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番外【六】

作者:南拾北辞
更新时间:2019-03-23 01:10
点击:442
章节字数:385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六】

陆言染回了京城后,陆夫人留在渠县亲自照顾陆望,并且坚决反对她说要去方堂山养老的说法。

陆望明白陆夫人也是担心自己,并没有打算现在就和她争出个结果,只是让她知道自己有这个打算。

“现在这样都是因为当时娘不在你的身边,要是娘在你的身边……”陆夫人一边帮陆望按摩腿,一边忍不住懊悔。

陆望放下手中的书,“说什么鬼话呢娘,你是没看到当时的情况,要是你在我身边,我带着你更加跑不了。”

“说什么鬼话呢你,你要是和我在一块,咱们就是在家里,怎么会有危险。”

“说什么鬼话呢,我们总不能天天呆在家里,出门就会有危险。”

陆夫人听罢用力捏了一下陆望的腿,想起她感觉不到又松了手:“你长大了,会和娘顶嘴了。”

陆望:“……”

陆夫人不再说话,沉默地帮她按腿,陆望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院子里安静得只余风吹过竹叶的沙响。带着些温度的光影斑驳在她的手背,陆望手中的书好一会都没能翻页。

“怎么?”最后还是陆夫人先说话了,“不看了?”

“娘。”陆望把书反盖在手边的地板上,拉着陆夫人的手道:“我知道你担心我,可你看,我现在真的挺好的,卫微给我整的这个椅子还有轮子,用手摇着就能走,爹把这里路都修了一遍,我走着一点困难都没有。方堂山卫微也给我修了路,我去哪都方便,除了慢点,和以前根本没有区别。”

听了女儿这一番话,陆夫人哽了一下,一阵难过涌上心头,她怕陆望伤心,一直避着这个话题不说,现在看来,陆望比她看得还要开,陆夫人声音里有些轻颤,“你一个这么爱跑的人,怎么,就偏偏伤了腿……”

“娘~”陆望拉着陆夫人的手晃了晃,“你也记得我之前爱跑啊,好在呀,我有个很开明的娘亲,一直随我闹随我去跑,都没有约束过我,你看现在这大陈,还有哪个好玩的地方我和卫微没有去过的?我已经把想去的地方都走遍了,想要玩的,也马上去玩了,这还有什么遗憾呢?双腿健全的时候有双腿健全的活法,现在这样,也有另一种活法。若我真想去什么地方,怎么会被一张椅子困住?娘,你要相信你女儿。”

陆夫人终于红了眼眶,“好,娘相信你。”

她弯着腰托着陆望的脸颊,看着陆望现在写满了乖巧的脸,说不出是心酸还是欣慰,这是她的孩子,有着相似她父亲的眉眼,相似她的唇鼻,十月怀胎生下,看着她在怀中牙牙学语,在臂弯下蹒跚学步,教导她道理,宠着她长大。

她也没有让她和陆域失望,长大后的陆望没有成为一个自大骄纵的人,她有自己的主见,有自己的原则,懂得狠也懂得善良,懂得尊重和感恩,敢爱敢恨,对待生活永远保持着乐观热情,在顺境中自强,在逆境中依然勇敢。

“娘相信你,以后要做什么事情,就放手去做吧,你要记住,爹娘和你哥哥弟弟,永远都是你的后盾。”

陆望一把抱住陆夫人的手:“我就知道娘最好了。”

“少贫!”

“我说的是实话!”

过了一个月,陆望开心地拿着手中的信和陆夫人说自己要去方堂山了。

“怎么了?谁给你写的信啊?”

“卫微写的,他们给我找到师妹了,我要去方堂山住。”

“去什么去,找到师妹也是你师父教,你这么急干嘛?”

