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二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8-08-08 22:19
点击:72
章节字数:521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等两人到车厢落水点,才发现救援比想象中的艰难,巨大的人工湖沿岸左右望去都看不到尽头,一组救援小队仍在附近徘徊搜寻。

白石看了看表,此刻离落水时间已经逼近一个小时,太阳已然下山,搜救随着能见度降低变得越发艰难。

从急救的角度考虑,她应该优先为更有可能存活的患者进行救治。

但被绯山拉着走的时候,白石仍是毫无反抗跟来了。

没有及时想到到伤患人数不对就让蓝泽医生回来,这是她的失误。

绯山大概扫视了一眼现场的情况,如果岸上寻找多时无果,唯一的可能性就只有水里。

随便扯了一个最近的救援队员询问。

“现场没有水下生命探测设备吗?”

救援队员摇了摇头。

“没有。就算有,在水下过了这么久。。”

绯山瞪了他一眼,但看他也是满脸疲惫,又放轻了声音。

“就算这样,你们不也没放弃吗?红外设备呢?”

救援队员还是摇了摇头。

“那个只有消防本部会配备。”

绯山故作轻松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别气馁,我们都放弃了,还有谁能救人。”

救援队员用力点了下头,准备继续搜索,绯山扯了下他的背包。

“请给我急救包,绳索也给我一卷,还有8字扣,没有的话登山扣也可以,现在我们有四个人了,往下游的障碍物处分散吧。”

救援队员看了看绯山,又看了看她身后跑来身穿蓝色急救制服的白石医生,解下背后的急救包连同绳索递给绯山。

“发现需要救援的患者,请及时通知我们过去。”

帅气的把急救包背到背上,绯山蹲到河边,将手伸进水里,对着手表测了一分钟。

白石紧赶慢赶跑到绯山身边,正好看到绯山站起身来。

“长官。。?”

“走吧,我们往下游走。”

绯山抖了抖肩带,把巨大的急救背包往身上带了带。

白石往前走了两步把绯山身后的背包背到自己背上。

“长官,这是我用的设备,还是我背吧。”

绯山笑嘻嘻让她拿走背包。

“叫我绯山就好了,民间也不会随便叫自卫官长官的。”

“绯山桑..我这样做对吗…救援队的大家也在找,我本来应该在那边的…”

白石跟在绯山后面,迟疑的问着。

绯山转过身来,浅棕色的杏核形眼眸紧紧盯着她,明明这样娇小的人,却让白石倍感压力,压得她低下头去倾听。

绯山看着眼前的人垂下头去,全然是一副弃犬的模样,又不由自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待在那边,和待在这边,不都是在救人吗?救了谁对白石医生来说有区别吗?希波克拉底誓言在哭泣哟。”

白石摇了摇头。

“我没有忘记,只是..时间过去那么久…”

绯山从兜里掏出几乎揉成废纸的纸团,将它展开,摊到白石的眼前。

那是入园时,人人都会领取的乐园地图。

“我们现在的园区在西部乐园,这里是瀑布,我们在瀑布的下游,我们在这里,海狸兄弟独木舟,下游不到3公里就是豪华马克吐温号,豪华马克吐温号是西部乐园的入口,所有人都在那里,以现在的流速,流到豪华马克吐温号不需要一个小时。最幸运的可能性,这名游客早就往下游飘到入口被大家发现,次之,他可能中途被障碍物挡住,卡在什么地方,可能是桥,可能是石头,但鉴于这里是人工湖,而且是游轮的航行路线,最大可能性就是桥,虽然这里没有标,但我隐约记得有的。”

白石抿了抿嘴唇,埋头往下游走去。

绯山一把拉住她,指了指上游的方向,晃了晃手中皱得要命的纸。

“我可是有两张票呢,可以合法坐海狸兄弟吧。”

