臉上摸著。但這個方法當然無法確認對方說的話是否為真。不久,海未便放下了手,靜靜地看向湖面。


小鳥偷偷瞄向了海未後,也一起看向了同樣的景色。


小鳥想向海未說話,卻只是一次次露出欲言又止的模樣。


喉嚨似乎再也無法抑制主人的要求,而讓聲音從喉中溜了出來。


「為什麼……園田小姐不離開呢?」


海未一臉疑惑的轉向小鳥。


確實,既然結界並沒有任何殺傷力和阻擋效果,那麼……為什麼自己卻依舊選擇留在這裡?


海未左思右想,卻始終得不到任何的答案。


「抱歉,小鳥還真是問了一個愚蠢的問題呢。」


小鳥苦笑著。


「不好意思,小鳥有點累……就先回房休息了。」


小鳥起身,向海未道別後,慢慢往小木屋的方向而去。


海未目送對方離開後,依舊獨自靜靜地看著湖面。



◇ ◇ ◇



「失蹤?」


寂靜的辦公室裡,只迴盪著一個疑惑的聲音。


辦公室的四周以透明的玻璃所打造,外面的風景也一覽無遺。


這間辦公室並沒有任何的擺設。唯一的家具……僅有一張辦公桌罷了。


而坐在位子上的,則是前一陣子下達命令,要求海未前往人界的『智天使-丘基爾』。


「是的。已經有好幾天都連絡不上園田海未了,我們懷疑是否遭遇不測……」


丘基爾頓時停下手中的筆,抬頭看著兩名還算是新人的天使。


對視僅一秒鐘的時間,丘基爾又繼續看著手上的文件。


「我明白了,這件事就先這樣吧。如果還有什麼最新的消息,請務必上報。」


天使們對於自己上司的舉動有些不滿,並互相以眼神交流著。


直到丘基爾發覺到他們異常的舉動,才開口問道:


「還有什麼事嗎?」


「那個……丘基爾大人,請問您不打算採取行動嗎?」


丘基爾放下了手中的資料,這次確確實實的與他們對上了視線。


「你們在這個部門做多久了?」


「大概……一年多……」


「我、我才剛滿一年……」


丘基爾的手指在空中滑動著,並調出兩人的資料。


上面的資料並沒有註明什麼特別之處,也讓丘基爾輕嘆一口長氣。


「我在這個部門做了有超過千年之久,這段期間也見識過各種大大小小的事件……」


「而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則是園田海未。」


兩人互相看了看對方,同樣露出一頭霧水的模樣。


丘基爾當然也不指望新人會懂其中的意思。因此,他並不打算繼續說下去。


「我們不會遺棄任何一名天使,請務必記住這一點。如果沒有其他事,就下去吧。」


「還請原諒我們的無知。感謝丘基爾大人的指點。」


目送兩名天使離開後,耳邊吹來陣陣低語的微風。


丘基爾閉上雙眼,感受著微風帶來的訊息。


等微風停下後,丘基爾再次睜開雙眼,並起身向沒有人的地方鞠躬……


「遵命,加百列大人。」



◇ ◇ ◇



回房的海未無力地躺在了床上。


現在已經是凌晨4點左右,但她卻依舊無法闔上雙眼休息。


海未側身一躺,面向著窗戶的方向。


『為什麼……園田小姐不離開呢?』


海未回想起小鳥說過的這句話。


甚至懷疑了自己當初究竟有沒有看著對方的臉。


因為她完全回想不起來對方說出這句話時的表情。


「不是妳不讓我離開的嗎……」


嘴裡嘀咕著。但一個自我的聲音卻否決了這個問題的答案。


是的。自從被魅魔囚禁在這裡之後,自己就好像失去了什麼……


但海未卻沒有任何的抵抗,也沒有趁對方不在的時候試圖逃跑。


正當海未從思考的深淵醒來後,她終於下定決心,並立刻換上了自己的衣服。


但是當她來到結界邊緣時,海未猶豫了。


她知道只要能夠踏出去,自己便能夠離開這裡。


但這份自由……真的會是自由嗎?


