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暑假、雨

作者:伊子
更新时间:2018-09-17 21:01
点击:673
章节字数:458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暑假开始第一天。黎子按惯性起了床。来到客厅才意识到自己可以按意愿睡回去。不过母亲正好逮住了黎子,让她给阳台上的小菜园浇水。

“浇完水再回去睡。”

黎子只好不情愿地提上水桶,来到阳台上。黎子很羡慕这些看起来还在睡懒觉的植物。虽然有相应的代价,最后的结局是成为餐桌食物。

然后,黎子看见了也按惯性经过楼下的陈欣。即使视野不是很清晰,这个时间点,骑着自行车的女生辨识度太高了。

陈欣是去参加补课的。

视线好像对视上了。不可靠的眼睛传来模糊的信息。

黎子朝她挥手,她也招手回礼。

自行车走走停停,似乎成了一辆难以发动的老爷车。最后,还是从视野里消失了。

黎子认真地浇起水。刚才,感觉楼下的陈欣也是一副需要浇水的样子。

第二天,黎子依旧早起了。这此是被尿憋醒的。

“去给菜浇浇水。”妈妈逮到黎子毫不客气地下命令。

黎子再次看见了楼下的陈欣。有种重置时间线的感觉。不过,黎子看见的时候,她正好闪入右边的楼墙。这家伙难道不认识以前的路了?其实也不是很能确定是她,感觉近视又严重了几分。

“我近视了。”黎子对正在炒菜的妈妈说道。

“我站在这里都不看清你在炒什么。”虽然也有油烟的原因。

“周末我带你去配副眼镜。”

“我一个人也可以去。”黎子不太习惯和家人里一同外出。

妈妈拒绝了,说小孩子一个人容易被讹。

到了周末,黎子和妈妈来到街上唯一的一家眼镜店。测好度数后,黎子摘下眼镜就感觉世界换了画质一般。这东西真厉害。黎子由衷地佩服这项伟大的发明。

看起来没有丝毫专业感的店员捧着一本厚厚的镜片书让她们挑选。

书上讲解的内容不明所以。越贵越玄乎的好——唯一能获取的信息。黎子不懂,妈妈也不懂,只好听店员的讲解。

最后妈妈选了一副价格偏上的镜片,黎子选了一副普通的黑色细框的镜架。店员说“放心!”的时候,黎子感觉妈妈给讹了。

最后,黎子拒绝听店员的建议,要了高度数的眼镜。

“你戴起来不会头晕吗?那样会很伤眼睛的。”

黎子说她只有上课才会戴所以没关系的。

交易成功。但眼镜还要等到下午再去取。

黎子莫名有种眼镜店中午就会卷铺盖走人的想法。货到付款,黎子很喜欢这个词。就像努力就立马有了成效。换个角度,不货到付款原因,其实是眼镜店才担心做好了眼镜没人来拿钱取。

等到毒辣的太阳稍稍收敛的时候,黎子成功地取到了眼镜。

戴上眼镜感觉自己好像进到了一个新世界,清晰的新世界。新体验的新信息迎面涌来。

——原来天上的云这么有立体感的吗?

清晰到有点可怕。正常人的视力可以看到那么远的吗?

黎子看见一栋楼的小窗户里有人走来走去的。仿佛自己变成了一名狙击手。可以嘭的一下从眼镜里发射出子弹。

黎子满意地摘下眼镜。宣告狙击手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黎子?”背后的叫喊声让黎子一惊。一被发现,她作为幽灵般的狙击手已经接近失格了。

陈欣拄着自行车,瞟了一眼黎子手中刚摘下的眼镜。

“配眼镜了?”

陈欣正在跑腿,自行车的车筐里装着买来的菜。

“戴上去试试。”陈欣怂恿道,满脸期待。

“刚才已经试完了。”黎子不客气地把眼镜放入眼镜盒中。

陈欣绕到黎子的前方,将自行车横挡在路中间。“要么戴眼镜,要么上车。”陈欣留给她两个选择。

“嗯?那我戴着眼镜上车岂不是更好?”黎子反问道,选择了上车。

陈欣干笑,“小姐,要去哪里呢?”

黎子故意顿了顿然后说,“回府。”

“了解!”

路上,尽是些零零碎碎的话语。陈欣抱怨补课的位子随便乱坐,一去晚就抢不到好位子。黎子一直都待在家,似乎就没什么可说的事。

“话说你们在哪补课?不是在学校吗?”