有船的话,为什么救援队员不征用呢。白石纳闷的跟着绯山后面跑起来。

绯山个子虽小,速度却比白石快出一大截,等白石气喘吁吁的跑到海狸兄弟独木舟,便看见笑意盈盈的绯山站在洁白的救生快艇上朝她伸出手来,露出的半截手臂纤细,却意外有着漂亮的肌肉线条,十分可靠的样子。

下意识握了上去。

一下就被拉上船了。。

震惊于娇小的身体居然有这样强大的力量,白石的脑袋里一边跑过手臂肌肉组织的解剖图,视线茫然的追着那纤细的手臂熟练拉动马达驾驭快艇箭一般从水面激射而出。

擅自想要解剖别人的自己是医学怪人吗,明明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一边责备自己,一边强迫自己集中精力搜索伤患的时候,白石更震惊的发现驾驶盘上插着的根本不是钥匙,而是一个卷成圆筒的铁片。

“那个…居然能发动呢…”

绯山嘿嘿笑随意搭着话,目光敏锐的扫视着前方的水面。

“好幸运呢。”

不过五分钟,绯山突然轻声叫道。

“有了。”

白石连忙四处看着水面。

“在哪里?几点钟?”

绯山抬头望向橙红与深蓝交错的天空。

“heli,UH-60和U-125A。”

白石顺着绯山的视线望去,果然在遥远的天际影影绰绰看到了几个闪烁红蓝信号灯的机影,原本淡淡的失望一扫而空。有全天候运输直升机,患者的生存几率无疑会大大提升,多争取一分钟都是希望。

“太好了!自卫队的飞机来居然这么快!”

一直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白石第一次对绯山露出烂漫的笑容。

“这都多亏了绯山桑,真是非常感谢。”

绯山却像没听见一般,表情明显焦灼搜索着水面,马达的轰鸣声更响了。

快艇破开水面的浪花让白石几乎看不清四周的物体,耳旁幻觉般响起了绯山带点沙哑的低沉嗓音。

“有了。”

马达的轰鸣声轻了下来,绯山慢慢减低了船速。

随着窒息的轰鸣和水花散去,白石这才看清,远处欧洲中世纪样式的石桥下,一个人面部朝下的横挂在桥墩上。

溺水了。

白石心头咯噔一下。

为了避免快艇靠近时的波浪将患者冲走,绯山在尽可能不影响患者的近处停了马达。

“我下水固定患者,白石医生只管拉他上来。”

说罢,绯山背起一段绳索跳入水中。

接近伤患时,绯山伸手探了探患者颈部,意料之中的没有了脉搏,肩部也有一个巨大的开放性创口,此刻被水冲刷得几乎看不见血迹,惨白的肌肉外翻出来,深可见骨。

为了避免再度溺水,绯山固定好患者,钻入水下半托举着患者的头部靠近快艇,和白石一同将患者放入快艇后,自己也一口气翻了上来。

听不到呼吸音,摸不到颈动脉。心停止。

白石果断对患者实行CPR(心肺复苏术),一边问绯山。

“绯山桑会不会CPR?”

绯山却像没听见一般,自顾自的低头打起电话来。

“报告,百里救援队RED归队。”

“是,没问题。我就在现场,有一名溺水,肩部开放型创口,地点在西部乐园东北处的桥下。”

快速打完电话后,绯山也跪到患者面前,将手按到患者胸前,低声询问白石

“我来接替,直升机还有3分钟到达,但飞机不能着陆,需要悬挂运送,有问题吗?”

白石睁大眼睛看着接替自己做心脏按摩的绯山。

“患者还没有恢复心跳,悬挂运送能保证持续做心摩吗?”

