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Chapter 79:

作者:Rayfor07
更新时间:2018-10-10 14:18
点击:772
章节字数:797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Part 1:

【水洗过的天空,太阳躲在薄薄的云层后面,恰到好处的柔光,空气难得的干净。

我穿了一套钴蓝色暗花休闲小西装,站在树下等杨清。这套衣服我很喜欢,领口的设计,腰身及裤子的剪裁都让人十分满意。

以前不会刻意这么觉得,但忽然就很希望顾子溪在。心情轻逸,想要微笑,穿了件好看的衣服,去散心逛街,去试试新出的甜品,抛开工作与琐事后的悠扬,全都想和她分享。

这阵子香港也是晴天,不过她可能没什么过多的心思在意,太多时候都是直接从一个室内到另一个室内,一场小的会议到一场大型会议。我希望她能事事顺利,因为总会惦记着,她有没有按时吃饭,有没有睡好觉,是不是压力特别大。

然后,杨清挎着包出现,脸上摆着满含深意的笑,直至走近了,轻轻拍着我的胳膊说:“你这副相思的表情老远老远就非常荡漾了。完了完了,你真的是为顾子溪那个小.贱.人从高冷的神坛走下来就再也不回去了,以前那个浑身冒寒气的乔颜呢?”

我笑着回她:“我又不是冰箱。”

“你看你,嘴角含春。”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反应,毕竟不能这样承认吧:对,我就是嘴角含春。但是,好像也不能完全否认呢。

“好啦我知道了,”杨清一把搂住我的肩,“她明天就回来了嘛,你会不会今晚睡不着?”

我也不正面回答,只应道:“我可能看看书。”

“虽然你讲话的语调风格还和以前一样,但是我觉得我基本上已经完全感受到你心里要烧出一团火了。”

“你夸张。”

杨清摇了摇头,顺带一起摇了摇她的食指,“不是我夸张,是你没意识到自己有多么明显。”

“明显么?”

杨清一边拉着我上车,一边做着鬼脸,她压低了一只眉毛又翘起一只眉毛,发动引擎后,伴随着机器运转的声音,她说:“我是一直觉得,我们三个那么多年的朋友,算是这个世界上最相互了解的。你和她在一起,都知道对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不用猜得费力,她又一直那么宠着你,你说什么她都好好好,一向都这样,所以说简直不能更加适合。不过呢,从闺蜜到恋人,总觉得是不是会少了一些,类似未知的新鲜感,暧昧感?譬如说那种慢慢接触过程中的独特感觉,电光火石什么的,毕竟知根知底嘛……以前看你们腻腻歪歪,顾子溪在你身边千依百顺的,还觉得没什么。但是!经过前段时间那么一闹,现在又看你这样子,我发觉简直我全错了……老实说你们是怎么做到时时刻刻都像新婚的?”

我歪了歪头:“可我们还没有到新婚呢。”

“哎呀你懂我的意思。”

“嗯……或许,因为她……特别有情趣?”

“她有一根花花肠子我二十年前就知道了,可我倒觉得,比起她,现在你的,样子更加……”

我好纳闷,我到底是什么样子?整张脸充满了对她的欲念?脑门上刻着“想念顾子溪”几个大字?还是说,我想看着她,抱着她的心思已经透过荷尔蒙全部泄露出来了?今早出门照镜子的时候,我觉得自己除了看上去精神好很多之外没有太大改变啊?

不过,其实清儿说的我不是没有思考过,好像两个太过熟悉的人相恋理应是越过激情到达一个平淡且相濡以沫的阶段。这个阶段是安稳的,舒服的,也是细水长流的,或许就难再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火花。只是,奇怪的,是当我用爱情的眼光去看顾子溪的时候,我会觉得自己是重新在认识她,夸张一些说,可能是每隔一段时间我都在重新认识。我会发现很多很多,她和作为“朋友”而待在我身边的那个她完完全全不一样。这也造成了我反复怀疑过自己,那么一个性感美好的尤物整天绕着我我都没有发现,是瞎子么?等我和她接吻过,再想起小时候多少次她喝过我杯子里的水,我们的唇可能时时都覆盖在同一个位置,于是我就暗暗地叹:天,我到底错过了多少。

