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黎子

作者:伊子
更新时间:2018-09-09 22:23
点击:63
章节字数:402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黎子作为杨家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但可惜——是个女孩。爸爸看到她第一眼的失望之情,黎子不可能还有印象。第二年,还在黎子的记忆不完全时,杨家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了。这回是个男孩。

黎子清楚很多事。甚至远比她自己想象要多。

父亲做生意做大了,算是在杨家出人头地。就像黎子拿到班级第一后,再怎么提醒自己不要骄傲,心底里也会有那么一丝意识觉得身边的同学都是无能的蠢货。

便不想失去。无论是下一次考试,还是家族产业。

黎子便知道了自己出生的理由。

这样的,世界好像早已被安排好。沿着某个程序或者命令一丝不苟地执行。现在的犹豫,如此的想法,一切的一切都是确凿的。注定会在这个时刻这样觉得,最后只能走着确定而不清晰的路。

知道许多事的代价,是不断地思考。想多无益。纠结无法得到的答案,徒增烦恼。

聪明的黎子撕掉了无用的莫比乌斯带。剩下的,是她稍加思索就能得到答案的问题。

明天都觉得自己的眼中的世界再也清晰不过了。不是很棒的事吗?

自己的智商肯定是中等偏上的。或许还能浮动到上等。

曾经的黎子如此坚信。

黎子早就选择性地遗忘了小学那个狂妄的家伙。

也怪不得会被人盯上。有可能是自己表现得太欠扁了?

不过自己长大了,她们还是没变。


“嗯?”黎子没太听清楚,又或许是不理解。

“她们又在校门口。”她简洁地重复。

黎子隐约能感觉到她又是来帮自己的。那么究竟有什么理由值得她来帮忙?

“那我能怎么办?”黎子问自己,同时试探对方。黎子当然不会拒绝有用之人的帮助。

既然有个亲戚老师,她们也不能怎么样她。这点能稍稍抚平黎子对她的愧疚。

“要不要我载你?像上次那样……”

她还真喜欢载人呢。

“那我不客气了。”黎子背着书包犹豫要不要放到车筐里,最后还是背着书包坐上了后座。

“走了?”她回头询问道,显得十分拘谨。

黎子点头示意。

自行车不快不慢地使出学校。黎子看见了那几个呆瓜正生长在校门口的水泥路上。除了在校门口绊人也没点出息了。

自行车踏上水泥路。黎子背后的书包像块惯性不稳的赘肉,晃来晃去。

“那个……书包要不要放一下?”穿过一支李子树时,她慢下车速问道。

“要!背着它都快被拖下车了。”黎子迅速地回答。

一阵捣鼓后,自行车重新上路。沉默也再度盘旋,气氛不由地变得尴尬。

难道非得说些什么?

“再次道谢。你救我好几次了……有什么我能为你做的吗?”黎子张开右手的五指,迎风吹干手掌中的汗液。

“我不是想这样交换才……”

“那是为什么?”黎子忍住没有问下去。她看起来也无法编织出这个问题的答案。更重要的是,大概问出口后,会剪断和她仅存的一点联系。黎子的直觉如此断定。

“那我的罪恶感怎么办?班上大多数人都会排斥你了,交不到朋友哦。”黎子认真地看着她的后背,等待回答。她的发色偏淡,黑色的头发到了马尾的发梢就呈现出模糊的褐黄色。

“无所谓……”

