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期末

作者:伊子
更新时间:2018-09-02 21:11
点击:820
章节字数:425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欸?!今天这么早啊,陈欣同学。”黎子妈妈意外地发现站在门口的陈欣。

“自行车坏了……要走早点。”陈欣解释道。

“那我去催催她。进屋坐坐吧。”

陈欣用力摇头,“不用!不用!我在外面等就可以了。”

虽然很好奇黎子的房间。

妈妈赶懒鸭子一样,黎子鸭踉踉跄跄地撞出家门。

“呃——?为什么自行车会坏啊?”依然是没睡醒的黎子。

她的早餐都是在这种情况下完成的吗?不会喂到鼻孔里吧?陈欣有过类似经历,最后成为了父母侃大山时的点心。

“晒爆胎了。”

“哈~,好困。”黎子吃力地捂住嘴,打个哈欠。

“要手吗?”

陈欣抬出整只右手。

“不要,夏天很热的。一会儿就黏乎乎了”

冬日里的雾天,陈欣拒绝使用自行车。黎子就只能拄着陈欣的手臂,迷迷糊糊地被拖到学校。

早晨的空气醒神效果显著。深夜中隐藏的幽静渐渐融入白昼。路过第一片玉米地时,黎子差不多恢复正常了。

黎子走在前面。

“那是什么?”黎子指着玉米地里一个移动的东西。按照经验、轮廓以及东西的移动轨迹,除了鸡没有其它的东西了吧?

“一只鸡。”

果不其然。

“能看见吗?还是带有猜测成分?”

陈欣奇怪地看了黎子一眼。“看见的,而且鸡的一只脚上还有红色的带子。”

……

“我近视了。”黎子眯起眼睛,眉头不自然地紧缩。

要带眼镜吗?陈欣猜测道。她小小的鼻梁架上一只大镜框的话……

“真的离书呆子越来越近。”黎子揉揉眼睛,烦恼地叹出一口气。

“原来你还会在意这些事。”陈欣笑着打趣道。

“你喜欢书呆子?带着眼镜、呆里呆气、整天对着书念经的那种?”黎子略嗔地问道。

“不喜欢吧……”

“就是咯。”

陈欣愣住了。什么意思?怕我讨厌?

“第一印象啦!我是说怕给别人的第一印象不好。”黎子扭正陈欣的理解。

“嗯嗯嗯,知道了。”陈欣装出敷衍的样子。还是有点小失望。

“黎子变成什么样子都不会讨厌的。”

这样说未免太让人害羞了。

……

“是心里话?”

糟了!漏嘴了!

“原来真的有啊。把心里的话说出来的笨蛋。”黎子无语地看着陈欣,表示对患者的病情无能为力。

陈欣难为情地笑笑。

但总感觉话题被黎子机灵地转变了。微妙的气氛会影响两人的关系,不能确定是破坏还是引向未知的情况下,最好不要贸然触碰。

忘掉好了,不必深究。黎子也肯定希望如此,就这样一直保持下去。

“第一节什么课来着?”

“和早读一样,语文大礼包。”

“唉,又要钓鱼了。语文老师的嘴里简直有乙醚。”

“你可以找校医买口罩。”

“放弃治疗!一觉睡到吃午饭。”陈欣干脆地举起手,下了决心一般。

话是这么说,只是开个玩笑。

陈欣才刚做出要考县高的决定,这不是玩笑。

不能再荒废下去了,虽然下周就是期末考,难免让人想到暑假的快乐生活而不想干任何事。

还有一年。

陈欣严肃地提醒、勉励自己,驱赶睡意。困得不行了就敲敲脑袋,下课再去洗洗脸。

黎子的侧影依在奋斗、不断前进,没有什么能够阻拦她似的。这喜欢她的原因之一。

必须赶上她,在她的身影从视野消失之前。

——呼!

安全的度过了上午,走神是难免的,至少没有睡觉了。不,做到这点已经很好了!陈欣感受到满满的成就。同时,她怀疑起这样就有了成就感是不是很丢人。

有人能注意到就好了,对在默默奋斗的自己……


“终于修好了。”黎子坐在自行车上欢呼道。

难得一见,一早就是清醒状态的黎子。

“只是一天没用它而已。”陈欣纠正她。

“我还以补胎要很久。你顺便洗了一遍车?”