我明白新奇的感觉一旦被朝夕相处的平淡打磨,悸动便弥足珍贵,因为那不是可以装出来的。或许未来我与顾子溪也逃不开“几年之痒”,但没由来地坚信,即使到那时我们依然可以找到相应的方法调整心态,提升彼此,勤于改变。无论是自我水准的提升,还是生活细节中的情调,都需要持续地创造。大概能做到这一点,就不那么容易乏味了吧。

杨清扭动方向盘,忽而一笑,道:“你知道我联想到什么?”

“什么?”

“琼瑶阿姨的《情深深雨蒙蒙》。”她咳了两声,清着嗓子道:“顾子溪走的第一天,想她,想她,想她……哈哈哈哈,你就这样的,真的,你整个人就这样的。”

“我没看过那剧……”

“哦,其实我也没怎么看。”

我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我觉得还好啊,给学生上课的时候他们也没觉得不同。”

“你给学生上课当然是另外的样子呀,要是连学生都看得出你就真的完蛋了。”

刚想接话,包里的手机响了,是顾子溪。连了杨清车子里的蓝牙,顾子溪懒懒绵绵地喊了句“亲爱的”,她的声音就无比清晰立体地从车子的音响里穿透出来。杨清随即“嘶”了一声,放下一只手来摸了摸胳膊。

“别发嗲了,我还在呢。”她喊道。

“哟清儿,你也在,想不想我?”

杨清嫌弃道:“我想你干什么!”

“怎么这样,讨厌,人家刚开完会被那边那群人蠢到生无可恋还没有吃饭,都不安慰人家。亲爱的,你说清儿是不是太坏了。”

“哟,没吃饭啊,我正带你老婆去吃饭呢。”杨清目视前方,娴熟地驾车,也饶有兴致地“戏弄”顾子溪,“你老婆今天超美,超美。”

“那可不,我老婆什么时候不美?”

“今天特别不一样,胸以下基本全是腿。”

我是那样子么?最近有抽空稍作锻炼,腹部的肌肉曲线变得更明显,我还挺满意的,这一点不好忽略吧。

隔着电话,听见顾子溪深深吸了一口气,“拍张照我看看嘛。”

“不拍,要看自己回来看,拍照给你,你太没诚意了。一会儿吃了饭我们去买裙子,你知道看你老婆试衣服多享受,可惜你看不到,略略略。”

“我拆了你的床哦!”

“没事的王然会再给我买。”杨清骄傲地一昂头,仿佛顾子溪能看见似得。

“是秀恩爱嘛!没事我明天就回来了!到时候你可别嫌我们腻歪!”

“好啦我投降行不行,光想着鸡皮疙瘩就立正了。我开车呢,这路窄,车又多,让乔跟你慢慢说吧。”

我调整了一下连接,把手机贴上耳朵。

“我明天就回来了。”她的声音好像绒绒的羽毛,又轻又软。

“我去接你呀。”

“可能到了都半夜了,你等着我回来就好。”

“那我,做好吃的等你。”

“好啊。”顾子溪笑,“今天比较闲是么。”

“恩,没什么事,下午都和清儿一起。”

“那你们要买什么,单子寄去公司就行了。”

我看了清儿一眼,她刚好也看过来,还嘟哝了一句:“我简直已经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也在谈恋爱……”

顾子溪问:“清儿说什么?”

“说她怀疑自己是不是也在谈恋爱。”

“哈哈哈哈,”顾子溪朗声笑起来,“让她去和她的然哥哥投诉嘛~!不过老实说,在哄女人开心这方面,王然这小子肯定不如我的。”

“哦,是吗,看样子顾总特别会哄女人开心呢。”

“呐,”顾子溪立刻意识到什么,“亲爱的,你理解的一定不是我想表达的那个意思。”

我轻哼了一声,还记着叮嘱她:“你赶紧去吃饭吧。”

“我回酒店餐厅吃。”她喊我,“亲爱的。”

“嗯?”

