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在那之後 (下篇)(by 22)

作者:超级西瓜皮
更新时间:2018-01-19 22:26
点击:806
章节字数:825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晚上七點,歡唱Ho的會館內──


在穗乃果的引領下,妮可與真姬走進其中一個VIP包間。


房間約有50坪,後方的牆面有著一大排的真皮沙發,前方有個特以木頭架起的約10公分的演唱台,有專屬的燈光設備,、還有50吋的液晶螢幕,台上邊角處還有個可以點歌的觸碰機台。


「要我們拿的東西在……穗乃果──!」妮可環視了一圈,正要發問卻只瞧見穗乃果落荒而逃的背影。


居然就這麼被丟在這了,妮可氣噗噗的抱怨著:「絢瀨繪里到底搞什麼鬼?等她回來我一定要好好教訓——」話還沒說完,就被一只由身後伸過來的手捂住了嘴,隨後便聽見那熟悉的、飽含笑意的嗓音,至耳邊響起,「我彷彿聽見妮可在想我~~」


妮可愣了愣,轉頭便要發作:「絢瀨繪里──!」但捂著她嘴的手卻被另一人拉了開來。


「不好意思,可以不要對我女朋友毛手毛腳嗎?」


真姬抓著繪里的手,反手一壓,繪里便疼的哀哀叫,趕忙賠笑道:「這不是真姬嗎?好久不見了,最近過的如──哇啊……」話才說到一半,便被真姬拉到旁邊。


見真姬沉著臉望著自己卻不發一語,繪里不免有些緊張:「怎、怎麼了?」


真姬瞪著她,好一會兒才開口:「妳……妳和園田,還好嗎?」


雖然語氣有些彆扭,模樣卻是十足十的認真,令繪里不禁莞爾。


巧妙的把笑意藏起,繪里垂下眼,沈聲道:「還行吧,除了……」說到這卻停了下來,嘆了一口氣,又道,「算了,還是別提了吧。」


真姬不免焦急了起來:「除了什麼,妳快說啊!」


「除了……沒有做那檔事~其餘都很好喲!」繪里一口氣說完後,沖著一臉迷茫的真姬調皮地眨眨眼。


真姬瞪了繪里一眼,「……我看妳可能有性欲亢進的問題,要不要幫妳開個腦子治療?」


「嗚哇……真姬醬好可怕,十足十的庸醫啊……」


「絢瀨繪里──!」


見那兩人在一旁交頭接耳不知說些什麼,隨後又打鬧嘻笑地很是愉快的模樣,妮可有些不是滋味。


雖然她清楚繪里跟真姬沒有什麼,頂多也就損友關係,但看著這兩人玩鬧的親暱模樣,妮可又有一種說不出的酸澀。


她忍不住走上前一把將真姬拉到自己身後,對繪里說:「所以是什麼事?妳終於打算回來拍戲了嗎?」


「沒什麼,就想找你們聚一聚~拍戲的事晚點說。」說到這繪里話鋒一轉,偏頭笑得狡詐,「妮可,你吃醋了?」


「才沒有!」妮可宛若炸毛的貓咪,丟下這句話後便拉著真姬往擺著熱騰騰菜色的桌子走去。


看著妮可雖在氣頭上卻仍不忘幫真姬添飯的模樣,繪里笑得很是愉悅。直到這兩人都開始用餐,繪里才像想到什麼般急急地轉過頭。


只見海未不發一語拉著她衣角,低著頭有些委屈的模樣,繪里趕忙問道:「怎麼了?妮可剛剛欺負你了嗎?」


海未搖了搖頭正要解釋,卻聽見門口那傳來一嘹亮女聲:「絢瀨繪里──!」

