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三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8-08-29 19:21
点击:1624
章节字数:319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有了直升机运输,后续的医生团队也陆续补充上来,前线的救援压力顿时减轻了不少,伤患的处理和运输也变得有序起来。白石等第一批到达的急救医在连续工作五小时后,被勒令退下来休息。

安排手头的头部外伤病人包扎运送,白石剥下手术手套,软绵绵的滑坐到地上,一手在急救包里扫来扫去,翻出包葡萄糖想往嘴里倒,被同样勒令休息的冴岛一把抢过去,还顺带瞪了她一眼。

“请不要浪费医疗资源。”

白石可怜兮兮的捣着腹部。

“明明刚刚都不觉得饿,一停下来就疼得厉害。”

冴岛又瞪了她一眼。

“需要我搀着您吗?白,石,医,生。”

感觉到脊背一阵寒意窜上后脑,白石一个激灵爬起来摆手。

“不不,我起来了,这就去休息。”

但下一秒就蜷着腰用拳头用力抵住胃部,显然是饿得狠了。

冴岛连忙上来搀住白石往休息处走去。

“休息处准备了便当,早先换班的时候应该强行带医生你过去的。”

“有葡萄糖的话,我还能撑一下。”

冴岛冰冷的凝视着逞强的医生虚弱的侧颜,她扶着她的腰,手底下全是冰冷的汗水。

“喝了的话,医生还会继续撑下去。就是这样,才不能让医生你喝葡萄糖。”

白石无奈的勾了勾嘴角。

休息室设在西部乐园的商店区,虽然现在已经全部停止营业,但电视设备还开着,屏幕里正在直播一群西装革履的官员发言道歉的画面。

白石端着一碗豚汁,思维放空的看着他们鞠躬道歉。

在现场的时候,某一个时间点开始,伤患的手机不停的响起。

白石猜想是事件上了新闻,患者家属从电视里看到了情况打电话过来问候。

尽管画面里的大人物们一再鞠躬道歉,有谁会因此获得安慰,又有谁能因此重回家人的身边。

今天光白石手里的黑标患者就多达二十四位,身为急救医的日常不可避免面对死亡,但白石对生命的流逝仍然无法释怀。

在医院的时候,总会一个人待在器材仓库的角落默默消化低落的情绪。

等事件结束了,自己肯定会在那里待上一整夜吧。

屏幕里换了一群穿深蓝色军服的人走上发言台。

“现在防卫省航空自卫队空飞广报室就对于迪士尼事件发表通报,今日17时02分,东京迪士尼乐园发生踩踏时间,航空自卫队接到援助申请后迅速反应,在一小时内调遣百里救援队从百里基地出发,航行到达事故地点进行救援,参与设备包括直升机U-125A救难搜索机4台,UH-60J救难救助机4台,目前,运次76次,运送患者超过220人。”

尽管空自这次迅速反应,仍然有记者连番质问。

“三天前百里救援队在救援途中发生了救援队员伤亡事件,事故责任人就是现任百里救援队的队长绯山三佐吧。现在绯山三佐还在职吗?难道不需要对事故负责吗?让她指挥进行救援安全有保障吗,防卫省在等再度出现伤亡事故吗?”

发言人抿住嘴唇低头安静了两秒钟,重新抬起头定定的看着记者身后的镜头。

“关于救援队员伤亡事件,请容我更正内容。8月22日16时22分,在千叶县千叶市的山难救援中,百里救援一名队员在救助过程中殉职,是为了救助民众的,光荣的,悲壮的,自我牺牲的英雄行为。失去这名救援队员,是国家与空自的重大损失。百里救难队接受的都是高危险高难度的救援申请,不存在绝对的安全,我们会继续加强对营救技术的磨砺和安全措施的检讨,尽力保证受难者和救援队的安全。目前百里救援队全员加入救援行动中,负伤的绯山三佐也在前线,我代表防卫省航空自卫队,为百里救援队全员感到自豪。”

“难道绯山队长对队员伤亡不负任何责任吗?不需要任何处理吗?这就是防卫省对待生命的态度吗?”

“是不是很可笑?”

白石身后响起了陌生又熟悉的低沉嗓音。

回头看见绯山抱着一桶爆米花慢悠悠的走过来,手上还挂着绿色的检伤标,另一只手往嘴里塞爆米花嘎吱嘎吱的嚼着。

白石连忙放下碗,站起来。

“绯山桑,你好。”

虽然白石没怎么关注电视上的通报,但是屏幕里的话题焦点此刻活生生的站在白石面前,白石难以忽视的端详着对方的状态。

面色红润,神情悠闲,看上去各方面都很健康元气的绯山桑。

但四个小时前,她腹腔的洞穿伤口浸水裂开,是白石亲自缝合的。

是她进行的局部麻醉,她很清楚现在麻药效果退散,绯山的伤口绝对是很疼的。

“那个….绯山桑为什么还没有去休息?”

