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一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8-08-08 22:19
点击:277
章节字数:798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下午五点半左右,离日落只剩不到一个小时,安静了一个下午的翔北急救中心救援电话突然厉声响了起来。

瞬间,在场的人员手中的动作都顿了半秒,不知是谁,轻声嘀咕了一下,“这么晚..”一只白皙的手毫不犹豫接起电话。

“这里是翔北急救中心。”

直升机医生领队白石医生扫视了周围一眼,止住了周围微小的躁动,示意大家继续工作。

“这里是千叶消防总部,舞滨地区发生大型事故,现场十分混乱,请直升机速来救援。”

听到大型事故四个字,白石心头咯噔一下,但很快回复道。

“舞滨地区属于浦安Doctor Heli,他们现在有别的任务吗?”

电话那头似乎对白石的犹豫有所误解,立刻措辞严厉的斥责白石。

“浦安全体消防,急救,直升机都已经出动了,迪斯尼乐园发生踩踏事件后果有多严重,需要我重复吗?立刻出动,现在!”

白石抿了抿嘴唇,伸长脖子向CS室确认。

CS评估路线后,飞快给出了OK的答复。

“我明白了,我们立刻赶过去。”

挂掉电话后,看了眼直升机当值的实习医,转头对指导医蓝泽医生说道。

“迪士尼踩踏事件,现场情况恐怕很严峻,蓝泽医生和我一起过去。请橘部长留在这里指挥,尽可能多派送医生过去。”

恐怕在场的所有人都有过去迪士尼乐园游玩的经历,每个人都经历过在一个游乐设施下排队三小时以上的噩梦,在这样的旺季,如果发生踩踏事件,灾难程度和辐射人群都会是普通现场的几倍或者几十倍。

当场就有实习医生手抖了一下,手术钳砰的掉进手术盘中。

橘部长咳了一声止住现场些许的骚动,故作轻松的拍了拍手,示意大家继续工作。

“拜托了白石,我们会尽快过去帮忙的。”

白石朝蓝泽医生点了点头,连同当值护士冴岛护士长一起奔向直升机。

“Doctor Heli engine start,Doctor Heli enginestart。”

橘部长走到CS控制室,看着CS控台的路线规划。

从翔北飞到目的地,来回需要30分钟,离日落只剩一个小时,直升机运送一趟后,恐怕也没法再次出发,白石想必早就考虑了这一点才把急救中心最精锐的医生和护士带走。

“白石,这里是翔北,直升机恐怕不能飞两次,你可以在现场待半小时,请尽快做好检伤,护送病人过来。”

白石看了一眼直升机外已经开始转为橙红的天色。

“我明白了,请CS接通现场的消防,直接通报一下现场情况。”

“翔北CS收到。”

“这边是舞滨消防,我是救援队长间桐,现场事故主要原因是过山车轨道脱落,飞出的一节车厢正好撞到了沿河小火车,将沿河小火车撞向人群,引发了人群踩踏,目前...已知受伤人数超过两百名,受伤人数还在增加。现在有6名乘客滞留在轨道上,我们正在做安全确认,一辆车厢脱轨飞进了河中,车上有5名乘客落水,已知三名重伤,我们正在加紧救援。”

白石默默评估了一下现场,下意识抬腕确认时间。

“这里是翔北Doctor Heli,我是白石,现场有人调度指挥吗?我们直升机过去大概还需要11分钟,有能立刻运送红卡病人的话,直升机还可以飞一趟,但是需要医生上机陪护治疗。”

那边间桐沉默了一下。

“现场游客太多了,我们还在尽力疏散人群。已经有直升机医生到了,正在对踩踏的区域进行检伤分级,没有人指挥调度,救护车到了4辆,千叶本部已经陆续派救护车过来支援了!”

白石轻咬了下嘴唇,好看的眉峰皱了起来。

“我明白了,我们会尽快赶过去。”

一旁沉默倾听的蓝泽也打开MIC。

“安排白车(救护车)和直升机中途接驳,还可以争取一点时间,我可以在车上做手术。”

这对分秒必争的情况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白石看着对方不苟言笑的脸点了点头。

“高空坠落,就算掉进水里,腹腔受损情况也会很严重,请现场确认一下,能不能直接引导直升机降落在附近。”

“现场收到。这就为你们寻找降落点。”

“翔北CS收到。”

眼前已经能看到了迪斯尼乐园标志性的巨大摩天轮。

白石往下面看了一眼,童年记忆里充满童话气息的巨大城堡,此刻却像冰之女王的城堡一样,充满了易碎和不安定的危险气息,俯瞰下去能看出大部分人流正在排队缓缓朝几个疏散口分散,但街道上仍然到处都是慌乱窜动的人流,现场的消防车不得不横在路口阻挡人流四处流散,这种情况下,恐怕很难直接降落到事故的中心地点。