隨後一只纖細的臂膀便勾上繪里的肩膀,「妳終於捨得回來了啊?這麼久也不聯絡一下。」說完後像報復似的,以另一隻手揉著繪里的頭髮。


來者有著一頭淺棕色短髮,與繪里相似的海派作風與那雙炯炯有神的翠綠雙眸,讓海未有種說不出的眼熟。


正當海未還在思考這人是誰時,又有兩個人走了過來,有著波浪捲長髮的女子走到那人的左側,另一位有著一頭黝黑長直髮的女性則走到了繪里的右側。


「翼別這樣,絢瀨的頭髮都被妳弄亂了。」女子說著,抬手將翼的手撥開,隨後她就注意到了海未,「絢瀨,這位是?」


好不容易從翼那掙脫出來,繪里趕緊走到海未身側,猶如宣示主權般,右手攬著海未的腰,笑著說道:「這我女朋友,海未。」


說完後繪里也不忘跟海未介紹:「海未,這三位是A-Rise的成員,由左至右分別是:統堂英玲奈、綺羅翼、優木杏樹。」


杏樹這會兒終於認出了海未,「啊……妳是電影原作的作者,園田老師吧?」


突然被提及了姓氏,海未先是一愣,好一會兒才僵硬的點點頭,「嗯……是的。」


「哦~女朋友啊……」英玲奈打量著海未,露出曖昧的笑容。


海未被看的很是不自在,正當她打算說些什麼時,門口那卻傳來了熟悉的呼喚聲:「海未醬!」


只見小鳥捧著一盤精美的和式點心對海未招手。


海未瞬間宛如得到了救贖,她朝A-Rise等人點點頭:「妳們慢慢聊,我過去一下。」


說完後便直直往小鳥那走去。


小鳥領著海未到桌子旁坐下,一旁的穗乃果早已塞了滿嘴的食物,瘋狂地大快朵頤著。


小鳥對穗乃果這模樣也不甚在意,如同習慣了一般,她朝海未笑了笑:「海未醬也吃點吧?這都是我做的,而這些點心是穗乃果老家送過來的。」


海未接過了小鳥遞上來的饅頭,「謝謝。」咬了一口後,懷念的味道馬上就讓海未放鬆下來。


見海未一連吃了兩個饅頭,小鳥只是笑著把熱茶端到海未面前,她還沒有想好該怎麼開口。


此時,一旁的穗乃果卻突然冒出一句:「海未醬,妳家那件事是真的嗎?」


海未嗆了一下,茶隨之灑了出來,小鳥連忙拿著紙巾替海未擦去手上的茶水。


海未卻放下了茶杯,一把捉住了她的手:「小鳥……妳聽到了什麼嗎?」


小鳥移開了目光不敢與海未對視,怯生生的回答:「媽媽……媽媽有稍微提一點……海未醬妳什麼都沒跟我們說……」說到這,小鳥的雙眸浮起了一層水霧,語氣很是委屈,「明明不用一個人承擔也可以啊……我們不是好朋友嗎?」


海未看著小鳥,好一會兒才搖了搖頭道:「不是。」隨後一把抱住還呆愣著的小鳥,「是比朋友更重要的,獨一無二的青梅竹馬。」


「對不起,沒有告訴妳們就離開了,但我不是一個人了,所以……請不用擔心。」海未邊說著邊輕撫著小鳥的背。


分別近一年,小鳥沒什麼變,依舊是這般纖細可人的身形,依舊是那個心細又體貼的她。


這讓海未十分安心。


穗乃果看著靜靜抱在一起的兩人,忍不住開口:「穗乃果也要。」隨後掛著傻氣的笑容便抱了上去。


抱成一團的三個人不自覺地就笑開了,她們彷如回到年幼的時候,臉上的笑容天真而愉快。


「啊、對了!」穗乃果忽地一喊,被她攬在懷裡的小鳥及海未隨即困惑地抬頭望著她。


只見穗乃果忽地皺起眉頭,沉吟了一會兒才開口問道:「吶、海未醬!所以……妳和繪里和好了嗎?」


現在才問這個?!


