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番外【五】

作者:南拾北辞
更新时间:2019-03-24 09:00
点击:616
章节字数:550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看着陆望和卫微无比期待的眼神,陆言染转过身去:“大人的事,小孩子懂什么。现在你醒过来就好,我也是时候回京了。”

“让姑姑担心了。”

陆言染走过去抱着她,用力揉了下她的脑袋,好一会才道:“活着就好。”

陆望环着陆言染腰的手紧了紧,脸埋进了她的衣服,闷闷地“嗯”了一声。

这时候,游禹奚拿着食盒进来,“陆望刚醒来饿了吧,来吃点东西。”

“我来就好。”卫微赶紧上前想要接过食盒,谷主可是陆望的救命恩人,那也是她卫微的救命恩人了,哪有劳烦救命恩人的道理。

游禹奚脚步轻移,避开了卫微的手,“我来吧。”

她上前温言道:“这几天先喝点粥。”

陆言染拍了拍陆望的背:“快去喝粥。”

“我不,我要抱一会。”

卫微清楚看到刚刚说话温和的游谷主脸色并不温和,脑中一动,心中一紧,“陆望你先吃!吃完我给你抱!”

陆望头歪了歪,本想回一下卫微的话,结果不经意看见游禹奚冷漠的脸,她赶紧退出陆言染的怀抱,“我喝粥去。”

“嗯。让人拿个小桌子放床边吃吧,禹奚,”陆言染想要从她手中接过食盒,却被她拦住了。

游禹奚不赞成道,“你这段时间来回跑,这样下去身体怎么吃得消?陆望现在没事了,你也该去休息了。”

陆言染收回了手,“好吧,我先去小憩。”

陆言染一走,游禹奚叮嘱了陆望几句注意事项也离开了。

卫微赶紧走过来小声而兴奋道:“娘耶,你看都多少年了,这醋味啧啧啧。按理说不应该啊,她们都多少年没见了?有二十多年了吧?哎呀!那时候我们都还没出生呢!”

陆望听她在旁边说着,放下勺子欲言又止:“你说你一个……”

卫微听她开头就知道她要说什么,“你懂什么?我这是在为我以后做准备,多了解总是好的。”

陆望:“能把八卦说得这么正气的我就见过你这一个。”

“我想起来了。”

“嗯?”

卫微皱着眉回想道:“你爷爷去世的时候,我曾经在京城见过这个女人。”

这么一说,陆望也想起来一件事,“你还记得小时候,我和你说我偷听到我爹讲话,他说姑姑调走了好几队人去了三天都还没有回来。”

卫微记得这件事,不过当时江湖发生了很大的事情,非常热闹,两人也没有多想陆言染去了哪里。她道:“是了,不过当时江湖上几个势力联合起来说要铲除妖女,为武林除害。那几个势力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大家都看着这件事,我问过我爹既然是除妖女,为何武当少林等正派都没有出手?我爹说这些人不过是打着这个名号,为了自己的私利罢了,他们不是她的对手,这次大张旗鼓的,不过留人笑柄。”

事情居然就这样被串了起来,陆望和卫微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无奈,移开目光后又不约而同长叹一声。

陆言染铺好床后走到屏风旁,除去了外袍准备睡一会,刚到床边还没有坐下,就被人从背后抱住,来人身上带着的淡淡草药味将她包围,她不知道是什么草药,却能感受到其中令人心安的味道。

陆言染挣了一下没挣脱,便停了下来,道“放手。”

游禹奚圈着她:“不放。”

“做什么?”

游禹奚低声道:“我想做你的妻子。”

陆言染顿了顿,亦低声回道:“做梦。”

游禹奚感到好笑之余又觉得有点心酸,她轻声道:“言染,我们谈谈吧。”

陆言染闻言就要转身,却被抱得更紧,她道:“不要转身,就这样说。”

“嗯。”

“你知道的,药王谷的人不出谷医人,虽然这些规矩我并不看重,但因为自己懒散的性子,也没有破坏过。此次我跟你来,只想求一个答案。”游禹奚抿了抿唇,又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才摆出一副郑重的表情,“言染,你还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陆言染语气有些无奈:“都过去这么久了,我们也应该……”

游禹奚打断道:“直接点,愿意就愿意,不愿意就不愿意,少给老娘歪歪唧唧一堆听不懂的。”

“不……”

陆言染话音刚出,游禹奚又赶忙打断道:“停!你先别说话!”