“下周……找一天,和我回家里吃饭吧。”

“……好啊。”

“我是说……我是说,我爸我妈,还有,我弟弟,顾擎顾饶,他们妈妈也许都在,虽然说我自己觉得没什么必要,但是基本上还是要,正式介绍你的,你明白么……”

“我明白。”

“我也是不希望她们没事老在背后揪着我这点事叽叽歪歪。没事的亲爱的,我决定的事他们都不算什么。只是,他们一向都那样,到时候无论说什么,你一定都不要在意。”

“我知道,你在那边就别想着这事了,专心工作,然后好好休息。”

“我明天就回了。”

“知道啦。”

“OK,那挂了。”

“嗯。”

杨清扭过头来,“怎么?要见家长了?”

我收起手机,点头。

“也是迟早的事。他们家氛围一直阴阳怪气的,是挺烦人,不过顾子溪是顾子溪,她的立场基本完全可以脱离出来了。管他们什么嘴脸,你别在意就好。”

“我当然懂。”

“其实还是会有些许紧张的吧。”

“完全不紧张也不可能。倒不是,我紧张自己被不被接纳,我只是希望,溪至少那一天,可以在她的家里开开心心吃顿饭,不要为了什么事闹得不愉快。这样的话,她和家里的关系会更僵,她好不容易和她爸爸拉近的距离会不会又变远。我不希望这样,她其实很向往那个家的。”

杨清缓缓地嘘了一口气,说:“乔啊……你真的,真的太喜欢她太爱她了。想着她的时候你可能都想不到自己。”

“是么。”

“是的。”

啊。

是啊。】



Part 2:

【夜晚十一点的机场远不见白天的繁忙,可安静流转的空气瞬间就被这个阔步走出来的女人掀起了阵阵旋风。香港出差归来,顾子溪的气势和魄力都更胜从前,她还来不及换下盛装,眼部精致的勾勒和双唇的颜色尽显妩媚,可眉间的自信却有着丝毫不输于人的器宇轩昂。她的风衣干练挺拔,内里的长裙又飘逸顺滑,刚柔相称至极。

哈,不博人眼球的也就不是我的顾子溪了。我轻轻笑着,自顾自这么感叹,然后慢慢站起身。

顾子溪没有什么表情,一手揣在口袋里一手捏着电话,她偶尔低头看看手机屏幕,偶尔扭头和跟在身边的Ivy说些什么。还有好几个着正装的男女跟在她们身后,负责拿公文包和行李箱,走在最外围的是几个男人,戴着耳机,神色严肃警惕,俊朗挺拔,大概都是顾子溪会欣赏的类型。

我算着距离,抱起双臂,在快要和顾子溪相汇的时候听见她淡淡地问了一句:“车准备好了吧,我不想耽误时间。”

Ivy其实已经看见我了,或者是说我能知道顾子溪改了时间回来想给我惊喜这件事也多亏了她报信。我更加忍不住低下头笑,Ivy的样子还是那么小心谨慎,她说:“嗯车就在外面,不过……”

顾子溪挑了一下眉毛:“不过?”

我上了一步站到她面前,接着她的话说:“不过临时换了个司机,顾总还满意么?”

接着顾子溪就在一秒钟之内倒吸了一口气,整个人的样子像极了那个瞪圆了眼睛脸红又呆滞的emoji。

她呆呆地看了我很久,好像都没法整理出该如何反应,倒是Ivy先出声喊了句:“乔小姐你好。”

我好笑地问顾子溪:“怎么啦,看到我都不会反应了。”

憋了半天,也不知道她在心里怎么斗争了一番,就稍稍凑近我,小声说:“我特地提早了回来的,你怎么知道啊……我……我还想着……”

