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需要的理由 上

作者:天才乱打妹
更新时间:2018-08-03 18:30
点击:204
章节字数:521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次日早晨,海未醒来的时候发现,昨晚她居然坐着坐着就睡着了,她觉得似乎有一团温热柔软的东西压着她的腿,定睛一看,原来是小鸟。她抱着心爱的黄枕头盖着薄薄的毯子在她腿上睡着了。


过了一会儿,小鸟也醒了,她小心翼翼地从海未腿上离开,又轻轻地打了个哈欠。海未有种不好的预感,身体开始僵硬,她要不出所料地死机了…


“早啊…海未…”小鸟揉了揉惺忪的双眼,她还没意识到海未已经荡机了。


“小鸟早上好。”海未僵硬地向小鸟打招呼。


“海未,我饿了,我们今天吃什么啊?”


“那就吃小鸟想吃的吧,只要是小鸟想吃的东西我都吃得下去!”


“嗯~那我们先洗个澡再出去吧?”


“先洗澡然后出门,遵命!”海未抓起了小鸟像货物一样把她扛在了肩上“踏踏踏”地走向浴室。


然后海未毫不手软地褪下了小鸟的衣裙…


“海…海未,等下!我的意思是先洗澡再一起出门,不是…我们一起洗澡的意思。”


“明白!”海未走出了浴室,找了把椅子坐下。


几分钟之后,海未“醒”了过来。她直愣愣地盯着她罪恶的双手…


意识到自己干了破廉耻的事之后,她发出了鬼畜的叫声:“啊啊啊啊啊啊!!!我究竟干了什么!!!!!”


————————————————————分割线——————————————


处理完家务后她们就出门了。小鸟挽过海未的手臂将整个人的重量依附了上去,海未在心中大呼不好,异常的羞耻感让她再度开始僵硬,然而小鸟却非常淡定、波澜不惊,她想黏在海未身上,从此刻开始,每分每秒,遵循意志是最好的选择,而且,小鸟觉得海未是喜欢她的,尽管海未并没有给她答案。


她们走入一家餐馆,一对情侣吸引了她们的目光。因为她们的衣着实在太过醒目,厚重庞大的欧式大衣裹住上身,领口还紧密地围着皮毛,大衣里面是质地优良的衬衫,其中一人以黑色为基色,另一人则是白色。她们下半身着黑裤子,脚上是一双熠熠闪光、和基色颜色相同的鳞片靴子,她们头部的装饰尤其夸张,头上的三角帽再加滑稽的蒸汽朋克风格的墨镜直接遮住了大半张脸。但海未还是基本确定了她们的身份。


可能是被小鸟牵得久了,海未紧张的身体渐渐放松起来,她任由小鸟拉着来到一张桌边坐下•,可目光仍停留在那对情侣身上。


“两位女士早上好,请问你们要吃些什么?”服务员态度温柔。


“嗯…我要…荷包蛋套餐,蛋只煎一面。”小鸟说。


服务员写写写中。


“海未,你要来些什么?”


海未回神道:“我…我和你一样。”


“那喝些什么呢?”侍者问道。


“…热牛奶。”小鸟说。


“我要热茶。”


“你们还有别的想要的吗?”


“暂时还没有。”小鸟高兴地回答道。


“就这样吧。”比起小鸟,海未语气则沉稳得多。


服务员做了个OK的手势走了。海未继续看那对奇怪的情侣,紫头发的那位…很眼熟啊。金头发的那位,眼尖的海未看见似乎时不时地有淡淡的雾气从她的白色大衣缝中透出,海未更加肯定了她的猜测,但是为什么她们要打扮成这样?那就去一探究竟吧。


“小鸟,我去去就来。”


“嗯?海未你去干嘛?”


“马上…我保证马上。”说完海未就站起来向那两位走去,小鸟远远地看着她。


一旦靠近她们,海未就感觉到了温度急剧地下降。这里的早晨本身就带着寒意,但是现在她却体验到了浑身被冻成一块冰的感觉。


“抱歉…”听见海未的声音,那两位齐齐转过头来看她,等着她接下来的问题。


海未看到了与某人相似的嘴唇和鼻子…她问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是‘传说’吧?传说中的炼金术师和北方大地的守护者?”她好像一不小心说得太大声了…毕竟传说在哪都能引起不小的轰动。


“传说中的炼金术师和北方守护者?!天呐!!!!”路人惊叹道。


“在哪?”没目睹全过程的人纷纷站了起来用目光探查着。


海未一不小心就引发了一场大骚动,那对情侣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脸上还挂着扭曲的笑容,下一秒,便凭空消失了。


“啊啊啊啊啊!!!!我,我居然没能亲眼看见传说!!!!!明明都在眼前了啊!!!!”一个客人抓狂道。人们嘟嘟囔囔地回到座位继续早餐。


只有侍者一脸心痛地跑过去望着空桌道:“居然没付钱就走了…”


“抱..抱歉,她们的账单就由我来付吧。”海未说道,侍者如释重负。


“其实,这位女士,如果知道她们是传说级人物的话,我们是不会收她们的钱的,所以你也不用帮她们买单。她们真的很少出现。”侍者又说道。


事情至此,只有天真的小鸟一脸不明真相地望着她。好吧好吧,海未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分割线————————————————————


用完早餐,海未和小鸟又高高兴兴地聊起了天。


“海未,之前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么多人突然开始喊‘传说’?”


