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逼近的寒冷 下

作者:天才乱打妹
更新时间:2019-01-01 19:52
点击:416
章节字数:785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几小时后海未终于吃完了烤肉,此刻天都已经黑透了。她快到工坊时看见旁边停着一辆马车,明明走的时候还没有的——难道小鸟已经回来了?心中怀有期待,她飞快地冲进了院子打开了门。


“我就知道!虽然有点恶心,但也很有趣!”小鸟眉飞色舞地对希说道,她穿着睡裙,看样子她已经到了好一会儿连澡都洗好了,不过真姬、花阳和凛却不在这里。


“啊,欢迎回来。”希暂停了和小鸟的对话,转身对海未说道。


“海未!”小鸟叫着她的名字,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


“小鸟…”海未也温柔地回应她。


“快看快看,海未我给你带了礼物!”小鸟兴奋地地说,可能这句话已经在她心中憋了好久。


海未阖上门,脱掉鞋子,张开怀抱风一般地冲向小鸟。小鸟也紧紧抱住了她,温柔地依偎在了她的怀里。


“我,我不用你的礼物,我只希望你平安归来…”海未对埋在她怀中的小鸟低语。


“海未?”小鸟有些诧异地看着她。海未突然松开了手把她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遍,“今天怎么样,没有受伤吧?”


“没有哦,真姬是个超棒的战士,花阳的痊愈术很厉害。虽然是绘里救了我!”小鸟开心地回答道。


“绘里…嗯,她现在在哪?”海未问道。


“她回去批文件了。”希说。


“我顶!”海未自言自语道。


“哎?我听错了吗?站在我眼前的真的是彬彬有礼的海未吗?”希假装惊讶地问道。


“抱歉,我只是有些不满她话说到一半就走了…我,我不是故意的,非常抱歉!”海未再次为自己的失态懊恼,不停地向希道歉。


希笑着说:“没事哦,别人也是这么说她的。也请你不要上心,她内心并不想伤害你。”


“希,你在帮她开脱。”海未说道。


“那是当然的嘛,毕竟我喜欢她,如果你喜欢的人这样你也会这么做的,我没猜错吧?”希笑着说道。


希大胆露骨的话让海未没法回应。


“哎,你们在说什么?”小鸟天真地问道。


“没什么,小鸟,这与你无关。”海未温柔地说。


“不,这是她应该知道的…”希不赞同。


“但,但…这是我要面对的问题,我不能成为她的负担。”海未想说服东条希。


“这并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你只要乖乖说出来就好了,否则我就…”海未的说辞起了反作用,希开始用武力威胁了。


“好,好,我知道了…可以给我一些时间组织语言吗?我不想用你或你妻子的方式告诉她…”


希眯着双眼说道:“当然。我得去帮某人处理任务了,请自便。”说完她跨入了传送门原地消失。


海未叹息,小鸟没说话,看起来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小鸟,非常抱歉,我真的不希望你难过…”海未犹豫着开了口。


“海未…没问题吗?听说你已经见过绘里了…”小鸟问道。


“嗯,对…她问我要不要当她的学生,但…对了,你怎么突然想让她当我老师?”


“因为我觉得,你,真姬还有绘里三个人在一起会是一个超棒的组合。”


海未弱弱地叹了一口气:“原来她真的没骗我…”说着她踱到沙发边坐下,小鸟也挨着她坐下了。


“我还举出其他理由,如果可以让海未开心的话…”小鸟试图安慰她。


“比如?”


“嗯…真姬又帅气又强壮,我希望海未也能变成那样,虽然海未已经很帅了…但向别人学习,总是一件好事不是吗?”小鸟笑着说道。


海未不得不红着脸把视线移向别处:“这么说是没错…可是为什么偏偏是她?我都不认识她…虽然可能在某些尴尬的场合见过,但…反正我和她无法交流。我甚至开始想,可能…这只是我的个人意见…小鸟你应该和别人保持一定的距离…”


“你是想…让我无视被人托付的希望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怕有人不怀好意,或者你不慎在学习过程中受了伤。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海未一脸紧张地辩解道。


小鸟反而笑了:“海未,你实在过于担心了,我不会有事的哦,你知道的吧?我远比表面上看起来坚强。”


“我知道,只是…我还是有点害怕你…有些事真的很难接受,所以,我在确定真相之前都不想告诉你…你可以假装不知道那件事直到我想好该怎么对你说的那一天吗?”海未问道。


“可以,小鸟完全没关系的。”小鸟回答道。


海未露出了笑容:“谢谢。”


“不,海未,是我该向你道谢才对。你一直都竭尽全力甚至不惜性命地保护我…我喜欢这样的你。”小鸟温柔地说。


“小鸟…”海未脸红了。


彼此的目光一粘上就再也分不开,两个人静静地对视了良久直到坐垫发出轻微的响动,是绘里奇卡!希居然把它留在了这里!看它的样子一定是在想念希奇卡了,它一直盯着希奇卡的画像看,说不定那副画还是它自己画的呢,毕竟绘里奇卡善于画画…这么想来,它之前也是这么度过思念希奇卡的时光的吗?