“惊喜么?我是想,你出差这么久这么累,惊喜这种事就交给我来做吧。不过……我看你一路出来意气风发的,新衣服,新香水,还调了四个英俊的保镖哥哥跟着,看来顾总的香港之行很艳丽啊……哼。”

顾子溪开始朝着我眨眼卖萌,好在她是背对着她的员工,站在侧面的Ivy抿了抿嘴,尴尬地后退了一步。

“天地可鉴啊,我回来要见到你了一定得打扮漂亮点啊,平时我可不这样,要不你问Ivy。”

顾子溪边说边把脸转过去,我是看不见她变了什么样的表情,只看见Ivy冷不丁地颤了一下,面露难色支支吾吾地:“啊……是,是。顾总她……真的……平时都……不这样。”

“哎亲爱的……”

“逗你的,傻瓜,走吧。”我拉住她的手。

“那你……下回就让着我一次嘛,我还订了花呢,准备悄悄去拿了回家送给你……”

“十一点多了人家花店还等着你啊。”

“我老婆的花店怎么能不等我,多不像话……”

“啊?”

“送花的人太多了,那送花店是不是比较特别?你都不用管什么啊,有专业团队会打理的,你只用负责把你在音乐上的浪漫和灵感稍微用一点过来……我是忽然有天午休做梦了想到的。那家店原本也是长期跟Serendipity合作的,我就……顺手……嘿嘿……”

“瞧你笑的,午休做梦啊,肯定梦到什么了吧。”

“啊要在这说嘛,大庭广众的,不好吧……”顾子溪还佯装害羞,挽上我的胳膊,“虽然你‘破坏’了我第一个惊喜,但是有备无患嘛……”

“哦是么。”我故意不怀好意地笑。

“讨厌了啦,那回家再告诉你人家梦见什么了啦……”

“怎么这次不是换港腔么?”

“港腔……这些天见到的要么是中年男人要么是气场十足的大姐姐,他们都不撒娇的啊,那……港腔要怎么撒娇……”

“气场十足的大姐姐啊……嗯哼,那你没有跟那些姐姐们撒娇?”

“当然没有,怎么可能嘛。”顾子溪故意加重了语调,妖娆暧昧得和刚走出来的那会儿判若两人。

“好啦,你这样子说话让你下属怎么想。”

“哦,我之前就吩咐过了,他们看见你和我一起会自动把耳机啊耳塞啊都戴起来。”

我无奈地摇头,顾子溪啊,简直让人没辙。

回家的路上我坐在她身边,她不管是打电话还是看邮件始终都拉着我的手。她不让我开车,叫我好好坐着陪她。我听见她变换着语气和状态和不同的人谈事情,也不需要我回避什么,她甚至在抑制不住开心地发了语音信息说她下机了之后,短暂地侧过脸来笑着告诉我,是Nicole哦。她说公司的事情都能够解决好,过两天的股东大会能让一群自以为是老男人们心服口服。我喜欢她如此昂扬的样子,她却说最令她愉悦的还是能扣着我的手。


轮胎在寂静的夜里旋转,偶尔滚过砂石,偶尔溅起水渍,顾子溪把剩下的事情交给坐在房车后排的Ivy整理,就放松地躺倒在我腿上。她睁着眼睛看我,伸手来玩我耷下胸前的头发。她指着自己额角凸起的小痘,幼稚地跟我吐槽:“你不知道在香港这几天我都快被气死了,那帮家伙像是约好了集体智商掉线似的,天天干些让我火冒三丈的事。还有啊,那个法国老头子真是好麻烦,几次跟我绕着圈子七扯八扯就是不入正题,喜怒无常的没事给人脸色,奉承那套不吃,傲慢那套更加不吃,好难找到他的点。不过他真的财雄势大,不能得罪。我以前好像都没遇到过这么难搞的人,大概是外星来的。你看我都被折磨地长痘了……”

我揉了揉她的头发,问:“一颗痘而已,影响不了你。那,最后怎么搞定的?”

