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心動

作者:鬼一口
更新时间:2018-06-14 14:33
点击:539
章节字数:396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六天一早,唐研安剛睜開眼,映入眼簾的就是顧巧函籠在晨光下的側臉。

她心中一跳,差點蹦了起來,卻又擔心吵醒顧巧函,硬生生將尖叫吞了回去。 我怎麼會在這裡?!


嗯⋯印象中昨晚明明是睡在顧巧函膝上的,至於後來發生了什麼事,她完全毫無記憶。

所以果然是顧巧函把她移到床上的嗎?貓咪應該是警覺性很高的動物,她卻還是和身為人類時一樣,一睡著了就像死豬似的,管他天崩地裂海枯石爛也不會醒,被移動時自然也毫無所覺。看來就算變成了貓,她也只是個粗製濫造的仿冒品而已啊⋯

唐研安稍稍感嘆了一番,注意力便被一旁熟睡的女孩吸引過去了。


印象中曾經看過某個作家形容破曉的曙光是玫瑰色的紅酒,當時她還嗤之以鼻, 認為那只是文藝青年不切實際的妄想。畢竟在台灣的都市,誰看過玫瑰色的朝陽啊?頂多就是一團灰濛濛的霧氣中,隱約射出的白光罷了。

然而現在凝視著顧巧函美好的輪廓,她不得不承認這個比喻的真實性---晨光彷彿在女孩面上鋪了層玫瑰織金的輕紗,使她臉上極其細微的絨毛都染成了金棕色。

唐研安著迷地望著顧巧函微張的嘴唇。平常顧巧函看起來完美得像個賽璐珞娃娃,光滑、冰冷、精緻、蒼白,距離自己異常遙遠;這一刻,清晨的光線與氛圍,卻使她鮮活起來, 賦予了她血肉、生命,以及帶著淺粉色調的溫情。

唐研安細數顧巧函微微透明的纖長睫毛,抑制不住觸摸她的渴望。她想要感受她玫瑰色的眼皮下眼珠的輕顫;想要確認溫暖的血液在她皮膚下流動的聲響⋯


正當唐研安越貼越近,幾乎要趴到顧巧函胸口上時,鬧鐘卻突然極度不識相地鈴鈴作響起來。

唐研安在極度驚嚇之際咕咚一聲跌下了床。

而迷迷糊糊醒過來的顧巧函,則是完全忘了原本床上還有一隻貓,懶洋洋瞥了眼以奇怪姿勢趴在地上的唐研安後,就去洗漱更衣、準備出門了。


唐研安蹲在窗台前,心頭一片亂糟糟的情緒。顧巧函在出門前特地為她開了個罐頭,說是怕她老吃飼料會覺得膩。但是唐研安不領這個情,她毫不客氣、連推帶拉地把顧巧函送出了房門。

她需要獨處⋯經過早上那件事後,她有點沒辦法直視顧巧函的雙眼了。自己到底為什麼會做出那種事呢⋯?

唐研安只要一想起那時與顧巧函之間零點一毫米的距離,就禁不住如煮熟的貓一般全身滾燙。

她那時⋯她那時,正在凝視的,是顧巧函的嘴唇。所以,如果鬧鐘沒有響⋯啊啊啊啊啊啊!

唐研安終於忍不住驚聲尖叫了起來。


老天,她到底有什麼毛病?是被下了降頭,還是卡到陰了?!


為什麼她無論吃飼料、喝水、看電視、或是打盹時,腦海裡反覆播放的都是顧巧 函嘴唇的特寫鏡頭?!而且這腦內影音還先進地自帶五感,嗅覺觸覺聽覺全包了, 唐研安到現在還能鮮明地憶起那時緊貼身側的體溫、顧巧函呼吸輕微的起伏,以 及那淡淡的縈繞鼻尖的洗髮精香氣⋯沒錯就是現在房內的味道!

噢,天哪,唐研安覺得身處這個房間就像是被億萬個顧巧函包圍,教她難以平靜。


她覺得全身發熱、呼吸困難、腎上腺素飆升⋯如果對方不是顧巧函,她會明確地告訴自己:親愛的,妳戀愛了。妳擺明了深陷情網,無可救藥、難以自拔!

可是!對方偏偏是顧巧函! 怎麼可能是顧巧函呢!