“它已经有盯着那张画看了半天了。”小鸟悄悄地对海未说。


“那它…?”海未说到一半停了下来,因为小鸟示意她已经明白了海未的问题。


“是的哦,从绘里带着希奇卡离开开始就这样了。”


“我从来没往这方面想…不过它们作为人工合成出来的东西…为什么会具备感情,这是怎么做到的?”


小鸟笑着向她解释道:“希告诉过我一件伟大的作品需要注入大量的情感,至少我们要明白,我们为什么要制作这样一件东西。虽然听起来很蠢,但确实是这样的。至于结果就是之后需要考虑的事了。创造杰作的第一准则是热爱。”


海未聚精会神地听着。


小鸟接着说:“当我意识到原来炼金术不止可以帮助我的父亲,我身边的每个人,甚至我自己都从中受益良多时就一开始的无奈就转变成了热爱,我喜欢炼金术。希发给我任务,却很少说她的意图,不过,现在我们都看见了,她是想帮我们。”


“嗯…”海未同意道。


“至于绘里,我并不了解她…但我有预感,我觉得她和希的心情相连、心意相通的,她们用同样的眼神凝视彼此,分享着快乐或不满,尽管她们的表达方式是有些区别啦。”


“小鸟你觉得她们是怎么样的人?”海未问道。


“绘里的话,我觉得她应该经历过一些不太好的事情,她的内心想尖叫,大声发泄她的痛苦,可实际却恰恰相反,她极力压抑着,难道这是她的弱点?…啊,对了,以上的话都是根据她看人的眼神猜的。真姬和希是被她特殊对待的两个人,她看真姬的时候眼里多了一丝玩味,而对希的眼神则饱含爱意和感激。”


海未还想听她继续说下去。


“不过以上的话我都不确定,我真的只是猜的…就看到她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真的很不擅长这种事啊…其实我什么都不行…”小鸟越想越难过,


“不,没有的事,我正认真听着呢,我想继续听你说下去。”海未赶紧安慰她道。


“海未。”小鸟的脸上重新绽放笑容。


“你觉得希怎样?”


“希很多时候都给人种玩世不恭的感觉,但是她和绘里讲话时…嗯,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呢,掏心掏肺?她对绘里很热情,而且从不骗她。我觉得希很漂亮,希望我以后也能像她这么漂亮。”小鸟有了信心,继续说着她的感受。


“小鸟…你已经很美了,是我忘了告诉你吗?”海未问道。


小鸟稍稍叹气,然后问道:“哎?我很…漂亮?但她的魅力不可抵挡,而我只是…我…”随即惊讶又变成了怀疑和失落。


“确实,你就是你,可你也有着你的魅力…你可爱、单纯又美丽…”海未突然停住了,因为她看见小鸟的脸好像番茄那样红。


“我很抱歉,说了令你尴尬的话…”


小鸟再次被海未的话语逗笑了:“没关系的哦,至少这种程度的话已经不会让海未你死机了…”


“啊,说起来,我…我还欠你钱吧?”海未问道。


“哎?我完全不记得了。”小鸟想摆出一脸疑惑的表情,可是匆忙藏到背后的手以及交叉的手指却出卖了她。


“你刚刚,把手指叉起来了吧?”海未质问道。


“嗯?没有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小鸟赶紧松开手炫耀般地在海未面前晃了晃。


“我已经看见了。小鸟,你每次说谎的时候都会做这个动作…”海未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海未,忘了这件事吧,你已经为我付出了那么多,就算一座金山也无法偿还…所以,可以请你理所当然地接受我请你吃的这顿饭吗?”小鸟说道。


海未只能屈服:“好吧…但,这种话你是从哪里学来的?”


