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逼近的寒冷 上

作者:天才乱打妹
更新时间:2018-08-12 08:55
点击:158
章节字数:304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最终海未决定去市场,一路上,她甚为仔细地观察着当地的风土人情,即便一厘一毫的细节都不曾放过。这里的人不愁吃喝,可服装业为什么那么落后?既然已经有了充裕的资源,他们难道不会考虑一下,分出一些人手去设计生产服装?


如果问当地人是一定能得到答案的,不过她一定要小心措辞,否则谁知道又会发生些什么,海未想道。早饭时的闹剧已经证明了这里的人有多在意别人的对话,以及从中透露的身份、财产等信息。


经过了好几家饭店,海未的食欲一瞬间被激发了出来。不过吃什么呢?虽然这里的食物种类丰富、层出不穷,但她其实并不介意自己究竟吃什么的。干脆吃点最传统的烤肉算了?从早饭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进食,之前她正在办理升成小鸟私人保镖的手续,虽然小鸟的信帮她省去了很多麻烦。


她看了下钱包,意外地发现一分都没少。可是明明早上是出去吃的啊,这么说来,就一种可能了,海未想道,小鸟帮她付了钱?这可不行。


不过无论如何这都是之后的事情了,当下之急是吃吃吃。

————————分割线——————————


她走进店里,找了个空位坐下,拿起桌上的菜单眼睛飞快地扫了两眼,主食只有三个选项:原味、甜味和双拼。虽然海未内心怀疑这两种味道到底是否有区别,不过既然是第一次来这里,她便要双拼好了。


菜很快就被端了上来。肥瘦相间的厚实的烤肉闪着油光,米饭也蒸得恰到好处,这是海未不曾预料到的。她不喜肥肉,但是菜都上桌了她也没有不吃的道理,压制着恶心的感觉一口咬下去——竟然出乎意料地美味,只是她真的不太能接受肥肉。橙汁是在菜单上唯一可以缓解油腻的饮料,所幸,它还没卖完而且非常便宜。


和这里相比,东之国的饭店就显得很贵,而且非常“精致”。如果国与国之间能平衡一下就好了,海未回想起自己的童年,在祖父自杀之后,她家中的女仆们就经常跳过晚饭,就算有,她们也是吃些苹果或者其他买得起的东西来充饥。如果能分她们一些就好了,这只是个小孩虚无的祈愿,毕竟,当时正值她家最艰难的时候。


住进城堡之后,女仆的晚饭问题总算解决了。再后来海未的母亲辞去了城堡中的职务自己创业,衰败已久的家族终于焕发出复兴的荣光,终于,她再也不用担心食物问题了。


海未看了看盘中的食物,好像有点…太多了,她得休息一下才能继续吃。橙汁已经喝完,海未刚想说再来一杯时一个人闯入了饭店,那个人带着白帽子、身披白斗篷、手上戴着厚实的深蓝色的皮质手套,下面穿着黑裤、时尚棕色皮鞋,戴着一副海未超眼熟的蒸汽朋克风的墨镜。


她们应该是有过眼神交流的,就在目光交错的那几秒之间,海未认为,尽管那位身份不明的人士戴着墨镜。那个人停了一下,对服务员说了几句后径直走到她对面坐了下来。


“你好。”海未礼貌地招呼着。


“你就是园田海未吧?”


“是的,嗯…请问该怎么称呼您?”


“绘里。”


“那好…绘里【san】…”海未面对生人难免有几分羞涩。


“你不必这么拘谨。啊,对了,你最最最亲爱的公主想让我教你,你愿意当我徒弟吗?”


“嗯,如果小鸟这么想的话,我会遵从她的意愿。”


“这就是你的回答?没考虑过拒绝吗?成为我的学生后,你的生活将变成骨灰级难度。我上课讲的东西可绝对不简单…”


“我相信小鸟,她想我这么做一定是有理由的。”


“因为我们都很酷…相同气场的人应该在一起组建队伍’,这就是她的理由。”


海未叹气道:“抱歉,虽然这么说很失礼可是我不想听你讲笑话。”


“我没开玩笑,小鸟她就是这么说的。”绘里说着说着却自己笑了起来。


海未又叹一口气:“算了,随便。”


“说吧,你有什么问题?”


“没…没事。”


“今天早上这样闹过以后,你现在又说‘没事’,你觉得我会信吗?”


