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四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8-09-01 20:56
点击:1296
章节字数:329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等白石背着急救包捧着一堆糖果回到休息室。

娇小的自卫官正背对着自己向窗外传达指令。

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对讲机,绯山简洁的传达着指令,还顺嘴开了几句打趣的玩笑。

目送直升机渐行渐远,绯山转过身来,便看到身材修长年轻漂亮的女医生抱着一堆五颜六色的糖果。

嗜甜如她,立刻欢快的蹦着小跳步跑到白石面前。

“好多糖,是给我的吗?”

离白石两步远地方,腰后的伤口突来的一阵刺痛拉得步伐一个趔趄,绯山低哼了一声,反手捂住腰部的伤口,在同样的位置被冰凉柔软的手指握住了。

五颜六色的糖果洒了一地,白石一手托住她的腰间,一手环抱住她的肩膀,将女自卫官娇小的身体稳稳护在自己臂间。

绯山美帆子,40岁,军衔三佐,军龄19年,第一次被民间人士还是个年轻可爱的女孩子以如此姿势护在怀里。

抬起头,便看见医生眉峰蹙起,眼含薄怒,强势的一把握起自己的手腕耳提面命。

“受伤了就要及时治疗,激烈运动禁止,好好休息,绯山桑应该更在意自己的伤势才是。还有,伤口开裂了可以压迫止血,但是没裂开的时候禁止暴力碰触。”

分明是生气了。

绯山发现自己莫名的很喜欢看这位漂亮的女医生生气的模样。

故作无辜的眨了眨杏核般圆润的眼睛,笑嘻嘻的故意往她怀里靠逗她。

“我知道医生你在呀。”

白石无奈的叹了口气。

明明是很帅气的自卫官,在他们部队里也是大人物的样子,怎么总是一脸轻浮呢..

扶着绯山坐到长椅上,重新卷起衣服替她检查伤口,确认伤口没有再度开裂后,伸手摸了摸绯山伤口周围的细腻肌肤。

果然有些热烫。

“现场器材不足,杂菌也多,还不能确定腹腔内部有没有感染,先暂时用抗感染药物静脉注射。”

等待白石配注射液的时候,绯山闲不住弯腰去捡地上的糖果。

被白石温柔的制止了。

“一会我来捡就好了,绯山桑的伤口其实很严重,请认真对待。”

尽管白石医生自问没掺入私人情绪,依旧轻易的安抚了绯山。绯山乖乖点了点头,剥了颗糖放进嘴里,清新甜蜜的桃子味让绯山心情更好了。

白石配好注射液,转过身来便看见看着小小的糖球在女自卫官嘴里闲不住的咕噜咕噜转,颊边时不时突起一小块的可爱模样,看上去完全是个小朋友嘛。

轻轻捧住绯山的手背,熟练的消过毒,刻意用上了儿科实习时的营业声线轻声诱哄。

“请把手给我,看着我,一点也不疼的。”

绯山大朋友显然很是受用,歪头半靠在椅背上光明正大欣赏医生漂亮的侧颜。

至于那手背上被蚊子叮一样的触觉,也好似奖赏。

白石小心翼翼固定好针头,贴好胶带,还顺着血管轻抚了两下,柔声嘱咐着。

“等绯山桑回去之后,最好还是做个细菌培养。定期到医院换药消毒,千万不能偷懒哦。”

绯山慵懒的靠着长椅,不经意的问着。

“那我可以找白石医生换药吗?”

白石愣了一下,现实的给出了答案。

“换药是在外科门诊,我们现在已经不在门诊轮班了,毕竟急救用人很紧张。”

绯山盘起腿坐直了身子,觉得腰腹酸软,下意识伸手撑着腰,被白石敏锐的捏着手拨离伤口。

“Dortor Heli很稀有吗?”

白石沉默了一会,单膝跪在地上一颗一颗捡起糖果来。

“DortorHeli是医疗和直升机相结合的新型急救手段,九年前只有翔北才有DortorHeli。起码现在而言,DortorHeli已经基本覆盖了全国的每个县。但直升机的运载量和每天发生的不幸事故相比,就像用螳螂的手臂去挡车轮。”

女医生身材修长,抱住自己的时候,明明很可靠。此刻蹲下去后的背影却瘦削柔弱,绯山盯着那深蓝的制服背面的英文下,纤细的蝴蝶骨,和骨节分明的脊椎。

无法克制的把手放到那对蝴蝶骨的凹陷间。

“至少,你救了他,你还救了我。”

迅速回过神来,绯山几乎被自己吓了一跳。

好在年轻可爱的女医生脑回路似乎不像她诊疗时那么反应迅速,绯山若无其事将手挪到女医生的肩膀上,轻松说道。

“为了庆祝白石医生做了这么伟大的事情,请让我…”

话语未尽,绯山手臂上挂着的对讲机再度传来了通讯。

“报告女神,这里是Dora,救04到位,3分钟后降落,请求批准。OVER。”

“这里是Red,批准降落,OVER。”

绯山飞快站起来,全然忘了自己还在挂点滴,一边掏出手机拨打电话,一边往窗台走去。

白石连忙取下点滴袋跟到绯山身后。

“橘医生,这边是绯山,运送患者番号和运送地点是?”