“今天早上希就是这么对绘里说的啊。”小鸟又是一脸无辜的表情。


海未笑着说:“小鸟啊,你几乎是个‘浪漫’的人了了,几乎…”


“嘿嘿,因为我自己不会说嘛…”说罢,两个人便同时笑了起来。


“那,小鸟,你觉得你父亲是个怎么样的人?”海未又问道。


小鸟的笑容变得有些苍白:“他很温柔,虽然不怎么和我讲话,但睡觉前他都会给我读童话故事…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他开始北之国的旅程。这是管家建议的…因为,他和我妈妈根本无法制定出合适的计划,我们一家都只喜欢做衣服,可这样根本没用管理国家。于是我父亲只能通过搜集各地宝物来增加我国的游客量,而最终这从被迫成了爱好。”


“这样…”


“这之后我妈妈开始学经济,但教她的老师不是离开了就是不见了…最终她决定自学。现在她已经能自己制定政策了,但是,失去丈夫,怎么想都令人难过吧…于是,我走上了炼金之路,至少让我复活父亲,成为她的希望吧。”小鸟接着说道,语气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忧伤。


“对了,你还没说你对花阳、凛还有真姬的看法呢。”海未想转移话题。


“她们很有趣,尤其是凛和花阳。真姬的话有点不善言辞,最后经常生气,但我觉得她是好人…其他的我还不知道——我还想和她们一起做任务!”想到新的朋友,小鸟露出了微笑。


“好啊…也差不多该睡觉了,你明天还有很多任务要做呢。”海未说道。


“海未你可以睡我旁边吗?”


“什,什么?我怎么…”海未看见小鸟满怀期待地看着她。


“好,好吧!但,我只答应和你一起睡,只是一起睡!绝对不干别的事情!”海未焦虑不安地强调着。


“难道睡觉还能干别的事情?”小鸟问道。


“对…禁止在床上枕头大战,格斗以及把床当跳跳床使用…”


“海未你知道我不会的…”


“嗯…我…”


“那我们睡觉吧?”小鸟微笑着问道。


海未也对着小鸟笑了,两人一齐向卧室走去。

————————分割线——————————


次日清晨,小鸟从安逸的梦中醒来,她枕着心爱的枕头、抱着心爱的保镖,自然是一夜好眠。然而海未却一直醒着…


“海,海未?”小鸟叫道,海未挂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一副缺乏睡眠的样子。


“啊…小鸟…早上好啊…”她颤颤巍巍地直起了身子。


“海,海未你还好吗?”小鸟问道。


“没…没问题…我很好…”海未突然停下了动作。


“海,海未?”她的用手碰了下海未,全身僵硬…


“海未!别死啊,海未!”小鸟发出了凄惨的鸟叫,然而并没有反应。


“海未!!!!已经早上啦!!!!”


总之,美好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分割线——————————


小鸟洗了澡,海未还在床上睡着。小鸟不打算吵醒她,希望今天的任务不用出工坊,只要待在里面合成东西就好,小鸟如是祈祷着。


正当她打算出门领任务的时候,门被敲响了。小鸟轻手轻脚地开了门,原来是花阳、凛和真姬。


“早上好啊!花阳,凛,真姬!”小鸟问候道。


“小鸟,早上好。”花阳说。


“我们来这里做任务了喵!”凛说明她们的意图。


“哦?”


“今天的任务是合成,但我不敢用城堡里的工坊…所以…请问我可以借你地方一用吗?我记得这里是有两口锅的。”花阳问道。


小鸟转身一看,“是的!”她高兴地同意了。


“我们还可以一起打扫工坊…”花阳感激小鸟的热情。


“好啊好啊…”


“你的保镖在这吗?我想和她谈一谈。”真姬问道。


“嗯…她还在里面睡觉,她昨晚都没睡。”小鸟说。


“哦…”真姬表情诡异地看着她。


“嗯…那我们自己干好了喵…”凛说道。


“嗯,虽然有能远程攻击的人会轻松得多,但我们两个装备风行者之鞋应该也能搞定。”真姬赞同道。


“你们的目标是?”小鸟问道。


“嗯…是一只鸟身女妖,有些人把它误认作了天使。我们的任务是杀了它,以免产生更多的受害者。”真姬回答说。


“我们可以冲上天空之后从上方攻击它喵!应该没问题的喵!”


“别担心,我已经准备好了让它飞不起来的药…”


“这个计划实在太棒了,真姬!”花阳很是赞同真姬的计划。


“我也知道这很棒,不过话说回来,我们得走了。请你转告你的保镖她今天的任务就由我们帮她做了…”真姬看见还在垫子上睡觉的绘里奇卡后放心大胆地说出了后半句话。


“哎?这真的可以吗?它会不同意的吧…”小鸟却不敢小觑绘里奇卡的威力。


“她们只要在回来时多带块巧克力就好了。”花阳说道。


“没错喵,我会记得的喵!”


