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初至南国 下

作者:天才乱打妹
更新时间:2018-08-03 11:12
点击:241
章节字数:553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那你们两听了之后…能不能…不生气?”花阳羞怯地说。


“没问题哦!”小鸟回答道。


“那,好吧…其实,东之国是我们的心病…”花阳犹豫不决地说出了口。


“啊,怎么回事?说不定我能帮你…”


“东之国逐渐繁荣,而我国的贸易收入却逐渐下滑。我这么说不是想抱怨,但小鸟你用炼金术促进了城镇的繁荣,却也导致人们收入下滑。向东之国出口粮食是我们最大进账,但现在一些农产品加工点被迫关闭,很多人无所事事…”花阳解释道。


“哦…”


“不过我明白你这么做的原因,自从国王去世之后…”花阳赶紧补充。


“不,他还没死!我是为了他才学炼金术的!”小鸟反驳。


“嗯?”


“我想复活他!”


“嗯,这样的话,你也许可以考虑制作一种治疗石化的药剂?不过这可不简单,首先你得搜集大量的魔法素材,然后…一切都得小心行事。以前也有很多炼金术师研发过治疗石化的药剂,但彻底地失败了。药水接触石像的瞬间,石像不是破裂成了无数残片就是变成了怪兽…”花阳详尽地讲着她知道的事。


“哎?还有这种可能的吗?!”小鸟完全没预料到这一点。


“对,不过我的担心应该是多余的,毕竟你会在她的指导下…”花阳说道。


“花阳也是炼金术师喵!”


“哎?!”海未小鸟双双吃惊。


花阳笑着说:“凛说得没错,但我并没有小鸟这样的目标…我只想让国家变得繁荣…”


“那你,你会合成天使石吗?”海未问道。


“天使石?嗯…我,我还不行。我顶多能合成‘小太阳’。”花阳回答道。


“啊,小太阳,比雷晶石稍微厉害一点,但是还是达不到…”海未难过地说。


“海未为什么执着于天使石?”花阳不解道。


“嗯…这件事说来话长,我就不赘述了,总之,谢谢你回答了我的问题。”海未有点儿害羞。


“我和小鸟应该是差不多水平的,毕竟是同一个老师教的。”


“她会给你布置任务吗?”小鸟问道。


“会啊,不过几乎都和农业有关。小鸟在其他方面的所见所闻应该比我丰富。”花阳说道。


“那她也会给你奖章吗?”


“会,不过你的是纸质的,我的是硬币。”


“希对我说你会给我布置任务,那也是你给我奖章吗?!”小鸟激动地问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搜集奖章是为了合成兽吧?”


“对,就是这样!”小鸟微笑着说。


“果然,可惜我无权评判你的作品,绘里奇卡和希奇卡才是裁判。它们可爱的外表下隐藏着残酷的内心,扣起分毫不手软。对了,绘里和希的作品是满分,它们以此为标准…”


“哎,希奇卡也在?好好奇它的样子啊!”话音未落,原本阖着的大门“砰”地一下撞在墙上弹了回来。


“快给我回来,你个小气鬼!”一个红头发的女人生气地叫道,她紫色的瞳孔射出尖利的目光,身披红黑色重甲,手握着一柄长枪。


“奇奇奇奇卡!”绘里奇卡和另外一只合成兽疯狂逃窜,它长着浣熊般的耳朵,绿色的眼眸,紫色的头发束成了双马尾,屁股后面拖着一条毛茸茸的浣熊尾巴。


“奇奇卡yan!”它边叫边跑。


“又是这样…真姬肯定又只拿到了两三个奖章。”花阳捂嘴偷笑,用甜美的声音解释道。


“啊,真姬我在这边喵!”凛向头发和番茄一样的女人打招呼。


“凛?”真姬放缓了步伐,两只合成兽趁机跑到花阳身后躲了起来。


“真姬,你来啦,这两位是我们的潜在合作者…”花阳说道。


“她们?”真姬把枪收起来背在身后。


“我叫南小鸟,是东之国的公主…”小鸟的语气和姿态都完美地彰显了公主气质。


“园田海未,公主的佣兵,任务是保护公主…”海未落落大方地做着自我介绍。


“哦,只是佣兵吗?看你的修养可不像其中的一员。”真姬评价道。


“很荣幸能被您如此称赞,真姬公主。”