陆言染:“……”

虽然结局在意料之中,但游禹奚还是想努力一下,她这几天有不断给自己排练这个场景,她还有很多话说,她现在还能说很多词的,或是强硬,或是煽情的话语。

可这些词却在那个“不”字出现的一刹粉碎,她原本就紧张,现在更加紧张了。

隔着薄薄的布料,陆言染能轻易感受到身后人加速的心跳,以及颈边不平静的呼吸。

她也不说话,就这样静静地等待游禹奚继续开口。

游禹奚现在又紧张又难过,甚至还有点想流眼泪。她每次想好的场景,陆言染都能让它们变得不一样,每次想好的话,陆言染都能让它们没办法被说出口。

游禹奚额头抵着她的肩膀,有些不甘道:“你是个长情又不喜改变的人,我一直都知道。我刚刚也问了陆望你这些年的情况,你还是喜欢在靠窗的地方看书写字,还是喜欢躺在院子的树下睡觉,无论那扇屏风坏了多少次,你还是去买回一扇一样的。香囊也可以二十多年不换款式,还是喜欢吃绿豆糕听古筝……为什么就不能还喜欢游禹奚呢?”

她又呼了一口气,“当初是你不要我的。”

陆言染脸上露出些许痛苦的神色,她紧皱眉头,闭目轻微后仰,当初的分开她们两人都没有多说什么,游禹奚留下一个“嗯”字便转身离开,洒脱得她们仿佛不曾爱过。而她也是年轻,见此竟也生出些不能落于下风的倔强,为了这可笑的倔强,她也转身,再没有回头。

再面对面,已是二十三年后。

“我的母亲在我出生不久就去世了,父亲作为谷主,曾从死亡的边上拉回了无数的人,却没能留住自己的妻子,我听谷中的老人说,自那以后,我的父亲再也没有替别人看过病了。”

“父亲对母亲的爱有多深,对我就有多严苛,我自小就开始跟着父亲出谷四处历练,父亲只会在我奄奄一息的时候出现替我处理伤口。我每次重伤昏死过去,又在疼痛中醒来,我每天都在盼望可以回药王谷,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尽头。”

她第一次见到陆言染的时候,这人正和一堆人在画舫上喝酒赏歌舞,她一头长发随意挽起,一手搭在旁边一个男子的肩膀上偏头满不在乎地说着什么,一手拿着一把折扇有一下没一下地打在他膝盖上。

尽管她向男子方向微偏了头,但目光还是看着场中的歌舞,一双英气的剑眉下眼睛随主人心情晃出些许笑意与风流,明眸善睐。虽然她举止间都是江湖儿女的豪迈,但游禹奚还是从她身上看到了点书生的清雅和矜持,再说……游禹奚目光又在她身上随意一扫,这小脸白的,这小手嫩的,一看就是养尊处优手无缚鸡之力的弱书生。

反观那男子端坐板着脸,两边嘴角下垂,一副委屈又不说的模样。

游禹奚心中冷笑,不由多看了两眼,却发现两人长相有些相似。两艘画舫相错间,陆言染突然看向窗外,见到她明显愣了一下,游禹奚反思是不是自己刚刚目光太凶了?举杯朝陆言染示意后一口饮下。

陆言染笑了笑,也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后来两人相熟后,据陆言染所说,她那天一回头,就看到一个女人目光凶狠看向这边,她还以为是哪个仇家请的杀手,所以才过来一探虚实。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两人几乎形影不离。

后来不知道怎么的,两人就走到了一起。

陆言染确实是待她极好的,而且在她身边才发现,她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但是在某些问题上又意外地古板,而这样一来,她就会非常认真地给你讲道理,虽然你正在做其他事情,虽然她也不强迫你停下专心听讲,但她就是要说。游禹奚当然是不会改的,但却觉得她这个小毛病可爱得紧,从不更正她,在她说完后目光灼灼笑望她,或是抱着她吻她,最后落荒而逃的,肯定就是刚刚训人的人。