顾子溪邪邪地一笑:“他软硬不吃,可是爱老婆啊,我就从他老婆哪方面想办法咯。老太太好相处多了,又和蔼又亲切。我特烦那个老头子,不过就他爱老婆这一点还是让人欣赏的,他们结婚有四十几年了。有的时候啊,人总是会习惯把耐心温和对着陌生人,反倒对自己最亲的人越发苛刻,尤其是相处很多年,爱情激情新鲜感都褪了,两个人可能会有矛盾,间隙,会习以为常……但是那老头是相反的的,他对外人刁钻,可对他老婆好得不得了。嗯……老让我想到我和你,我们老了以后也会这样的是么。”

“你说呢。”

“能相爱都是幸运的,往后更多的就不止是靠运气。珍惜和维系都要用心和方法,也要牺牲,不过遇到了值得的人,那么这过程本就是一种幸福了。唉,我也想到我爸妈。”

“嗯,我记得,等你不那么忙了,我就得跟你回去见家长了。”

“做这个决定以后我有尝试先跟我妈吹吹风。”

“然后呢?”

“她……”顾子溪笑,“惊讶,诧异,匪夷所思,然后生气,愤怒,说我平时玩玩也就算了,到最后还真的做出这样不可理喻的事。她说:你让我和你爸的面子往哪里搁?我说爸爸不反对。然后我妈更生气了,她质问我那她的面子呢,她肯定会被圈子里那些朋友笑死,还不知被另两个女人在背后怎么说三道四。你知道当初,我妈和我爸在一起,性质也像家族联姻,他们之间或许有些别的什么羁绊,但远远盖过爱情。我妈从小也是锦衣玉食的,什么都是好的。她就是爱跟人比较,跟人争最好,也许我爸完美的条件在年轻的她看来比什么浪漫爱情重要多了,她也以为她不会在意他的风流,或许她以为婚姻就像签约合作一样吧,只不过后来,婚姻里的事情有很多是她想象不到的。所以乔颜,我妈,她不会理解,更不可能理解,遇到爱情是什么感受。”

“嗯,”我摸着她的脸颊,“我做的事,我爸爸不也不理解么。”

“最后我妈说如果我想气死她的话就尽管带人回家吃饭吧。她还说:顾子溪你怎么还是这样,从小到大净干些丢人的事情。我就回她:是啊,我尽干些丢人的事,我花边新闻多,我爱女人,我变态。那以后我拿杰出贡献奖,我帮公司赚钱,我主持慈善宴会筹款的时候你可千万别慌着认我是你女儿。”顾子溪说这话的时候笑得很玩味,我看得出来她虽然表现的满不在乎,像是在说笑话,其实心里还是难过的。被自己的妈妈这样否定,该有多受伤。也许这样的伤口在顾子溪心口早已结痂,她也学会了不去在乎,不过胸口,总归是狠狠痛过的。

“好像有听你说你妈一直觉得你和宋谦在一起挺好,结果你拉着宋谦Nicole一起做了场那么大的戏,你妈肯定觉得像坐了趟过山车。”

“宋谦油嘴滑舌的多会讨这种老阿姨的欢心呢,要知道他在十几岁的女孩面前一个样,在三十岁的女人面前一个样,在五六十岁的老女人面前是另一个样。”

我摇摇头:“No,要论起风流,我们顾总发起功来,十个宋谦都比不了。”

“但是我已经被收得服服帖帖了。”

“嗯,还痴痴呆呆。”

“所以亲爱的,跟我一起回家吃饭真的不是件轻松的事,百分之五十的糟心加百分之三十的闹心,还有百分之二十不知道会出什么破事,谢谢你肯去面对……”

“其实你和我说完以后我也忐忑了很久。”

“是么……”

“我只是很希望能陪你在自己家里开心吃顿饭,可其实就算没有,就算到那天会闹得不可开交也好,我想以后,除了北环的大宅以外,你的家,应该是有我在的地方。有我在的地方,就是听你吐槽听你抱怨,替你分担所有不如意的地方,对么?你没有丢人,你做了很多好事,其他人不认可你,你在我这里,也是独一无二的。”

顾子溪把脸往我胸前使劲埋了埋,腻腻歪歪地晃着脑袋头发就在我手臂上划来划去,活像一只长毛猫。她哼哼唧唧撒娇的间隙中我似乎听见Ivy在身后频频地憋气,大概是在这种状况下都不好放声呼吸吧。

我突发奇想,拍了拍顾子溪的脑袋,问:“如果以后我们的孩子,爱恋,生活和事业,你会干预么?还是让他们自己去选怎么走?”

