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需要的理由 下

作者:天才乱打妹
更新时间:2018-08-07 15:56
点击:331
章节字数:672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啊,去吧去吧,看起来没事的样子,就是千万小心地上的藤蔓还有根之类的东西。”


小鸟点点头,尽管她的内心是拒绝的,但还是抬腿踩入了绿色的浑水中。有很多事要全力以赴地去做才能实现,因此她不能退缩。


黏糊糊的脏水起伏着没过了她的小腿,超恶心!超害怕!小鸟在心中尖叫。花阳就比小鸟熟练得多,可能她已经习惯了。


花阳在前面鼓励小鸟说:“小鸟加油,其实这些水并没你想得那么恶心…”


“你看起来好熟练啊,花阳…”小鸟边走边说,她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踩到了盘旋交错的根系。


“我曾经在比这更脏的水里游过泳,比起来,这就不算什么了。”


“哎?!真的吗?希是个魔鬼!”小鸟感叹道。


“确实,但我在她的帮助下学到了很多东西,所以并不会后悔成为她的学生。”


“嗯,你说的没错,所有的付出终将得到应有的回报。”小鸟终于来到了花阳身边。


“对了小鸟,暗之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以培养,只是要用合理的手法进行采摘,保证花朵不会流血死亡…”


“合理的手法?要从哪里开始?”小鸟问道。


“先,你看…”话还没说完,小岛突然被抬了起来,困在岛中的两位炼金术师目瞪口呆地看着地面。


“什,什么鬼!”原来那座岛就是她要打的怪兽,真姬内心一万头羊驼跑过。那个怪兽没有眼睛也没有分明的身躯,只有一张血盆大口,密密麻麻的荆棘成为了它的牙齿,如果有人不慎掉入下一秒就会被粉碎吞噬,它被像根一样的触手支撑着,真姬大略一数就发现触手的数量在100以上,而且遍布了沼泽的每个角落。


怪兽抓住了它身上的小鸟和花阳,把被吓得瞠目结舌的她们卷了起来。花阳一点点挣脱了缠在她手上的触手,把暗之花采了下来放进了包里,小鸟的手也脱离了束缚,她竖起了拇指给了花阳一个大大的赞。只是这两个人还是一副无比震惊的表情。


“喂,你们两个,给我紧张一点啊!”真姬要抓狂了,


两个人慢悠悠地转向真姬,然后:“啊啊啊啊啊!!!!真姬救命啊!!!!!快来救救我!!!!!!!!!”


真姬叹气,她激活了风行者之鞋【名字忘了,凛的同款,容我在有生之年补上】,劈开阻拦她的枝条冲到怪兽面前抬腿一记下劈狠狠地砸向怪兽脑袋,随即又斩断了捆绑小鸟和花阳的触手。


她们双双掉进沼泽里。


“快!快上岸!”真姬大喊,花阳和小鸟赶紧爬了起来向岸上跑去,衣服上沾满了黏糊糊的水。


与此同时真姬的身影在空中来回闪现,断落的枝条纷纷砸在地上,但怪兽的攻击似乎没完没了。


“怎么办?我们现在应该做些什么?”小鸟问道。


“啊!嗯…怎么办怎么办?”花阳无助地反问道。


“你们随便给我些支援,然后保证自身安全就好了。”真姬飞快地从原地跳起。


“花,花阳?”


“嗯…小鸟,你有炸弹吗?我们向怪物扔炸弹吧!”花阳想出了一个主意。


“我还剩一点!我上次用完之后没补上!”