一贯放送着音乐的广播,也在不断用日语,英语,中文三种不同语言,提示大家保持秩序跟随消防队员离开。

今天的童话世界,是黑暗童话呢。

白石突然意识到,迪士尼乐园这样国际型的旅游景点,里面的国际友人的比例可能相当的高。

直升机降落的地点在事故园区西部乐园正面的空地上,离落水地点果然很远。

白石三人跳下直升机的时候,救援队长间桐亲自跑来迎接。

“我是翔北救命的白石。”

“我是救援队长间桐,白石医生,离落水地点还有大概400米,请跟我来,路上我再和你通报情况。”

白石却朝蓝泽打了个手势,将自己身上的急救包也丢给蓝泽。

“那边请蓝泽医生和冴岛桑先过去,有什么问题对讲机联系。”

蓝泽头也不回扯住另外一名消防员朝人流的反方向跑去。

白石略略看了对方的背影一眼,3名重伤患者,两名医生处理会轻松些,患者的存活率也会相应增加,眼下白石只能寄希望蓝泽的技术,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白石转头看向间桐。

“有白车到了吗?”

间桐迟疑的看着这位面容精致看起来十分柔弱的年轻女医师,是要当现场指挥吗?

白石见他不回答,又放慢了语气,吐字清楚的一字一句问他。

“救护车到了几台?”

对方坚定的表情和专业的装束似乎给了他一些信心。

间桐揉着眉头吐了口气。

“刚刚通报过了,第一批救护车已经到了门口,但是到这里要经过游乐园的中心地带,车子要开进来最快还要10分钟。第二批救护车过来还要30分钟,只要交通部能够确保交通畅通,很快就会来的。”

白石点了点头,从大腿处的扣袋里掏出一本小本子,记下了救护车批次和数量。

“飞过来的时候看到停车场停了相当多的旅游大巴,现场恐怕有很多外国人士,请园内熟悉英文和中文的工作人员协助我们进行人员分流。检伤分级完成后,请能走动的绿色患者坐大巴分流到附近的医院。我现在参与检伤,请带我去事故点。”

间桐赶紧引导白石往事故地点跑去,同时将一支对讲机塞给白石。

“白石医生,这边是我们消防专用的对讲机,可以随时了解消防调度情况。”

白石医生早已习惯做现场调度,径直接过对讲机。

“间桐队长,人群疏散就交给你了,有白车和医生到达,请通知他们尽快到检伤地点来。从现在开始白车请交给我调度,我会按照顺番安排。另外…请广播通报一下现场有医疗志愿者请他们过来,嗯..还有中文翻译,可能会需要他们的帮忙”

“我明白了。”

尽管已经有了九年的直升机急救经验,眼前满目疮痍的情景,仍然让白石呆站在原地。

即使救援队员在不断搬运受伤的游客,堆叠在地上的伤员还是一眼看不到头,而踩踏的中心,充满复古风味的蒸汽小火车周边都是焦黑和鲜红的颜色,而消防人员甚至没办法找到落脚点靠近。

用尸横遍野来形容绝不过分。

闭起眼睛用力深呼吸一下。

不,这些痛苦的呻吟,证明了大家还活着。

睁开眼睛,白石飞快跑到检伤的急救医生旁边。

“我是翔北救命的白石,这边有需要紧急运送的红标患者吗?”

急救医生抬头看了白石一眼,两人都是一身熟悉的深蓝色,根本不需要过多的交流,下巴往右后方一撇,手上仍是不停的撕标签,只留下了黑标和红标。

“很多。已经有十多个了,没有检伤的更多,4点钟方向的女士盆骨骨折,已经做了固定,但是意识水平一直在下降,需要优先运送。”

白石按住动胸前的对讲机。

“蓝泽医生那边的情况如何?”

“一个溺水和颅内血肿,已经休克了,我正在开颅降压。一个腹部出血,已经休克,我做了基础处理,但需要紧急开腹止血,需要紧急运送。黑标一名。”

听见黑标两个字,白石咬了咬嘴唇,手上不停记录着,迅速做出回应。

“我会立刻安排直升机过去,优先运送腹部出血患者到翔北,具体情况请蓝泽医生指导手术室,蓝泽医生处理好开颅后,我会尽快安排运送。”

又低头对检伤的医生问道。

“浦安的heli还有多久?”