“你叫我真姬就行了,我不喜欢虚有其表的形式。”真姬如是说道。听见她的话海未有一点儿吃惊。


“也许,我们内心所追求的东西,多少有几分相似…”小鸟说道,她也不想拘于形式。


“是的。”花阳的声音总是很甜美。


“可是,我们和眼前某位混账国王女儿有什么共同语言吗?”真姬质疑道。


“混账国王?”花阳好像根本听不懂‘混账’的意思’。


“真,真姬,你这么说不太好吧?喵。”凛害怕场面尴尬甚至失控。


“喂,我说的可是事实啊,奥多娜奇萨卡的国王就是个混账。如果她真心想和我们合作的话,就得知道她的父亲——那x蛋的国王到底干过什么!好听的话谁不会说?”真姬反驳道。


“他做过什么,我确实不知道,请你告诉我!”小鸟打断了真姬喋喋不休的话语。


真姬没答话,全部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她们身上。


“我们可以换个地方吗?这边容易被人听见…”

——————————分割线————————————

最终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进了希的工坊。


城堡内的会议室或者周围的隐秘地点都被否定了,因为一旦计划暴露,她们不仅会被禁足、而且前功尽弃,真姬如是说。如此看来,周边人烟稀少的工坊便是上上之选,而且希格外注意工坊的隔音效果——为了防止合成时的爆炸声或者某些不可言喻的声音被人听见。


真姬大概讲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和她们为什么被迫终止原计划。


“就是说,我的父亲,是文物小偷?”小鸟难过地确认道,她不想说出这些话,更不想被肯定。


“也不算是偷,他有专门的办法把别国的文物占为己有,然后成为美术馆的一件收藏。我们虽然很生气,但也可以理解…至少,我们的父母是理解的。东之国除了纺织之外别无长处,而织物不足以维持国民的生计,所以…不过如今你成了炼金术师,东之国的农业迅速发展,不会再有人挨饿,可也因此,南之国开始衰落…“真姬解释道。


“这些都不是你的错,而且如今国王已经去世,美术馆也不会再有新的收藏,东之国的游客数量和收入都会有所下降。”花阳赶紧安慰小鸟。


“不过说实话,我很庆幸他未能如愿以偿。”真姬说道。


“他,他的目标是什么?”小鸟问道。


“我听说他想要北方遗迹中的一样东西。北之国可以说是整片大陆最最最残酷的地方,没人能预料文物被拿走之后的后果。不过据我所知,北方守护者是明确禁止他这么做的…”


“那,他是因为擅自踏入了北方遗迹而成了石像吗?”


“有可能,但我并不认为是北方守护者干的。她确实会发火,却很少因此杀人…而且,如果你父亲真的遇上她的话,他会全身结冰而不是变成石像…”真姬回答道。


“北方遗迹也不是人们想去就去的喵。没有改良过的风行者之鞋的话,冰凌迷宫就可以困住大部分的人了喵。”凛补充道。


“而且就算过了迷宫也还有冰墙的阻拦,所以,到过那里的人可以说是屈指可数。大部分的旅行者都在去的路上化作了亡魂,有被魔法生物杀死的,也有变成丧失自我的野兽的…还有和你父亲一样的…”花阳说道。


“也许他在途中就…”海未说。


“是有可能,不过谁知道呢,反正有那么多我们不了解的事…不过没了他,我们就可以把先前的冲突都抛之脑后了。如今来西之国求医的病人减少,虽然收入也变少了一点,不过这是好事,我们可以分出一些时间来研究其他东西…对了,我们可以先解决掉疾病丛林的问题吗?”真姬问道。


“疾病丛林?”小鸟不解道。


“这可是你父亲的功劳,他偷走了那片森林的宝物,空气得不到净化,它就从普通的树林进化成疾病丛林了。”真姬语气不善地说道。


“随即传奇炼金术师用法力造出来一个巨大的圆顶罩住了那片森林,防止污染继续扩散。”花阳继续道。


“哎,等下,传奇炼金术师还活着?!”小鸟很是诧异。


花阳、凛和真姬听见小鸟的话也惊呆了,三个人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


“我是说…既然是我父亲的所作所为,那一定是近日的事情,对吗?你说随即那位传奇炼金术师便做出了大圆顶,就是说那位传奇炼金术师,她还活着?”小鸟再次问道。


她们又愣了一会儿,神情困惑,然后花阳开口问道:“嗯…小鸟,你第一次遇见希的时候,她有对你说什么吗?”