“没关系,总比没有好!”花阳惊恐地说。


小鸟翻出了包里所有的炸弹…


真姬想削掉怪物的脑袋,但是它的嘴实在难缠,她在攻击的同时得不停飞快地闪身躲避渗人的荆棘。她起身跃入空中双手握住长枪如同电钻头般疾速旋转,目标是头部!谁料怪兽把嘴巴张得更大了,真姬使出浑身上下解数来改变她的落点,蓄满力气的长枪划断了许多触手。


“啊,好险…”


“嘿呀!”小鸟扔出了一个火焰弹,但好像并没什么用,明明是个植物怪啊,说好的火克木呢?小鸟想,


“啊,火焰弹居然没什么用…”


“嗯,感觉它根本没受到什么伤害…”


“如果有的话,请试试雷电弹吧。”花阳建议道。


“雷电弹雷电弹…”小鸟找啊找啊找。


真姬想再试一次刚才的动作,但怪物好像已经熟悉了她的招式,挥舞着触手应对着她的攻击。


“真是麻烦死了…”真姬抱怨道。


“啊!用完了!”


“那,那就试试冰凌弹!”


“冰凌弹?”小鸟又开始找找找。


真姬没有放弃,仍旧想对头部来一次致命一击,但她前进时不慎被一条触手缠住了脚踝,随即她一挥长枪,锋利的枪刃切断了阻拦,只是自己也因此重心不稳跌坐地。


“啊,真姬!”花阳吓得大叫。


“混蛋…”她想站起来,湿滑的烂泥却让她不得不放慢动作。一不留神一条触手搭上了她,随即四肢都被一根根触手所紧缠。眼看真姬就要落入怪物嘴中,说时迟那时快,小鸟扔出冰凌弹刚好落入怪物的嘴中,它的嘴被厚厚的冰层堵住了。


“干,干得好!再来一次!”花阳为小鸟加油。


“嗯,我想找个更好的角度。”


“等下!小鸟你不能进去,万一踩到了根系…”真姬阻止道,但她说到一半停了下来,可能感觉到了机会,她开始用力地踹触手,殊不知这更坚定了小鸟的觉醒。


“我来帮你,别担心,我会小心的。”小鸟走进了沼泽…然后就被怪兽抓了起来,她手里还抱着炸弹。


“哇呀!!!!”怪兽把小鸟举到了空中。


“啊!我,我该怎么办?!”花阳慌乱地翻着自己的包,为什么她带的都是回复剂!“啊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一样武器都没有!”


“花,花阳!你还记得希给你的道具吗?”真姬问道。


“哪,哪件?!”


“希当时对你说,不到紧急关头不要使用。”


小鸟想起来了,希也给过她。“那个像钻石一样的东西?”虽然她不确定。


“啊!”花阳也想起来了,她记得当时把它放在了一个特制的袋子里。


“找到了!”花阳高举着三人最后的希望。


触手缠得愈发紧了。“快!把它扔出去!”小鸟叫道。


“好。”花阳把钻石扔向了怪兽,什么都没发生…


“哎?!”真姬非常吃惊,关键时刻就这么掉链子了?!


“不会吧?希就是这么对我说的?!”小鸟开始怀疑人生。


“我…我也记得是!”花阳也不敢相信。


天上照下一束光,长枪如流星般划破天际,它纤长泛着冷气的锋刃穿透了怪物的脑袋。紧缚着她们的触手松开了。


真姬和小鸟落在了地上,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她们还来不及反应。


“那把枪是…”真姬先开口。


“绘…绘里?”花阳试图想出个所以然来。


沼泽开始结冰,吓得小鸟和真姬赶紧往岸上跑。过了一小会儿,一个人影出现在她们视线里,她顺着怪兽的躯干优雅地走着,最后如同王者般,将怪物的头颅踩在了脚下。她们终于看清了她的样子:金色的长发,冰蓝的瞳孔,苍白的肌肤,闪着钴蓝色冷光的盔甲厚重又不是优雅,她散发着寒气,脚下的怪兽先是被染上了冰霜,然后彻底凝固了。


“真姬,你太大意了。”她温柔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玩味,似乎有渗透人心的魔力。不过小鸟马上就想到了另一个人。


“但是,我欣赏你的胆量,请你将这份勇气保持下去。”她握住了枪柄,手一抬便把枪拔了出来。她的动作比闪电还快,三个人都屏住呼吸看着,她似乎在怪物身上拉了个口子,又好像没有…


