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以往

作者:伊子
更新时间:2018-08-26 23:40
点击:683
章节字数:651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所有的希望托付给了未来。当下的努力都是为未来的福祉做准备。用自己的时间、耐心以及认真来面对当下,忍受当下。这是黎子在抑郁、甚至思考着要不要一了百了时,用来鼓励自我的话语。

这些问题可能太适合她这个年纪来思考。但有一群招惹她的傻瓜,迫使她如此。

黎子曾试图寻找过缘由。对那些傻瓜进行彻底,无死角地思考分析后,她终于明白,人是不能够理解这些土生土长的呆瓜在想什么。估计里面都是空的。

只有一个不能成为的原因的原因。最初因没心情理会她们,而被判断为“好欺负”,没想到会变成呆瓜们长期的活靶子。越是反抗越是让她们起劲越是过分。

有什么办法呢?又没有万能的白色口袋。

一开始黎子甚至可怜她们,因为这样下去总有一天她们会给警察抓住,关进监狱。当她想主动报案的时候,才知道警察似乎不太管这些。老师也只是看见一下就提醒她们一下。

黎子学会了跑。就像自然世界中那些为生命而奔跑的明智者,并不丢脸,更多的是在其中成长,渐渐认清这个世界。

小升初的分班,呆瓜们的头目。矮胖的身躯,黑秋秋的肤色,一副反派楷模的嘴脸——黎子称她冬瓜,冬瓜依旧阴魂不散,分到了同一个班上。黎子对这个世界的随机性感到一丝无力。不过她也找到了希望,世界的淘汰法则,体现在了中考的选取上。

流过的泪,下过的咒都会在未来一笑而过,就像不曾存在。只需——熬过现在。

回首不堪的小学生活,再到可能就这样而定的初中。黎子没想过会出现意料之外的情况。打破一切的人出现了。


开学大约一周后,黎子的前后左右桌突然变得十分沉默。班上的同学也受到黑冬瓜的引导,时不时一脸漠然地看向黎子。特别是右后方来自一位女生的视线,她好像有要努力取代黑冬瓜的地位的决心,黎子被她的视线盯到头皮发麻。那时黎子还不知道盯着她看的女生是陈欣,而且陈欣只是喜欢对着她发呆。

黎子不明白这又黑又矮的冬瓜怎么来的影响力,周围的人又为什么如此听她的话。

开学以来还没有麻烦找上身,黎子猜测她们在酝酿。暴风雨前的宁静。

黎子几乎每天都抱着必死的心态,壮烈地走入教室。

终于,她们在一个天气还不错的下午行动了。

黎子恰好当天值日。也正是因为值日,黎子不得不待在教室里打扫。

逃掉值日绝对不明智,会影响到给老师留下的印象。老师的关注稍微会起到点震慑作用。老师这面后盾,黎子相信在期中考试后,成绩出来之时就能完全为所用。

黎子直接被粗鲁地推倒走廊尽头,扫帚无辜地落到地上。

她们抢过黎子的书包,倒垃圾一样把里面的东西抖在地面上。然后其中一人向同伙耍聪明似地拿起扫把,把地灰扫到黎子的东西上,“今天好像是我值日呢!”

刺耳的窃笑不断。

黎子靠在墙边,静静地看着她们。太阳正在落山,每一次过了正午都可以这么说,但阳光依旧照耀着世界的绝大部分。黎子亲眼看见阳光从她们的发梢悄脱落,光芒抛弃了这片区域。

接下来就像是在拍电影。

第三方从一旁窜出,然后一阵令人眼花缭乱的镜头摇晃中,冬瓜微胖的脸上挨了一拳。黎子差点叫好。虽然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但这种场面绝对喜闻乐见,就和冬瓜被老师罚抄时的痛快之情一样。

她们都蒙了,愣在原地,像是断了电。

看她们的表情,估计已经被打傻了。虽然本来蠢得不得了。

“傻愣着干什么?跑啊!”她风一样地刮过一拳,又风一样地抓起黎子的手。

黎子终于动起几乎站麻了的双腿,才发现自己是那样的轻盈。跟在她的背后,尽全力而奔跑。第一次,感受到了逃跑时的兴奋。

到了校门口,她松开黎子,跨上一辆自行车,像是电影里最后的大逃亡地说出,“快上车。”

车筐里的书包把黎子拉回现实,冷静下来,自己的东西还不知道在遭受怎样的折磨。——而且,她要带自己去哪?