“不,顺序反了。”

“哦~”黎子得意地捋捋马尾,“我知道为什么会晒爆胎了。可怜的小家伙。”她怜悯起来自行车。

“就算你讨好它,它也不会自己发动。”陈欣故意反转起踏板,车速慢了下来。

“好好好,陈姐姐人最好了。”后座的黎子贴上后背,抱住了陈欣的腰。

小心点喔,别摔了。黎子在心底里对陈欣说道。不说话了,害羞呐?

“不是玩笑哦。”

陈欣用力抓住把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背后的黎子又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

一路的晨风吹着发烫的脸颊,十分的惬意。能比以往更清楚地感受到心脏的跳动。

陈欣不明白这种心情被人称为何物。而上瘾的效果让她变得警惕。

无论如何,不能打扰到如今要认真学习的自己。

期末的目标,是拿到进步学生的奖状。下学期的目标是得到班级前五的三好学生。最后的终极目标,和黎子一起考上县高。

考上县高——这个目标还是会让人稍感无力。

学校去年只有个位数的学生考上县高。黎子总在年级前三徘徊,肯定没什么问题。陈欣就够呛,简直快给三位数的排名呛死了。

“有什么办法考县高吗?”陈欣盯着表舅,严刑逼供般的眼神。

表舅愣了一会儿,突然得意了起来。

“啊哈?现在知道学习的重要?早些干什么去了?准初三的同学?”

表舅嘴角上扬的那一刻,陈欣有些后悔来找他。

陈欣大部分时间都不太明白,为什么这家伙会当上老师。

明明声称过不做老派的教师,却异常执着于说教,停不下来,陈欣甚至怀疑他怀有学生时代的怨念,而对说教有报复的快感。而且,陈欣不止一次看见他用嘲弄的眼神去瞟扛着锄头的同辈。

“……至于单科,花时间去找课任老师谈谈吧。”

“好的,好的。”陈欣只想快点结束,黎子还在等她。

“不要泄气,努力的话肯定会做到一些的。”

这家伙。还是会说些漂亮话嘛。

“——嗯!”陈欣答应道。

即便如此表舅也说教太久了!陈欣快步走出办公室。

“久等了。”

招呼过自行车上的黎子,将书包扔进车筐。

“你怎么紧张起考试来了?”黎子突然发问道,她大概能猜到陈欣去找老师干什么。

陈欣当然不可能如实告诉她。

“不能再将青春荒废下去!”夹杂玩笑的语气,糊弄过关的好方法。

“我怎么记得谁说过读书才是荒废青春。”

好像有点印象。

“那个不中用的我已经是过去式了。”

自行车将两人连成同一的运动体,一起向前,转弯,加速。

“的确呢,某人上课都开始悬梁刺股了。

心静自然凉,反过来亦然。微风无法拂去夏日的燥热。陈欣只好加快了速度。

慢云浮空,悠悠地躺动。

“黎子要参加暑假补课吗?”陈欣打断一直在耳边不停呼呼的风声,插入一句话。

“不。没有多大意义。”黎子顿了顿,“对我而言。”

“这样啊。也是,黎子成绩那么好,完全不需要补课。”

“不是成绩好不好的问题。”黎子用手指戳戳陈欣的后背。

“大多的补课都是营造学习的氛围,对你们这种晒网打鱼的才有约束作用。而且本校老师开补习的行为不是一般的恶劣。上课讲一套,补课讲另一套。这破地方还没人管。”黎子一身正气,继续戳着陈欣。

“好好好!别戳了!”陈欣求饶,车子左右摇晃得厉害。

结果以自行车的急停收场,前轮悬在路涯边。黎子差点被甩下车。在她诚恳地道歉下,陈欣才重新允许她上车。


“黎子不去补课吗?”妈妈夹给黎子一块肉,对黎子不去补课的情况有些担心,因为学校老师给的建议是要补课。

“不去。”

家庭饭桌上,总是铁筷子与电视的交响乐。黎子对这个时间点的节目毫无兴趣,可以说一家子都没有太大的兴趣。但父亲坚持晚餐必须有电视,像是在进行一种仪式。父亲摆设的立体音响阔噪无比,弄得黎子的右耳痛。黎子只盼求晚餐越快结束越好。

“姐姐成绩那么好,用不着补课。”与这件事毫无关的弟弟加入对话。黎子推测他可能觉得自己的话有些分量。

人总有那个时期,觉得世界都在朝着自己运转。还是说是由爸爸遗传给他的坏习惯?