“我当时在想一些事,于是就想向她们确定,但没想到人们的反应会这么激烈,我不该问的…”海未叹气道,她还在后悔那件事。


小鸟喝完了剩下的牛奶,“你当时在想什么?”


“没…没什么,你现在还不用担心…不过,小鸟你会怎么做?当你发现有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时候?”


“我会等她告诉我真相,因为窥探别人的秘密是不对的,海未你觉得呢?”


“只是等着什么都不干?”


“也许等秘密揭露那天我会问问她掩藏的理由,但是不告诉我也是可以的…”,小鸟停了一下,“以上都是我妈告诉我的。”


海未笑着看向她,“小鸟你很尊重别人…但有时候我们不得不这么做,因为不知道秘密就无法预测事情走向…”


“那…海未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嗯?什么?”


“嗯…海未,你愿意当我的贴身保镖吗?”


“什…什么?!小鸟你在说什么呢?”海未傻笑道。


“睡在海未身边超有安全感的,所以我想海未成为我的贴身保镖,和我一同吃住。”


“…小鸟你知道贴身意味着什么吗?等…等下…我记得之前你也这么问过我!小鸟你真的不是在捉弄我?”


“我知道啊,用一间浴室,睡同一张床,就算24小时盯着我也没关系哦,只要和海未在一起,我都会觉得无比的安心。我觉得海未一定能胜任这个职位。”


用一间浴室,睡一张床…小鸟的话语在她的脑海里重复播放着,她想出了各种各样的场景…然后海未保持着惊恐的表情荡机了。


“海未?”没有反应。


“啊!她又死啦!!!”小鸟站起来确定,“海未?”她再次试探。还是没有反应…


“信积拉乃…”小鸟叹气道,她转身叫来服务员付了饭钱。


“谢谢惠顾。”服务员从头到尾都彬彬有礼。


“不客气…哦呵呵呵呵呵~”小鸟嘴角抽搐地扛起了海未。感谢天感谢地感谢魔鬼东条希练就了她一身差点就能一拳打死一头牛的力气,小鸟扛着海未晃晃悠悠地走着…


——————————————分割线————————————————


海未醒来后两个人前往南之国的城堡去领任务,不过事情并非一帆风顺。


“园田san,非常抱歉,城堡只派发任务给有正式身份的人,即便你以前是精英弓箭手,可你现在的佣兵身份无法进入城堡…”接待员说。


“这样的话,我们得早点回去搞定你身份的问题。”小鸟说。


“嗯…我想也是。”海未回答道,她有点难过。


“你可以让凛送你去。”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她们转身一看,真姬、凛、花阳正站在大门旁边。花阳已经全副武装,从头到脚是古朴纯白的上衣、棕色皮草裙和一双深棕色的靴子,外面披着一件有些可爱的绿色长袍。


“不,我不能让公主一个人,我可以站在这里等你们——”


“你无法拒绝,这可是我们对你的考验。”真姬打断了海未的话。


“信任是相互的,我们想相信你们,但也请让我们看见,你们对我们的信任。”花阳补充道。


海未皱起的眉头透露出了她不悦的情绪。


“没问题哦!”小鸟说。


“小…小鸟!”海未无法赞同小鸟这一决定。


“我会写信要求你成为我的贴身保镖…现在,我想和她们待在一起。”小鸟说道。海未对她的话不置可否。


“海未,这是我的决定。”


海未叹气,“好吧,小鸟,我会尽早回来的…”


“一路顺风,还有,祝你旅途愉快,海未!”


“小鸟你快去写信喵!一写完我就会把它送到海未面前喵!”凛催促着小鸟。


“这就去这就去。”

——————————————---分割线——————————————————————


小鸟写完信之后,海未和凛向奥多娜奇萨卡赶去,与此同时,真姬、花阳和小鸟正走向任务地点——南之国的森林,坐落于火山边上。小鸟和花阳的任务是搜集材料,真姬不仅要保护他们两位还被要求完成一些特殊任务。


路上,她们打听着小鸟的生活,还有她父母的情况。当小鸟说起之前她每天宅在家里做衣服对国家的事丝毫不了解时她们都显得很吃惊,然后再次庆幸小鸟的父亲死了,虽然这么想并不善良…


“这么说虽然很冒犯,但是你不觉得正是这场灾难让你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走上了正途,甚至可以说是利大于弊?听了你的话,我有种感觉,在失去国王之后,你逐渐从一个宅在家里的裁缝成长为一位坚强的公主。”真姬说。


“真姬,失去家人总是让人感到心痛的。对很多人来说,他是国王,但对小鸟来说,他是她的父亲,有些感情是不可替代的。”