“我要回去,书包还在那。”黎子死死地定在原地,轻盈的身体再次回到沉重无比的状态。

她用力捏紧车把,黎子真希望她的手还没有从冬瓜的脸上拿下来。

“回去了她们就会给你吗?”她问道,复杂地看着黎子。

那我就这样空手回家?黎子在心里白了她一眼,开始往回走,懒得和她再说什么。

走出一段距离后,她再次化成一道风闪过黎子身边,骑着自行车,似乎是直奔案发地点。一会儿就不见了影子。

正义感驱使?不会真跑过去干架吧?

明明她看起来和自己差不了多少——瘦弱弱的女孩。难不成能一打三?

那几个傻子可不知道轻重,黎子担忧起来,脚步不自觉地加快。

就算见到自己最不想发生的情况,又能做什么?黎子逼问懦弱的自己。

不知道。

黎子不自觉地捏紧拳头,不曾放慢速度。

还好,黎子赶过去的时候,只有她一人在拾起地上的物体,轻轻拍掉上面的灰。冬瓜早已不知去向。

“你有学过跆拳道什么的?”黎子站在一旁问,似乎和散落在地上的杂物毫无关系。

“没有。”

“你打得过她们?”黎子继续追问。

“不知道。”她把收拾好的书包交给黎子,转身骑上自行车,车轮转动,滋滋地走了。

黎子和她对视一番,眼神令人难以捉摸。很明显她和其它人不一样,可能是自己无法判断蠢到家的人。冬瓜挨了一拳,不会就这样算,总之冬瓜不会让她好过的,直到让她后悔伸出那拳。

学乖点吧,孩子。社会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黎子自顾自地可怜起她来。

第二天,黎子看见冬瓜带着人去找老师。

告老师是非常不错的选择呢。年长者的批评更能损伤那些尚未发育成熟的心灵。简单地断章取义一下,她就可以说是无缘无故地打了冬瓜一拳。加上还有同伙的证词,她肯定在劫难逃。

真希望她能坚强点。

结果她好好地在教室待了一整天。黎子注意到冬瓜的表情从办公室回来以后,就跟吃了蟑螂一样,还是自己不得不闷声塞进嘴的那种。

放学后,冬瓜一声不吭地走了。黎子仍怀疑她们又有什么阴谋。

黎子尽可能隐蔽气息地走到校门口,一切安全。然后黎子在校门口看见了陈欣,她坐在自行车上待机,发现黎子后,就骑车走了。飒爽地留下个背影。

那天之后,冬瓜的欺凌变得极其收敛。有种不想被太多人发现的感觉,明明之前还那么嚣张。

天知道发生了什么。

黎子照旧抱着敌方随时卷土重来的心理准备。大多狩猎的转折点就在猎物松懈的那一刻。


过了几天,黎子被截在放学的路上。黎子逃跑时被她们抓住了书包,然后暴力地从她身上扯了下来。

松懈了,真的松懈了!

书包里有重要的教材,不像以前那样没这

装东西,空空如也。赌了她们今天不会来——失败了。

“这家伙!几天不见书包重了好多。”

“哈哈哈,傻了吧?我们不在,这家伙怎么变得这么蠢了。”

“噢!大丰收,今天的作业在里面!明天的也有!”

“明天?你怎么知道明天的作业是什么?”