顾子溪翻了个身,愣了一会儿,喃喃出声:“我们的孩子啊……”

“嗯哼。”

“我们要是有女儿,一定和你一样颠倒众生……”

“嗯,但不许和你一样祸害苍生。”

“那她肯定好多人垂涎啊……”

“对啊,你会怎么样?”

“我……”顾子溪瞪大了眼睛,伸出一只手慢慢握拳,一字一句道,“谁要觊觎我们家宝贝,我就,打,断,他,的,狗,腿……”

“你看你哦……小心你女儿以后也怨你不理解她。”

“开个玩笑嘛。况且,我……和你二人世界还没过够呢。”她咬着唇,看向我,故意满眼含春。

“好,说个近点的,小伊呢?十多岁了哦,想当年你这个年纪就能让一群小男生脸红害羞还不敢说话了。”

“那个丫头啊,喜欢她的金发小子还挺多的,我有问过她感觉怎么样,要是有好感先做好朋友都是OK的。你猜她什么反应?”

“什么反应?”

“她叹气,装,装得忧忧郁郁地问我,姐,你说世界上还会不会有人比乔颜姐姐还好。我就嘚瑟地说,肯定没有啊她是最好的。她又问我,那你说人生应不应该凑合呢。我说当然不应该凑合啊,要对自己负责要对别人负责。然后她就拍我的肩膀,说:那得了,我看我要孤独终老了。学校里的那些男生都只顾着耍帅,被一些个女孩无知崇拜就觉得自己好了不起,那些女孩呢,单纯可爱的有,古灵精怪的也有,可还是没有我的姐姐们美好啊。而且你不是老跟老爸申请让我回国么,好了好了,你今天还没给你老婆打电话吧,别问我了,别打扰我画画……”

“哈哈,怕你心里不平衡顺带也把你夸一遍。”

“我看这丫头长大以后估计也是讨人欢心脸不红心不跳眼睛都不眨一下。”

“嗯,都是你这个当姐姐的以身作则。”

顾子溪瘪了瘪嘴,又正色道:“所以这次趁回家,我也想好好跟我爸商量让小伊回来的事。”

“好了,这些事到时候再想,休息会儿吧。”

“那……我睡会儿,回家不是还有大餐等着我么,吃完大餐,我再慢慢告诉你,我午睡时候做了什么……艳,丽,的,梦……”

我笑道:“好。”


不知不觉数次别离和重逢中,顾子溪慢慢有些不一样了。她不再那么倔强,不再一味只是逞强。不那么执念于做一个完美的后盾,会更多地对我表达需求,对我摊开心事和情绪,好的,坏的,积极地,消极的,乐观的,或是烦躁的。就像我曾对她说,你的女王也渴望能够挡在你的面前为你遮风挡雨,现在的她会与我分享更多,问我意见,和我商量,在我怀里说累要我安慰她,更会坦诚无顾忌地释放当即的情绪。她似乎再也不会自顾自地背起包袱给自己划出一个孤立的圈,拒绝别人看到她的无助以及给她的支撑。

夜里回到家,她很喜欢抱着我靠在客厅的沙发上,电视里放着无关紧要的电影,形形色色的对白作背景,然后跟我讲她白天发生了什么,以及她的心情。

一天之中我们仍然有大部分时间在处理自己的事,可无论如何忙碌,还是会拥抱,聊天。我们向来注意尊重彼此的私人空间,不同的是,哪怕我的琴房和她的书房在一条走廊的两个尽头,一旦回到卧室里,也就,不会存在“秘密”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