当弟弟开始向爸爸喋喋不休起来时,黎子才明白自己误解他了。他只是想话题转移到他身上而已。

“我要去复习了。”

黎子回到房间,关上房门,将嘈杂的环境拒之门外。

那么开始复习吧!

先从书本入手,加强背诵记忆,再翻阅一遍错题本和以前的考卷,还需整理作文的素材,最后过一眼各种的二级结论……

当然这是期末前的总计划。

今晚能看完两本教材就不错了。

黎子一直都如此认真。认真着她知道总有回报的事。学习正如投资。

窗外的风吹进房间,刮下走许些思绪,卷入夜风中。松懈之心不可免地淡入。

黎子一头倒在床上,松软的释放感瞬间传遍全身。果然疲惫之躯得以解放的那一刻是最舒服的。

睁着眼对着天花板发呆。

想象中,有一颗小光球悬浮在房间内,转着眼睛便能控制它十分帅气地高速移动。光球移动到桌面上的日历边,突然停止了。

黎子眯起眼睛才勉强辨识出日历上的数字。

——近视了。

好像挺严重的。祈祷下次换座位不被随机到后排。还是说要找个时间配副眼镜才行?毕竟祈祷的作用效果完全不明。

光球继续在房间恣意跃动。

最后总算回到了书本上。


尽管无数学生万分抵触,期末考试还是如期而至。

按照自家的传统,陈欣的早餐多出了一根油条和两只鸡蛋。陈欣只将最有味道的油条吃了,而且她可不想满嘴的鸡蛋味。

“骑自行车小心点!”妈妈在后面喊。

“知道了。”陈欣回头挥挥手。

“看着前面!不要松开把手!”妈妈生气地吼道。

“知道啦。”陈欣只好转过去,对前方的风回话。

左转右拐。绕过挑着一扁担菜的老头,又撞上婴儿在车篮里不耐烦的哭声。小道格外拥挤,逆行的陈欣乖乖地推了起车,缓慢前行。

居然在大集日考试,学校真不会挑日子。

陈欣到达时,黎子已经在楼下等待,一副状态全开的样子。

陈欣打起车铃,一路叮铃铃到黎子跟前。

“校车来啦!同学上车吗?”陈欣学想象中的校车司机的口吻说话。

黎子直接撇过头去,“不了,我还要等一位骑自行车的笨蛋。她已经慢到让我很生气了。”

……

陈欣开始冷场,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她的玩笑。黎子眺望远方,似乎真有在等待某人。沉默盘旋了好一阵。

“我错了。快点上来吧。”陈欣放弃了如何继续开玩笑的思考。

黎子好看地笑了笑。将书包放在了车篮。

“真的等了很久?”陈欣谨慎地问道。

“没有。”黎子回答,“只是我起得很早,考前调调生物钟而已。”

“原来是调状态啊……”陈欣似乎松了一口气。自行车渐渐上路。

“这是科学的方法,知道吗?迷信油条鸡蛋的家伙。”

“又不是我信。而且今天我只吃了油条。”陈欣曾告诉过黎子自家的考试传统。

“剩下的99分怎么办?”

“一根油条是第一的意思。”陈欣随机应变。

“那你顺着吃的,还是逆着吃的?”

“哈?吃油条还有顺序?”

“『1』的头有个小弯,所以直的那头是尾,比较弯的那是头。”黎子胡诌道。

“惨了,我要成为倒数第一了!”

陈欣故意转个弯,将自行车调头。“不考了,反正都是倒数。”

“你无论往哪边走,自行车上都是装着两个第一。”

“哈哈,挺有自信的嘛!”陈欣又绕回学校方向的路。

“你也还不是?”黎子小声地说,似乎不想被听见。

陈欣琢磨着她的意思。还是放弃了。

一进到学校就能感受到考前剑拔弩张的气氛。陈欣略微受到感染,不由的有些紧张。

仔细一想,这种状态居然有逢故的亲切感。只有认真对待考试才有出现的紧张,上一次是小学几年级来着?

“加油噢!别紧张忘记写名字了。”

黎子点点陈欣的额头,脸上挂着十分浅的笑容。

“不会的啦,没成绩怎么拿第一?”陈欣笑着反问道。

很明显的紧张?她是怎么发现的?抛开这些问题。她的这一下,缓解了不少呢,——紧张感。


考试拉开帷幕。

陈欣工整地写下名字的时候,黎子的笑容似乎就在一旁。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