“嗯。话说,我觉得你应该意识到炼金术绝对不是一样好学的东西。有人告诉过我她的故事,因为盲目自信,她亲手毁了她的家庭,她的父亲在那场事故中死了,她的弟弟、妹妹还有母亲被重伤,从此她便放弃了炼金术。”真姬说。


“自己或别人的错误都督促着我们成长,这正是历史重要的原因。”花阳补充道。


“她家人早已原谅了她,但这也无济于事,她一定还很难过吧,我觉得她直到现在都还活在无尽的愧疚之中。”小鸟说。


“你说得是没错,不过她好歹也…变得积极向上了一点。你比她幸运得多,一开始就有希的指导,她工坊里的设施可以说是‘简单快捷高效’,而且,为了防止悲剧上演,那口锅是被施了咒的。”


“但是希的学生也不是想当就当的,首先,必须是她选中之人,其次,不能放弃她给的任务,还有第三点,不能像真姬那样情绪化…”


“花,花阳!!!”真姬老脸一红开始傲娇。


“啊!抱歉,我不是故意这么说的我只是想和小鸟说…”花阳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真姬,你当时干了什么?”小鸟紧追不舍。


“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啦,我没有接希的任务,然后就不能当她的学生了。”真姬面孔抽搐道,


“希,希真的这么干了?!”


“嗯。”


“虽然确实是我的错…我当时生气是因为她让我去做意义不明的事,我事后才意识到那的确和炼金术有关…”真姬非常不情愿地讲着她犯二的情景。


“意识到之后我便向她道歉,但是她不愿意继续教我了。她说她接受了我的道歉但这不代表我能挽回我的错误。”真姬说着撇开了头企图不对上任何人的目光。


“后来希把真姬交给了绘里,也是一模一样的条件。”花阳说。


“哎?!绘里居然愿意教别人?我觉得…看起来不像啊。”小鸟问道。


“因为是希让她教我的。不过,那个人的学生真的太难当了,她一开始就给你地狱级的任务,比如有一次我就被命令去打大屁股怪兽,她还说这已经是最简单的了!比起来希的简直是小菜一碟。”真姬说完叹了一口气,这不仅前途无望还生命堪忧啊。


“什,什么?”小鸟被吓到了。


“真姬,你今天是不是又要打怪兽了?”花阳问道。


“对,不过不用担心,我已经查了一堆资料确定我的对手是个智力低下的植物怪了。”


“嗯。那怪兽就是祸害这片森林的寄生虫,我们一定要解决它…”


“嗯…我有个问题,我们现在在哪?”小鸟一看就没做好功课。


“就开到了,你累了吗?”花阳问道。


“不,因为四周的风景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我以为我们迷路了。”小鸟回答道。


“确实,这是为了欺骗游客所设下的障眼法,还是花阳布置的机关呢。”


“哎,为什么?还有你是怎么做到的?”


“就栽种了一些长势一致的植物,不停地重复重复。是希让我这么做的,一开始我也不明白,后来我发现她想把这片森林藏起来,这么一来只有我便能独享里面的资源,每个月我都会来采集一次材料…”


“嗯…这样是不是有点自私?”


“不能这么说,花阳搜集完材料后便会施用药剂使它们再生长。自然资源理应取之有道,砍完树木之后就应该种上新的树苗,这样资源才能变得无穷无尽,乱砍滥伐是绝对不行的。这个国家的农民深谙这个道理,但是有些游客却不懂,他们贪得无厌的行为才算真正的自私。”真姬回答道。


“啊,真希望我们国家的农民也懂这个道理啊。”小鸟说。


“他们会懂的,只有和自然和谐共处才能有良好的收成。”花阳温柔地安慰小鸟说。


“啊,花阳,快看,这里有萨奇草。”真姬指着一撮新鲜的草木说道。


“对,就是它,小鸟,这是我们共同的战利品!”花阳激动地说。


“哎?没问题吗?”


“没问题,我们的任务都一样。”


“那就谢谢啦。”她们开始弯腰干活。

——————-————————————————分割线————————————+++————————


一会儿之后,她们继续前进,真姬也采到了一些她需要的材料。


“看样子快到怪物的老巢了,时刻小心你们脚下,还有也不要在原地站着不动…”真姬叮嘱道。


“明白。”花阳说。


她们沿着一条小径走着直到一大片沼泽出现在她们眼前,绿油油的水散发着恶臭。小鸟的腿开始微微打颤,天马行空的她已经想到说不定某天自己就被希派来这里采集材料。


“啊!那是,那是超稀有的暗之花!!!”花阳兴奋地指着盛开在沼泽正中一片孤岛上的暗红色的花朵。她迅速地撩起袍子跑了过去。


“喂,花阳,等下!”真姬想阻止花阳如此冲动的行为。


然而并没有用,“小鸟,过来过来!希告诉我怎么培养这种话!”花阳兴奋地大叫。


“哎?嗯…”小鸟犹豫地看向真姬。


哦对了 这一段有 误雨神名 翻译的版本, LOFTER可见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