她从怪物身上走了下来。“我不知道是你们中的哪一位用了钻石,她失去了一次召唤我的机会,明明可以打boss时再用的…这只怪实在太弱了…”话音刚落,她身后的怪物裂成了无数的碎片坍塌下来。


“这是这个任务的目的。”她狡黠地眨了下眼。怪兽碎裂的躯体中蹦出一颗黄色水果状的东西,它落到了地上


“啊!这是怪兽的脑子!”花阳兴奋地跑了过去。


真姬没说话,她目光锐利地打量着绘里,脸上露出的无奈的苦笑。这两个人的关系就从未好过。


真姬和绘里谁也不服谁,她们对视的目光能迸出矛盾的火花,不过小鸟并没有劝架的意思,看着她们帅气的打扮,潇洒的举止,她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让海未加入其中组成一个“我超帅”天团。


“绘里,打扰一下。”小鸟犹豫着开口,可能现在说有点不合适,但谁让她越想越觉得这个想法绝妙。


绘里看向她。“你愿意再多教一个海未吗?”小鸟问道。


“蛤?为什么我会愿意教她?”


“因,因为,她需要你的指导!”


“喂,等下,海未知道你的决定吗?”真姬问小鸟。


“不知道,但是我觉得你们三个站在一起一定能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风景线?…”真姬和绘里面面相觑。


“对!你们会变成一支浑身上下都很‘酷’的队伍,命名为‘酷之队’!”


“蛤?”真姬和绘里神情同步地挑了挑眉,她们发现对方眼中也尽是迷茫。


“对,小鸟说的没错!哦,酷之队…说不定你们还能结成‘酷之联盟’!”花阳极力赞成小鸟的话。


“对,就是这样!驱散邪恶力量,为人们带来正义和光明,你不觉得这超酷吗?”


“我赞同!那要不把凛也给加进去?不过她和她们气场不搭…要不我们再创一支队伍?”花阳说。


“凛可以和穗乃果组队,这样一来就只差一个人了!”小鸟一脸兴奋地说。


真姬不服:“蛤,为什么我要和这两个自以为是的人组队…”


绘里笑着说;“她们美好的想法就要破灭了,我是不会教海未的,除了希的话我谁都不听。”


“切,园田海未是小鸟的贴身保镖,她才不会有时间来做你无聊的任务呢。”真姬反驳道,以为人人都想成为你的学生吗?别自作多情了。


绘里微笑回应真姬:“任务的形式有千千万万种,你只要完成自己的任务就好了。”绘里说完便走。


“绘里,等下!海未现在应该还在城里,你可以去见她吗?”


“见她?我都已经见到她两次了。”


“那,那就和她讲话!你们需要交流,随便讲什么都好!”


绘里想了一会儿说:“抱歉,我无法一个人进城,如果你想要我见她请问我的妻子。”


“啊,绘里对希真是无比的依赖呢…”小鸟无辜地说。


绘里发誓绝没有人敢这么对她说话,而且居然就当着她的面!“不是你想的那样,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只是…”绘里觉得百口难辩、


真姬窃笑道:“世上无难事,只怕东条希,绘里我说得对不对?”


“我,我和你们说,才不是我依赖她呢,我是为了保护她好吗?我才不是被惯坏的小孩!”绘里激动地反驳着。


小鸟、真姬和花阳静静地听着绘里暴露底细的狡辩:“我没有让她抱着我睡觉,我也没有让她为我巧克力牛奶,是她!都是她要求的,”绘里努力地举例证明着她先前的言论。


这下轮到这三人不懂了,绘里到底在说什么?


“每次都是她主动,挑起我的欲望,毕,毕竟,我们早就在一起了,就算没有正式的婚礼作为仪式…对情侣来说,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对吧对吧?”


