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無標題

作者:Devil菇
更新时间:2018-06-22 04:17
点击:1190
章节字数:574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





純白色西式建築物前面的大型噴泉,小天使們圍繞在愉悅的哼唱著。


柔和的陽光替房子添加一絲溫暖與舒適。一旁的小花園還能看見一頭正在打盹的野獸。


如同老虎般的模樣,卻有著與獅子相似的白色鬃毛。背上的虎紋散發著淡淡的白色光芒。


最引人注目的…則是牠那對柔順的白色翅膀。每當牠張開翅膀時,總是令人印象深刻,同時還能夠聞到一股讓人安心的陽光的味道。


這時,小光點似乎有些疲憊了,就這麼直接落在了牠的鼻尖上。牠張嘴打著哈欠,稍微甩了甩頭,將身子挪動到比較靠近樹蔭的位子。然而在走動的過程中,能清楚看見牠的四肢穿戴著金屬製的裝備。可能是類似項圈之類的束縛工具,能感覺到金屬裝備隱藏著一股難以忽視的魔力。


牠抬頭望向坐在二樓辦公室的深藍身影,似乎想起了什麼過往回憶,而無力的趴在了草地上,默默地閉上了雙眼。


原本應該相當寬闊舒適的辦公室,如今已成為書面資料的堆放處,要不是落地窗讓陽光照射進來,恐怕只會認為這裡面是資料儲存室吧。


深藍色長髮的女子坐在木製的辦公桌前,不畏眼前隨時都會崩塌的文件山。


金色的雙眸明顯透漏出她的為人,清澈且正直。儘管要做的事情已經無止無盡,她依舊還是能夠保持著沉著冷靜,仔細看著一張張的文件,絲毫不馬虎。


當筆尖的聲音不再流暢時,她也皺起了眉頭。左手托著臉頰,思考著手頭上的文件。


這時,頭上的兔耳朵突然豎了起來,迫使她放下筆。她舉起起右手,讓指尖發出淡色光芒後,由上往下畫出一道金色的光跡──


『園田,由於人界人手不足,我們需要調派人手。』


「…請容許我拒絕。您難道忘了…我曾經做過了什麼嗎?」


『……』


「正因為那件事,所以我才會成為主天使,待在天界管理內部事務…不是嗎?」


『我當然知道這件事。但我們需要妳的力量……』


「以書面報告的情況來看,應該還沒有嚴重到需要我力量的時候吧?」


『確實如此。但如果妳出馬,這件事就不會再出現多餘的死傷。』


「……」


『難道妳要眼睜睜看著那些無辜的人死去嗎?我記得我所認識的園田海未不是這樣的人!』


「您不懂…我的感受…」


『對,我是不懂。但已經發生的事又能怎麼辦?難道妳要讓自己的過去成為今日的枷鎖嗎?』


「這是我的罪。」


『罪?上級天使們可不認為妳當時的行為有錯。說到罪,也只有妳給自己定下的罪而已。』


「不要再說了。我是不會接下這個任務……」


『抱歉…這可由不得妳。』


對方安靜後,海未的眼前立即浮現出了一張散發金色光點的公文。上頭印著上級天使的印章,並用著『以諾克語』所寫。


『以諾克語』是天界居民的通用語言。他們不需要用一般人的方式學習,而是用頭上的獸耳來進行解讀。


或許說來誇張,但是天界的居民,並沒有人類所認知的天使光環。取而代之的,則是各類型的獸耳。


而翅膀除了有顏色區分之外,同時也代表著自己的力量與地位。