“她自我介绍说她是一个旅行者、炼金术师…”


“那就别告诉她了…”真姬使了个眼色,随即又因为心虚把头扭向别处。


小鸟很是困惑,她真的完全看不懂这些人在干什么啊!海未倒早就看出了端倪,她善于阅读人心,不过她也没提醒小鸟,因为可能希是故意这么做的。


“但是,你们都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传奇炼金术师究竟还活着吗?”小鸟又问了一遍、


“据我所知,传奇炼金术师是永生的。因为传奇炼金术师并不是指特定的某人,它的背后是各个时代中最杰出的炼金术师。时间流淌,名号也代代流传…”真姬一本正经地答非所问、转移话题。


“北方守护者也是这样的喵!代代流传,生生不息。”凛急急忙忙地补充了一句。


“真姬说的没错!小鸟你只要好好学习说不定有一天就成了传奇炼金术师?到时候你可以用炼金术拯救人类…”花阳也帮着真姬说话。


“总之,请你想清楚了再做决定。我们之前已经阐述了你父亲的种种不是,你也知道我们有多讨厌他,当然,要不要复活他由你决定,我们无权干涉。但是,如果你要加入我们的话,我可以说,本着‘为了复活你父亲’而学习炼金术的心情是不行的,你得有个全新的目标…”真姬说道。


“是,是的…”花阳羞涩地赞同道。


“我…我饿了,我要吃饭喵!”凛突然站起来。


“我,我也是…”花阳也想借故离开。


“我,我也得走了!”说完真姬迅速地离开了工坊,像一阵风卷过。


“等,等下!真姬你等等我啊!”花阳和凛也跟了上去。


工坊里只剩下小鸟海未和正在安静地在纸上画画的绘里奇卡和希奇卡。


“这群人呐,连撒谎都不会…”海未有气无力地感叹着。


“这样也好,至少我听出了哪些是撒谎哪些是真话。”此时的小鸟意外地冷静。


“小鸟?”海未的注意力一下子集中。


“很多事情我都不知道…”小鸟难过地说,海未没答话,她知道小鸟还没说完。


“从小时候起,爸爸妈妈就瞒着我做了很多事情,当时他们说等我长大了就告诉我。终于我长大了一点,他们又满口谎言地欺骗我、搪塞我。有时候我明知是谎话,却又不得不相信。然而自欺欺人的人,绝对无法做出正确的选择…”小鸟越说越难过。海未叹了口气,手轻轻拍着着小鸟的肩安抚着她。


“小鸟,比起沉浸在悲伤之中,为什么不想些积极的事呢?”海未面带微笑,用轻柔的声音安慰她道。


“海未?”小鸟泪光盈盈地望着她。


“比如…他们为什么要撒谎?”


“那,他们为什么要骗我呢?”小鸟急切地问道。


“因为他们的公主南小鸟是如此的纯洁、温柔而可爱?”海未希望小鸟在下一秒破涕为笑。


“可爱?”小鸟疑问道。【我查了字典,fluffy只有fluffy的意思,但是我私自揣测不是,顺便yy道毛多、蓬松的东西当然很可爱,此处的破网又打不开某字典,所以就,暂时这样吧…】


“是的,我看见小鸟,都会觉得,可以说是奇怪吧。我的内心感受到了她的温度,开始变得柔软。她看起来脆弱到不堪一击,却坚守着自己的意志,无论多难的任务她都没想过放弃,一直坚持着自己的选择。我,想保护她,不惜一切代价地保护她。”海未镇静地说道。


小鸟安静地听着,她没说话,甚至说,她无法说话。周身的血液极速沸腾,涌入脑袋,涌上脸颊。海未的声音如催眠曲一般温柔、魅惑人心,被蛊惑的小鸟淌离了海岸,坠入梦的深海里。


“如果穗乃果能听见的话,她也一定会赞同的。她告诉我,小鸟很可爱,小鸟看起来像小鸟一样,即便现在的小鸟也很像小鸟。没有人会愿意伤害如此可爱的人的…”海未继续道。


“海未…”小鸟微笑着叫唤着她的名字。


“嗯?”海未回以笑容。


“谢谢你,我可以抱你吗?”