检伤的医生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我们直升机回来大概还需要十三分钟。”

白石飞快的检查了4点钟方向的患者,立刻下了结论。

“脑伤的患者优先,我会安排那位上直升机,等直升机来后,请..您的名字是?”

医生下意识回答道。

“我叫斋藤。”

“浦安的heli到达后,请斋藤医生立刻通知我。”

说完白石就要起身离开,斋藤连忙提高音量叫住她。

“可是,那位患者也是优先运送的患者,我已经报告给医院了。”

白石回头看了一眼医生。

“抱歉,直升机优先运送更危急的患者。”

白石的音调不高,但坚定的嗓音极有穿透力,听起来完全是上位者的口吻,不容他人质疑。

斋藤这才反应过来这位年轻的女医生是现场指挥,有些不甘心的抿了抿嘴唇,同样是直升机医生,斋藤很清楚等送完那位患者,直升机就不能再飞了。剩下的患者如果用救护车运送,存活几率会大大降低。

生命没有贵贱,但有时候医生不得不做出选择。

刚刚白石和蓝泽在对讲机的谈话她已经听到了,判断谁可以上直升机的责任,有时候就是选择谁生存。

承担这种责任,是直升机急救医生的义务。

她刚刚好像说自己是翔北的白石…如果是那个白石的话…

斋藤抬头看过去,只看到一个趴下听呼吸音的纤细背影,白石也开始检伤了。

透过她的身影,夕阳已经渐渐接近地平线的尽头。

斋藤蹲下身子,将注意力集中在患者身上。

“我是浦安救命的斋藤,能听到嘛?请问您的名字是?”

十三分钟后,直升机准时到达,白石手头需要运送的红标患者已经多达十八位。黄标患者更是不计其数。伤者像是没有尽头一样源源不断涌现。

直升机出发时,离日落仅有极限的二十分钟,虽然又带来三位直升机医生,但只有一名是正式的指导医。浦安病院那边的用人情况显然也很严峻。两架直升机离开现场后,都无法再回来,从现在开始,直升机医生和普通医生没有任何区别。

脑部伤害情况复杂,尽管现场医生严重紧缺,白石还是示意蓝泽护送患者上直升机。

唯一的好消息是救护车终于到达了。

白石将手中的工作移交给新到的医生,开始调度救护车运送红标患者。

“请斋藤医生把这位女士护送上救护车。”

红标患者病情随时都可能恶化,需要医生陪护,最近的医院离这里也有30分钟车程。这意味着,光是运送红标患者,现场的医生也远远不够。

随着救护车到来,从车上还跳下来十多名身穿便装的游客。

间桐将他们带到白石面前。

“这些是医疗志愿者,请白石医生给他们安排工作。”

白石扫了一眼人群之中有几位在下车时就戴起了手术手套,心里便有了数。

“诸君都是医生吗?我是现场指挥白石,有具有急救经验的外科医吗?我们需要跟车的医生。请举手。”

戴着手术手套的志愿者医生举起手来,立刻有救援队将他们引导到各自的患者处。

白石转头对剩下的医生迅速下着指令。

“现场的伤患很多,需要医生对伤患进行分级,不明白的医生请举手。”

检伤分级是医生的必修课程,但大规模的快速检伤仍然需要有丰富经验的医生才能担任,有四名医生举了手。

“请这四位医生留在这里监控黄标的患者,如果有指数下降,病况恶化的患者,请及时通知身边的救援人员和我联系,我会安排医生前去帮忙,需要急救包和器材的医生请直接找身边的救援队员。目前RCC和杜冷丁紧缺,请谨慎使用。请在那边拿分级卡。”

众人应声各自散开忙碌,只有为首一名身材娇小的棕发女子却没有走远,只是跟着白石的脚步,白皙的双手自然的垂在身侧。

“我说,你也是医生吧,而且这么年轻,现场还是留给更上位的人指挥更好。”

白石巡视着四周如地狱般的惨状,摇了摇头。

“现场的工作人员,消防队,救援队,医生,大家都在努力,目标都是一样,想要救助患者的生命,但其中只有医生最了解保证患者存活率的方法,只有医生能做到。”

棕发女子打量着她身上的深蓝制服。

“我见过这身制服,你是直升机急救医生?直升机呢?”

白石被她问得有些焦躁,定住脚步回头冷漠的看着对方。

“你是医生的话,请配合我的工作,不是的话,也请不要妨碍我的工作。”

棕发女子却全然看不到那冰冷的视线,踱着规整的步伐走到白石的正面,纤细的脊背如尺量一般挺直,嘴角依旧挂着细微的笑意,偏头看了看只剩半边的夕阳。

“民间的直升机日落半小时前就不能飞了,没有直升机的急救医生,和普通的医生没有任何区别。这么大规模的受伤人群,就算是你也没见过吧?不,这种规模的灾难,只有地震山难能比,应对不是也该以地震山难的对策来应对吗?调度不良的后果,光是你一个没有任何权力背景的年轻医生担得起的吗?”