「我明白了。」


海未起身,將桌上的資料給整理好。


此時的她,雙眸已經失去了原有的柔和,漸漸轉為凜冽的眼神。


她並不是想逃避,只是不希望那件事重新上演。


「你們將會後悔今日的決定。」


語畢,她便結束與對方的通話。


「唉──」


海未無奈地嘆著氣。感覺身體異常的沉重。


來到窗邊,看著下頭正在打盹的野獸……或許說是寵物比較恰當。


「對了…離開之前,還得跟亞拉納爾打聲招呼…」



◇ ◇ ◇



人界城市的上空充滿著令人窒息的油煙味,甚至連藍天都被拉上了一層灰色布簾。


這時,散發金光的魔法陣浮現於高空。一道金色的光畫過天際,宛如墜落的流星般,閃耀消逝。


在尚未被人類發現之前,海未張開了純白色的翅膀,盡速落在最為靠近的頂樓。


才過幾十年,人界的空氣品質就變得這麼差了嗎……


這樣想的海未,不禁皺起眉頭。


才剛抵達人界,一陣暈眩與疼痛撞擊著海未的腦門,甚至差點摔倒在地。


宛如一口氣將所有的東西塞入一個小空間一樣,人界的知識與地圖漸漸浮現在海未的腦海中。


「…好不習慣。」她低語著。


這是天使們為了在短時間內獲得資訊的最佳方法。儘管當下會頭痛欲裂,卻還是上級天使最愛用的方式。


海未右手一伸,憑空變出一張白底藍紋的兔臉面具。


天使執行任務時,都必須要帶著面具。至於面具款式,則是每個天使都不同。


面具具有迷惑人界生物的感知能力。使他們肉眼所看見的天使與真正的天使不同。這也是為什麼人類一直都用模糊的方式來形容天使。


「準備開始工作吧……」


無奈的尾音才剛結束,一股極大的殺氣便從後方而來──


眼角餘光閃過一道白光,海未便立刻側身閃過攻擊。


冰冷的金眸映入對方漆黑扭曲的身影。確認對方的身分後,立即半舉右手。


宛如野獸般的惡魔,似乎沒有什麼智慧,毫無猶豫的就往海未的方向直衝而去。


此時海未的後方早已浮出一支淡藍色的箭矢。在惡魔跳起的剎那,箭矢準確命中惡魔的腦門。


「嗚嗚!」


惡魔發出了野獸般的哀號聲,隨後便倒在了地上。


確定周圍沒有任何敵意出現後,海未來到頂樓邊緣,看著底下人來人往的街道。隱約之間還能看見暗處有著不明生物在蠢蠢欲動。


…原來如此,這座城市已經腐敗了阿。


海未回頭望向倒在地上的惡魔,思考著該如何是好。


這時,空中浮出了魔法陣的金色光芒,有個陌生的人影慢慢現身。


身上穿著一套結實的白色鎧甲。身後的翅膀上也穿戴著小小的金屬防具。純白色的羽毛之中,混雜著少許黑色的髒污……又或者該說是遭到惡魔的汙染比較恰當。


才剛落地,女子便立刻單膝跪在地上。


「園田大人,實在是非常抱歉。因為任務的關係,沒有立即前來迎接您。」


相當年輕的聲音響起,似乎勾起海未一絲回憶。


海未一邊思考,一邊注視著女子淡紫色的長髮。


「難道妳是……夏海?」


女子猛然抬頭。那雙紫眸映入的並非海未的面容,而是種種令她鼻酸的回憶。


「您還…記得我嗎…?」


海未微微一笑,並將對方給扶了起來。


「這不是當然的嗎?只是沒想到我們會是以這種方式相見。」


「聽到園田大人要來協助我們,實在讓部屬們放心不少。」


海未上下打量了一下後,說道:


「原來妳已經晉升為力天使了。」


「是的。因為上次那件事情的關係,沾到您的光了。」


「妳太謙虛了。這是妳努力而來的結果。」


兩人嘻笑了一會後,海未便收回了笑容。


「那麼…現在情況如何了?」


「是的。我們最近終於有了進展……一名自稱小鳥的魅魔,似乎就是這件事的幕後人。」


「魅魔…?」


夏海將書面報告遞給了海未。


「我們也很意外…這麼大的事情竟然會是魅魔在主導。」


工整的字體讓整體報告看起來相當舒適。重點的部分還刻意加上了紅色的底線。


一如往常的仔細呢…


當報告看完時,海未便注意到了一個問題……


「…他們的動向全都集中在這座城市……是想先支配這座城市嗎?」


「這我們就不清楚了,但我想有這個可能。」


海未手指抵著下巴,陷入了苦惱的狀態。


「由於現在的城市已經成為惡魔的巢穴了,擅自進行攻擊的話,只會打草驚蛇。如果能夠預先知道他們的動向,或是引誘他們……」


這時,夏海似乎想到了什麼,而貼上了海未的耳朵……


「對了……」



◇ ◇ ◇



蒼藍夜空點綴著銀色月亮與無數星光。


然而這樣的美景卻持續不了多久。午夜12點一過,灰濛濛的霧氣便瀰漫整座森林與村子。


數道嬌小的黑色影子迅速在森林中穿梭。過於敏捷的動作讓人捉摸不清。


一夥人不安好心的來到了已經熄燈的村子。


無數緋紅在深夜閃爍著,並散發著濃濃的惡意。當黑影們帶著奸笑聲消失在迷霧中的同時,也宣告一場災難的開始。


關在柵欄裡的動物們慌亂的踏著蹄子,盡自己所能的的叫著,希望能夠讓人類察覺到異樣。然而,卻沒有人能夠回應動物們的呼喚。


直到濃煙竄起,火勢逐漸變大,才讓人類在熟睡的狀態下驚醒過來。


村民們驚慌失措的跑到外面的廣場區。沒有人知道該如何是好,只是傻愣地站在原地。


這時,後方傳來老人沙啞的聲音:


「冷靜點。」


村長手持木製拐杖,步伐蹣跚的往人群的方向走來。


或許是因為在他的人生中,早已見過各種場面的關係,村長的臉上一絲驚慌都沒有,反而異常冷靜的掃視著災情。


「村長!」


「不就是火災嗎?幾個人去巡視一下有沒有受困的人,其餘的人趕緊打水去!」


村長簡潔有力的下達命令,讓村民們的腦袋稍微冷靜了一點。


大家迅速分配工作後,留下少數人負責照顧傷患。


村長額頭留下了汗珠。並不是因為溫度的關係,而是害怕這只是個開始。


「村、村長!」


一名男子慌張的跑來,甚至在跑路的途中,差點摔在地上。


「什麼事可以讓你如此慌慌張張?」


「我們四周都尋過了,就是沒有看到菲爾。」


照理來說,大家逃離時的火勢還不算大,也沒有人受困火中……


難道說……菲爾是縱火者?不不,我不應該如此下定論。但…菲爾的為人確實讓人搖頭……


村長思考著,但為了大家著想,還是決定不提。


「…那件事先擱著吧。情況如何了?」


「火勢目前漸漸控制住了,但恐怕……」


「傻孩子,有什麼比自己家人的安全重要?如果沒有什麼問題,就趕緊幫忙去吧。」


然而話才剛講完,便聽遠處傳來淒厲的叫聲。


一個活生生的人就這樣從森林被丟到了村子的正中央。在臨死之前,他甚至朝著滿臉驚恐的人群伸出了手……


「救…救……」


男子滿臉是血,已經失去了雙腿。他所伸出的手…指甲似乎因為掙扎而剝落。


最後連句子都來不急說出口,就這麼失去了生命。


彷彿時間暫停了一樣,沒有任何村民做出任何舉動,僅僅注視著眼前的男子。


直到大火發出了怒吼聲,才讓人們回過神來。


「喂…這傢伙是菲爾沒錯吧…?」


「為什麼…他會變成這樣……」


「究竟是什麼殘忍的……」


原本想上前靠近菲爾的人群,在發現森林出現了動靜後,便停下了腳步。


「那是…什麼……?」



◇ ◇ ◇



「園田大人,就在前面了。」


夏海帶著海未來到了人煙稀少的森林。然而海未則是露出無法理解的模樣。


「為什麼要離開城市…?」


「或許只是一件小事,但最近部下們有打聽到…他們將在今晚血洗附近的一座小村子。」


「血洗村子只是…小事?」


海未認為自己聽錯般,重新問了一次。


「…我很抱歉。我並不是那個意思……只是…當您在人界待久了,說實在的…很多感覺都失去了……」


夏海右手輕輕放在胸口處,似乎在這段期間…發生了什麼。


「確實……依照上級天使們的觀點來看,除非世界末日、惡魔攻擊天界之外,都不是什麼值得親自出手的大事。」


「但正因如此,我們更不能就這樣隨波逐流,認為這是正確的觀念。」


夏海的飛行速度,因兩人的交談,而明顯慢了下來。


「您的指導我未曾忘記過。只是…有時候真的…很難堅持下去…」


珍珠般的淚水因種種回憶而湧出。


海未感覺到身上多了無數的水痕後,便不再多語。


就算是遲鈍的她,此時也很清楚對方現在是什麼樣的心情。


大自然的聲音陪伴著陷入寂靜的兩人,卻又令人感到不安。


「…怎麼回事?」


這股令人絕望的氣息是怎麼回事……


海未左右張望著,感受不到野生動物的氣息。


當她們來到村子附近,才察覺到透明的薄膜正覆蓋著整座村子。


「我們來晚了一步,他們已經佈下了結界…」


海未抱著嘗試的心態,指尖輕觸著結界……堅硬的表面反而讓海未鬆了一口氣。


「園田大人…?」


「夏海,請退後一點。」


夏海不疑有他,點了點頭。


確定對方已經退到了安全距離後,海未便半舉右手,召喚出十二個半徑十公分的魔法陣。


「難道您打算破壞結界嗎?!」


「在時間有限的情況下,我認為這是最快的辦法。」


「就算是您,結界也不是那麼容易就──」


夏海還來不及把話說完,海未已經先行動作了。


深藍色的光箭形成一片彈幕。箭矢全部集中往同一點射去。


宛如機槍般的射箭聲,伴隨著緩慢龜裂的聲響……很快,結界便被打穿了一個洞。


「怎麼可能…」


夏海無法置信的看著龜裂的結界。


「結界…是看施術者本身的能力。既然對方選擇大範圍的結界,那想必結界本身的防禦力也會跟著降低。就算一次性的力量不足,那持續性的往同一個點攻擊,一定也會有效果的。」


「原來如此。」


「在他們加派人手之前,趕緊吧。」


當她們來到了面目全非的村子,便看見一頭怪物正在屠殺著村民。


「園田大人……」


似乎想要提議什麼的夏海,已經被海未拋在後頭。


海未左手做出準備握著什麼的姿勢後,便出現一圈金色光環緊緊束縛在怪物的脖子上。


「咕嗚……!」


怪物丟下手上的槌子,雙手抓著那逐漸變小的光環。


無論怪物的力氣有多麼的大,光環依舊不受影響。


海未左手略有用力的抵抗著怪物的力道。但還不足以讓海未鬆手。


她似乎在猶豫著什麼,只是注視著掙扎中的怪物。


「園田大人,您還在等什麼!」


身旁友人的呼喚,讓海未終於回過神來。這次左手則是毫無猶豫的捏了起來,同時也讓光環連帶怪物的手指一起切了開來。


鮮豔的紅色四濺。對村民來說,彷彿就像是下了場短暫的血雨一樣。


夏海察覺到海未的反應有些不對勁後,趕緊上前詢問:


「園田大人,您怎麼了嗎?」


海未扶著額頭。儘管隔著面具,卻還是能感覺到海未的臉色相當難看。


「…抱歉,只是…稍微想起了過往回憶……」


海未帶著苦笑的聲音說道。


「天、天使,是天使!」


「啊啊…神終於來拯救我們了!」


底下的村民們因得救,而開心的喊著。


「對了,人界的居民似乎把我們當成什麼神的使者……要消除他們的記憶嗎?」


「……」


海未看著四散在村子四周的殘肢後,搖了搖頭。


「不……就這樣吧。」


「但是這樣違反了天界的規定……」


「我當然知道違反規定。但是我並不想奪走……他們失去親人的…記憶。」


「恕我直言,這樣只是讓他們更難過。」


「正因為這是痛苦的回憶,才更不能修改、遺忘。」


「既然園田大人都這麼說了……我明白了。」


「比起這個──」


原本以為事情終於告一段落,可以準備返回城市的夏海。在抬起頭的瞬間,一道藍影閃過眼簾──


海未的身影僅在眨眼之間,便落在了右側的森林之中,隱約還能看見她身下正壓著某個人……


「不許亂動,惡魔。」






────── Tbc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