设身处地地想,此时的小鸟最需要的是一个能让她安心、给她温暖的怀抱。海未敞开了臂膀,“随时欢迎。”


小鸟激动地从原地弹跳起来,用力地扑进了海未柔软的怀里,海未也轻轻地搂着她作为回应。


不过海未好像还是失策了,她压根没想过,两人间的距离被极速缩短之后会发生些什么。


小鸟在她的脸颊上啄了一下。“我爱你,海未。”小鸟欢快地吐露出心中的话语,随即她又把头埋回海未的肩上。


然而海未并没有反应,她的身体已经开始僵硬…房间安静得诡异,只有绘里奇卡和希奇卡时不时传出打闹的声音。


“绘里奇卡,绘里奇卡!”希奇卡叫着她的另一半。


“奇卡?”绘里奇卡疑惑地望向希奇卡。


“Yan!”希奇卡高举起一幅她刚画完的绘里的睡颜。


“希奇卡哈啦秀!”绘里奇卡夸赞道。


“奇卡奇卡yan!”希奇卡很开心。


“希奇卡,希奇卡!”绘里奇卡又开始叫希奇卡,“奇卡!”然后绘里奇卡又高高举起了它刚画的希的睡颜。


“绘里奇卡哈啦秀yan!”希奇卡好像是在表扬它画得好。


“奇卡起…”不等绘里奇卡说完希奇卡就凑过去堵住了它的嘴。然后房间就彻底地安静了…


————————————分割线————————————

与此同时,火山旁的某处。希和绘里刚发现了一口泉眼,此刻,她们正紧紧相拥、姬情四射地泡着温泉。


“啊,这是我唯一可以泡澡的地方了,其他地方每次都会结一身冰,然后一点一点地把冰给扒下来,我真是受够了!”绘里靠在滚烫的岩石上说道。


“绘里好像很喜欢搓背呢。”希揶揄她道。【不确定】


“是的,不过只能希的双手哦。”绘里回答道。希春风荡漾地亲了亲她的脸蛋。


“啊对了,我觉得我们得走了,这里的水已经不烫了…”


“好吧…”绘里不无遗憾地牵着希从水中站了起来,“哎…真是麻烦死了,冷气不停地从我身体里出来。要是能随我控制就好了!”


“嘛,至少现在别人接近你不会立刻被冻成冰雕了。”希安慰道,可绘里只能苦笑。


“好了,希,你就别开玩笑了,这一点都不好笑。”


“别这么严肃啊,绘里。我为什么要伤害你呢?你知道我的心意的,我想鼓励你,希望你变得高兴,所以,别摆出一副‘我很认真’的样子了,放松些好吗?”


绘里叹了口气,“啊,好吧…”,假装无奈地噘起了嘴。


*********************

————————分割线——————————


工坊内,小鸟手忙脚乱地想让倒在地上的海未起来——她的手还保持着之前抱小鸟的姿势,只是现在抱的是空气。


“海未!海未!”小鸟深情地呼唤她的名字。


“奇奇卡!奇卡!”绘里奇卡也来帮忙。


“Yan…”希奇卡已经开始祈祷了。


“你,你,快停下!海未还没死呢…她真的还没死!”小鸟赶紧阻止道。


“Yan!”希奇卡听话地点点头,停止祷告。


小鸟继续抓着海未狂摇不止:“海未,别死啊!!!”


“奇卡!奇卡奇卡奇卡!”绘里奇卡也和小鸟一起摇。


“奇卡奇卡Yan…”希奇卡又开始祈祷了…


这就是小鸟等人在南之国的第一天。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