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暑假、云

作者:伊子
更新时间:2018-09-27 22:05
点击:653
章节字数:465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稻子正值收割。笨重的收割机在稻田间怒吼,稻谷们的哀嚎无情地被掩盖,无助的稻屑和受惊的蜻蜓在一旁飞舞。

东边吼完,吼西边,收割机开演唱会般的忙碌万分。话说它的嗓子怎么还没哑?最后终于轮到陈家门前的田地时,正在写作业的陈欣想把它变成一堆安静沉着的废铁。

大人和小孩们都饶有兴趣地跑下田,为收割机的演唱会呐喊助威。

陈欣骑上自行车,车筐里收留着几片稻屑,和一旁的红蜻蜓一起离开这喧嚣之地。

又是一场漫无目的的自行车之旅。每当这时候,陈欣都存有想撞见黎子的侥幸心理。

今天倒真撞到了人。

路过一个转角,陈欣有安全意识地慢下速度,但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如果黎子此刻在车上,陈欣会更有责任地打起车铃,以保证绝对的安全。

然后,右侧突然冲出一个骑着自行车的女生。陈欣来不及刹车,向左猛拐弯,完成了一个帅气的漂移。对方也向反方向进行漂移。

但陈欣还是感觉到前轮与什么东西摩擦而过。

对方漂过头了,连人带车摔倒在地。

脑海里有那么一瞬的念头,让陈欣想骑车逃离肇事现场。

“你没事吧?”陈欣停下车,上前询问。

年龄和陈欣相仿的女生,她爬起来很快就注意到小腿上新生一条醒目的伤口。陈欣心里咯噔了一下。女生穿着一条陈欣认为大胆的短裤,大腿露出七分,顷长的身材很好地得以体现。而现在可以算是破相了吧?

麻烦了……陈欣后悔自己乱跑,而没和大家待在田里感受科技的力量。

“啊!席巴!”女生咬牙切齿,不断抚摸着伤口周围的肌肤,试图缓解疼痛感。

“你的腿没事吧?……能站起来吗?”陈欣友好地向她伸出一只手。

女生犹豫地搭上手,“我没什么事,皮外伤而已……你有哪里受伤吗?”

陈欣摇摇头,“没有。”

女生的反应让陈欣稍微松了口气。——看起来是个好说话的人。

陈欣和女生一起扶起倒下的自行车,陈欣发现自行车旁边有块那种很贵的巧克力雪糕。撞上的那刻,女孩的左手上确实有拿着什么。

“这是你掉的?”陈欣惊恐万分地问道。并没有带钱出门——要被卖掉了。

“没事啦!我牙齿过敏也不是很想吃了。”她大方地一笑,缓和了陈欣的忧虑。

女孩捡起地上的雪糕,四处张望。“最近的垃圾桶在哪?”

“一般小店的门口会有。”

“那……最近的小店在哪?”

陈欣带领她到最近的杂货店扔垃圾。

“你是回老家玩的吧?”

陈欣认识的人当中只有黎子会这样做,规矩地扔个垃圾。

“欸?怎么看出来的?”她惊奇地看了看她的衣服,好像怕上面有写‘城市人’三个字。

“感觉而已。不认路的样子就很像了。”陈欣随意应付道,因为具体的思维过程并不好解释。

“噢……确实是回老家来玩的。”她无趣地叹口气,“没想到乡下也忒无聊了。特别是县里,半乡不城的鬼地方,什么都没有。我就沿着公路骑到这里来了。”

“这样啊……”

陈欣还抱有愧疚之心,不断注意着女生腿上的伤口,不知道该说什么。女生似乎还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愿。反正也是打发时间,陈欣也就乐意地听起来。

陈欣更好奇外地的城市生活是什么样。

“不过我以后只能回本地上学,反正到时候学校也差不多扩建完了。外地考个高中麻烦死了,要一堆乱七八糟的证件。”

女生骑起车绕了陈欣一小圈。

“要不来比赛吧?”她打一个响指,兴奋地提议道。

“赌瓶饮料。”

“我没带钱……而且你要带伤参赛么?”

“管那么多带没带。从这里开始,终点到学校。你知道学校在哪吧?”

“倒不如说,我才想问你这个外地人。”

“准备噢!”女生催促陈欣。

“等下!我还没答应……”

“开始!”她发动自行车,迅速地抛下陈欣。陈欣只好也发动自行车,去追她。

女生一直在绕远路,陈欣很想抄上小道。但那算作弊吧?为了公平和她的赛事体验,陈欣还是老实地跟在她后面。陈欣怕路线和她不一样,也没敢超她。

最后到了学校门前的上坡路。早已习惯的陈欣轻松地超过女生,率先到达终点。

女生干脆调头,放弃了赛程。在下面向陈欣挥手。

陈欣赢得一盒不怎么冻的柠檬茶,都怪小店冰箱的温度开得太环保了。

“大坝是在公路下面吧?我今天其实想去找大坝,摸几条鱼什么的。”

“离这还很远,大概还要骑一个一个县城到这的距离。”

柠檬茶涩甜涩甜的,很好喝。

“啊……看来是没机会了呢。明天我要去外公家那边。”

不过250毫升很快就见底了。

“呀!最后才想起来,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我叫宛晓阳,你呢?”