“以前的文化站,随便搭个雨棚就成教室了。”

“这样啊……”

陈欣家去文化站最近的距离要经过黎子家。

原来是自己自作多情了。黎子泄气地叹口气,心情渐渐变得不爽起来。

骑了一会儿,陈欣感到口渴,将自行车暂停到路边,拿出车筐里的水瓶。

黎子打断她。

“我也好渴。”

陈欣僵住了,捏着水瓶,似乎给一道奥数题难住。

“水瓶。”黎子伸出手索要。

黎子拿过水瓶,扭开瓶盖,直接对嘴喝了起来。喝了一小口,她并不渴。黎子把水瓶递回去。

那道奥数题又变了形,上升几个难度系数。

陈欣尽量若无其事地喝上一口。

“走吧!”黎子满意了。——在看见她脸庞上的绯红后。

如果她和自己接吻的话,会害羞得更厉害吧……


陈欣回到家中。一口气喝光了水瓶中的水。心神不定地拾起书本复习。

直到晚上吃完冰镇西瓜,吹着凉下的夜风,心跳才安静下来。

“为什么我的心跳会跳个不停?”

电视里正在播最新的连续剧。

“难不成……难不成我喜欢上了他?”

陈欣一边吃着瓜,一边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

半个西瓜被一家人解决得差不多的时候,女主角也因失恋在雨中痛哭。

“欣儿现在最好不要耍朋友。这种事到大学里有的是时间。”妈妈似乎是担心女儿变得像电视剧里那样,但还是更担心耽误女儿的学习。

“不会的啦。”陈欣不耐烦地应付。

“谈一两次还是没问题的。”哥哥插入对话,玩笑般地说道,“积累点经验对以后也有帮助嘛。”

“你说啥?”妈妈突然暴怒,激动地握住遥控板,“你还不是因为初中就开始耍朋友,最后就没考上县高,跑到Z高那个烂学校。”

“啊哈哈哈……是是是,不该谈的。”哥哥认怂了,毕竟理亏。

爸爸无聊地吐出一颗西瓜子,瞄了一眼妈妈手中紧捏的遥控板。他原想换个更为热血沸腾的抗日剧,但现在无从下手。

陈欣悄悄溜回楼上。

哥哥在考上大学的那个暑假,兴奋地把自己所有的情史爆出。

没考上县高的原因,是因为想和女朋友进同一所学校。陈欣本来还挺感动的,如果没有听他继续往下吹的话。他们在高中的第一个学期就掰了。哥哥另寻新欢,女方不知去向,两人几乎没有再联系。

陈欣不禁联想到黎子。

她希望黎子能考上县高,由衷地希望黎子能她实现一切的愿望。

到这个阶段,也差不多知道考上县高对自己来说是不可能的。

——如果黎子考砸了的话,就能去同一所高中……

自私的想法时不时涌现。自我厌恶的情绪也飙升到极点,深感自己的差劲。

但自己果然不愿意和她分开。不在同一所学校,实在太让人感到寂寞了。

每当这样想到,陈欣忍不住想流泪。又对自己的矫情感到无可救药。

陈欣深吸一口气,翻开书本,试着创造奇迹。

——先不要去思考结果。

或许,这是陈欣过得最充实的一个假期。其实就是以前不愿意干的事——补课、写作业、复习。

作业完成后,陈欣又找哥哥要他以前的笔记。

“老妹,你什么时候这么认真了?这里面肯定有原因!”哥哥不给,一脸贱样,非要陈欣说个理由。

这家伙真是个大学生?还是自己对大学生有所误解?

“谈恋爱了!对象要考县高,行不行?”陈欣干脆地用现成的素材编理由。

“欸?叫他跟你一起堕落到Z高不就好了?还可以顺便检验一下是不是真爱呢!”哥哥晃起手中的笔记,开玩笑地建议道。

陈欣成功抢过笔记,不想再理会烦人的哥哥。

“真要笔记的话,去阁楼翻我以前的教材,大部分笔记都在那上面。教材更换后,有些知识点是被删除了。”

“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补课持续一个月之久。

暑假剩下的日子陈欣主打着休息一边学习。还是有些讨厌很难以见面的暑假。不知道她现在做什么呢?