“有我在,心摩没问题。只是后续手术,白石医生也要一起悬挂才行,直升机医生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白石默默点了点头。

就算恐高,她也成为了直升机医生了。

没关系的。大概。

头顶已经传来了熟悉又陌生的直升机的轰鸣,深蓝色的巨大直升机盘旋在低空,抛下了希望的绳索。

将垂吊的绳索固定住患者的担架后,察觉到白石情绪低落,绯山转换了一下姿势,将重心移到右手,右手持续按压着患者胸口,左手按住白石的手臂,歪头轻松的笑了笑。

“有我在呢。”

白石望着那人几乎咧到脸颊尽头,起码露出十八颗牙的灿烂笑容,郑重的点了点头。

“没关系的。”

却在身体悬空的瞬间,不由自主握住了对方的手掌。

从直升机上被解下来的白石,看到熟悉的面孔时,几乎要哭出来了。

“冴岛桑!太好了,快准备肾上腺素1mg,生食100毫升推注。”

冴岛看见是白石,飞快迎上来给病人接上监控器戴上氧气罩,并开始推注肾上腺素。

“蓝泽医生他们也在过来的路上了。”

白石边做心摩,边惊喜的问道。

“直升机?”

冴岛瞪了她一眼,语气也变得冰冷。

“警车。”

白石听着耳边直升机渐渐远去的声响,抿了抿嘴唇。

突然监控仪上出现VF报警。

“出现室颤!”

现场一般是没有除颤仪的,但白石早已料到这样的状况,当下半蹲起身子,高举拳头往患者胸口捶下去。

监控仪上的心跳依旧是令人战栗的高密度棘状点播。

白石抿紧嘴唇,用尽全力对准心前区又捶了一拳。

报警解除。

“患者心跳恢复!”

绿色规律电波,并非代表患者的生命的警报解除,白石摸着身上常配的笔型电筒,查看患者的瞳孔。

“瞳孔左右不同,对光迟钝。”

颅内压迫严重,患者此刻很可能有颅内出血情况,但现场开颅这件事,已经超出了白石的能力范围。

而有现场开颅经验的蓝泽还在路上。

白石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用手机拨通蓝泽的电话。

“患者意识指数300,瞳孔左右不同,需要紧急开颅。”

“还有十五分钟才能到?”

挂掉电话,无奈的看着暂时恢复心跳的患者。

现场没有CT的辅助,白石自认没有能力进行开颅手术,但如果能运送到最近的有手术能力的医院,情况就会不一样。

“如果有直升机就好了。。”

但把他们运来这里的直升机早已飞远了。

站在身后围观了全过程的绯山撑着腰大声提醒白石。

“白石医生,你有直升机。”

白石惊喜的转过身望着绯山。

“真的?直升机会回来嘛?”

满身湿漉漉的绯山晃着手中的对讲机,神情却很严肃。

“UH-60J舱内可以运载11名人员,两名担架患者,我们可以把患者运出去,但患者能不能优先运送,要由医生来判断。”

始终带着笑的眉眼,少见的,严肃的揪起,锐利的浅棕色明眸紧紧盯着白石的眼睛。

“需要优先运送吗?”

面对来自生命拷问,白石也会以同样的坚定的答复。

“患者需要紧急运送,我会负起责任。请安排直升机运送。”

绯山飞快点了一下头,按下对讲机的通话键。

“这里是Red,呼叫Tiger,有需要紧急开颅的患者,请求运送。Over。”

3分钟后,一架深蓝色直升机平稳的降落在地。

由于是脑部手术,白石判断不需要自己陪护,此刻才有机会端详传说中的救援直升机舱内的真容。

“好宽敞。。”

绯山撑着腰靠过来,全然不畏惧直升机卷起的狂风。

“很大吧。急救直升机的是MD900?几年前看到过一次,很小的heli。”

“嗯,经常需要连续运输。”

关闭舱门时,负责关门的自卫官朝绯山打了几个手势。

绯山轻轻摇了摇头,比了个大拇指,目送直升机离开,才又把手撑回腰间,感叹的说道。

“不过,正因为小,所以才能随时出动啊。”

白石郑重的朝白石弯腰行礼。

“这次真是太感谢绯山桑了,如果没有绯山桑,这位患者一定无法得救。”

绯山的嘴角挂着清爽的笑意,随意的挥了挥手,亲昵的拍在白石手臂上,清亮的眼眸里却染着忧郁的底色。

“说什么呢,救人的是白石医生才对。如果白石医生判断不能救助,我们救援队的直升机不会下降的。”

白石这才明白过来,这个人,和自己,是一样的。

在救助他人路上,同样孤立无援的人。

瘦小,湿漉漉的,却很帅气的人。

“绯山桑这样容易感冒,还是找件毯子比较好。”

白石四处看看想问附近的消防队员要一件毯子,刚走了几步就被绯山叫住。

回头就看见绯山紧握拳头,手臂平举过肩膀,。

电视里常常看见男性用这个姿势展示肱二头肌,以表示自己强壮。

绯山桑也是这个意思嘛?