“啊…原来只要用巧克力贿赂它就可以了,我怎么没想到…”小鸟为发现了绘里奇卡的弱点而欣喜。


“普通的巧克力可不行哦。一定要是纯黑蜂蜜夹心的巧克力,还一定要是结冰的…”花阳详细描述道。


“哎,这样…”


“总之,我们得走了,再见了。”说完真姬走了出去。


“晚些再见喵!”凛也紧跟着真姬走了,门被她随手戴上,屋里留下小鸟和花阳两人。


“不如我们现在就开始吧?”花阳问道。


“好啊!”小鸟高兴地说。


花阳被小鸟的活力感染了,她笑着说:“我们今天要合成棉花田的肥料。前几天我们才刚刚在麦田上种棉花…”


“麦田?在我国麦田可是被高度重视的。”


“对,我听说了。据说你还亲自开辟了一块?”花阳边聊天边准备着任务。


“嗯。我…”小鸟也和花阳一样忙。


“可以告诉我具体过程吗?”


“好的…”小鸟说着自己的经历,从希非常简单的任务开始,到后来成功开辟一片土地…两个人就这么滔滔不绝地一边合成一边聊天…


————————————分割线——————————————

于此同时,北方大地上,绘里检查着隔绝世界的大门以及围墙的强度。这片土地似从未被人涉足,地上的雪高高地堆起,澄澈的天空下是寂静的北方废墟和悠闲漫步的冰雪生物。


“绘里…”希的声音打破了宁静。


“希…”绘里开始环顾四周。


希穿过风雪,微笑着走近她,冰雪生物似毫不介意她的到来。“怎么样了?”


绘里笑着说:“到目前为止还没发现异常,应该还没人来过这里…花园呢?”


“里面的花都很健康哦,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我还想种更多的花…”


“好啊。”绘里继续检查围墙。


“那里面有动静吗?”希问道。


“只有风凄厉的尖叫声。”


“那就由我来告诉绘里一个好消息吧:我已经控制了东之国的一些项目,要继续安排一些计划吗?”


“好啊,希想进去吗?我们可以在松软的雪上写字。”绘里笑着问道。


“可我更想写在绘里的背上…”希学着绘里的态度回答。


“不如写在我的肚子上吧?这样我就可以看到你的动作了…”绘里说着眨了下眼睛。


“xxxxx,没问题哦,我们走吧”


绘里笑了笑,走到她心爱的另一半身边把她抱了起来:“中午之前可以做完吗?”


希捂住嘴笑着说:“如果聪明可爱的绘里不来勾引我的话.应该是没问题的…”两人向着大门内的世界走去。


——————————————分割线————————————

工坊内,花阳和小鸟正聊的火热,当然手中的活也没停下,她们正拿着勺子不停地搅着锅里的液体。


“这样...就是说希把你卷进去之前你都没参加项目?”花阳问道。


“嗯,那时候的我根本不了解国家事务…虽然听是听说过一些,但完全没到理解的程度。”小鸟回答说。


“有点奇怪,因为王子或者公主作为未来王座的继承人几乎都会参与到大大小小的国家事务中。嗯…你有老师吗,除了希?”


“妮可是我的启蒙老师,我很小的时候她就开始教我了。现在她手头有事要做,所以我就被放出了历练了。”


“妮,妮可?矢泽妮可?!”花阳被小鸟老师的名字震惊了。


“就是她,你知道她的名字?”小鸟问道。


“她是大师级的研究者,说不定马上就要进化成传说了…总之,小鸟你实在是太幸运了居然能成为她的学生。很多人都没这样的机会…我也是其中之一,她说她很忙,她晚上还要给真姬上课…对了,妮可老师是西之国的人,所以她总有时间陪真姬…”


“哎?妮可是西之国的人?那她每天是怎么往返于距离遥远的东西两国之间的?”


“我觉得她可能是用了一种特殊的马车,那种马车速度很快,只要一小时便可从东之国到西之国,不过一天只有四班,在固定的时间点准时发车,而且只有会员才能乘坐…”花阳解释道。


“啊…听起来好复杂啊…”小鸟抓抓头感叹说。


“的确,而且会员身份不能够买,只有指定的人才能成为会员,就算你是公主也没用…”


“这样…”小鸟还在感叹马车很复杂时,海未穿着睡衣从卧室里出来了。


“啊,不会吧!我起晚了!”海未双眼通红,看见外面的花鸟大惊失色地喊道。看来她还是没睡够。


小鸟和花阳齐刷刷地看向她——手还敬业地搅着锅里的液体。


“真姬,真姬在哪?”


