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在那之後 (中篇)(by 22)

作者:超级西瓜皮
更新时间:2018-01-12 15:16
点击:860
章节字数:430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離開了日本,繪里跟海未搭著西木野家的私人班機來到了俄羅斯,海未原先以為繪里就要這麼帶著自己去見她的家人,豈知繪里只是領著她出海關,隨後又轉回了機場大廳,站在映著航班資料的面板前,不知在看什麼。


感到困惑的海未,正要開口發問時卻被繪里一把抓住了手,往裏側的櫃台奔去。


「等等,繪里我們要去哪?」


海未這句帶了些許不安的問句,讓繪里偏頭看向她:「我也不知道呢!哪的機票還有得買,我們就去哪吧!」


「不覺得這樣的旅行也別有一番風味嗎?」



「那時真是被妳嚇壞了……哪有人那麼隨意的,連個計劃都沒有……如果買不到票呢?」


事隔大半年,海未每次坐上飛機仍忍不住要抱怨一番。


而在她身旁的繪里卻像個沒事人一般,笑嘻嘻地安撫道:「買不到票的話,我們可以在機場旁的飯店睡一晚再出發嘛~」


抱怨歸抱怨,其實海未當時很感激繪里這樣的安排,再失去了家後,馬上又要投奔到另一個家,去認識繪里的家人,海未無法得知繪里的家人見到她會是什麼反應,也無法確定自己能否被他們所喜歡,一想到這之後可能會有的問題,海未幾乎想轉身就跑。


但她做不到。


那雙牽著她、引領著她往前走的手,是那麼的溫暖而讓她眷戀不已。


也不知道繪里是看穿了海未的糾結抑或是她這自由的個性使然,而促使了這次臨時航線的變更,不論是哪個都讓海未鬆了一口氣。


在那之後,兩人便開始了他們的旅行,近半年的時間幾乎將整個北半球都跑遍了。與繪里的旅行很輕鬆,雖然繪里是個一線女星,在學歷上並沒有異於常人的成就,但語言卻還是學的不錯的,在旅行途中她倆幾乎沒有遇到什麼語言上的問題。


海未曾問過她怎麼學得這麼多國的語言,而繪里只是笑笑地解釋自己是外語系出身,又加上本身有興趣,就多學著想說哪天用得上。


聽完繪里的解釋,海未不禁有個念頭──


或許繪里從很早以前,就想過要這樣環遊世界。


想著想著,海未不知不覺便睡了過去,待她被繪里喚醒時,他們已抵達了東京機場。再次踏上這個自己成長的國家,看著周遭人來人往的景致,海未感到一股說不出的熟悉,既熟悉又有那麼點陌生。


注意到海未感傷而恍惚的神情,繪里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牽著海未站到了手扶梯的另一側,搭上Skyliner,兩人很快地便到了住宿的飯店。


雖然海未有向繪里提議,直接回到妮可替他們找的住所,繪里卻以懶得收拾,暫時先這樣,打發了海未。


抵達飯店已是傍晚時分,將行李收拾好後,海未換上輕便的運動服,正準備要出門跑一跑,活動下在飛機上睡得僵硬的身子,卻被繪里一把拉回了床上,軟磨硬泡地硬是要海未再陪她睡會兒。


「剛剛已經睡很多了……我想去跑跑步,一會兒順便幫妳帶晚餐回來,好嗎?」


「不要嘛~在飛機上根本睡不好,再陪我睡會兒嘛~」


拗不過繪里的撒嬌攻勢,海未只能無奈地躺回床上,一躺上床繪里便手腳並用的黏了過來,猶如一只八爪章魚。


好像與對方相處越久,弱點就越曝露在她眼下,怕是再也甩不開這人了。躺在舒適的大床上,海未這般想著,迷迷糊糊地又沉入了睡眠中。


再醒來時已是晚間,海未先是到浴室洗了個澡,出了浴室便看到繪里正躺在床上,吃著Room services送來的特餐。


繪里見海未出來,趕忙對她朝了招手:「海未快來!這沙拉醬調的超好的!」


「躺在床上吃東西,小心長肉肉……」海未忍不住叨唸著,卻仍朝著繪里的方向走去。


與繪里相處久了,海未也摸清了對方的性情,雖然她仍是看不慣繪里偶而過度散漫的行徑,卻也學會了不過度要求,以兩人都能接受且舒適的方式與對方相處。


「先吃一點嘛~啊~」


見繪里含著笑將生菜叉到自己面前,海未只得乖乖張口將生菜嚥下去。


「哼哼~好吃吧~海未就陪我一起長肉肉吧~」看繪里一臉得意的模樣,海未有點無奈卻又忍不住笑了出來,這人明明都二十好幾了,怎麼還跟個孩子似的。


海未倚在繪里身旁,靜靜地擦著頭髮,豈知原先津津有味吃著生菜的繪里,卻悄聲無息放下了餐盤,翻身貼了上來,撩起海未的頭髮:「這洗髮精好香呢……」邊說著那雙粉色的雙唇又靠近了些。


海未愣愣地望著繪里的雙唇,一開一闔間,似乎再釋出某種邀請。她狼狽地移開了視線卻直直撞上更大的衝擊,繪里單穿一件寬鬆的粗針織毛衣,順著她潔白的頸子向下望去,一片春光無垠,看的海未心瞬間跳漏一拍,下意識掩著鼻子別過頭。