陈欣道出自己的名字,像是要开始自我介绍。

“总感觉还会见面呢!拜拜~”她像一阵风一样,路过此地。

陈欣慢慢骑回家,更加警惕转角。到家时,收割机不见了踪影,夕阳下凋敝的稻田中早有蜻蜓在盘旋。


陈欣照了好几次镜子。出生至今第一次有了化妆的冲动。不知道这能否称之为某种成长。

今天多云转晴,不热也不晒的好天气。明明没有下雨的迹象,陈欣却带着一把伞出了门,这可是重要的道具。今天是决定还伞的日子。

但不知为何有点紧张。陈欣犹豫了半天,才轻轻地敲起黎子家门。乌云紧促相依,紧张感瞬间达到间不容发的程度。

而漫长的等待时间渐渐消磨紧张。

陈欣再度敲门。紧张再次聚拢。

好像没人……

陈欣又加大力度地敲了一次,还是尽量显得有礼貌的力度。

确实没人。

陈欣莫名地松了口气,手中的雨伞垂下。下次再找机会吧。难免又会感到有些失落。

“嗯?你在这干什么?”黎子的声音突然出现,吓了陈欣一跳。

黎子刚到回家,就发现了送上门的陈欣。

“我们全家人去县里办事。我待着无聊就先回来了。”黎子边开门边解释道,轻盈的半身裙跟随着她晃动。陈欣还是第一次看见她穿这身。

“要进来玩会儿吗?”

太阳突然拨开云雾,四周的亮度瞬间提升。

“嗯……不了……我只是来还伞的。”陈欣递出雨伞,微小的声音像残烛般似乎可以被一阵轻风掩盖。

“等我一小会儿。”黎子接过雨伞,轻飘飘地走进屋里。

陈欣对着半掩的门发起呆来。虽然很想进屋玩,顺便看看黎子的房间……但下意识就退缩了。

裙角摇曳着,黎子在屋中轻快地转了一圈。她回到门前,将走神的陈欣拉回现世。

“骑自行车了吧?带我随便逛逛。”黎子用陈欣不可能拒绝的语气说道,既有请求又有命令的味道。

自行车带着主人和一声不吭的黎子迎风前行。

“走错了!”

自行车惊恐万分地停下。

“要去哪?”陈欣以为‘随便逛逛’没有明确的目的地。

“哪都可以吗?”

陈欣打响车铃,“自行车能骑到的话。”

黎子开始操控自行车,却没有指明目的。

随着离家的距离越来越近,陈欣才发现黎子的目的地有些不对劲。

“接下来呢?”

“左转。”

“呃……”

向左再走一会儿,就到陈欣家门口了。

“那边正在施工。”

“那就去看看施工进展。”黎子不依不饶。

“先申明一下,我家可没什么好玩的。”陈欣让步。

“知道,又不是没去过。”如果成功,这会是黎子第二次造访陈欣家。

说实话,黎子这样承认让陈欣有点伤心。

陈欣带着黎子回到家中。父母正在田里干活,哥哥一早就跑进城不知道去干什么。也好,免去了打招呼的琐事。

“看电视吗?要不要喝汽水?”陈欣颇有东道主范。

黎子摇头,似乎另有打算。“你的房间是在二楼吧?”

“那里上锁了,里面有怪物。”陈欣立刻想打消她的念头。

“嗯哼……”黎子不悦地哼哼。

县城里无聊的吵闹惹得黎子困意不断。一个人回家也是因为想补会觉。黎子没想到陈欣会在这时来还雨伞。

隐约感受到陈欣期待着两人共处一段时光。却和黎子的午休计划冲突了。为了不让她失望,黎子还是牺牲了自己。但一想到陈欣完全不知情就有些来气。

“带、我、去!”黎子走上楼梯,催促陈欣。

陈欣丝毫没有办法,关上客厅的风扇。跟着黎子上了楼。

“这间?我开门咯?”黎子征求主人的同意。

“……”

“骗子,根本没有上锁。”黎子扭开房门不满地说道。

黎子打开门往房间迅速扫了一眼,又立刻关上门。“也没有怪物。”

“……”

黎子还没进到房间就让陈欣感到难度。进到屋中,陈欣打开吊扇和窗户。

“意外的整洁。”黎子的第一评价。

“为什么会意外……”

陈欣突然想起书桌上还放着摸鱼的画画本,心里咯噔了一下。

黎子没有乱翻东西的打算,她并不会做不礼貌的行为。她的困意再度涌上。

“我很困。所以借一下你的床。”黎子认真对陈欣说。

“啊……哈?”