“蠢货!挨着课往下写啊。”

黎子由衷地为自己的书包感到抱歉。明明是个无辜的孩子。

运气真的差。

教材不知道会损坏到什么程度,最好是丢失已经学过的页码。作业恐怕只有再做一遍了。还有笔,用具什么的也需要补充……

麻烦死了。

“你们几个!”那个女孩骑着车飞驰而来。

全场的注意力随即转向她。

又来了?还要拉着我跑?黎子看了一眼还在被催吐的书包。这次说什么也不能走了。

“你管什么?”冬瓜前上对峙,但底气明显有些不足。

陈欣看了冬瓜一眼,冬瓜畏缩一会儿瞪了回去。

黎子看奇了。好像陈欣和冬瓜已经决斗过了一场,而陈欣放了冬瓜一条生路,现在有恃无恐地压在冬瓜头上。

“书包还回来!”近乎于命令。

再怎么说她们也不可能听话啦。

冬瓜犹豫了一会儿,再次摆出吃了蟑螂的表情,扔下了书包。

“别让我们逮到你!”冬瓜恶狠狠地给黎子留下通牒。

黎子捡起书包,偷偷看了一眼陈欣。

“……谢谢。”

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算又是救了自己一次吧?

对方却撇过头,理了理一下衣角,踩下自行车踏板,走了。

什么嘛!什么都不说,耍什么帅?

本来还期待着能和她说些什么。比如,怎么做到让那个冬瓜听话什么的。

可是即便她有着打压冬瓜的条件。她是仅凭着正义感来帮我的?还是其它的原因?

算了。安全第一。还是快点赶回家。

......

清凉的风阵阵袭来,驱逐着身体的燥热。淡淡的月影已经出现在碧蓝的天空中。田道间弥漫着稻穗青涩的味道。蜻蜓停滞在低空,令人捉摸不透地一静一动。

不错的天气。

黎子忍不住慢下脚步,仰着头,无视前方地向前走。

一群骑着车的小孩子,穿过她身旁。

尖叫的欢笑声,和滋滋地车轮声一同远去。

心随境迁。如果不忘记那些恼人的事,整天的自我拘束只会让人无法前进。

黎子望着前方的路,脚步渐渐加快,直到跑了起来。

一个小上坡,跳下短台阶,一路爬上3楼。

气喘吁吁地找到钥匙,颤抖的手将钥匙顶在门锁上,粗鲁地尝试。

那个人好像也很擅长跑步。每次体育课她都跑在女生们的前面。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了她。认真跑一下,谁会更快点呢。



世界净是些无法理解的事。即便是努力思考,也让人感到复杂无比。宛如站在一座充满电路板的迷宫中。越是长大越发觉得如此。长大后自己真的能背负大人的责任吗?

陈欣不禁怀疑。

满是困惑,对未来的不确定性。

小时候爬不上的楼顶,现在扶着梯子轻松地就上去,站在屋顶仰望天空。

但那说明不了什么。只是随着成长的来临,谁都能做到的事。

依旧幻想着背后的翅膀,带着自己逃离地面。同时又笑着不成熟的自己,说着自嘲的话语。

一成不变让人厌倦,改变又令人害怕。

向上冲的烟花,尖锐的呼啸声、绽开的瞬间鼓舞着人与它一同飞翔。但率先黯淡的,是怕坠落的思绪。

——!

陈欣回过神来。老师已经走到陈欣的前桌。

对上视线了……

表舅皱皱眉头,陈欣立刻埋下头,做出认真的样子。

老师是亲戚,当然会在各种方面上多多关照。陈欣上课发呆的时间也越来越容易被打断。

自己在所有的课都只听得进去两三分钟,表舅知道的话肯定很生气。看见老师就犯困,特别是表舅,他知道的话肯定会伤心。

虽说升上了初中,似乎也没有什么变化。

还是在小初一体的学校。周围还是一大群和自己一样厌倦学校的放牛娃,过一天算一天地蹉跎。

当然也不是净是。总有那么几个认真的学生,或者在老师面前装乖家伙。成为受人挖苦的对象。

陈欣开始不太明白。为什么努力认真的人会遭到讥讽,为什么要小心翼翼地发言。结果是自己想复杂了。人多力量大,认真的人占了少数。

下课后,陈欣被请去办公室。

大概是昨天的作业……陈欣早就有了个底。因为时间不够,又完全不会,乱写了一通。总比空着好吧……

“陈欣!你这不是乱写吗?!还不如空在那!”