海未愣愣地看向小鳥,卻發現對方也是無奈地苦笑。只能說……果然是穗乃果的風格啊……


見穗乃果眼巴巴的望著自己,被瞧得有些不自在的海未咳了兩聲:「先放開吧,抱太緊了。」


穗乃果依言鬆開了懷抱,但雙眼仍是眨也不眨地盯著海未。


「我們和好了,這一年是她陪著我、帶著我環遊世界……」海未啜了一口茶想強裝淡定,但染的艷紅的雙頰卻洩漏了她的心情。


與嘴巴圈成O型,用著曖昧語調附和地穗乃果不同,小鳥看著海未這模樣,許久才輕聲問道:「她對妳好嗎?」


海未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見狀,小鳥不禁露出一抹安心地笑:「那就好。」


隨後三人便聊著海未出國的趣事,比如說繪里其實記路不太行,或到哪裡都被搭訕什麼的。邊聊邊吃,盤子不知不覺間便見底了。


「我再去拿點吃的過來。」說完小鳥便起身離開包間。


到廚房又裝了些熱騰騰的食物後,小鳥端著兩大盤的餐點走回包間。


遠遠的看見一個帶著帽子,穿著駝色大風衣,明明在室內還帶著一副大墨鏡的可疑人物在門口觀望。


小鳥看著那人的背影,似乎是認出對方,不甚在意地走上前:「那個……不好意思。」


原本正在門上圓窗窺望的人,被小鳥這一喚,急忙轉過身,神色驚慌的看著小鳥。


對於對方這樣誇張的反應,小鳥只是朝對方抱歉地笑了笑:「可以幫我開個門嗎?」


「好、好的。」那人怯生生地應了聲,替小鳥推開了門。


小鳥禮貌地笑了笑:「謝謝,如果不麻煩的話可以幫我拿一盤嗎?有點重……」說完她朝較裡面的桌子示意,「就幫我放到那就好。」


那人雖愣了一下卻沒有拒絕,接過了小鳥手上的餐盤往她指定的位置走去。


走到了指定的位置,桌旁坐了兩個人,但在包間內昏暗的光線中看的不是很清楚。


「失禮了……」放下手上裝滿食物的餐盤,那人轉身便要離開,卻被一雙纖細的手臂拉了回來,「喂喂──妳要去哪?」


將那人拉到自己身旁的位置,妮可以鄙視的神情掃了她一眼:「妳這可疑的裝扮是怎麼回事,花陽?」


「矢、矢澤前輩……」花陽將食指拉到唇前,做了一個『噓──』的動作,隨後指了指在大螢幕前,抓著繪里唱的不亦樂乎的A-RISE,小聲地說道,「您找我有什麼事……我在這的事情被發現的話,會發生不得了的事的……」


妮可困惑的看了看A-RISE又看了看花陽,這才像想起什麼般,「啊對!妳加入了那個謬……」


花陽趕忙將妮可的嘴摀上:「別說啊!被聽到怎麼辦!?」


見花陽這副緊張的模樣,妮可沒好氣地撥開她的手,「知道啦!」妮可從包裡拿出一張板狀物塞進花陽懷裡,「挪!這是希要我給妳的。」


「希?矢澤前輩怎麼會認識……」


「嘛……說來話長。」輕鬆帶過了花陽的疑惑,妮可撐著下頷,望向花陽的赤色雙瞳內滿是不解:「倒是妳怎麼瞞著她妳是藝人的事?還有啊──要A-Rise簽名這種事,對妳來說明明不難,為什麼要特地讓希跑一趟演唱會?」


被這樣問了,花陽先是一愣,隨後露出苦澀的笑容,解釋道:「藝人的事是想穩定一點後再跟希說的,畢竟再加入那個團隊前,我的工作一直都……有一陣沒一陣的,常常也都在公司培訓。」頓了頓,「以希的個性的話,要是跟她說了,她肯定會要幫我慶祝的……」