黎子歪歪头,已经开始脱袜子。

“请便吧……”陈欣若无其事地走到书桌前,收好小本本,随手拿起一本书翻阅。陈欣以为她是在闹着好玩。

黎子倒在床上,辗转几圈不久后就真的睡着了。

“……黎子?”陈欣唤了一声,没有回答。

她撇过头去看。

黎子略蜷缩着,侧躺在床上,睡得很香。轻曼的裙角微微上卷,露出小腿及膝盖部分。再往上,静静起伏的胸脯,睡颜安详而乖巧。

房间里除了窗外传来的蝉鸣,就只剩下呼呼的风扇声。房间坐北朝南,风扇的作用下也变得十分凉快。但陈欣的热度始终散不了。

窥视的罪恶感渐渐缠绕陈欣,她移开视线,悄悄地走下楼。在厨房的冰箱里摸出一瓶冷冰冰的汽水,敷在发烫的脸颊。

妈妈带着草帽回到家歇息。

妈妈对陈欣递过来的汽水直摇头,妈妈不明白这种会咬舌头的饮料有什么好喝的。

“出门记得把门带上。免得有人摸进家,翻你床底都不知道哩!”妈妈喝下一杯凉白开,提醒女儿。

陈欣突然又不知道如何开口说,有同学登门造访,而且正在她床上睡觉的事。

陈欣淘完米,调好高压锅,准备着晚上的米饭。再次回到客厅的时候,妈妈又出去干活了。

房间暂时回不去。陈欣只好打开电视机,调低音量,不断换着台。最后她选择了很应季很清凉的水上乐园闯关节目。

看到一名一开始就自信满满的男子,而在第一关就落水的时候,陈欣开始感到困意。好想回到自己床上睡会呢……和黎子一起。

家猫蓦然出现,路过客厅,浑身湿透,毛发粘黏在一起,感觉它瞬间瘦了一圈,样子十分滑稽,好像刚从水上乐园闯关回来。闯关成功的大奖是台家里急缺的空调,没想到猫咪也会想着为这个家做点什么。

它躲在凳子下面梳理毛发。

陈欣换到综艺节目,她不太认识明星。只是觉得有时候里面做的游戏还挺好玩的。

陈欣看了一眼时间。

四点整。

黎子睡了有一会儿了。

四点十分。

哥哥回到家。拿着猫粮勾引猫咪,但猫咪受到惊吓立刻逃走了。

他失望地放下手中的猫粮,藏进自己的房间。别把家猫惯坏了。——妈妈发现的话绝对会这样说。

哥哥再也没有从房间出来,虽然知道他是在玩电脑,但他刚才的行为难免让人怀疑他在房间里偷吃猫粮。

四点半。

陈欣认为应该把黎子叫醒了。黎子仍在熟睡。又不是上学的早上,接下来不用上课,陈欣实在不忍心叫醒她。

十分钟后。

陈欣跑上楼开始摇黎子。

五点父母会赶回家,陈欣才想起来。

黎子迷糊地翻个身,右脸颊上留下麻将席的睡痕。眼睛一直在努力加载中,试图上线。嘴里发出不清晰的呻吟。

太……可爱了!

“醒来啦,很晚了!”陈欣软了片刻,便立刻回神继续摇她。

“嘚嘚嘟!嘚嘚嘟!嘚嘚嘟……”黎子的手机响了。

“快点醒来啊,有电话!”

“嗯……?帮我拿一下……在我口袋里。”

“……”

陈欣找到裙子边的口袋,伸进手去摸手机。透过薄薄的口袋碰到黎子的大腿根部时,陈欣才意识到自己的手正伸向哪。她强迫自己清醒过来。

大概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陈欣才从黎子的口袋里拿出还在响铃的手机。至少她这样觉得。

黎子妈妈的来电。

黎子随意应付几句,挂掉电话,不紧不慢地从床上坐来,双眼迷离地看着陈欣。

四点五十。

陈欣帮她穿起袜子、鞋子,整理好许些凌乱衣服,重新扎了一遍马尾。陈欣对自己的慌乱感到不解,明明又没对她做什么?但陈欣丝毫不敢慢下速度。

陈欣牵上她的手,悄悄地下楼,陈欣向客厅里瞄了一眼,正是空无一人的绝佳情况。

陈欣把黎子塞到自行车上,立刻发动自行车。自行车下等待开饭的猫咪再次受惊逃走。自行车离开地坝时,父母正从另一侧回到家中……

到达黎子家楼下时,陈欣感到浑身一阵轻松。

“多谢款待啦。”黎子笑着告别,含杂着一丝坏意。

陈欣摆出一副无奈的样子挥手回应。

落霞的云被照得通红,挂在天空随着时间慢慢褪色。夕阳的慢云,不慌不忙地赶回家。

陈欣收到一顿骂。因为急匆匆地拉着黎子出门,没来得及关上门。陈欣不敢反驳,怕妈妈追究出更难解释的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