她们在一起的时候,陆言染还没有参加过科举,但也十分刻苦。每日她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都没有全亮,身边的位置已经凉了,她出去到院子,定能看到她在亭子里看书。

这时候,她就会披上一件外衫,到外面枕着陆言染的腿或在她的怀中再睡一个回笼觉。

等她做完自己给自己的课业,那个刻苦的书生就不见了,她又变回了那个潇洒的陆大小姐,四处游玩。用这人的话来说就是“当玩则玩。”

陆言染是个有抱负的人,她俩熟悉后,她就感觉到了。

放榜那天,陆状元从宴会回来,少有的喝醉了,她傻笑地靠在自己怀里,絮絮叨叨地同自己说要娶自己的事情。

后来陆言染回了一趟陆府,回来就开始不对劲。但是她不说,自己也没有主动去问,反正要说的话,她迟早会和自己说的。

果然,她终于开口了。

“禹奚,我们……散了吧。”

“嗯?”

“我们……”

“嗯。”游禹奚点了点头,转身便离开了。

她看着她开口的样子,没有去问缘由,也没有去挽留。

她不愿她为难,也不愿自己难堪。

不就是散了而已,转身离开能有多难。

等自己快回到药王谷了,却越想越不忿,陆言染是个什么东西,敢让自己难过,再来一次自己当场就弄死她。

几个月后,陆域却跑来了药王谷。她不出去,那男人就守在谷口不离开。

游禹奚现在看陆家的人都不顺眼,出去见他也并没有好脸色。

陆域见她肯出来了,上去就给她跪下,话还没有来得及说,游禹奚转身就往回走。

“禹奚姐!禹奚姐等会,你听我说。”陆域见她又往回走了,赶紧追了上去。

“有事说事,要跪回你家祠堂去跪。”

陆域面带急色:“好,禹奚姐,我姐她是有苦衷的。”

“我现在不想听那个女人的事。阿域,你姐她爱没爱我,我心里有数,所以她说出来我也知道她是有苦衷的,但是我不原谅。”

“我姐拿到状元之后,就和爹说她要娶妻,原本听到她拿了状元之后爹还挺高兴的,但是听到这话脸色就不对了。他说他知道我姐性子野,平时玩闹也由着她,但是玩玩就好了,娶妻就是胡闹了。我姐说她是认真的……后来我爹拿她没办法,就用我来威胁我姐。”

陆老爷子见女儿这么坚定,气极反笑,便道:“好,既然如此,便把陆域逐出家门罢了。”

陆言染觉得他爹简直荒唐:“此事我一人承担,与阿域有什么关系!”

“平时我让他看顾你,他就这样放任你喜欢一个女人,怎么没有关系?你一个人糊涂,他也跟着一起糊涂不成?!要么你跟那女人分开。”

陆域上前一步:“姐你别管他,我就不信离了陆家我陆域活不了!”

陆老爷子冷哼了一声:“离了陆家,你还真是活不下去了。”

听出陆老爷子话里的威胁,陆言染拂袖而去,“不可理喻!不可理喻!”

第二天,她就听到了陆域名下的一些产业开始出事的消息,陆老夫人也过来找她哭诉,让她不要一意孤行,“老头子也狠得下心!阿染你这样,你爹把阿域赶出了陆家,这偌大的产业,难道要便宜了那些旁系吗?阿染你以后要是嫁人了,还可以有夫家撑腰,可你得想想你弟弟啊!”

“我不会嫁人,我陆言染也不需要夫家给我撑腰。”

“阿域呢?阿域自幼就对你亲近,你也看着他这样不管了吗?”

“娘,别说了,我自有判断。”

陆言染白天进宫觐见皇帝,晚上去和陆域一起处理铺子的事情,忙得不得开交。

后来,陆域干脆整理了一下,把铺子都卖了出去,得个清闲。

他拿着卖出去所得的钱,思索着下一步要怎么走,但有陆老爷子的刻意打压,他处处碰壁。在陆言染进宫之后喝了点酒,喝着喝着就睡了过去。

等到陆言染回来,看到陆域睡在房门槛,走进就闻到了一股酒气。

她上去摇了摇,陆域就醒了,“姐……你回来了?”