妮可認同的點點頭:「那傢伙的確爛好人過頭了。」說完也不催促花陽,只是兀自盯著她看。


被妮可看得很是不好意思,花陽無意識地拿起妮可剛剛塞給她的板子遮住了半張臉:「A-Rise的演唱會原本是我自己要去的,但那天突然接到了工作通知,才會託希去幫我買周邊拿簽名的……」


聽完後妮可沒好氣地哼了一聲:「周邊就先不說了,你在Ho也沒少遇過A-Rise吧?做什麼非要人擠人的去演唱會拿簽名?」


彷彿被踩到尾巴的貓咪,花陽瞬間跳了起來:「不一樣的!作為支持他們的粉絲去演唱會現場拿簽名,跟在Ho以藝人身分拿到的是不一樣的!」


「喂喂……你不是要低調嗎?」白了花陽一眼,妮可抬頭朝台上的A-Rise看去。


見他們仍是圍著繪里,抓著麥克風唱得不亦樂乎的樣子,妮可才放下心轉回來,「那希託我要得這個簽名妳是不要了吧?不要就給我吧,A-Rise的簽名還是很值……」


話還沒說完,台上傳來的騷動頓時吸引了妮可的注意力。


「喂喂!絢瀨妳唱歌不行啊──才一節就兩個音沒到點,不及格!」翼如此批評道,微紅的臉頰與桌台上數個空杯彰顯了她微醺的狀態。


「啊哈哈哈……抱歉抱歉。」跟喝醉的人講道理是沒用的,深諳此道的繪里也不甚在意,只是笑著打哈哈。


「嘖,真沒趣,就沒有其他人可以陪我唱歌了嗎?」帶著醉意的翼環視包間,視線瞬間停在花陽身上,「就是妳了!神秘兮兮的樣子,上來唱兩首!」


突然被點名,花陽先是嚇得顫抖了下,待她反應過來時,翼已走到她面前一把拽起她的手,花陽沒來的及反應,頭上遮擋的帽子與大大的墨鏡便這麼掉了下來。


原本笑著看好戲的英玲奈與杏樹瞬間一僵:「妳、妳是謬斯的……」


「啊?謬斯?!」


短短兩個音節如炸彈般引爆翼的情緒,只見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轉過身,雙手緊緊扣住花陽的肩,不知是酒精催化還是因怒氣而脹紅的臉湊的相當近,近得花陽都可以聞到她口中的酒氣,那雙瞪大的美麗眼眸中滿是怒意。


被翼這副殺氣騰騰的模樣嚇到,花陽原本拿在手上的白色板子掉了下來,喀啦一聲掉在地上,原來是塊簽名板,而板子上正是A-Rise豪放不羈的簽名。


似乎沒料到自己視為死對頭的謬斯成員會拿著自己的簽名,翼呆呆地望著簽名板上龍飛鳳舞的字跡,許久才回過神:「妳……妳是我們的粉嗎?」


「是、是的……從妳們最初出道時我就一直是你們的粉……我還有原裝版的"Shocking Party"……」花陽緊張地不僅手心冒汗,連聲音都微微顫抖。


那就是一個標準看到自己偶像的表情啊!