白石迟疑的歪头看着对方咧着嘴露出不止十八颗牙齿的灿烂笑容。

嘴角也自然跟着翘起来了。

“唔?”

看穿了白石的疑惑,绯山捋起袖子露出上臂细瘦却实实在在鼓起的肌肉线条。

三角肌,肱二头肌,肱桡肌,连收缩的肱三头肌也清晰可见。

手臂的解剖图再度在白石脑中跑马灯一样跑过。

女性的肌肉线条原来这么好看吗?

“呐,不用担心,我可是很强壮的,白石医生该去忙咯。加油。”

满意对方被自己震慑住的呆愣模样,绯山豪迈的拍了拍自己的肱二头肌。

自觉自己擅离职守太久的白石只好讷讷的说了个加油。

视线在移开的瞬间,敏感的察觉到了那段白皙手臂上并不明显的指痕。

鲜红的指痕。

迅速靠近绯山,举着对方满是新鲜血迹的手,大概检查了一番,便看见了对方腰后明显的血迹。

小心卷起濡湿的衣料,便看到被血水浸透的大块纱布,目光顿时凛冽起来。

把笔电塞到绯山手里,故意放冷了音调命令对方。

“替我照明。”

从背后的急救背包里拿出一叠纱布和碘酊。

借着微小的照明,小心的拆下纱布,便看到了一条洞穿的缝合伤,从前腹的肋骨处一直贯穿到后腰。

虽然此刻后腰的伤口狰狞裂开血流不止,白石却松了一口气。

虽然被什么东西洞穿,却幸运的避开了所有的脏器,绯山无疑是极端幸运的。

“绯山桑受伤了为什么不说?伤口进水容易细菌感染可是常识。”

绯山嘿嘿笑着。

“我肾上腺素旺盛嘛,不觉痛哦。”

被对方嬉笑的态度戏弄,白石拧起眉头。

“绯山桑现在后腰的伤口裂开了,我要重新缝合。既然绯山桑自带肾上腺素,我就不打止痛剂了,就这样缝合。”

“坏心眼。”

被撒娇似的轻轻捅了下小腹。

白石抿住嘴唇把对方的讨好照单全收,还是取了注射器给替绯山进行局部麻醉。

“要缝合了。”

做好伤口消毒和缝合处理,白石从大腿的扣袋里取出检伤卡,挂到绯山手腕上。

“绯山桑现在的状态不适合参加援救,请到门口的集中处休息吧。”

“欸~”

绯山不满的抗议,换来那人一个柔软的摸头杀,配合傲慢医生“令行禁止”的眼神。

绯山鼓着脸颊乖乖闭上嘴。

沉寂了许久的对讲机终于有了声音。

“这里是橘,呼叫白石医生。”

“是,这里是白石,橘医生已经到现场了吗?”

“嗯,连同好几个医院的医生也到了,白石医生手头工作完成后到检伤处来,我们开个会。”

白石站起身来,想要和绯山告别。

却被对方十八颗牙齿的笑容堵了回去。

“加油哦。”

只得,轻轻的,按了按对方的肩膀。

“是,我现在就过去。”

目送面容清秀身材修长年轻可爱的医生奔向病人。

绯山这才露出些许疲惫倒到地上,无奈的抓了抓胸口。

“doctor heli吗…真不错呢..”

如果自己直升机上也有医生的话,绪方那家伙就不会死吧。

为什么幸运的总是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