海未腦中浮出了一個自己也不知道的問題。


隨著時間的過去,黑夜的盡頭,漸漸迎來了希望之光。


海未回頭望向小木屋,彷彿期待有什麼人出來挽留即將離開的自己一樣。


在光芒從山與山之間的空隙落在自己身上時,海未張開了翅膀。


這一幕恰巧被察覺不對勁的小鳥撞見。直到小鳥的雙眸中,僅剩下一根從天而降的純色羽毛後,小鳥才來到剛剛海未所站的位置。


「海未醬……妳這個大笨蛋……」


小鳥拾起地上的羽毛,並帶著哭腔說著。


──淚珠這麼落在了羽毛上。



◇ ◇ ◇



海未在飛行的過程中,感覺到自己的胸口彷彿被什麼東西緊緊抓著一樣,相當地難受。


她停在了空中,回頭望向自己飛來的方向……


「已經……看不見了呢……」


口氣略有些失落,但本人卻沒有發覺。


這時,右眼突然滑落了一顆珍珠般大小的淚水……


「怎麼回事……」


海未不懂自己的身體為何做出了如此的反應。


她趕緊擦拭自己的淚水,繼續往沒有盡頭的方向飛去。


『園田、園田……園田海未?』


──那是海未上司的聲音。


果然是她的力量讓通訊失靈的。


但是南小姐為什麼要這麼做?


得不出答案的海未,只好先將這件事放到一旁。


「是的。我是園田海未。」


『妳失蹤一個禮拜之久,究竟怎麼回事?』


「實在是非常抱歉。因為剛來到人界時,發生了一點事情……」


海未將夏海墮落之事全部交代了清楚,但海未卻沒有把魅魔的事情說出口。


她相當地不安。那是一種自己也無法理解的感受……彷彿說出來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