「這樣啊……」翼有些尷尬地鬆開抓著花陽的手,沒一會兒她便換上了自己的招牌笑容,對花陽說:「那……一起唱首歌吧!」


原先還繃緊神經,打算見狀況不對就架開翼的英玲奈和杏樹,這會兒終於鬆了口氣。


英玲奈伸了伸身子:「我累了,先休息一下。」


杏樹一聽也想跟上去,但才走沒兩步便被翼拉了回來,「杏樹也一起吧。」


於是她只能已羨慕的眼光望著英玲奈逐漸走遠的身影。


一旁的繪里則趁著剛剛的騷動,從台上溜了下來,瞥了一眼離門口最近的桌子,海未仍坐在那與她的兩個青梅竹馬有說有笑。


不是過去的好時機呢……


繪里垂下了眼眸,唇邊的笑意頓時有些苦澀。此時,繪里注意到妮可正朝自己招手,她先是困惑地指著自己,再看到妮可果斷的點頭後,才順從地走到妮可身旁。


與海未的位置相反,妮可與真姬坐在包間最內側的角落,這角落離歡唱台雖然較近,卻因為包間內的燈光設計,較不易看清楚這側的動靜。


繪里坐到妮可身旁,坐在另一側的真姬瞧了她一眼,便也沒說什麼地兀自喝著酒,看上去對兩人靠在一塊兒說話並不是那麼在意。


繪里才剛收回觀察的視線,妮可便開口了,「工作的部分,妳打算怎麼辦?要我最近就開始幫妳準備嗎?」


「啊……其實我也正想著要跟妳商……」話才說到一半,繪里便注意到英玲奈從台上走下來且毫不猶豫地朝海未的方向前進。


繪里著急地站起身卻被妮可怒氣沖沖地抓了回來:「欸妳這人,把話好好說完!」見繪里神色慌亂,妮可疑惑地跟著她的視線一同看去。


只見英玲奈已走至海未面前,講沒幾句話,原本坐在海未身旁的穗乃果便開心地起身朝歌台奔去,另一旁的小鳥則走出了包間,隨後英玲奈便在海未身旁坐了下來,半側過身拉近了與海未間的距離。


礙於角度關係只能看見英玲奈的背影,不過正也是因為這樣才更引人遐想。


妮可地收回了視線,轉而看向繪里,見對方忐忑地幾乎坐不住的樣子,妮可瞇起了眼睛,問道:「她不就是去跟園田老師打個招呼嘛~有什麼好擔心的?」


「但我們……」繪里才剛要回覆,便被妮可捻了一塊日式點心塞住了嘴。


妮可不耐煩的嘖了一聲,「先說說工作的事吧,說完就讓妳過去,省得妳在這邊魂不守舍的。」


繪里點點頭,將點心嚥下後便將關於工作的想法大概略陳述了遍,直到她停下來喝水,妮可才開口:「妳啊……感覺變成熟了呢。」


突然被妮可這麼稱讚,繪里嗆了一下,茶水也隨之濺出。


「收回前言。」妮可抽了幾張紙巾遞給她,「不得不說我挺認同園田老師……抱歉,現在是海未吧?我覺得她的想法是正確的。」


「以海未的文筆,的確仍有可能再次在文壇上發光發熱,但筆名就要審慎考慮了,再來就是出了這麼大的事,跟園田家有利益關係的出版社肯定是不會再錄取她的作品……倘若真如妳說,海未有熟識的導演且對方也有意培養她的話,換個跑道,未嘗不是一個更好的選擇……」


說到這妮可停了下來,嘴角的笑意頓時多了幾分耐人尋味:「畢竟娛樂圈這麼深,膽大的人也不少,在這裡的話,怎麼樣還是有點機會的。」


聽了妮可這番話,繪里這才如釋重負地鬆了口氣:「太好了……」


「先不說海未了,妳自個兒呢?準備好回來沒?」


繪里愣了下,握著茶杯的手下意識地收緊:「我隨時都可以,但……還有機會嗎?現在……嗚!」


突然被重重地彈了額頭,疼的繪里趕忙掩著頭,一臉無辜的看向施暴的妮可。


「我說妳啊……是不是太小瞧妳的經紀人了。」妮可睨了繪里一眼,「妳只需告訴我妳的意願即可,剩下的不用妳操心。」


繪里看了妮可好一會兒,才放下掩住額頭的手,說道:「謝謝,又要給妳添麻煩了。」


「妳是還想再吃一記是嗎?」妮可說著作勢抬起手,嚇得繪里趕緊護住額頭,見對方這慫樣,妮可沒好氣地收回手,「早在簽下妳時,就注定要在妳後面收拾了,妳給我惹的麻煩從來沒少過,倒是現在才覺得不好意思?」


繪里有那麼點兒感動,雖然妮可講話總是很不客氣,但卻從來沒有置她於不顧,再復出肯定是困難重重,但她卻連絲毫猶豫都沒有,一口應了下來。


言語無法表達她的喜悅及感激,於是繪里放下了手上的茶杯,張開雙臂就這麼朝妮可抱了過去!