“那就好。”——如果是真的话。

车速再度慢下,前方岔路口。看样子她在努力回忆黎子的家是哪边。

“右边。”黎子告诉她。

在黎子指挥下,她真的送到了黎子家门口。自行车是个好东西,今天比以往省时好多。

“伸出手来。”黎子拿上书包,用命令的口吻对她说道。

黎子在她的手心上放上一颗奶糖。中午没吃完的小点心。陈欣感受到上面还残存着温度。

“超廉价的谢礼。”黎子拜拜手,活泼地跳上楼梯。消失在她的视野中。

黎子回到家,还能在阳台上看见她骑着自行车的身影。奇怪,她的背影看起来明明有些瘦弱,刚才竟会觉得可靠。

“今天回来怎么这么早?”妈妈惊讶地不小心一刀削厚了土豆皮。

“有人捎了一程。”黎子离开阳台,轻快地回到房间。

难得一见女儿如此轻松的样子。

妈妈攥着露肩装的土豆,不可思议地走到阳台,向楼下望去。她想对“有人”一探究竟。

楼下只有一位提着好大袋子空心菜的大妈。妈妈注意到那是早上的特价空心菜,现在居然还有卖。


学校日的清晨。

黎子一直都是凭着脑海中的记忆和一小条眼缝上学。

——清醒不过来。半睡半醒的待机状态异常久。黎子尝试过各种办法也无法克服。就好像是在做强迫自己长出翅膀这种不可能的事。

今天的黎子一如既往。不过,她在半路遇到了一辆不算陌生的自行车。好像是特意在等她。

然后,黎子也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就稀里糊涂地搭上便车。然后只有些断断续续的记忆。

“我现在可没有奶糖给你……”

“我又不是为了奶糖。”

“下次再给你带好了。先借一下你的背,让我……”

“……”

晨间的新鲜空气中夹杂一股淡淡的香气。

上午的四节课中,黎子选择了一节已经完全搞懂了而且不太重要的课来走神。

你需要走神。存在于黎子身体某处的意识告诉她。商量好后,黎子对着黑板发起了呆。

脑海内开起来讨论会。

“这次的主题是关于某辆自行车?”不怀好意地引导。

“直接点!那个叫陈欣的家伙。”不耐烦地催促。

“嗯哼?这样太没礼貌了吧?好歹是救命恩人啊!”不高兴地纠正。

“而且她人很好啊……”小声地抗议。

怎么称呼都无所谓。切入主题。

“怎么处理和她的关系?”

“那个,保持现状就很好。”

“可是发错信号了——上次的,主动去找她。至少感觉她意会错了。”

“那又怎么了,又没带来坏处,她也帮上不只一丁点忙。她的自行车不是很棒吗?”

“重要的是她愿意。”

“她是想和我交朋友?”

“反正不是敌人。”

“可能只是正义感驱使,可怜可怜被欺负的孩子。这个年龄段有很多正义笨蛋啦。”

“过多的接近会不会被讨厌呢?”

……

地理老师从南极大陆讲到北冰洋,额头上挂满汗滴。现在的天气不适合讲解南北极,一点气氛都没有。

放学铃打响后,黎子犹豫要不要去向她搭话。

想和她成为朋友——黎子怀揣着这样的心情。无论是因为感激,还是出于其它的因素。

“你是一放学就回家吗?”只是作为切入话题的提问,黎子知道她一放学就跑路。稍微觉得自己有些做作。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地点头,陷入了失去语言交流能力的状态。

黎子也在思考怎么厚脸皮地问别人可不可以用自行车载她回家。

从踏入那步友好的距离到现在。

虽然当初的动机并不纯,有利用的意味在里面。而现在的关系完全不用计较那些了。黎子也很庆幸自己的选择。也无法想象若没有她,现在会是一副什么样子。


黎子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等待。考场不同,收卷老师的手速又不同,就干脆在车棚等。希望她不会在教学区转来转去地找。

旁边的自行车一辆一辆地开走。黎子正嫌久了的时候,陈欣恰好赶到,呼吸不均地喘着气。

“找……找了你半圈。”她果然还是在教学区转了转。

“忘记和你说了。反正都要来这,下次在这等就好啦。”