唐研安陷入了無盡的思想鬥爭。



顧巧函回到家後,發現貓咪小安又變得怪異起來。


明明前幾天她回家時,小安都會上前磨蹭兩下權當招呼,今天卻躲得遠遠的,唯獨兩隻大眼睛緊盯著她不放。

她以為又是自己做了什麼事惹牠不高興了,可這次任憑她怎麼誘哄,小安都不為所動。

顧巧函只好嘆了口氣,坐到桌前開始吃飯,然而過程中她卻一直感受到背後直勾勾的視線,轉過頭時,總是能精準捕捉到小安撇過頭的瞬間。


「小安,你又怎麼了⋯?飼料吃膩了,又想搶我的晚餐嗎?嗯?」橘色小貓卻在她說話時就直接溜到了櫃子的縫隙間。

「嘿⋯別這樣⋯別生氣了好嗎?不然這樣好了,我讓妳吃一口烏龍麵?很香的喔, 給你吃,要不要?」

唐研安一聽這話,立刻就想衝出去。


烏龍麵!而且是日式炒烏龍!上帝啊!她已經一個星期沒有吃人類的食物了,魚酥再怎麼脆也不能當正餐天天吃啊!

可她又硬生生地停下來腳步。


不行,絕對不能靠近顧巧函⋯靠近了一定會被摸的,她現在沒辦法⋯沒辦法接受那麼親密的觸碰!絕對絕對不行!要是到時候直接噴鼻血倒地身亡怎麼辦啊! 太丟臉了!

顧巧函看著櫃子後晃動的暗影,嘆了口氣。這次又在鬧什麼彆扭呢? 她在用電腦時,發現一件更奇怪的事。

有好幾次她都用眼角餘光瞥到小安想要向她走來,可是每次都是走不到幾步,牠就又掉頭衝了回去。後來她甚至看到小安在甩自己巴掌,還用頭撞牆⋯這是怎麼搞的?就算再怎麼聰明,貓咪會做出這種自殘的行為嗎?不、不對,現在的問題是,小安該不會精神上出了什麼問題吧?該不該帶牠去看醫生⋯?

「小安!停下來!你信不信如果你再這樣做我會直接把你綁起來?!」


顧巧函急匆匆地走向牆邊,用難得嚴厲的語調低吼。當她伸手要抱小貓時,卻發現牠驚慌失措地逃開了,還一邊發出咪嗚咪嗚的委屈叫聲。

「怎麼了⋯?」

顧巧函以為是自己剛才太兇,嚇到牠了,於是放軟聲調解釋道:「我剛才不是真的要罵你,只是不想你受傷⋯我向你道歉,原諒我,好不好?過來吧,今天都還沒有抱到你呢?」

但是小安卻仍然不肯靠近。被顧巧函截斷退路後,牠就瑟縮在牆角,擺出了防備的姿態。

顧巧函皺起眉頭。


小安已經一段時間沒有這樣過了,而綜合剛才牠的行徑,似乎也不是因為真的討厭自己,否則就不會試圖靠近⋯那麼,該不會是因為今天身上有牠不喜歡的味道⋯?或是衣服顏色太刺眼⋯?

她問道:「是因為我身上有什麼奇怪的味道嗎?印象中,我今天下午好像摸了一隻野貓⋯不然我先去換衣服?」

說話間,她已經走到床邊,打算把上衣脫掉。


唐研安一看大驚失色,發揮超常的速度猛地飛撲到顧巧函身上阻止她,還順便把她掀開的衣角拉好。

開什麼玩笑!她就是因為不想失血過多而死才想盡辦法遠離顧巧函,可要是顧巧函現在就在她面前裸奔,那先前的努力不就前功盡棄了?!

⋯話說回來,顧巧函的腰真細⋯皮膚真白⋯腿的線條真美⋯

她忍不住在腦內反覆重播方才那瞬間的驚鴻一瞥,驀地感覺到,一股汨汨的溫熱液體緩緩自鼻孔流出⋯

「小安!!!你怎麼了?!」


顧巧函還來不及為小貓主動的投懷送抱感到高興,就被沾滿那張橘色小臉的鮮紅嚇了一跳。

「你⋯流鼻血了?!貓咪也會流鼻血⋯?」

她也顧不得那麼多,趕忙去拿了毛巾、冰塊,用人類的方式先行處理。小貓倒也乖巧,配合地在她懷中乖乖將頭向後仰,不一會兒鼻血便止住了。

「真是⋯嚇死我了⋯好了,沒事了吧?不生氣了?」唐研安窩在顧巧函臂彎中, 舒服地將頭蹭向她的胸部。歷經剛才有驚無險的意外後,她也想通了。

反正無論如何都會流鼻血嘛,那就乾脆順其自然好啦!而且,既然有幸變成一隻貓,當然要利用身為萌寵的優勢為所欲為啊!比如像現在這樣,就算意(ㄍㄨˋ) 外(ㄧˋ)地拉掉顧巧函的肩帶,肯定也只會得到哭笑不得的輕拍,又或者,要是她直接把手放在顧巧函軟綿綿的胸部上⋯顧巧函根本連反應都不會有嘛。所以說,這就喵星人至高無上的權力啊!哇哈哈哈哈!!直接碾壓一趴變態痴漢!那些對顧巧函垂涎三尺的男人們絕對會恨死她的啊哈哈哈!

