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親暱

作者:鬼一口
更新时间:2018-06-14 14:32
点击:513
章节字数:269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顧巧函敏銳地察覺到,小橘貓似乎有些不一樣了。


一開始的時候,儘管牠偶爾也會試圖撒嬌,卻老是一副不自在的樣子,也常給人疏離、戒備的感覺。而現在⋯雖然牠還是一如既往的彆扭傲嬌,行為舉止卻多了幾分親暱的意味,牠甚至願意放鬆地窩在顧巧函身邊,任由她撫摸牠的耳朵和肚子。

為什麼呢?是什麼造成了這樣的轉變?


顧巧函想,小貓變得比較親人,是在那次可怕的災難之後。所以或許自己的從寬處理贏得了牠的信任⋯?而且印象中,牠是隻護主的貓,所以此舉肯定讓牠的好感度即刻飆升吧。她想著想著,不由得失笑了。看來這件事也可謂因禍得福?

唐研安半瞇著眼窩在顧巧函腳邊。她把自己的身體捲成球狀,恰好將顧巧函纖細的腳踝包裹起來。

這是和顧巧函同住的第五天了,自從那次驚天動地的計畫 A 失敗後,她就安分了不少,兩人相安無事地過到現在,唐研安每天吃飽睡、睡飽吃,偶爾自己偷看下電視,小日子倒也過的輕鬆自在。


顧巧函則自顧自地滑著手機,享受腳邊毛絨絨的觸感。這時,她突然想到小貓還沒有名字。

「嘿!」 她揉了揉小貓的耳朵,弄得牠不耐煩地甩了甩尾巴。

「你還沒告訴我你的名字呢!我該怎麼叫你?總不能一直喂喂喂地叫吧?」小貓卻只是抬起頭,長長地喵了一聲,就又縮回去了。

顧巧函不由得苦笑起來。也是,就算這隻貓原本就有名字,牠大概也沒法告訴她


⋯那麼⋯嗯,以研安的思路來看,她會為牠取什麼名字?


「⋯我想想,你是女生吧?」一邊說著,她一邊順手在小貓腹部摸了一把。沒想到這個舉動卻讓原本安靜的貓兒尖叫起來,立刻彈到遠遠的另一端,戒備地瞪著她嘶吼。

「別激動、別激動啊!」 她趕忙將雙手舉起,作投降態。


「我不知道你這麼在意⋯呃,我保證不碰你,真的,你先回來,好嗎?」

唐研安緊張地望著顧巧函,一步步挪移回來,最終在距離她三步遠的地方重新趴下。

方才顧巧函的舉動真的讓她極度驚嚇,要知道,當她身為人的時候,可是連顧巧函的小手都沒牽過幾次啊!

這一下就進階到撫摸⋯呃,那個地方,連個過渡期都沒有,她當然會害羞、不是、是生氣啊!


顧巧函倒是沒注意到小貓咪內心複雜的波動。她望著小貓那身光滑漂亮的短毛,說:「嗯⋯小毛?小橘?⋯嗯,我比較喜歡小橘,這個名字怎麼樣?」


唐研安一聽,差點沒掀翻面前的椅子。

小橘?!居然想叫她小橘,這是什麼粗製濫造的渾名?!那她幹嘛不乾脆叫牠小黃、小黑算了?!

她狠狠地搖頭拒絕這個提案。


顧巧函一看,大為苦惱:「嗯⋯可是就算你說不願意,我也想不到什麼更好的名字了⋯這種事,我真的不擅長⋯」

唐研安聽到這句話,忍不住噴笑了。


她想起小時候幼稚園老師讓他們種綠豆,還要他們給綠豆取名字,說是每天呼喚它可以讓它更快長高。

那時她似乎幫綠豆取了一個中二至極、奇長無比的名字, 還宣稱這棵綠豆是某某國的皇室公主,被巫婆下的詛咒變成魔法種子,只要有人能用愛澆灌她、將她培養成茁壯的大樹,她就能夠再次化成人形。

當然現在想想, 當時的自己真正是年少無知,想要讓綠豆長成大樹實在是不可能的任務,就算心中擁有包容天地萬物的大愛也沒可能。公主什麼的⋯果然那個巫婆絕對是故意把她變成綠豆的吧。

