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番外【四】

作者:南拾北辞
更新时间:2019-03-24 09:00
点击:525
章节字数:296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这……”陆邃率先回过神来,看了看陆言染又看看面前这女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位便是药王谷谷主,陆望现在情况如何?”陆言染道。

陆邃一边往外走一边道:“麻烦谷主了,陆望现在就靠几个大夫勉强吊着一口气,情况不是很好。”

等去到陆望的房间,那些大夫看到陆邃对游禹奚的态度,也猜到了来人身份。他们想说什么又不敢上前,只好站到一边等候吩咐。

游禹奚上前看了看,这群大夫中有懂用针的,倒也没让毒素扩散太多,她问:“她这段时间醒来过吗?”

“没有。”有个大夫回。

游禹奚摸了脉,又去看了她的腿,眉微蹙起。

这时候陆域也到了,他看到游禹奚皱眉就觉得不妙,“禹奚姐。”

游禹奚转眸看到他,回忆了下,“阿域?”

“是。我女儿她……”

游禹奚看着这个鬓间已经有了白发的男人,他面色憔悴,胡渣也没有修,眼底铁青,一看就是几天没休息了,明明不到四十岁却有了六十岁的老态,想当年他经常跟在陆言染身后,说是他爹让他看着点他姐,可是陆言染的行动不仅没有受到半分限制,还因为有他帮收拾手尾越来越放肆,和陆言染出去时招桃花的能力一点也不比她少,也是个洒脱俊逸的少年郎,“这腿保不住了。”

陆域听罢心口一阵窒息,又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过了一会他才听到自己声音道:“能保住性命就好,劳烦禹奚姐了。”

“嗯。”

陆望做了一个梦,她和卫微陆远他们玩捉迷藏,柳倾叙也在。那个地方很多竹楼,竹楼整整齐齐地在一块方地边上盖起,房子也是方形平顶,她们不能进屋,只能躲在屋顶竖起的竹子后。轮到柳倾叙找的时候,她躲在了柳倾叙出发的屋子旁边屋顶,这个房子的屋顶晾了主人家的白色帘帐,非常适合躲藏,并且按照她对柳倾叙的了解,柳倾叙一定是直接去最远的地方找她们,绝对不会想到自己就躲在她隔壁。

现在是阴天,天气不凉也不热,她躲到帘帐下面,扯了点帘帐遮住自己。

过了很久,柳倾叙还没有找到她,她实在等不住,抱着腿昏昏睡了过去。

迷糊中听到好几个声音在大声叫她的名字,她抬了抬眼皮,刚想应一下,却发现自己没有力气开口,低低“唔”了一声。

很快,遮住她的帘帐被人撩起,亮光有点刺眼,她不悦地抬头,看到柳倾叙那张秀丽温雅的脸,她脸上的紧张还未褪去,松了口气道:“躲这睡觉呢。”

她只来得及对她笑一下,又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睛,她感受到柳倾叙在她身边坐下,身上有着令人安心的味道,她也一直不说话,就这么坐在自己身边守着自己睡。

陆望醒过来的时候,一眼望到了白色的帘帐,她下意识摸了摸身边,却是一阵冰凉。她又花了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想要起身却一下子没有成功。

游禹奚就在不远处,看到这边的动静走了过来,“醒了?”

陆望愣了一下,“嗯?”

对方又接着问:“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你是?”陆望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问起来。

游禹奚突然笑了起来,“怎么?还怕我是坏人不成?还是说,你在哪里见过我?”

这女人如此敏锐,陆望也不敢多说了,“当然不是。对了,我怎么感觉我的腿使不上力?”

如果是换在平时,游谷主是不会犹豫的,断了就说断了,没救了就说没救了,可这是陆言染的宝贝侄女,她得考虑她心理承受问题,得委婉点。

“你这腿啊……”

“陆望你醒了?!”卫微正好推着一辆四轮车进来。

看到这,陆望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她看向游禹奚,果然游禹奚道:“你这腿以后都用不了了。”

陆望恍惚间,卫微跪在床边抓住她的手,看着她苍白的脸色仿佛立誓般道:“阿望你别担心,我给你打了一个四轮椅,操作十分方便。只要我还跑得动,你就能去任何地方。”

陆望扯了扯嘴角:“多谢了。”

卫微看着她,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你哭什么?”