“现在只有黄标是吗?”

“好的,我明白。”

绯山按动直升机通话按键传达信息时,白石的对讲机也同时响了起来。

“白石医生和冴岛在休息室吗?这里是橘。”

白石连忙按键回答。

“这里是白石,请说。”

“你和冴岛3分钟内赶到直升机起降点,一起乘自卫队的heli护送患者回翔北。”

“橘医生我还不需要休息。”

白石争辩道。

橘医生严肃的打断白石。

“现在急救中心的医生除了藤川都被调到这里来,医院里堆满了患者,总不能只靠藤川一个人,你是leader,不能只为了眼前的患者,更要对整个急救中心负责。这边估计到凌晨就能结束了,明天急救中心还要照常运转,你必须要在。”

白石的视线越过绯山的肩头往楼下看去。

有救援队的直升机和白车的连续运送,滞留在现场的患者已经减少了大半,照这个速度,的确不到天亮就能完成所有患者的转移。

“我明白了,我们现在就回去…”

挂掉电话抬眼看了眼绯山,正好绯山也转过身来。

而她背后,闪烁着红蓝信号灯的巨大直升机正在徐徐降落。

帅气的将手中的对讲机插回臂间的扣袋,绯山勾起嘴角绅士的做了个请姿。

“能护送白石医生,是我们的荣幸。”

说着,就要往楼下走。

白石连忙拉住绯山的手腕,握住她的肩膀将她按回长椅上,把点滴袋重新挂好。

“绯山桑现在是病人,请不要忘记这一点。点滴大概还有40分钟,30分钟的时候请让护士来帮你取针。虽然现在还要继续拜托你工作,但工作完成之后,请一定立刻去休息。现场的医生很多,觉得不舒服的时候,请一定向他们求助。”

白石看了看腕表,离起飞的时间还有1分钟。

“再见。”

拔腿往外飞奔的瞬间,被绯山一把握住手腕,一个趔趄,连忙伸长手臂按在绯山颊边的椅背上。

“…加油。”

回到翔北,白石开始接替早已焦头烂额的藤川医生将病患分散到各科室,白石人缘好,其他科室的医生被半夜叫回来加班也没有怨言,反而甘之如饴配合白石分流病人。

不过,由于都是急救中心接的初诊病人,转科产生的大量病例文书也必须由急救中心来处理转出。

眼睛高度近视的藤川医生因为整夜处理这些文书,基本都要瞎了,头昏眼花的时候,只好无奈的放下眼镜,费力的抬头滴眼液。

“不行啊,体力上还能坚持,但是文字一个也读不了了。”

一罐胡萝卜汁放到藤川桌上,来人坐到旁边继续处理文书。

“给。”

“啊,thanks。”

藤川接过果汁一口气喝了半瓶,发白乱晃的视野才恢复一点清明。

“白石,现在是紧急事态,文书类晚点处理也可以原谅的吧?”

白石目不转睛盯着屏幕敲打键盘。

“嗯,原则上不行,现在这种情况,不需要手术的部分出院前处理好应该也没问题。”

藤川得救一样赶紧从椅子上爬起来往办公室沙发上倒。

“抱歉,眼睛不行了,就休息五…”

尾音早已随着主人陷入沉眠消失不见。

冴岛把现场带回来急救表格整理好交到白石桌上,瞥了一眼瘫倒在沙发上的人。

“藤川医生睡着了啊。”

白石无奈的笑了笑,低头嘴里塞了个什么,含含糊糊说着。

“藤川医生眼睛不好,前一天又值班。”

冴岛轻啧了一声,将两罐咖啡叠到一起放到白石桌子上。

“白石医生不也前一天值夜班。”

一罐摩卡,一罐黑咖,摩卡的是白石的口味,黑咖则是藤川的。

读懂了其中蜿蜒周折的关心,白石微笑着抬起头将一个小东西放到冴岛手里。

“冴岛桑也辛苦了,谢谢。”

冴岛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糖果,勾起嘴角玩味的看着脸颊鼓起一小块的白石。

“看来白石医生和绯山队长关系很好呢。”

白石没有再答话。

看着白石睁着大眼睛愣愣的盯着屏幕,深知女医生的坏习惯的冴岛,叹了口气,剥开包装将糖球放入口中。

“橙醋味…”

有句俗话,吃甜的就说甜的,嘴里酸酸的冴岛回想着自己在休息室看到的情景,坏心眼的凑到白石耳边轻声问了句。

“回来的时候,绯山队长和白石医生说了什么?”

睁着眼睛进入迷迷糊糊的睡眠状态的白石,含含糊糊回答着。

“水蜜桃。”

哈?

闻着近在咫尺的医生浓重的消毒水下面传来淡淡的蜜桃香味。

这家伙吃到的味道这么好运吗?

被那人握住手臂倾身交错的瞬间,含着糖果的自卫官,湿润的嘴唇带着水蜜桃的清甜香气不经意擦过白石的脸颊。

“等我们忙完,再找白石医生换药。加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163
163 在 2018/10/16 02:24 发表

啊啊啊红白啊啊啊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