言歸正傳,那時的顧巧函很會種綠豆,正如她同樣擅長其他所有事情,她的豆苗是全班長得最高最壯的。不過,那株綠豆卻有著全世界最乏善可陳的名字:小綠。

唐研安嫌她這個名字太無趣了,她卻只是不甚在意地回答:「哦,那就改叫小豆吧。」


上了小學以後,老師要大家養蠶寶寶。

唐研安養了整整一盒,二十幾隻蠶寶寶, 還一一給它們取了名字。她特地買了本小冊子,專門紀錄每隻蠶寶寶的個蠶資料, 包括照片、名字、體長、體重、生日、外貌特徵、食量大小⋯每隻蠶寶寶死掉時, 她都會哭上半天,再小心翼翼地將它埋到花圃土堆裏,而且還要用厚紙板立個碑, 鄭重地寫下它的姓名、死亡日期與墓誌銘。

而顧巧函則是簡單明瞭地直接統稱她的蠶寶寶叫小白。當唐研安向她嚴重抗議她忽略了個蠶特質時,她只淡淡說了句:「我覺得它們看起來都差不多。要不然就給它們編號好了,小白一號、小白二號,這樣行不?」


後來有段時間,她們迷上了孔雀魚。唐研安哀求媽媽買了個漂亮的小魚缸、五彩繽紛的水晶砂、還有鄉村小屋造型的擺飾,在裡頭美美地養了四條魚。每條魚都有適合它們特徵的名字,比如看起來穩重深沉、通身黑藍色的公魚叫做長老,魚尾飄逸如裙擺、閃耀著粉紅光澤的是公主。顏色鮮豔華美、像個花花公子般俊秀的則是騎士。她甚至畫了個繪本,描寫這些魚兒們的恩怨情仇:公主被騎士的風神俊朗給迷惑,答應與他私奔,騎士卻是個名副其實的渣男,得了青春的肉體就消失無蹤。公主去向長老乞求主持公道,長老卻深深迷戀上傾國傾城的公主魚⋯

巴拉巴拉,總之就是齣沒營養的八點檔。

那時一完成繪本,唐研安就興奮地跑去向顧巧函炫耀。口沫橫飛地描述完魚兒們精彩的人生後,她好奇地問道:「小函,那妳的魚叫做什麼呀?它們有什麼故事沒有?」

得到的回應卻是精簡萬分:「小黃、小藍、喔,還有小斑一號和二號。沒有故事。」


⋯由這些回憶看來,現在顧巧函想要叫她小橘,好像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嘛!正所謂狗改不了吃屎,顧巧函這個取名無能的毛病,怕也是一輩子改不了了。


另一邊,顧巧函在絞盡腦汁思考後,也只想得到小貓與研安有一定的關聯。於是她問道:「要不然⋯叫小安可以嗎?還是小研?」

出乎意料地,小貓聽到這句話立刻激動了起來。牠蹦到顧巧函的膝上開始舔她的指尖,又試圖在有限的空間裡翻肚皮打滾。


「嘿、嘿,別這麼興奮好嗎?你就這麼喜歡這個名字?是哪一個,小安⋯?」看到小貓迅速點起頭,她忍不住笑了。

「你也喜歡叫做小安嗎?那就這麼確定囉。」唐研安望著顧巧函挑起的嘴角。


她愣愣地發現,女孩左邊頰上有個小巧的酒窩。以前怎麼都沒注意到呢⋯?還是因為將近十年沒見過她的笑容,所以忘了⋯?


顧巧函感覺小貓突然安靜下來,然後又用肉墊輕輕拍了她的臉頰一下。


她眼中的笑意更濃了,邊搔小貓的耳朵邊說:「你怎麼那麼喜歡拍我臉頰呀?想搧我巴掌?嗯?小安?」

小貓卻不理會她,只是喵嗚一聲翻過身子,臥在她膝頭闔上雙眼。事實上,唐研安正在強力壓抑脫逃的衝動。

她已經下定決心稍微改變對顧巧函的看法了,可是老天啊!這該死的女人為什麼要用這種態度對她說話?!這麼溫柔、這麼⋯呃,寵溺,還叫她小安⋯!要是顧巧函知道,正牌的唐研安就在她的膝蓋上,真不知道她會有什麼反應?要是她知道了卻還用這種口氣對待她⋯噢地獄裏的老祖宗啊!她全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 雞皮疙瘩都要掉光了⋯!

然而,儘管心中一片翻江倒海,顧巧函的膝上卻是溫暖舒適的安樂鄉。


唐研安很快就深深迷戀上這種柔軟的觸感,愉悅地在上頭打起了盹。


顧巧函有一下沒一下的輕拍成了最催眠的搖籃曲,唐研安很快就徹底拋開了心底的迷茫,墜入這幾日以來最甜美的夢境裡。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