卫微看着她们相握的手,“……疼。”

陆望:“……”

游禹奚在一旁看着这一幕,突然就想到了陆言染,陆望醒了可是大事,得去告诉她。

她觉得陆言染这差事实在不怎么样,累死累活的,还没有休沐,再担心也只能偶尔抽一天来看看她的小侄女。偏偏又是个死脑筋,宁愿为那老头子卖命也不随她去药王谷逍遥。

结果她转弯就遇上了陆言染,她站在门槛外,望着里面的情景不知道在想什么。

“言染。”她小声喊了声她的名字。

陆言染回过神来,颔首对她笑了笑就转身往外走去,游禹奚赶紧大步追了上去。

走到院门口,陆言染停了下来,正儿八经地冲她行了个礼,“多谢了。”

游禹奚心情一下子变得烦躁,她冷笑了声,“有什么好谢的,我救陆望,陆域付我诊金,两清了。平章事可别谢来谢去的,我可担当不起。”

陆言染好脾气道:“那你要如何?”

“我见到你就烦。”

陆言染干脆道:“好,那我去看一下陆望就走,很快,你忍一会吧。”

游禹奚:“动作快点,我最多只能忍半柱香。”

陆言染转身后再也无法掩饰唇边的笑意,“行行行。”

炎热中的等待原来不是最难熬的。

怀着不安的不知尽头的等待更让人疲惫。

陆望不是那种一句话都不说失约的人,城门外陆言染马蹄扬起的沙尘落在她心间拭之不去,痒而难受。

她想去陆府了解一下情况,却被告知陆府的主人们全部外出了。她叹了一口气,自己走回了府中,路上一句话也没说。

第二天,小竹看着她家小姐走进了夫人经常去的寺庙,赶紧抱住她的脚:“小姐你别想不开啊,天涯何处无芳草!”

柳倾叙:“傻姑娘放手,我只是去求个符!”

“那就好那就好,小姐你昨天那副样子真是吓坏我了,我还以为你要……不过小姐你不是不信这种东西吗?”

“我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做不了,急也没用。陆大人肯定要回来上朝的,到时候再问她好了。”

不出家就好,小竹道:“小姐你终于明这个理了,你每次遇到陆姑娘的事情就变得不像你自己了,看得我着急。”

柳倾叙一怔,“是么?”

小竹眼眶突然就红了,“小姐这样子看得我也难受。我此生的愿望就是小姐和我都要平平安安开开心心。”

柳倾叙被她逗得笑起来,“好啦好啦。”

陆言染一回京城就被丞相抓去商议事情,直到月升中天才回府,刚用完晚膳,管家就来说柳倾叙拜见。

“让人进来收拾一下这,把倾叙带过来吧。”

“是。”

柳倾叙见到陆言染的时候,她正在一张小桌子前喝茶,见她来了也给她倒了一杯:“来试试,这可是我好不容易从陆望她爹那抢来的。”

柳倾叙坐在她对面抿了一口。

“怎么样?”

“有点甜,不涩。”

“你来找我是因为陆望吗?”

“是的。”

“别担心,陆望是出了点事,但问题不是很大。”

柳倾叙松了口气,“那就好。”

陆言染摸了摸杯壁,问:“你现在和陆望?”

“我们现在还是好友。”

陆言染似是想起了什么,过了一会才道,“我听闻你们还有书信往来,这样也挺好的。”

“陆……”

“如果不嫌弃,便也和陆望卫微她们一样,喊我一声姑姑吧。”

“姑姑。”

陆言染似乎很满意:“嗯。”

不知道卫微和陆望两个人在一起说了什么,当陆言染出现的时候,两人一同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她。

陆言染:“……好点了吗?怎么了?”

“没有没有。”陆望和卫微同时摇头摆手。

陆言染见状挑了挑眉:“看来恢复得不错。”

最终,在陆言染要走的时候,还是陆望两人输了,问道:“姑姑,那个大夫是谁?”

游禹奚正想来提醒她半柱香到了,听到这个问题赶紧躲在一边。

“药王谷谷主。”

“还有呢还有呢?”

陆言染皱眉,“还有什么?”

“你们原本认识吗?”

“认识啊。”陆言染平静道。

看着她那坦荡的眼神,陆望疑惑,“你为什么要藏起来人家的画像呢?”

她就说这两个小崽子不对劲,原来是翻到了她当年画的游禹奚的画像,“你个小崽子,乱翻我书房?”

“我可没有,我那天问你要书看,是你自己让我去找的。”陆望理直气壮道。

陆言染:“……”

游禹奚心情大好,决定忍受她一把香的时间。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