听的三个人都表示自己很纯洁。


“啊!!!不就是单独见园田海未吗?!我去,我去还不行吗!”话音未落绘里便消失了。


“传送门!要是她把我们带上就好了…我好累…”花阳可惜道。


“我第一次见到她这个样子,小鸟干得好!”真姬笑着对小鸟说。


“啊?我干了什么?”小鸟一脸茫然。


“总之,我们回去吧?”花阳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分割线——————————————————————


希的工坊之内,希和凛一身便服坐在沙发上看着海未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不停地在房内打着转抱怨着她和小鸟相距千里之类的…


“咦,这次好像来了不止一个人,是她们吗?万一出了意外该如何是好啊?虽然绘里救了她们,但她也说了,那个植物怪是最没用的怪兽,万一她们在回来路上遇boss了怎么办?”海未惴惴不安。


“真姬会保护她们的喵,你看她那么能打喵!”凛安慰道。


“万一又像之前一样怎么办?而且小鸟的弹药也快用完了,一天内根本合成不了新的武器!”海未满是担忧地说,


“海未,你应该知道,成为我的学生,就意味和‘怯弱’绝缘,同样绘里的学生也不会是无能之人。”希冷静地分析道。


“我,我知道!但是我还是担心她们会受伤或遇到什么难题。”


“海未啊,她们从南之国到这里只要五小时,她们今晚就可以回来了…”


“如果有风行者之鞋的话可以更快!也许只要五分钟喵!”


“凛说的没错,你可以给她们一人配备一双鞋子吗?”海未问希道。


“不急,她们会在日后的课里学到,当然一切都得自己动手。她们要学会自主研究新事物,正如我和绘里当年。不过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话说海未你也太杞人忧天了吧。”


“但…但我还是想去接她们!”海未说。


“海未啊,我们才在这里呆了20分钟…”


“完全不用担心喵!我们就出去逛逛街放松放松心情喵。”


“但,但小鸟,她很有可能遇到奇奇怪怪的麻烦…说不定她还会陷入自己制造的麻烦中…”


“你应该信任她喵!她会平安到达的喵!”凛再次安慰她。


“但!我还是无法坐在这里等她啊!”海未觉得自己快疯了。


希笑着说:“那你就继续绕圈吧,我要去见我妻子了。无论发生什么事,千万不要开门ok?”她站起来走向我是。


“我要午睡了喵!”凛趴到在沙发上。


“我,我要去见小鸟!”海未向门走去。


“如果小鸟到了没有看见你的话她也会担心地找啊找,然后你们两个就永远别想相见了喵!”凛说着非常无厘头的情况。


谁知海未却停下了动作,再次无奈地在房间里兜起了圈。“好吧…五小时就五小时,一旦过了时间点我便冲出去找她…”


“海未对小鸟是真爱啊喵~”凛学着恋爱中的少女用软软的语调说。


“不!不是这样的…这是因为我忠于我的职务!”海未努力找借口。


“你说得对你说得对…”凛根本不信她。

————————————————分割线————————————————————


卧室内,绘里已经换上了便装,希坐在她的腿上。她们的手情不自禁地抚摸着对方,交换一个吻意识无比寻常的事…但是今天的绘里好像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好少见啊,绘里居然会走神。”


“不不不,我没有走神…我只是在想…在想…”


“绘里的心里一定回荡着小鸟的话吧,但她说的不对。绘里是最坚强、最负责的人,不仅批完了所有的公文,还打通了各国的商路。我知道绘里关心着每一个人,希望他们过上富足的生活,尽管这份心意不得不戴上‘国家利益’的面具而不为人所知。我们几个月前送回的那个笨蛋,虽然他制定的规则还统治着东之国【奥多娜奇萨卡】,但或早或迟,一切都将改变。我们现在只需做好基础工作…”


“不是…我在想,我是你的负担吗?我的身份是个秘密,和我在一起就必须避开人群、隐匿身份,明明为此你的生活已经收到了很多影响,但我还是希望你能花更多精力在我身上…”