“嗯,喝酒了?”

“下午闲着,就喝了点。不碍事。”

陆言染看着陆域疲惫的脸庞抿了抿唇,轻声道:“收拾一下,去休息一会吧。”

陆域站起身回房,“好。”

等房门关上,陆言染转身眼眶就红了,大步往外走去。

游禹奚听完陆域说的之后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她淡淡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禹奚姐!”

“我们已经分开了。而且对于我们来说,追究原因也并不能改变什么。各生欢喜吧。”

游禹奚久久没有出声,久到陆言染差点要开口的时候,她又道:“或许是因为成长的原因,我竟对这份温暖,一直没能忘记。”

陆言染想说不是,她自小不缺关爱,却也对这份感情念念不忘。

或许是你在我最容易铭刻的时光里最为惊艳。

游禹奚没有等到她开口,眼中的光渐渐暗下去,她抬头,轻吻陆言染垂落的青丝,快得仿佛不经意间拂过。

陆言染想开口,却又无力说什么,任凭身后的温度越离越远,直到消失在房间里。

她慢慢走到床上躺下,却再无一点睡意。

出发回京时,陆言染下意识看了一圈出来送行的人,没有看到游禹奚。她叮嘱了一下陆域好好照顾陆望之后,便带着几名亲卫离开了。

陆言染离开不久,游禹奚就来和陆域告别了,“陆望醒过来了,我也该回去了,有事来药王谷找我,陆望那孩子有空来药王谷住一段时间也行,我给她调养。”

陆言染骑着马飞奔,凉风迎面扑来,心中本应舒爽才是,她心却越来越乱,险些从马上摔落。

她突然勒马。身后的亲卫马上围了上来,“大小姐,怎么了?”

“回去。”

亲卫没有多问,应道:“是。”

陆言染心中豁然就开朗了,她要回去。

卫微还在门口没有进去,看到她回来十分惊讶:“姑姑你怎么又回来了?”

“游谷主呢?”

“她刚也走了啊。”

“知道她去哪了吗?”

“她没说,应该是要回谷了。你找她什么……”

卫微话还没说话,陆言染又打马走了,并让亲卫在此等候。

卫微:“……”什么事啊这么急。

陆域听到动静出来,见到他们皱了皱眉:“我姐呢?”

亲卫恭敬道:“回二爷,大小姐去追游谷主了,让我们在此等候。”

陆域一愣,接着又乐呵呵地进府了。

游禹奚并不急着赶路,她牵着马慢悠悠地走在路上,今晚打算随便找棵树睡了。

身后突然传来阵阵马蹄声,听起来就很着急,游禹奚走到路边了点免得妨碍了这位大兄弟去投胎。

走到路边后,她回头一看,哟,这不是陆言染那负心薄情女吗?

陆言染在她面前停下,在游禹奚不解的目光下走近,捧起她的脸对着唇就吻了下去。

亲了一下就分开了。

游禹奚一脸难以置信,她娘的陆言染不仅是个负心薄情女,还要对她耍流氓?真当她游禹奚好欺负?等等,不对,游禹奚抓起陆言染的领子,恶狠狠问道:“你什么意思?!”

陆言染脸马上就红了,连耳根都红透了。她左看右看就是不看游禹奚:“就那意思!”

“你给我说清楚!”

“禹奚,我们……”

游禹奚一手揪着她领子靠近自己,一手捏住她的下巴,用力吻了回去。

夕阳的余晖披在她们身上,把地上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晚风从身后吹来,把陆言染的发丝贴在游禹奚的臂边,两个女人在四句话中失去的爱情,终于又在四句话中找了回来。

回京的途中,两人打马不紧不慢地走,陆言染眉间都是欣喜,她想起了什么,道:“不知道倾叙陆望她俩,会不会也和我们一样,等这把年纪才想通。”

“倾叙?”

“一个聪慧的小姑娘,以前和陆望在一起过,不过现在分开了。”

“言染……有件事我得告诉你。”

“什么事?”

“陆望之前耽误太长时间,虽然现在毒清,恐也不能长寿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