棕发女子的话不无道理,白石的确没有见过数量如此大的患者群,照这种状况,就算及时将所有的病人送出去,整个浦安甚至千叶的急救室都会瞬间被填满。

这完全超出了一两个医院的救援能力范围。

细致的眉峰已然皱紧,白石咬了咬嘴唇,下颌猛的绷紧,话语却听不出半点动摇。

“就算这样,我们也只能做我们能做的事情。”

棕发女子看着她困扰却又坚定的样子,噗呲笑了起来。

“真是固执啊,是我的type呢。”

无视白石冰冷严峻的表情,自顾自走上去,想拍一下对方的肩膀,却因为对方的身高太高,一下拍在了对方的胸前。

棕发女子轻咳了一下,直勾勾盯着对方好看的面部线条的视线却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这是灾难,不是民间救援能承担的。民间不能负责的部分,就让更上位的人负责,向防卫省申请援助吧。”

棕发女子说的内容,白石全然不能理解,不自觉歪起脑袋思索了一会。

“防卫省?那个自卫队的部门?”

手中的对讲机传来了消防队员的通报,瞬间点亮了白石的笑容。

“白石医生,千叶消防本部派了20台救护车连同急救医生,十分钟后到达!”

白石笑着按住对讲机的通话键,开始快速跑动。

“白石收到,请直接开到现场来,现在就安排患者移动。”

增加了检伤人员,红卡患者不出意料又多出了十几名,白石再度确认伤情后,发现好几名患者等级都标错,只好又重新给他们戴新的检伤卡。

如此反复奔走,白石总算赶在救护车到达的时候,将运送顺番安排妥当。

棕发女子全程跟在白石身后,将这些看在眼里,目送救护车离开,两人身后仍然是数不清的伤患。

“其实你在浪费时间吧,无谓的让自己变忙碌。被救助的人却很有限。”

救护车明显给白石带来了一丝好心情,白石转过头看着棕发女子。

“你不是医生吧。医院有完善的设施可以让医生准确判断伤情,救助患者。但现场总是很恶劣,没有照明,没有助手,甚至没有器材,没有药品,不能适应这种条件的医生能做的会很有限,直升机急救医是立足于现场急救的医生,有限的器材,孤立无援,有时连自身的安全都不能保证,在这样的情况下,尽一切可用的方式救助患者。但就算做了很多努力,能救助的人依旧很有限,直升机急救一直都是这样的世界。”

棕发女子撇了撇嘴,轻声啧了一下。

“就当你在说伟大的事情吧。但白石医生,也只是这样而已了。现在事态有多严重,白石医生应该还没有意识到吧。迪士尼乐园日常流量超过十万人次,这相当于浦安市一半的居民数量,光是救命的调度能消化吗?明天就会有大人物因此引咎辞职。用一切可用的方式?这里附近不到二百公里就有空自基地,空中路程不到30分钟就有全国,全世界最先进的全天候运输直升机在等你调用,白石医生不想用吗?”

一通话噼里啪啦说完,才看见面前面容精致的年轻女医生,正无辜的歪着头盯着她,白皙漂亮的脸孔上缀着黑黢黢的明眸,让她无端想起了一种名为萨摩耶纯白犬种。

黑亮的明眸里面尽是澄澈的纯真,这份洗彻的纯真却并非源自茫然无知。眼前这位是经历无数生死的急救医生。

“可以用吗?”

棕发女子摇了摇头。

“当然不行,调用空自部队必须防卫省批准。不过,放心吧。灾害派遣与其说是空自的责任,不如说是空自的义务。只要有人能够申请,绝对会批准的。”

白石越发不解。

“我该怎么做?”

一辆黑色丰田车开到两人面前。

几名西装革履的男性走下车来。

“我是千叶消防本部长白井,白石医生是哪位?”