“我喜欢这样的绘里。”希立刻回答道,绘里闻言眼梢都染上了笑意。


“我想占有你所有的精力。…不过,也许我该坚守着我的命定之地…就算我离开多年也无人踏入...我很后悔,我希望那件事从未发生…”


“绘里你那时只是迫于无奈。你也许希望过我们能像常人般过日子,无人打扰我们的幸福时光,但是这也有好处,我们加速了历史的进程,成为了人们口中的‘传说’,尽管他们只是想从我们这边得到好处…但是就这么受人尊敬也不错,你觉得呢绘里?”希笑着开导她。


“我知道…但是希你做这些,只是为了我吧,我不想放弃。如果没有那件事,我不会发现,竟有人如此爱我,也无法体会到深爱着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我本应熔入历史之中…希,我欠你的实在太多…”


“绘里个笨蛋,你只注意到我为你做了什么,却没发现你也为我付出了很多吗?我们谁都不欠谁,最近一段时间,你不是为了改善我们的生活而努力赚钱?我会在你需要是赶到,而你也任我假装潇洒地游荡于各国之间,你却坚守着北方。不要觉得愧疚,绘里,我们一直都是平等的。”


“对…”话还没说就被希用嘴唇堵住了。


——————————分割线————————————


工坊内,凛还在沙发上睡觉,海未一直保持着站立的姿态焦虑地盯着钟。小鸟离开之后她便无法思考,她的内心被担心和无聊充斥。她要找点事肝!


她看了一眼凛,她不能打扰她,接着目光又落到了卧室门上,她想到一早因为不谨慎言语而引起的轰动,即使她们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但是海未还是很惭愧,所以这种错误绝对不能再犯一遍了!


她又绕着工坊走了一圈,小小的绘里奇卡和希奇卡也睡在了一张垫子上,毛茸茸的耳朵和尾巴真是超级无敌可爱啊!!!其实对于炼金术居然能合成这么可爱的东西这句话,海未是怀有疑问的。不过,与其怀疑它从哪里来,不如想想怎么才能得到一只。


和她一样有着银灰色的毛发、可爱的脸庞、甜美的声音…海未在心中勾勒着她理想中的合成兽的样子,和她一模一样…公主和一位出身于没落贵族的士兵,这样的两人,注定是无法相爱的吧?


她还记得当时落魄的模样,第一次被家人带入城堡只是为了求人给他们一条出路。她的父亲从广受赞誉的商人跌落成了守城士兵,向来打扮体面的母亲从舞蹈家为了生计而成了女仆。这一切只是因为她的祖父弄丢了象征家族荣誉的指环,然后往日铸就的辉煌便轰然倒塌。叔叔婶婶和他们断了来往,还顺手偷走了剩余的财物。


那时的她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却有了目标,振兴家族,赢回往日荣耀,那时一定会有人告诉她往日的事。


她不知现在的自己究竟是何种心情,一半的心高兴地叫嚷着,她可以和喜欢的公主形影不离;另一半的心却在畏惧,她不该有这种感觉,明明向女王和国王保证过会保护好他们心爱的女儿。


这是笑话吗?一个把当兵作为目标的士兵的女儿因为还算过得去的箭术居然莫名其妙地成了公主的保镖,不过已经答应过小鸟了,要保护她,和她同步作息。


一靠近她就变得紧张…她不明白为什么会变得那样。尽管她已在心中酝酿了一千首无法朗读的诗歌…尽管她可能已经坠入爱河。可还是无法解释为什么她一靠近小鸟就心跳加速,任何事情一旦牵涉到小鸟她就会丧失理智。


世界上的问题,并不是每个都能找到答案的,但海未需要找到一个至少让能自己信服的理由。


数一数已经有相当一段日子不算孤身一人了,小鸟在的时候她几乎时时都考虑着她的事,自己的事,似乎自己都不怎么记起了…海未试图清空纷繁的想法,还是另想一个话题吧。小鸟并不在这里,她度秒如年。


打开门,原来天空还是如此的明亮。那么,直到天黑之前,她该做些什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