不过这小地方就那么大。

某天,陈欣骑着自行车漫无目的地瞎逛。

在公交车收车的路口,陈欣跑进一旁的零售店想选点小零食。

乌云聚拢,速度越来越迟缓,天色渐渐暗下。

陈欣注意到店内的灯光愈发明显,但她还在纠结是选QQ糖还是金联豆。

乌云密布整片天空。

最后,陈欣坐在自行车上,嚼着草莓味的QQ糖,在零售店的屋檐下避雨。

陈欣看过昨晚的天气预报。——局部阵雨。现在,当地气象台又重获一位观众的信任。

只能等雨自己停咯。一片雨蒙蒙的世界,看样子会是场持久战。

陈欣决定节省着吃,避免吃完了雨还没停的尴尬局面。

等啊等……

QQ糖已经消灭了一半,但雨没有丝毫减弱的趋势。红色小巴公交车驶过一趟,而每一个下车的人手上都有把伞。看来,大家都是气象台的忠粉。

陈欣趴在把手上,时不时有雨屑打到她的脸庞。凉丝丝的,很舒服。

这场不吵不闹的夏雨,更像是春雨。

第二趟红色小巴漫着雨雾驶来。

一把浅蓝色的小伞从小巴上跳下来。

陈欣被这一新鲜的颜色吸引,眼睛里也映出同样的颜色,染上色彩。

小伞下的主人正是黎子。

黎子刚从县里的书店回来,半路上就下起了雨。还好有看昨晚的天气预报,留了一个心眼。

刚下车,黎子就注意到零售店边的陈欣。虽然没带眼镜,自行车的特征很容易辨认出来那个趴在车头上的女生是谁。

黎子打着伞走过去。陈欣盯着她,一动不动。因为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子好。

“没带伞?”黎子踏上屋檐的小高台。

“嗯……”

“你急着回家吗?”

“等雨的人都不着急吧?”

“是这样的?那我也不急。”黎子收起折叠伞,放在地上。坐上自行车的后座。黎子拿出刚买的小说,捧着书读了起来。

一本外国小说。陈欣一读就头疼的那种,经常给又长又拗口的外国名字弄晕。

陈欣想起口袋里的QQ糖。

“要吃么?”陈欣递到黎子面前。

“嗯……”黎子没有移开视线,伸出一只手慢慢从包装袋里摸索出一颗。

陈欣也拿起一颗准备吃的时候,才发现QQ糖是微热的,在口袋里放久了。

没什么好介意的。

“这QQ糖还挺烫嘴的呢!”黎子突然说到。

“啊哈?”陈欣差点摔下自行车。想什么来什么。

“开个玩笑。”黎子放下小说,拿出手机。“你看起来很无聊。我手机里有游戏要玩吗?”

“要玩!”陈欣接过手机,但在解锁密码面前愣住了。

“3526”报完密码,黎子重新钻入小说中的世界。

陈欣甚至在进入游戏后,都在思考3526有什么含义。

一个跑酷类的游戏。陈欣玩过类似的,很快就上手了。她找了一下黎子的记录。——分数高得吓人,陈欣甚至跑不到一半。

雨还没有要停的迹象。

黎子看完了小说的第一章,立刻收手,暑假剩下的日子还要靠它们度过。陈欣也因跑了超长的一局而有些腻了。

“雨还在下啊。”黎子跳下自行车,望着远边的天空,将手伸入雨中。小手上渐渐布满灰亮的雨水。

“嗯……”陈欣看着手机里奔跑的小人,很想滑到手机界面翻看有什么其它的东西,那样总感觉自己在触犯禁忌。

话说还不知道她的手机号码是多少。虽然目前还没有手机,家里倒有台座机,有电话号码的话,有事就可以联系啦。但什么情况分为'有事'呢?编个理由都有点难。

手机画面一卡,转化到来电界面,震响不停。——妈妈的来电。

黎子从陈欣手上接过手机。

“喂?……到了,快到了。已经打湿了……不用啦,我带伞了。烧点热水就好了,我要到了。好,挂了。”黎子放下手机,“我妈妈很唠叨吧?”

“差不多。”陈欣想起自己的母亲,补充道,“都很唠叨。”

“那就快点走吧!”黎子坐上自行车,收好东西。“帮我完成打湿的任务。早想试试在车上淋雨是什么的感觉。”

陈欣不解地看向她,她一副期待的样子实在难以拒绝。

“感冒了可别怪我啊。”陈欣提起踏板,“好了吗?”

“OK!”

前轮率先跨入雨中。犹豫一刻,自行车驶入雨幕之中。

雨不是很大。照大雨像鼓点声的比喻,此时的雨就是小提琴的弦声。弦声中,两只车轮下的溅水声,伴随一路。

黎子的心情很雀跃,她闭着眼,跟随着自行车的节奏摇晃,雨点在空中伴奏。陈欣可没那么轻松,刚才有颗雨滴精准击中她的左眼,弄得她慌乱了一阵。

一路顺风。陈欣安全抵达黎子家楼下,她松了一口气。实在是太乱来了。

“感冒了可别怪我。”

黎子递出雨伞,“那是我的台词。”

陈欣本想拒绝掉雨伞,她觉得回去的路打不打伞都无所谓。

“找个时间还给我吧。”黎子调皮地眨眨眼,手指有意地引导。

陈欣谢过黎子,立刻收下了雨伞。虽然她在回去的路上根本没有用到。

雨伞什么的,有没有打湿什么的,都不重要。

要还雨伞也就是说,暑假剩下的时间里——有一次主动找她的机会。

陈欣顶着雨,扭动着自行车,一路以危险的速度开回到家。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