被老师这样说了。

“你看看别人的作业!”表舅递出一本整洁的作业本。

陈欣不情愿地接过,信手地翻阅。不一会儿,陈欣服了。

干净的字体像是经过电脑的排序,严谨地落在纸张上。看见了十分令人放松,阅读下去简直是一种享受。

“好强!”陈欣为之深深地折服。

表舅得意地叉起双手。陈欣觉得根本和他没关系。

“反正怎么写也不可能达到这种地步,还是放弃作业好了。”陈欣干脆地说出感想。

“让你学学人家啊!至少要端正态度!”表舅的眉头锁起来了。看来真的有点生气了。

“嗯。”陈欣老实地答应,乖乖止住自己的玩笑。

陈欣挨了几番数落,表舅才放过她。实际上是他要去上下一节课。

惩罚降临——重写!

那要怎么写?在什么都不会的状态下重写?

“其实……”只能硬着头皮说清楚,“我完全不会。”

“不会放学来找我,要么问同学。”表舅收拾好教材,匆匆赶出了办公室。表舅的原则是不迟到一节课。

当然不会来找你!

陈欣翻了一眼作业本的封面。

——杨黎子。

班上同学的名字还没有记全,没有印象。

陈欣回到班上瞄了一眼座位表,默默记下位置,回到座位后开始了搜寻。

第二排,第四列。

是那个女生吗?陈欣有点印象。

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不过桌面比其它人的要整洁。头发扎得也很整齐。干净还带有点稚嫩的脸蛋。匀称的身材。

一样的感觉。陈欣想到,和她的那本作业,一样洁净。

要去问她题目?

不知怎么,陈欣没了勇气。

会被当成套近乎吧?只有笨蛋才不会这些题目,上去不就在她面前承认了?突然上去问问题绝对很奇怪,万一她问为什么要找她,又该怎么回答?“因为你的字很好看。”?

而且,她有一种难以接触的感觉。

不像是那种拒之于人的冷漠,可又不敢太确信。陈欣也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复杂,难以理解的复杂。

陈欣也不抱有接触的想法。就像隔着荧屏的明星一样,欣赏便够了。

最后,陈欣自己啃书本,勉强弄懂了那一课所讲的内容。自己还是有读书的潜质的嘛。


“你表舅又给你开小灶了?”娟问道。

陈欣讨厌这种说法。她没有吱声,默默推出自己的自行车。

“有考试题的话,也透露一下呗!”

“怎么可能有。”

陈欣没好气地回答她。

娟的注意力却转移到其它事上。

“看!闲人组。”娟指了指远处的人儿,“超闲的三个人,经常欺负人,还去找小学生欺负。头头竟然还在我们班,真丢人。”娟鄙夷又谨慎地看了她们一眼,虽然距离很远,但还是有点怕被发现。

“快点开锁啦。再看她们,小心你给盯上了。”

“放心啦~,我们班上已经有遭殃的。她们不会在我们班上再找人开涮,她们才不想有人联合起来反抗。”娟自信满满地分析。

好像挺有道理的。

“也真是可怜,那个叫杨什么子的家伙……”

——!谁?

“杨黎子吧?才刚开学啊,名字还没记全。”

“她们今天就要开始行动了呢。”

……

“喂!你要去哪?”