“老头因为懒得教徒弟已经不收了,以前我们开玩笑说找个师弟或师妹干活,他也不理我们,上次我醒来后又提了一下,他说要找可以,不过得我带。”她看着陆夫人即将要拧她耳朵了,赶紧又道:“当时老头为了把他的轻功传下去,才找了我这个徒弟。虽说现在他已经没有这个执念了,但我总觉得有愧。”

陆夫人摆摆手:“滚吧滚吧。”说不定那老头就是看穿了她这个心理,为了让她不愧疚,才找个人应付她的。

送陆望到方堂山后,陆夫人把卫微拉到一边,“微微啊,她那个师妹怎么回事啊?”

“蔚姨。”卫微喊了声,然后小声道:“那个小女孩是我们到镇上买东西时遇到的,叫胡亦归,她双亲早故,和一个哥哥相依为命,她哥哥懂点武功,在当地帮人运货,日子也算过得去。不过前些时候出事了,雇主看他们家情况,就没有追究,这姑娘安葬完哥哥之后就没钱了,我们遇到她时,她正在用她哥教她的一点三脚猫功夫卖艺。这不陆望刚好缺个人照顾嘛,她要强,是不会要下人的,这下有个师妹也可以照顾她,我们已经和亦归交代过了。”

“她出了这样的事,蔚姨实在放心不下她,但是她也不听我讲,你们自幼一起长大,她挺听你的,你帮蔚姨好好说说她,不要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了。”

卫微拍了拍她握着自己的手,道:“好,我会说她的,以后在外面我会照顾好陆望的,她和我呆一起,您还不放心嘛?”

陆夫人想了想也是:“小望和你在一起蔚姨自是放心的。”

送陆夫人下山后,卫微去到陆望院子里:“陆望,蔚姨下山啦!”

陆望正在整理自己的书房,听罢无奈一笑,“她终于回去了。”

“我刚刚可是拍着胸脯和蔚姨保证会照顾好你的。”

“她怎么会觉得你可靠?”

卫微怒:“什么意思你再说一遍,是不是想打架?”

“怕你不成。”

“出来挨打。”卫微一边说一边往外走。

“成啊,你要是打赢了我,我就和卫叔月姨说你欺负我。”

卫微脚步一顿。

“我们什么时候打?外面那块空地可以吗?”陆望说着就要放下手中正在整理的书籍。

“等下!”卫微转身上前伸出脚卡住即将往前滑的轮子,“说起来你还没见过你师妹呢,我现在带她过来见见你。”

“也行。”

“我和你说,这师妹是盼星星盼月亮才盼来的,咱们可得使劲压榨,你这干完活了就让她来我那帮我知道吗?”

“知道了。”

没一会,卫微就领着一个小姑娘进来了,她转头和小姑娘道:“这就是你陆望师姐。”

小姑娘乖乖喊了声师姐好。

陆望心底突然就变得柔软,“过来师姐这边。”

小姑娘走到她面前不知道说什么,就只看着她。

“不要紧张,叫什么名字?”

“叫胡亦归。”

“是个好名字。”

自此,方堂山陆望院子前的草地上,多了一个每天清晨天蒙蒙亮就在扎马步的姑娘。

当时卫微和金银老人交代过她要照顾好陆望,可现在看来,陆望即使腿脚不便,也不需要她太多照顾,甚至感觉是她在照顾自己。

陆望是一个非常随和的人,只是现在这日子总让她觉得有点不真实,那声“师姐”叫得小心翼翼,平日里,也总是干一些杂活而非练功,有一天早晨陆望起床后见自己忙活了一早上,当时也没说什么,只是在她空闲之后把她喊了过去。

胡亦归过去后有些紧张,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好,惹得陆望不快了。

陆望让她在身旁坐下,温和地问:“你刚刚来到这,我给了你几天时间活动,为的是让你熟悉方堂山,也放松自己,可我怎么见你总在忙一些日常的活?”

胡亦归不敢看她的眼睛,也说不出来什么。

陆望接着笑道:“是不是你卫师姐和你说了什么?”