自行车踏上以往的轨迹。孜孜不倦地滋滋。

接下来是放学路上的漫谈时间。

“数学最后一题选什么?”陈欣在心底默念自己蒙的那个选项。

今天,考试的话题占据了大部分。

“选C。”宣判陈欣生死的回答。

“我的也不一定对。”黎子安慰选A的陈欣。

陈欣把不确定的题目问了个遍。

“数学炸了!”听到远处的鞭炮声,陈欣对着哀嚎。

黎子没记错的话,陈欣是第一次这么积极对答案。以前她都是一副听天由命的释然,天塌下来也无妨,仿佛成绩怎么样都与她搭不上关系。

而最近的她却有些反常。

第二天考完试后,陈欣再次请求对答案。

“爆炸了!”陈欣得出要卷起试卷企图用卷子制作火药。


期末成绩如期而至。

黎子继续卫冕班级第一。陈欣的成绩也有了大幅度地提升,和她所谓的“爆炸”有些迥异。黎子知道其中的缘由。黎子不再夸自己聪明,而是觉得陈欣太好懂了。一猜就知道。

稍微吃点痛,不躲开飞来的粉笔,额头上留下的粉灰会让陈欣对她们更加生气。黎子喜欢她因为自己而生气。

她的步伐,在靠近她的一刻就会乱掉。调戏过头的话,气氛会变得暧昧不清……

黎子早就注意到陈欣是抱以何种感情。

——恋爱。

起初这也只是个胆大的猜测。在小心求证后,变为结论的时候,也不怎么大惊小怪了。只是不知道如何回应,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

并不是不能接受这种事。只是害怕。

就现在而言,自己说什么,她绝对会赋予行动。黎子需要字面意思的关系来约束权利。不然,黎子难以保证自己不会做出过分的事。

毕竟都还是冲动行事的小屁孩。

黎子想好了尽可能通俗易懂的应词,悲伤地等待着回应她。关系绝对会出现裂痕,甚至迎来终结。但是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装作什么都没发现的话,负罪的荆棘更会时不时地缠绕,折磨。

终于有一天,黎子试探性地朝漆黑的屋子伸进脑袋。

“这个年龄不想谈谈恋爱吗?”就像放学路上一句随口的玩笑。黎子竖起耳朵,不放过任何一个字。

“非得谈恋爱这种东西?”她顿了顿,似乎将什么东西过了一遍脑子。“暂时不是很感兴趣。仔细一想班上的男生好像都是一个样。”

答非所问。她应该更为敏感才对吧?难道是没理解意思?

黎子咬紧嘴唇,犹豫不决不是她的作风。算了!——直接挑明!

“我不会谈的……至少是现在。”黎子体会到了脑袋一片空白是怎么一回事,完全联系不上记忆中完善的措辞。

“很麻烦,我又不懂。不想接触……”感觉自己亲手摔掉了捧在手中的关系。想法错误地表达出来。黎子甚至怀疑那这才是自己真正的意愿。

心中一个落差。——竟然有点想落泪。

陈欣突然凑到黎子面前,黎子回避眼睛,不敢与她对视。

“怎么了?突然这么认真?”她担忧地询问道,满脸困惑。

黎子回过神,才察觉到和这个笨蛋似乎不在同一个频道。

“没怎么!”黎子转过头,不满地鼓起腮帮。

——再确认一下。

“如果有人告白的话,我到会考虑考虑。”黎子认真地盯着她的眼睛。

“……那当然啰,万一遇上个很不错的人。”

她眼里仍是问什么答什么,弄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的状况。

黎子丝毫不手下留情地用手指重弹陈欣的额头。弹到连自己的手指都有点痛。

“吖!好痛!”陈欣不禁惨叫出来,惨兮兮捂住额头的样子让黎子一阵心动。“为什么突然弹我?”

“物理治疗,对这颗无可救药的脑袋。”黎子轻松地笑了。自己居然在笨蛋面前表现的像个笨蛋。

“哈——?”陈欣还是处在雾里。不过看样子黎子恢复了正常,没再深究下去。

笨笨笨笨笨笨……蛋!

黎子在心中狂骂不止,整整持续了一天。

——那个连自己的想法都不清楚的笨蛋!

还好是个笨蛋。

到直到现在,黎子还能肯定那个笨蛋还没有明白她自己的感情究竟是何种的姿态。

但黎子的主意有了改变。

“你察觉到的话,我就会同意噢。”黎子贴到陈欣耳边小声讲。

“别在车上站起来,很危险啊!”

黎子无视底下的笨蛋的喊叫。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