……

“我可不管你啊。”

……

在那一刻,陈欣进行了取舍。

娟真的没再理会过陈欣。原因在于做出选择的自己的吗?还是说,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本身就存在某一件能使它分离崩析的事,而那一刻和娟之间恰好发生了这件事。

陈欣知道娟很怕麻烦找上身,自己也很讨厌麻烦事。

如果娟被她们盯上了,自己肯定会为娟做些什么,力所能及的事。而反过来,娟的离去,让陈欣感到一丝背叛。选择与感情上的背叛。

两辆自行车驶向了不同的道路。


“这种事很难管啊。”表舅难为情地看着陈欣,一副老师也不会这题的表情。

“什么叫很难管?!直接把她们全停课就好了。反正她们也不学,别让她们祸害别人。”陈欣生气了。

“问题学生不能这样管……我也警告过她们了,她们不是收敛很多了吗?”表舅使劲挠头。陈欣好像看见有发丝脱落,但现在那些都不重要。

“为什么她们收敛了就脱罪了?”

……

“我还是去和她们打架算了!”

“别乱来!那帮蛮娃子可没个轻重。”表舅试图打消陈欣的念头。

“那你就试着阻止啊!”陈欣愤然地离去。

——唉!

老师长长地叹出一口气,又挠挠最近开始脱发的头。

到底这家伙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管这些事了?难道电视里最近有在播什么青春校园剧吗?

杨黎子。成绩应该是班上最好的,不知道有没有冲击县高的可能。她的字留下的印象也十分深刻。为什么那三个人偏偏找上她?

……

不会有答案的问题。

作为老师,还是要做点什么。


“……谢谢。”

听到那一句的道谢后,为什么慌张地逃走了呢?陈欣感到不可思议,居然自己也没有答案。

自那之后,每次遇到她都觉得有点尴尬。

然而,现在的情况……

陈欣走进自行车棚,就看见了坐在自己的自行车上的黎子。

手中捧着书,认真地阅读着。陈欣觉得可能是书中的内容十分有趣,但那明明是本教材。

同时黎子注意到了她。

“你好。打扰了。我正在避难。”黎子率先打了个招呼,简要地说明了霸占自行车的理由。

又是她们。

“方便的话……,可以带我出校门吗?”黎子反转起了踏板。——滋滋……

有丝恳求的意味。甚至她的样子有点可怜。

陈欣答应了。

黎子移开座位,坐到后座上。

陈欣骑上自行车。

位置热热的。

还是第一次载人。

——!

载人的话。会被抱住腰吧?

陈欣全身的肌肉一阵紧缩,后背准备性地生起热来。

……

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

……

“坐好了吗?”陈欣询问的同时回头瞄了一眼。

原来还可以抓住底下的座位。好聪明!

“那……走了?”

陈欣觉得这句询问有点多余。

“嗯。”

启动时,两个人重量稍稍有点沉。自行车跑起来后,便轻松了许多。

陈欣看见了站在校门口晃荡的三个人。

黎子突然靠在了陈欣的背上。她也肯定看见了,或许不用看也知道她们会在那。

陈欣用力踩着踏板,毫不在乎地穿过校门。一心注意着前面的路,像没有心情理会路边奇奇怪怪的障碍物一样。

她们拿陈欣也没办法。

几乎全班都知道班主任是她的表舅。

在第一个分叉口,陈欣停了下来。

黎子跳下自行车。

陈欣希望她坐在自行车上指着一边的方向。

“谢了。”

她向着陈欣家的方向走了。

“我也走这边。可以再载你一会儿……”

这样的说法会不会有问题?但陈欣实在不想骑车从她旁边超过去。那样感觉很无情。

“嗯……你不嫌重的话。”

……

最后两人在第三个岔路口分开。

家离得不是很远。或许今后可以一起回家,就像今天。

话说回来,还真是意外。陈欣想不到她会主动找上。

——她向人寻求帮助了呢……而恰好那个人正是自己。因为只有我能做到吧?这样一想还得感谢终于派上一次用场的表舅。

弄不明白的问题依旧有很多。无法找到答案的疑问,便使世界变得复杂。

想要帮助她。——陈欣目前唯一比较明确的想法。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