绯山偏头,下巴点了点窗外。

“我的部下都在这里,我怎么能走。虽然没法上飞机,调度什么的还是可以负责的。”

耳边还满是记者对航空自卫队的质疑,绯山凝视了窗外的夜幕一会,转过头来歪头笑嘻嘻的看着白石,把爆米花桶递到她面前。

“所以,白石医生硬值了两个批次的班,累到虚脱被橘医生责骂赶来休息的事情我也知道哦。”

白石俊秀的脸上飞上一抹薄红,羞赧的垂下头,手指无意识的轻抠着大腿上的扣带。

“我是医生嘛…站着跟十六个小时的手术也有过喔…”

“真厉害呢。”

绯山夸张的睁大眼睛惊叹看着医生刀刻般精致的侧颜,此刻被虚弱和疲惫重重叠叠覆盖,却全然无损眉眼间的澄澈与明亮。

心中似乎某个点,被轻柔的触碰着,微微有些酸疼。

下意识咧开嘴露出大大的笑容。

“吃嘛?焦糖味的。很甜的唷。”

白石迟疑的看着绯山手里的爆米花。

“啊,我有付过钱。放心吧,自卫官不会随意拿取民间的私有财产。”

绯山挑眉认真解释一番,拈起一颗球形爆米花凑到白石面前。

看绯山说的如此认真,白石实在不好意思提她之前以买过门票的名义征用海狸兄弟救生艇的行为。

只好小小的欠身过后接过爆米花放进嘴里。

“谢谢…”

看着白石吃完爆米花,绯山才满意的拉着她坐到长椅上。

“很甜吧?”

白石点了点头。

“很甜,谢谢。”

绯山得意的又抓了几颗爆米花献宝一样送到白石面前。

“对吧,连续工作了这么久,还是吃甜的比较舒服。”

白石垂下头,微微避开对方殷勤的投喂。

“那个…谢谢…其实我不饿。”

察觉到对方的窘迫,绯山收回手把爆米花塞进自己嘴里,咬得嘎吱嘎吱响。

“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吃东西。饿的时候要吃,累的时候要吃,痛的时候要吃,觉得辛苦的时候更要吃,吃饱了,才能活着继续扛下去。”

白石抿了抿嘴唇,转头看着绯山。

“觉得痛的话,我可以开一支镇痛剂给你。”

绯山哭笑不得的看着莫名进入诊疗模式的医生。

明明嘴唇严肃的抿起,嘴角却因为天生的唇形微微翘起些许亲切的弧度,俊挺的鼻梁,如鹰的眉峰,明明有着锋利帅气的面部线条却因为这双过于明澈的眼睛,变得柔软易碎。

诚实的被对方过分漂亮的容颜打动。

绯山勾着嘴角露出些许玩味的笑容,迎上白石过分专注的逡黑明眸,掏出一颗爆米花送到白石嘴前。

“如果我接受白石医生的处方,白石医生是不是也应该接受我的。”

白石看着身材娇小,气场却游刃有余的自卫官。

她刚刚问她,是不是很可笑。

为了救助他人,同僚殉职,自己受伤,仍然要忍受媒体的非议和责难。

是不是很可笑。

为了救助患者,不惜带着伤口跳进水里把自己搞得狼狈不堪的英雄,怎么会可笑。

垂下眼睑,埋下头,轻轻衔住那颗圆润的爆米花,微微嚼了一下便咽了下去。

抬起脸,端详着脸色异常红润的娇小自卫官。

轻喃着“失礼..”将手掌贴上绯山的额头,凑近听了听绯山的呼吸音,又触碰了绯山的淋巴结位置。

微微退开一点距离,语气已经全然转换成专业医生的劝诱与严密。

“绯山桑的处方我接受了。现在请绯山桑接受我的处方,你现在有些发热,估计伤口有些感染,腹腔不排除进水的可能性。需要进行抗生素治疗,请跟我来吧。”

绯山却一反常态往后一倒,抱着爆米花懒洋洋的当起沙发土豆

“可能要麻烦白石医生带药过来了,现在外面的记者太多了。”

白石英气的眉峰微微拧起,但很快点了点头。

“我去去就回。”

路过调控室的时候,白石特意进去转了一圈。

大概询问了一下现场的情况后,得知现在直升机依旧是由绯山指挥调度。

悄悄扯了扯橘医生的衣角。

“绯山桑伤口感染,现在在发热,工作可能需要拜托给其他人。”

橘医生闻言拧起眉头扫了一眼周围。

“现在防卫省的大人物都不在,我们没法直接调度自卫队的直升机,好在现在大部分病人都已经运出去了,我先去隔壁广播室看看。绯山桑那边,白石在主治?”

白石点头,又疑惑的问了句。

“绯山桑是大人物吗?”

得到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比起绯山队长的军衔,绯山桑在救援队里的大人气才是大问题呢。”

“欸?”

出来的时候意外收获了一堆糖果当慰问品。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