顧巧函倒是完全沒有察覺自家小貓起的邪念。


她念叨著:「你是不是水喝的太少了⋯?還是太熱、火氣大?但是現在是冬天啊⋯ 貓咪是不吃蔬菜的,那除了多喝水也沒別的辦法了⋯」

而唐研安則安靜地閉上了雙眼,方才的精蟲衝腦讓她感到有些疲憊。她突然覺得一陣鼻酸。

儘管一直說什麼自己最討厭顧巧函了,可是這些天以來,唐研安也不得不承認⋯ 其實顧巧函也沒有自己說的那麼糟糕、那麼驕傲冷血,她只是不大擅長表達情感, 又有些太過理智而已。可她其實⋯人還是挺好的,像她現在不就是在真誠地關心著一隻與她無親無故的小貓咪嗎?

⋯唐研安心想,這下可好了,她對顧巧函的渴望已經不僅僅是肉體,而是進階到了心靈⋯她終於不得不承認,自己的確是喜歡上顧巧函了。


⋯可是,她不想要喜歡她。

喜歡有什麼用?顧巧函又不會和她在一起。她那麼美、那麼優秀、那麼迷人,以後一定會找一個帥氣多金的高富帥,在沙烏地阿拉伯的大飯店完成求婚,在歐洲舉行夢幻的海灘婚禮,然後生幾個可愛的小公主小王子,住在有花園與游泳池的獨棟別墅,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唐研安自知配不上她。

而且,連最重要最基本的唯一一個條件,她都不符合,她哪敢說她喜歡? 她們兩個,都是女生呀。

唐研安不覺得同性戀有什麼不對、有什麼不好。她覺得喜歡了就是喜歡了,也沒有辦法嘛。可這不代表顧巧函也會這樣想。

如果她真的告白了,顧巧函一定會像她闖禍時那樣,用一種為難但是包容的態度面對她,用最輕柔的方式婉拒她⋯

所以她絕對不會告訴她。

現在這樣⋯就很好。

唐研安在顧巧函懷裡,緊緊地蜷縮成一團。


現在這樣很好,她可以毫無顧忌地向顧巧函撒嬌,不用擔心被懷疑、被戳穿。她可以與顧巧函無比親近,每天陪著她醒來、伴著她入睡,感受她毫無嫌隙的溫柔。這樣才是最好的⋯

唐研安突然忍不住想要大哭。


她覺得肚子好痛,覺得心裡好委屈。她想要顧巧函再把她抱得緊一些,再摸摸她的頭,可是顧巧函在忙,根本沒有心思注意她⋯



十點一到,顧巧函便打算把小安抱回窩裡,自己先去洗澡,但她卻突然發現衣服有些濕濕的,染上了深深淺淺的水漬。她不明所以地望向小安,只見牠已經睡著了,小臉上的橘毛卻黏得一條一條,眼窩周圍更是濕成了深棕色。

「怎麼回事⋯?這是⋯牠在哭⋯?貓咪也會哭嗎⋯?」

顧巧函不敢確定,卻還是不由得心疼了起來。她將小安改而放到自己的枕邊,用濕毛巾輕輕為牠擦臉。橘色小貓只是喃喃地嘀咕了幾句,卻沒有醒來。

沖澡時,顧巧函思索著,有什麼事情會令小安難過⋯?畢竟只住在一起幾天而已, 她不大了解這隻貓咪,唯一能想到的也只有,或許是想念主人了⋯? 想起唐研安, 她眉間的摺痕更深了。

研安她⋯還沒有回來。已經一個禮拜了。就算心血來潮出國旅遊,也該回來了吧⋯?

為了不讓伯父伯母無謂地擔心,顧巧函並沒有告知唐研安父母這裡的情況。 可若是明天研安再不回來⋯

顧巧函決定再等一天。真的沒辦法的話,後天她就會打給唐阿姨,和她討論接下來該怎麼做。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