『園田,回來吧。我們可以先派其他人──』


「請容許我拒絕。」


海未毫無遲疑地說了出口。


就以現在的發展而言,或許回到天界是正確的選擇。


──就連海未也是這麼覺得的。


但她的本能卻告訴自己,千萬不能回到天界,否則將會失去什麼重要的東西。


「請允許我的任性。我會把任務完成的。」


『園田海未,妳忘記曾經的教訓了嗎!』


海未看著自己什麼都沒有的雙手。


「我不曾忘記……正因如此,我才要記取教訓,不會再重蹈覆轍。」


『園田海未,這是命令!』


「……我很抱歉。」


語畢。海未切斷了與自己上司──丘基爾的通話。


「我這麼做……究竟是不是正確的呢……」


海未搖了搖頭,不希望自己再多想下去。


畢竟潑出去的水……已經收不回來了。


海未仰頭,看著逐漸轉陰的天空……


她環顧著四周,只知道自己還身處在一大片無盡的森林之中。


還是先暫時找個地方避雨吧。


海未隨便找個地方降落。


她漫無目的走在樹林中。不久,便在不遠處看到一個可以遮風避雨的洞穴。


才正想靠近,一頭漆黑且乾枯的野獸便從草叢中衝了出來。


面對突如其來的突擊,海未立刻張開翅膀,飛了上去。


卻不料,因為沒有事先察覺,左小腿遭到野獸的爪子劃出一條血痕。


無法飛行的扭曲生物,像狗一樣,不斷朝著海未吠叫。


「魔犬嗎……」


海未對著魔犬半舉著右手,做出握住什麼東西的姿勢後,逐漸形成一把藍色的長槍。


「──『聖槍』。」


隨著海未發動的力量,長槍似乎回應了主人的命令,而散發出了刺眼的光芒。


海未做出投射的姿勢,並立刻轉向洞穴,用力投出手上的長槍。


『聖槍』消失在洞穴深處的同時,散發出令人無法直視的強光。


洞穴裡傳來無數惡魔的淒厲叫聲與空氣中飄散的惡魔臭味,讓海未有些難受的皺起了眉頭。


魔犬眼看自己大勢已去,準備轉身逃跑時,一支藍色的箭矢救這麼直接刺入惡魔的後腦勺。


「背對敵人可是禁忌。」


海未對著逐漸碎裂成灰的屍體說道。


然而,海未說的這句話卻是在刻意提醒著自己。


很快,惡魔的叫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一股充滿憤怒的吼聲……


「是誰──膽敢闖入吾的領地!」


海未才正準備找出聲音來源,身後就突然出現一名長著翅膀的半羊人惡魔。


烏黑的羊頭閃爍著不祥的鮮紅色。無毛且健壯的上半身呈現深灰色的皮膚。烏黑的羊毛覆蓋整個下半身。略大的蹄子直接踐踏在魔犬的灰燼上。


更讓海未倒吸一口氣的……則是那大過於自己的體型。


「妳將會為妳的行為付出代價!」


惡魔憤怒地拍向了海未,但卻在手掌觸碰到的瞬間,被海未用水刀切斷了手。


他趕緊在斷手落地前,接了回來。


惡魔鼻子大大地吐著氣,似乎相當的氣憤。


他張開了翅膀,對空咆哮著。


過於雄厚且刺耳的聲音迴盪在整座森林,同時也示意著……戰鬥的開始。


他抬起右腳,猛力地往地面一踏──


劇烈的震動與力道,讓前方扇形的地面從龜裂的縫隙中冒出了紫色火焰。


海未拉高飛行高度,但對方卻沒放過這個機會,早已在嘴中醞釀了紫色火焰。


噴出的火焰量,讓海未完全看不見對方的身形,同時也讓她被火焰包覆住。


持續了數秒之後,他才停下火焰,並咧嘴冷笑。


這時,一道藍色的光芒映入惡魔的眼裡。透明圓形的薄膜包覆著海未的身軀,並成功抵擋了火焰攻勢。


「這……怎麼可能!」


惡魔語調中明顯慌了。


薄膜落地之後,才逐漸淡化消失。


對方絲毫不給海未一絲喘息機會,龐大的身軀早已來到海未的面前,高舉著右手狠狠往海未的方向砸下。


海未立刻向後退開,但對方卻緊逼著。一道道銳利的白光落在險些擦到身體的距離,但卻看不見海未臉上有任何一絲慌張。


惡魔一氣之下,直接雙手往地板猛捶──


「結束了。」


海未順著惡魔的手臂飛了上去。


「妳這……四處亂竄的蟲子!」


第一次阻擋失敗,深藍的身影已經抵達自己的肩頸處。


第二次則是讓手落在肩頸處,就像是在打蟲子一樣的動作。


海未早已料到敵人的動作,先行跳上了對方的頭頂,並再次用水刀直接砍掉右側的羊角。


掉落物從他的面前落下時,惡魔也僵住不動了。


海未這次將長槍的尖端抵在較為脆弱的頭頂,並問道:


「你的主人是誰?」


他咧嘴一笑。


「你們天使就繼續沉睡在美夢之中吧。再過不久就是你們的末日了!」


海未見狀收起了長槍,並用掌心輕輕抵著惡魔的頭頂。


「那我們就繼續看著吧,最後是誰的末日。」


語畢。海未便在惡魔的脖子處,召喚出金色的光環。


這次海未毫無猶豫,直接讓光環奪走了惡魔的生命。


被砍斷的羊頭緩慢滑落,直到落地時,才慢慢滾了幾圈。


海未閉上眼,重重的嘆著氣,身體無力地倚靠在那顆逐漸冰冷的羊頭上。


「好累……」


直到惡魔的臭味漸漸轉為一股花香的味道,這才讓海未緊皺眉頭,有些疑惑的睜開了雙眼。


一抹燦金映入了自己的雙眸。但海未的身體依舊處於沉睡的狀態,無法動彈。


──是誰?