棕发女子捅了捅白石。

“上位的人来了,快让他申请防卫省援助。”

白石医生小小的举起手来。

“我是白石。”

白井一行人走到白石面前两步的距离,郑重的说道。

“白石医生辛苦了,接下来请交给我们吧。”

白石迟钝的眨了眨眼睛。

手中的消防对讲机突然传来通报。

“这里是救援队03,过山车轨道下方安全确认完毕,现在实施救援。已知3名游客受到头部撞击,请求担架支援。”

白石抬头看向半空中停留在轨道上的小型过山车,起重机巨大的吊臂缓缓升起,准备将游客用吊篮运送下来。

小时候记忆里并不算刺激的巨雷山过山车,怎么会这样冲出轨道,此刻6名游客被固定在设计成矿车样式的车厢座位上。

6名游客。。

是了,过山车这么热门的娱乐项目,怎么可能会有空位。

白石按动通话键。

“这里是白石,我会尽快安排医生过去救援。请间桐队长对落水车厢再度核实一下,应该还有一名乘客没有找到。”

白井走上来,拿走白石的对讲机。

“我是千叶消防本部长白井,现在由我调度指挥,救援队按照原计划实施援救。”

“是,消防01收到。”

白石皱紧眉头,大声责问白井,伸手去抢白井手里的对讲机。

“就算你是高官,现在有活生生的人命失踪了,也不屑去找吗?”

白井抿紧嘴唇,抬高下巴,严厉的光线从被岁月磨砺的眼中漏出,身为上位者的威严自然流露出来。

“明天也许我就会因此引咎辞职,但我们现在都还各有使命,白石医生,请去需要你的患者那里。”

说罢,白井微微抬手做了个请姿。

白石还想争辩什么,被棕发女子用力拉到了身后。

“年轻的医生不懂事,大叔你也不懂事吗?现在不是谁为此负责,谁也负不起这个责任。现在太阳快落山了,交通很快就堵塞,患者运出不去,光这几辆救护车,光你们百来个消防队能做什么?现在能救人的就只有航空救难团而已。快些向防卫省求助。”

白井低头盯着这位娇小的棕发女子。

女子有一双过大的,杏核一般圆滚滚的棕眸,原本应该像初生小鹿一般纯真漂亮的眼眸,此刻却像出鞘的匕首锐利的刺痛了他。

白井扫视了一眼,女子身上并没有什么救助设施,看起来应该是普通游客,于是和颜悦色的对她说道。

“这是自然,我们会尽一切力量实施救援的。现在现场还是很危险,如果您没有受伤,请您跟随救援队员尽快离开事故现场。”

棕发女子大大方方的拍了拍白井的肩膀。

“我明白了,白井本部长已经申请航空救难团救援了?”

白井管理官这才认真打量起这个棕发女子,深棕色自然卷的长发,笑起来牙齿全露的夸张笑容,终于让他对娇小的女子有了些许印象。

“绯山..队长?”

棕发女子眨了眨漂亮的眼眸,轻松的展臂做了几个拉伸。

“白井本部长已经申请援助了哦,我们已经获得许可了哦。”

神色倏然一变,笑的太夸张显得稚嫩的脸庞瞬间冷静下来,柔软的笑靥换成了令人陌生的严密与审慎。

“百里救援队三等空佐绯山美帆子获准加入救援,我需要白石医生配合。”

说罢便拉着白石往外走。

全然不顾白井在身后咬牙切齿开始打电话。

“总是这样,绯山!”

白石被那细瘦的手腕拽着往前走,想要抽身居然动弹不得。

“那个…绯..长官?我还在工作。”

绯山回头瞪了她一眼。

“你不是要去救落水的患者吗?”

白石医生这才放弃抵抗,站在原地轻声说了句。

“那请长官等我一下。”

说罢也不管手被拉着,转身就往回跑。

绯山一时没站住脚,竟然被她拖了两步,不由得放开了手。

“喂!你这人怎么这么顽固啊!”

白石头也不回,只是边跑边提高音量。

“我交接一下名单,很快!”

一边在人群中四处找着穿深蓝制服的急救医。

“啊,斋藤医生。”

斋藤护送一趟救护车,又坐车回来现场。直升机急救降格为救护车急救,只有浦安的医生能回来的这么快。

斋藤正单膝跪在地上为小腿开放性骨折的病人压迫止血,听到白石叫她,下意识挺直了身子。

“是?白石医生?”

白石也学她单膝跪在地上,将裤袋里的记录本交给斋藤医生。

“这里是红标患者的运送顺序,请在运送的时候请再确认一次。这里暂时拜托给斋藤医生了。”

又抬头指了指西装革履的那一队人。

“现场现在由千叶消防本部接手,需要支援的时候请找白井本部长。”

“诶?”

白石轻轻按了一下斋藤久蹲而开始发紧的背脊。

“但是,一定有我们医生才能做到的事情。”

斋藤医生看着白石清爽利落的面孔,明明是初次相遇,怎么会在那双眼睛里看到澄澈的信任呢。

对这双眼里的信任感到惶恐,想多看一眼,又不敢多看,斋藤低头双手接过白石的记录本。

“我明白了。”

“拜托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