“你明明还很在意,却又要努力摆出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海未回答道,似是责备别人的话语却有些难过。


“那是希说的,又不是我。我还在为本该平静可转眼就得四处逃窜的早晨而默哀呢。”


海未没说话,对早上那件事她感到由衷的愧疚和抱歉。


“你应该知道,我一个人是无法吃饭的,所以我十分珍惜和希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如果你想彻底地了解的话我不介意写本书给你…”绘里说道。


她怎么可能想深入了解这两个人随时随地想在一起的原因?于是海未又叹气了“不用了,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啊,对了,你之前问题是?”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为什么明明南之国从某些角度来说远胜奥多娜奇萨卡,可却还是会觉得难过?至少就吃的来说每个人都能吃到晚饭…但是他们没钱买衣服。至于健康水平的话,我不知道这边的人身体素质如何,但就饮食来看是十分不均衡的。”海未说道。


“没问题哦,奥多娜奇萨卡的人民也还算健康,不过最健康的国家非西之国莫属。说起来,这还得感谢东之国的国王呢,他的危险行为让各国不得不加速发展,终于达到了当下的地步。但是,应该没人会这么想吧。”绘里冷冰冰地回答道。


“你这么说是想推卸责任吧?”海未质疑道,语气中夹杂着怒意。


“你猜错了,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推卸责任什么的,为什么我会做这种无聊又无意义的事?而且,你知道我是谁,你知道我的故事。”绘里解释道,她也有些生气了。


“我不是想挑衅你。我知道我们都会打架,甚至精通此道,但我并不喜欢用这种方法解决问题…”海未的眉蹙得更深了。


“我也不想打架,但我也不能说谎。你要直面现实,事情一旦发生就成了既定的现实,谁都无法否认。我想,你应该知道你祖父的遭遇的吧…”


“你知道他的事?”海未叹了口气后问道,童年的阴影总是令人沮丧。


“哦?原来你不知道啊,那我就告诉你吧。你祖父本可以成为一名出类拔萃的国王,可惜他固守家规,弄丢了一枚戒指就自杀了。虽然那只戒指上附有魔力,但仍不足以和生命相提并论。他完全可以用剩下的时间去找戒指或者干脆再做一个…”绘里回答道,她嘴角微扬,虚假的笑容中带着不屑和嘲讽。


“确实,我无法赞同他墨守成规,但也请你表现出死者应有的尊重。死者为大,我的祖父也好,国王也好请别再议论他的功过是非了!”海未压制着胸中熊熊燃起的怒火,保持着礼貌。


“好吧,我为之前的无礼道歉。但如果我说…如果国王就是你祖父死亡的幕后元凶呢?你一向都很敬重那俩吧,你会放下敬重的之心然后仔细分析这件事的始末吗?”绘里脸上仍旧挂着一副嘲讽的表情。


“你到底想说什么?”海未问道,努力控制着自己。


“你们尊贵的国王让你的祖父去东之塔猎杀恶魔,寻找一件子虚乌有的宝物。但不存在的东西怎么可能被找到?你已经知道接下去的故事了,任务失败,每日活在失败的阴影中最终自杀,偌大的家业开始崩溃,你的父辈们为财产分配而终日争吵,你父母不争不抢,所以最后只分到了一点点,而你的叔叔却掌握了市场。”绘里解释道。


海未没说话,她愣愣地看着桌上新被送来的一盒饭和一大盒肉,它们被放在了一个塑料袋里。


“你的叔叔转手就把市场卖给了国王。从此,全世界一半以上的市场都被他接受,直到死亡。哦,对了,你的叔叔失去利用价值后也活得生不如死。其实,你们的国王即恶心又令人同情,很多事都被他弄得乱七八糟。真不明白这种人还有什么好尊敬的,明明有其他更好的人…”说完绘里从座位上起身。


“喂,等下,你要去哪?我们话还没说完呢!”海未也站起来挽留道。


“给希送饭,我可不想等到饭啊肉啊都结冰了。”


海未面露苦笑。


“等下见。”绘里转身离去。


“等,等下…”海未喊道,绘里顿了一下。


“你无权评判我们的国王,你明明什么都不知道!”海未一字一句地说,她听见绘里讽刺地笑了一声,随即便离开了。


海未瘫坐到椅子上,饭还没吃完,她叹了声气又重拾刀叉。“混蛋。”她低声骂道,“…啊,不行,我不能说脏话…”海未愧疚了好一会儿才继续吃饭

——————分割线—————————————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