「可憐的孩子……」


臉頰傳來冰冷觸感的同時,海未也失去了意識。



◇ ◇ ◇



當海未再次清醒時,自己正躺在營火旁邊。


原本的清晨已經轉為夜晚。烏雲也消散不見了。


四周沒有任何生物的氣息,只有營火發出的聲響。


海未起身時,平衡上依舊還是有些不穩,甚至差一點就往火堆的方向倒去。


她知道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轉而坐回了簡易布料製成的床鋪。


不一會兒,一名穿戴黑色斗篷的人往營地的方向走了過來。


海未立刻起了戒心,提前在死角藏著平常使用的『聖矢』。


對方似乎是察覺到海未的戒心,立刻停下腳步,舉起雙手。


「請稍等一下。我是這個營地的主人。」


女子說明自己身分的同時,也掀開了斗篷帽子。


一抹燦金的長髮下,隱藏著一雙閃爍著光芒的湛藍。


而最引人注目的則是那惡魔般的雙角與尖銳的耳朵。


──惡魔。


得出結論後,海未立刻將藏起來的『聖矢』全部射向眼前的惡魔。


惡魔右手一揮,『聖矢』便宛如失去力量般,掉到了地上。


「還真是盛大的歡迎啊。不過用這種基本的攻擊,是沒辦法傷我一絲一毫的喔?」


惡魔帶著戲弄般的笑容,刻意放慢腳步朝海未逼近。


海未一時之間為了防止對方再次靠近,而猛力地站了起來。


一陣暈眩立刻重擊了海未。眼看就要倒下時,惡魔箭步上前,扶住了海未。


「妳的身體還沒恢復,不能做太激烈的動作。」


惡魔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她將海未放回床鋪後,走回剛剛停下的位置。


海未看著惡魔手中提著一個滲血的布袋。她來到營火旁,拿出竹籤開始串著袋中的肉塊。


「請再稍等一下,很快就烤好了。」


海未一臉不解的看著竹籤上插著一塊塊未知的肉。


注意到視線的惡魔,便擅自猜測了對方的問題。


「別擔心,這是野豬肉。就算我是惡魔,也不喜歡吃一些古怪的東西。」


不久,一股肉與胡椒搭配的香味飄了過來……


「為什麼會有胡椒……?」


海未內心的疑問不自覺的從口中溜了出來。


「其實呢……這些食材是我從森林裡,一名獵人的家裡買來的。雖然房子的主人不在家,但我還是有好好的把錢放在桌子上。」


「這根本不能叫做買吧?沒有經過持有人的同意,根本不能叫做買賣。」


「別說這種掃興話啦,如果妳不吃東西,不就沒力氣了嗎?就像剛剛那軟弱無力的箭一樣。」


「……比起這個。請問妳到底是誰?」


一聽到這個問題,惡魔明顯低下了頭。


「妳真的忘了嗎……」


「呃……不好意思,妳說什麼?」


「不……沒什麼。我叫絢瀨繪里,如妳所見,是個惡魔。」


「絢瀨……繪里?啊,妳就是南小姐照片上的──!」


海未看著眼前的惡魔,絲毫感受不到照片上的那種壓迫感。


但名字和面容確實是照片裡的人沒有錯。


這讓海未更加疑惑了。


「妳認識小鳥嗎?」


「算是吧……我們原本是敵人來著。但是她卻和一般的惡魔不同……」


這時,繪里將烤好的野豬肉遞給了海未。而這個舉動頓時讓海未愣住了。


「抱歉,目前只能讓妳吃這樣的食物,還希望妳不要嫌棄才好。」


「請不要這麼說。對我來說,這已經是很豐盛的一餐了。」


海未心懷感激地接下了烤豬肉。


「誰叫海未都只吃什麼飲養補給品。那種東西怎麼能給予真正的營養嘛。」


才剛張嘴準備將肉咬下的海未,此時睜大了雙眼,無法置信的看著她。


海未緩緩放下手中的肉,並皺起了眉頭。問道:


「妳是從哪得知這件事的?」


「啊……糟糕。」


「……就跟南小姐知道亞拉納爾一樣。為什麼妳們會知道我的事情?」


海未激動的情緒終於讓她安耐不住,直接抓住了繪里的雙肩。


「我、我是從小鳥那邊聽來的……」


「騙子。我從頭到尾都沒有向妳說過自己的名字。更別說妳才剛得知我認識南小姐!」


「呃……海未,先冷、冷靜點。」


「妳們是誰?究竟想要從我這邊得到什麼!」


對海未來說,她所擁有的記憶,都是零碎的記憶,甚至拼湊不起來。


她不知道自己是誰,自己從哪裡來。有關自己的一切,全都是自己的上司──丘基爾所告知的。


正因為她對自己的一切感到很陌生、很混亂,才會藉由忙碌的工作生活,讓自己好過一些。


──但這終究只是逃避罷了。


海未很清楚自己遲早都要面對這一切。


如今,在身心都已承受到極限的情況下,卻意外碰到了掌握自已來歷的人……


海未的聲音逐漸轉為泣音。那輕微顫抖的雙手,也被繪里注意到了。


於心不忍的繪里,只好長嘆一口氣。說道:


「請先聽我說。我們……並不是妳的敵人。」


「既然如此……就請妳說明清楚。」


「……我知道了。可以先請妳放開我嗎?」


或許現在鬆開手,她就會趁機跑掉。但海未卻選擇相信繪里的話。


海未放開了繪里,並退回自己的位置上。


「我很抱歉……我真的很混亂。我沒有從前的記憶,有的……只是一些零碎的片段,與自己所犯下的罪孽。」


繪里起身坐到了海未的身旁。原本伸出手想要安撫海未,卻又因害怕對方因此而退開,而收回了手。


「數千年前,惡魔除了與天使有著無止盡的戰爭外,還有著內患。『暴君王』暗中操控著部分的惡魔,他讓整個魔界陷入了混亂之中。」


「是他擅自率領惡魔挑起戰爭。是他把瘟疫帶到人界。但沒有人知道真相,全都把這件事推到了初代魔王的身上。」


「不久,魔界便分成了兩個派系。他們主張推翻初代魔王,並希望喚醒人類的七宗罪,傲慢、忌妒、憤怒、怠惰、貪婪、暴食、淫慾──」


海未突然用力拍動了下翅膀,強烈的風壓讓繪里瞬間閉上了嘴。


「七大魔王……出現了嗎!」


「不。七大魔王在初代魔王上任之前,就已經失蹤了。據說他們身分相當特殊,不受他人命令。就算是魔王,面對他們也得要恭敬地跪下。」


「但是按照妳的說法,難道不是他們掌握住了七大魔王的位置嗎?」


「就算他們知道了,據我所知……七大魔王也不會順『暴君王』的意。更何況,人類是情緒容易起伏的生物。用不著他們的力量,就能夠輕易控制人類了。」


「……」


一說到這一點,海未便無法做出任何回應了。


在海未稍微冷靜下來後,繪里才繼續開口:


「七大魔王就跟你們的七大天使不是一樣的嗎?在那場戰爭後,雙方便突然消失了。」


「海未,妳對拉貴爾的了解有多少?」


海未低頭思考了一下。


「拉貴爾,七大天使之一,據說是負責公義、公平、和諧、復仇及贖罪的天使。但天界卻沒多少有關於拉貴爾的相關資訊。」


「嗯……大致上正確。那麼妳知道拉貴爾的戀人是誰嗎?」


「……戀人?我只聽說過七大天使的傳說,詳細並不清楚。」


「果然不知道啊。這件事曾經震驚了天界和魔界……當然,現在應該是封鎖消息了。」


繪里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故意緩慢地咬著手中的烤豬肉。


海未時不時的用視線瞄向繪里。這個舉動,當然也被繪里注意到了。


「想知道嗎?」


「這惡魔的惡趣味嗎?」


「我只是覺得需要問一下妳的意見罷了。」


「……還請妳務必告訴我。」


繪里仰望著夜空中的明月,漸漸收起了笑容。


「據說是在一個意外之下,使拉貴爾和初代魔王相遇。不久,拉貴爾便在月蝕的當天,產下了一名擁有兩種力量的嬰兒……」


突如其來的寒風襲向兩人的同時,營火瞬間熄滅了。


繪里冷靜地看著營火的餘溫,並緩緩開口:


「而那個嬰兒……就是妳,園田海未。」






────── Tbc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星之火
星之火 在 2018/12/11 00:21 发表

啊啊!超好看的!大大催更啊!(←明明才刚更新)

starto
starto 在 2018/12/10 22:57 发表

這展開 我喜歡~~~ 終於等到更新啦!!!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