然而卻撲了個空。


繪里愣愣地抬起頭,只見真姬將妮可緊緊擁在懷裡,不悅地皺起了眉頭:「話講完了吧?」順手朝海未那一指,「位置也空下來了,妳快過去。」


繪里急忙轉頭一看,英玲奈果然端著一杯酒站起身。見狀,繪里也不再多話,起身便朝海未的方向奔去。


「海未──!」


「繪里?怎麼了?這麼著急。」看著繪里一臉又急又喘的模樣,海未拍了拍身旁的沙發,「先坐下來吧,小鳥去給妳調酒了。」


調酒?


繪里困惑地眨了眨眼,這時她才看到海未身前的桌上有一杯乳白色的調酒。海未注意到了繪里的視線,提手將酒端到了她的面前:「這是剛剛統堂小姐請小鳥調的,我對酒沒什麼研究……但沒聽錯的話,應該是叫做『雪白佳人』吧?」


說完,海未將酒杯帶到鼻前嗅了兩下:「嗯……有檸檬的香氣。」啜了一口,酸甜的滋味瞬間充盈口中,嚥下後尾勁便湧了上來,火辣辣的燒著。


原來如此。海未輕勾起嘴角,悄悄地將酒杯放回了桌面。


繪里就沒有海未這般的輕鬆愜意了,「吶、海未,剛剛……英玲奈和妳說了什麼嗎?」


海未看向繪里,繪里的緊張與不安顯而易見,無論是她那手足無措捏著手的舉動,抑或是帶著些許顫抖嗓音。


海未垂下了眼,避開繪里那閃爍的雙眼,淡淡地開口:「其實也沒有說什麼……」


原本放在腿上的雙手突然被繪里握住了,海未顫了一下,這才抬起眼看向繪里。繪里的臉脹得通紅,眼睛也有點紅,很是著急地模樣,「海未,妳聽我說,我跟英玲奈──」


沒等繪里說完,海未掙脫開她的手,一手將繪里的手牢牢收在手裡:「冷靜點。」另一手則輕輕地撫上繪里的臉頰,「不管妳跟她之間有過什麼,都過去了,不是嗎?」


海未的神情十分認真,看過來的視線佈滿真誠,繪里甚至可以從那雙清澈的眼睛中看見自己的倒影。


「我不會去過問妳過往的情史,也沒那個必要……事實上,能和妳這樣在一起,我就已經很滿足了。」


繪里聽著聽著,眼淚就這麼掉了下來。


「咦?繪、繪里?」繪里這一哭,海未反倒緊張了起來,只見她左右環視卻找不到紙巾,桌上只有穗乃果用過的紙,而自己的包包又在遙遠的另一邊。


看著繪里哭的兇猛,甚至抬起手去抹自己的雙眼,海未一個著急,一把拉過對方的雙手,順勢將唇貼了上去。


將泛著鹹澀的淚水一點一點地舔乾淨後,海未這才會意到自己做了多麼令人害羞的舉動,臉頰湧上熱潮的同時,她下意識地要退開身子,卻被一雙纖細的臂膀牢牢禁錮,海未只得愣愣地望向繪里。


繪里的雙頰也染上了艷麗的緋色,湛藍的雙眸看上去有些迷濛而找不到焦。見狀,海未只覺得自己的心跳瞬間漏了一拍,她慌忙地移開視線,目光卻好巧不巧地停在了對方粉色的雙唇上。