胡亦归有些惊讶地抬起头,但还是没有出声。

陆望了然,“你别听她胡扯,她这人就这样,嘴上爱扯东扯西,但心底不是这么想的,你和她相处久了就会习惯了。”

“嗯。”

“明日别老干这些了,好好练武。”

胡亦归点点头。

胡亦归在门口扎马步,卫微每天来见到也没有说什么,甚至还夸了她勤奋。

后来,胡亦归去和卫微说陆望情况的时候,也提了一下:“师姐她许多事情都自己做不让别人帮忙,对我每日的练功也很严格。”

卫微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那你便随她。”

“是。”

卫微收起了平日嬉闹的样子,在胡亦归面前,也有几分前辈的威严,“亦归,当初确实有几分私心在,希望找个人照顾你师姐,但我们也是确确实实把你当师妹当家人的。你觉得你师姐待你如何?”

胡亦归回想了这几天和陆望的相处:“师姐待我极好。”

“她已经真心待你了,你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呢?”卫微怎么也没想到,就是当初自己和金银老人的嘱咐给了小姑娘压力。

“我知道了。”

“你师姐的腿……我担心她不自觉,你和她住一块,得监督她按照方子上的做。”

胡亦归记下,又担忧地问:“师姐还能站起来吗?”

卫微顿了顿,好一会才道:“难说。”

胡亦归低下头,“卫师姐,没什么事我先告辞了。”

“慢着。”卫微把一个剑匣递给她,道:“这个送你。”

“多谢卫师姐。”

胡亦归告别卫微后把匣子打开一条缝偷偷看了看,又赶紧盖好,把它抱在胸前朝自己院子跑去。

“师姐师姐!”陆望正在院中弄着花草,突然听见院外传来胡亦归的声音,她抬头望去,就见胡亦归抱着一个剑匣跑进来,她跑得太急,脸红红的,还大喘着气。

陆望挑了挑眉:“什么事?”

胡亦归把匣子放到陆望旁边的小桌子上打开,一把长剑静静躺在里面,剑柄与剑鞘呈玄色,剑格与剑鞘等宽,剑格正面上以篆书绘了一个“归”字,反面则刻了一个爵的图案,细看则是“卫”字。

陆望摸着上面的纹路道:“这是你的名字,这是卫家庄的标志。”

把剑拔出,只见剑脊呈铜色,刃泛白,陆望手腕使力,刺向身边的一个木人,木人的手被砍下,陆望看着切口满意道:“不错,收下吧。”

胡亦归:“……”

自从陆望醒后,卫微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她拿着那封信发呆了,她站到陆望身边挑了挑眉,“不去见她吗?”

陆望抿了抿唇,“过一阵子吧。”

“那是什么时候?”

陆望想了一下,“一月多吧,去宋鱼。”

卫微马上反对:“一月杭州那是什么天气,你现在身体比不得以前,虚得很。”

“穿厚点,盖多点。”

卫微冷哼一声甩袖离开:“至于吗?”

她气陆望,又心疼她,打不得骂不醒,只能自己生气。

胡亦归在湖边看到卫微一人在草地上喝酒,走过去打了个招呼:“卫师姐。”

卫微没有回头,道:“亦归,你知道柳倾叙吗?”

“知道,当今太傅的千金。自小才华横溢,听闻性子也很好,及笄后便到当地的学堂私塾任先生,她……”

卫微听着只觉得头疼,皱眉:“知道就知道,不知道就不知道,我让你夸她了吗?”

胡亦归一顿,琢磨不透她是什么意思。

“想去杭州玩吗?”

胡亦归眼睛一亮,“想。”

“好好练武,一月陪你师姐去杭州。”

“一月?”胡亦归不解,一月去杭州岂不就是换个地方烤火罢了。

“你是不是也觉得那时候太冷了?”

“是的。”

卫微在胡亦归看不到的地方勾唇一笑,声音依旧平淡,“我也这样觉得,你去劝劝你师姐吧。”

“哦好的。”胡亦归迷迷糊糊地应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