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計畫

作者:鬼一口
更新时间:2018-06-14 14:28
点击:550
章节字数:226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這天傍晚,顧巧函難得帶著笑意打開家門。她買了幾個罐頭,打算給小貓加餐。想到昨晚牠不甘不願的絕食抗議,以及今早空得見底的食盆,顧巧函又一次忍俊不禁地彎起嘴角。

然而,下一秒,她的笑容便徹底僵在了臉上。


「⋯怎麼回事?」

房裡如同狂風過境一般,杯盤碎落一地,書架又一次倒下,床上的被單直接被扯了下來。而那隻橘色的貓咪,則事不關己地端坐在一攤泡了飼料的水中,若非牠就是這起災難的罪魁禍首,顧巧函倒是挺想稱讚牠臨危不亂的冷靜態度。

「⋯ 我問你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要這麼做?日子過的太無聊?!」

顧巧函感覺心中的怒火隨著貓咪的無動於衷燃得更旺,就像沸騰的滾水隨時要滿溢而出。她的音量不自覺地提高,在樓梯間迴盪。

唐研安不由得瑟縮了一下,她從沒見過如此失控的顧巧函。但她隨即又挺起了胸膛。

不能畏縮,不能示弱!別忘了自己下午精心設計好的計畫!


顧巧函單薄的胸膛劇烈起伏著。她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瞪著眼前罪該萬死的傢伙。她想,或許自己一開始就不該把牠撿回來,應該任意牠在那裏自生自滅。又或者,現在後悔也不算太晚,趕緊把牠趕出去,或是丟回研安的房間裡就是了⋯ 但是,她盯著這橘色的小東西越久,就越覺得,那雙水汪汪的大眼似乎閃著淚光, 而牠的姿態⋯雖然故作冷靜,卻彷彿畏懼打罵似地,不停瑟瑟發抖⋯

顧巧函向前走了幾步,回身將房門闔上。

她看著小貓全身弓起的戒備姿態,放低音量,卻依然嚴厲地說道:「聽著,我不知道你為什麼這麼愛搞破壞,也不知道你在研安那邊是不是也這樣搞,但是,在我這裡,我不允許這種情況發生。這一次,就這麼算了,但是不會再有下一次。如果再有下一次⋯」

她瞇起眼睛,滿意地看到小貓原本鬆懈下來的肌肉又再次繃緊:「我知道你聽的懂我在說什麼⋯如果再有下一次,我會毫不猶豫把你丟出去。你最好要牢牢記著。」唐研安無法置信地望著顧巧函。

她沒有看過她生氣的樣子。


的確,顧巧函一直以來都給人冷淡、不近人情的印象,但她不是個情緒波動大的人,不常笑、不常哭,自然,也很少生氣。

她生氣的樣子⋯唐研安回憶起方才顧巧函的口吻,以及瞪著她不放的眼神,瑟縮了一下。那已經不僅僅是冷淡了。而是⋯冷酷。彷彿她隨時可以衝上前來將自己千刀萬剮。


然而對唐研安而言,這還不是最令人驚訝的事情。


她最不敢置信的,是---這件事,就這樣結束了?!就這麼無聲無息地,結束了?!!

顧巧函生氣了。這是預料之中的事情。上次自己那樣搞,她還沒什麼反應,可見得過分些才能採著她的底線。但是⋯為什麼她生氣歸生氣,卻啥都沒有做?! 唐研安那時是抱著必死的決心毀滅這個房間的。她當然是故意這麼做,目的就是為了讓顧巧函爆炸---越炸越好,最好炸到直接不管不顧把她扔出房門外,這樣她就徹底解脫了、自由了。要不然虐個貓也行,毒打她、不給她飯吃都行,好歹能讓顧巧函揭下偽善的面具,也能讓唐研安認清現實,不再有莫名其妙的錯誤認知。

可是現在⋯這他奶奶的到底是個什麼情況?!正常人的反應會是這樣嗎?!

唐研安想,如果是她自己遇到這種狀況,絕對會氣的發瘋。拜託!這麼多鍋碗瓢盆欸!一個個買回來得值多少錢啊!而且這一團亂七八糟的,整理起來多麻煩多累人!更重要的是,貓咪又不是小孩子,如果是小孩,好歹還可以指揮他自己收拾善後,貓咪的話,闖了禍就只會坐在那兒裝無辜,除了賣萌屁點用都沒有⋯果然如果是自己的話,絕對絕對會果斷棄養的吧!就算貓咪再怎麼可愛軟萌毛絨絨治癒貼心小棉襖打滾撒嬌呼嚕嚕求饒都沒有用!

可是顧巧函卻⋯

唐研安看著顧巧函認真打掃的身影,心頭不禁五味雜陳了起來。


顧巧函將打破的玻璃杯撿起。重複機械性的動作讓她漸漸冷靜下來。她想,如果這真是研安的貓,那就等她回來再向她要求損害賠償;可若不是⋯那她也只能認栽了。

她還沒想清楚,如果這不是研安的貓,她又該如何是好。沒辦法把貓還給研安, 她也就只剩下兩個選擇了:繼續養,或是送人。

繼續養的話⋯就算不考慮公寓不能養寵物的規定,她也不大確定自己受不受得了。她很喜歡這隻小貓,牠的顏色、個性、鬼靈精怪的機靈都讓她想起研安,而且牠 本身也的確長得十分討喜可愛。但牠實在太調皮、太難搞了,她沒有那個心思、 更沒有那個財力去供養這位貓大爺。

可若是送人⋯

顧巧函嘆了口氣,決定先放下這件煩心事。無論如何都得等研安回來再說。

當她回頭準備將棉被鋪回床上時,正巧對上了小貓戰戰兢兢的視線。牠一發現顧巧函轉身就慌張地低下頭,卻又忍不住抬起頭偷偷瞄一眼,然後更加驚慌失措地把整個身子轉到另一邊。

顧巧函覺得小貓這種人性化的表現特別有趣,於是故意更靠近地盯著牠瞧。

唐研安不知所措地垂著耳朵,一邊慶幸貓咪臉上都是毛,不可能臉紅,一邊計算著最佳逃跑路徑。

然而顧巧函卻彷彿看穿她的心思,直接擋住了她的去路,還伸手撫弄了她的脖頸。

唐研安正準備炸毛,顧巧函卻又若無其事地把手移開了。她轉過身拿起掃把,一邊掃著地上的玻璃碎片一邊說:「這次發生這種事,我是看在研安的份上才把你留下來的。你可不要以為這就代表我不生氣了。」

小貓聽到自己的名字,驚訝地抬頭直盯著顧巧函瞧。可她卻絲毫沒有察覺,繼續道:「我不確定你是不是研安養的貓,可如果是的話,她回來發現你不見,肯定會很難過,我不想冒任何風險⋯不過,你下次如果再做出這種事,就算是一百個研安回來也救不了你的。」

唐研安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顧巧函,那個該死的萬年冰山,在顧慮自己的心情⋯?!!

事已至此,她不得不思考,或許顧巧函真的和自己想的不一樣,或許她也沒那麼冷漠高傲⋯?或許她真的有把自己當成朋友,儘管自己後來老是無視她⋯

她想,顧巧函是沒有必要對一隻貓說謊的,所以這次,或許自己真的可以相信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