只見那雙上了唇蜜的薄唇輕啟,溢出了微弱的呼喚:「海未……」


顫抖而略沉的嗓音滑進耳朵的瞬間,海未猶如渾身過電般顫抖了下,原先清澈而略帶驚慌地眸子瞬間沉了下去,她捧著繪里的臉,順勢便吻了上去。


似乎聽到了人們的驚呼聲,但那已經不重要了,加深了熱吻的同時,吵雜的音樂似乎飄到了很遠的地方,只有與對方共鳴的心跳聲是那麼的清晰。


「哇……」端著調酒走進來的小鳥,看到這兩人忘我擁吻的模樣也很是驚訝,瞥了一眼面前的調酒『阿拉巴馬監獄』,不由自主勾起了嘴角。



"若說愛情是囚禁戀人的監獄,那沉浸在只有彼此的甜膩空間中,不也是件很浪漫的事嗎?"








「吶吶、知道嗎?最近很火紅的電影!」


「知道知道!就絢瀨繪里的新作品嘛!聽說才上映兩天就衝上了票房冠軍!劇本寫得不錯啊!完全不像是出於一般編劇之手,倒像是從高級文學作品翻拍過來的!」


「啊、關於這個!聽A班的桃子說她特別等到了結尾,想看是哪個有名的編劇!聽說是個沒見過的新名字,這編劇還跟絢瀨小姐同姓氏呢!」


「欸~~~這樣一說我也好奇了,吶吶!這禮拜日我們也去看吧?」


「贊成!」


待喧鬧的女高中生們走過去後,一個穿著白色連帽外套的人探出了頭,她四處張望了一會兒,才從巷子裡走了出來。


「嗚哇……真是沒想到會這麼受歡迎,我只是想很一般地出來吃個飯……」


「還敢說,我就說不要,妳還硬要冠上妳的姓氏,這怎麼看都太顯眼了……」跟在女子身後的那人,嗓音聽上去很是無奈,甚至可以說有些怨懟,「按這發展……怕是又要上了娛樂版頭條……」


「嘻嘻,真變成那樣的話,只能麻煩妮可再想想辦法了。」女子環上自家戀人的肩,彎下腰偷了個香。


「妳啊,怎麼老想著給妮可添麻煩……」拉了拉自己的黑色帽沿,女子很是無奈,多虧自家戀人這歪主意,現在和她出門都樣這樣遮遮掩掩的。


無奈歸無奈,她也不忘替對方打理剛剛躲藏時沾到的灰塵,似乎連頭髮也都沾上了點,女子踮起腳尖,一手將帽沿微微挑高,另一手捻掉對方髮絲上的塵埃。


此時一陣狂風吹來,白色的帽子就這麼滑下去,對方那亮眼的金色髮絲便這麼曝露在眾人的目光中。


「欸欸,那個是……」


「那不是那部片的女主角──」


「是絢瀨繪里──」


人潮很快地便聚集了起來,繪里見狀況不對,拉著海未轉頭便跑,豈知後方的人群也就這麼追了上來。


跑了好一會兒仍沒能甩掉人,繪里忍不住仰天哀嚎道:「饒了我吧──」


「我已經能看到明天的頭條了……大概不是電影編劇疑似與絢瀨繪里有關係,就是絢瀨繪里在大街上與人親親我我……」後方的海未,嘆了一口氣,眼神裡滿佈絕望。


「這可不行!妮可醬說我好不容易又火起來了,這次、這次──」


「緋聞禁止啊──!!!」


大家好,這裡是22。


寫到這正篇總算是寫完了,下次再見可能就是番外了


22的部分,目前預想應該是會寫兩篇的,一篇給喜歡繪海的妳們、一篇給喜歡妮姬的你們。

至於皮寶寶到底會不會寫……不好說呢,她最近忙得連根22約會都省了(劃線

嘛……大家就努力的招喚皮寶的熱情吧


好啦,那麼,就讓我們下次再見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