“她和凛已经出发了。”小鸟说。


“天呐,我得向她们道歉…”海未满是懊恼地说。


“别担心,她们不会有事的。”花阳安慰道、


“嗯…不行,我不能干站在这里,这是任务,我得跟上她们…”


“但是…海未你看上去还很累的样子…”花阳想出言阻止。


“我也觉得你还是再睡一会儿比较好,对吧绘里奇卡?”小鸟反问坐在桌上的绘里奇卡,它醒来之后一直在发呆。


“奇卡…”绘里奇卡悲伤地回答道。


“绘里奇卡,你怎么了?”小鸟听出了它语调的不对劲,关心地问道。


“奇卡奇卡…”


花阳听了绘里奇卡的回答笑着对小鸟说:“它应该是在想念希奇卡….它一和希奇卡分开就会变这样…”


“奇卡!奇卡奇卡奇卡,奇卡奇卡奇卡…”


“我,我知道你很难过,绘里奇卡…”海未说。


“它在说什么?”小鸟问道。


“它说,以前它可以和希奇卡共度两个人的时光的…”花阳复述道。


“哎?花阳你也听得懂它讲话吗?”小鸟惊奇地问道。


“嗯。”


“等等…不会吧,为什么就我一个人听不懂?!”小鸟露出了一幅更加惊讶的表情。


“我也不知道?”花阳看见这样的小鸟有点儿害怕。


“嗯…奇卡奇卡奇卡,这一定是,加密?”小鸟揣测道。


花阳摇摇头否定了小鸟的猜测:“我就是听得懂它说话。”


“奇卡奇卡奇卡!”


“啊抱歉绘里奇卡,我们之前说到哪了?”花阳问道。


“奇卡奇卡奇卡奇卡…”


“啊,对,请告诉我你和希奇卡的爱情故事吧。”花阳说。


“奇卡!”绘里奇卡重新露出了笑容,开始讲它们两个的爱情故事。


“啊!海未!这真的很奇怪啊!”小鸟很不甘心只有她一个人听不懂绘里奇卡的话。


“小鸟,好了好了…”海未看见这样的小鸟忍不住笑了,“可能是合成兽比较特殊吧…对了小鸟,你有提神水吗,我要去跟上凛和真姬…”


“嗯?我好像没有,不过你看上去这么累,还是再睡一会儿吧。”


“嗯,还是不了,我还得确定一下有没有被绘里收做徒弟,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接到任何通知…”海未说道。


“好,好吧…”小鸟回答说。


“奇奇卡!”绘里奇卡说道。


“怎么了绘里奇卡?”花阳问道。


“奇卡奇卡…”绘里奇卡飞快地冲到垫子上开始翻找一叠纸,随即它从中抽出了一张递给海未。


海未接过纸:“嗯…这不是一张奖品列表吗…等等,好像有点不同…”她仔仔细细地看着。


“哦,对了,绘里和希的奖品是不一样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绘里那边只要集齐五万个奖章就可以换合成兽了。”花阳说道。【花阳叫绘里 Eli-san,希是chan】


“是的…最高级的奖励是…用寒冰之牙打造的武器或者铠甲?”海未第一次接触“寒冰之牙”这个词,读得并不是很流利。


“嗯…真姬好像说过这是希和绘里合成的一种金属,绘里目前的武器就是用寒冰之牙做的。她们好像还在开发更强的材料,不过寒冰之牙的性能已经远胜天使石了。”


“哇,我还挺想要这个的,但只要五万个奖章的合成兽也好诱人啊…”海未开始纠结她的奋斗目标了。


“我建议你先考虑合成兽,因为它们可以帮你做任务,这样你就可以有更多的奖章…”花阳说道。


“啊,我也想要合成兽!它们真的超~可爱!”小鸟双手合于胸前,说话的时候眼睛里闪着期待的光芒。


“嗯,确实…我去点一下奖章吧,可能已经够换一个合成兽了。”海未说道。


“哇!!!!真,真的?海未你希望你的合成兽长什么样?”小鸟问道。


海未没说话,虽然她早就在心中勾勒了千百遍它的模样。“我,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总之,我得先确定奖章数量…”海未害羞地说。


“那做完合成兽后可以给我看吗?”小鸟满怀期待地问道。


“没,没问题…”海未焦虑不安地应付道。


“我也想看。”花阳说。


“好,好的…”海未表情鬼畜地回答道,她快不能控制自己了。


“小鸟,我们也得好好干,争取早日得到合成兽!”花阳对小鸟说道。


“好的!”小鸟兴奋地回答说,两人再次全心全意地投入工作。


趁没人注意,海未弱弱地叹了口气。


“奇卡…奇卡?”绘里奇卡疑惑地问海未。


海未无奈地笑了笑:“我想让我的合成兽长什么样子?好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