海未這反應自然是全被繪里收進眼底,她忍著笑,纖長的睫毛顫了兩下,裝的一副無辜的模樣,靠得更近了些:「海未──?沒事吧?妳臉好紅……」


繪里話還沒說完,便被羞恥抵達臨界點的海未一把推開:「去、去洗澡!」


「嗯?怎麼突然要我去洗澡?」


「妳、妳一整天都……身、身子髒,快去洗澡!」


「嗚嗚嗚,海未居然嫌棄我……」見海未被自己逗得幾乎語無倫次,繪里再也掩不住勾起的嘴角,這萬年戲精再演完哭唧唧後,終於是放過了海未往浴室走去。


繪里走進浴室後,海未才鬆下剛剛一直緊繃的肩膀,吐了一口大氣,豈知她放鬆都還沒三秒,繪里又探出金黃的腦袋,對她說道:「海未,幫我打個電話去預約Ho,就說是要聚會用的。」


直到浴室傳來水聲海未才反應過來,拿過繪里的手機,撥出了熟悉的號碼,這麼說來……除了要離開日本前,給她倆留了語音訊息外,之後就再也沒有聯絡了……


不知道她們過得怎麼樣了。


意識到這點,海未不禁有些罪惡,沒拿手機的另一手揪著肩上的浴巾,數著手機那一端的嘟嘟聲,心猶如被懸著般難受。


「喂?這裡是HO。」


熟悉的嗓音滑進耳道的瞬間,琥珀的雙眼閃了閃,小巧的鼻子幾不可見的抽了兩下後,開口道:「喂,我是海未。」


電話那端先是沉默了會兒,再開口的嗓音有些顫抖卻滿是喜悅。


看來並有沒改變,還是那個自己熟悉的青梅竹馬。


海未一顆懸著的心總算放了下來,原本只是要訂位的,卻不知不覺演變成天南地北的談天。


以至於連繪里從浴室裡走出來都沒有發現。


見海未坐在床沿,抱著電話講的不亦樂乎,時不時還輕笑的模樣,繪里挑了挑眉,有點吃味。


在旅行中她聽海未提到,才知道海未跟穗乃果及小鳥是青梅竹馬,從小便認識。


繪里知道穗乃果及小鳥在海未心中有著極特別的位置,雖說是特別卻又與她和海未間的關係不同,相同處大概只有都十分重要這件事。


雖然繪里很清楚自己不應該為此吃醋,但看著海未用著她從未見過的神情、從未聽過的嗓音,與對方聊著天,繪里就是管不住自己奔騰的醋意。


不做聲色的繞到海未的身後,趁海未不注意,繪里一把將手機從她手裡抽了出來。


「繪──」海未還沒來得及抗議,只見繪里匆匆地對電話說了句,「晚安,明天見。」隨後便將電話掛了。


「繪里……妳這樣很沒禮貌……」海未歎了一口氣,卻也沒有深究的意思,挪動身體回到床上的同時將被子拉到胸前。


海未要睡了──!


長久以來的相處,已經能從海未的舉動中讀出訊息,繪里急忙俯身一把抓住了海未剛拉起的被子,硬是把它下壓了兩吋。


海未愣愣地與她對視著。


繪里的眼神比平時都來得深邃,原先如晴空般的雙眸此時竟猶如深沉的海洋,深不見底。


「繪里妳……」


海未正打算開口,卻見繪里以趴跪的姿勢爬上了床,逐漸往她這逼近。剛洗過澡的繪里只穿著飯店的浴袍,寬鬆的浴袍在她的動作下,腰部的綁帶悄悄鬆脫。


海未便這麼呆愣地望著那姣好的雙峰,隨著繪里的動作一搖一晃。直到繪里冰涼的手指抵住她胸口的肌膚時,她才宛若觸電般顫了一下。


海未趕忙以手抵住繪里的肩,「繪、繪里,妳要唔嗯……」


話還沒說完便被繪里以吻封緘。


繪里的動作相當急,一股腦地撬開了海未的貝齒,粗魯的掠奪著裡頭每一滴甘甜。


被對方熱情的吻弄得昏頭,海未原先抵著繪里肩膀的手,在不知不覺間也軟了下去,甚至無意識的將對方朝自己拉近。


海未本來就不擅長接吻,在繪里猛烈的攻勢下,氧氣很快就被耗盡了,缺氧而腦袋昏沉的她,再也無法抑制曖昧的液體從嘴角流下來。


繪里輕哼了一聲,像是滿意了般,這才鬆開口讓海未有可以喘息的空間。


但她似乎沒有打算就此罷手。


吸吮著海未嘴角的唾液,繪里順勢往下,唇沿著對方白皙而纖細的頸子,緩緩下探……


繪里的吻非常的輕,與最初粗暴的吻不同,落在頸子上的淺吻猶如鬆軟的棉花,若有似無而勾的她心癢難耐。


海未忍不住揚起頭配合著繪里的動作,正當她沉浸在這溫柔的挑逗中時,繪里忽一使力地在鎖骨上留下了鮮紅的印子。


「啊……」發出了一聲短促的驚呼,海未原本緊閉的雙眸睜了開來,裡頭湧竄的情慾便這麼被抬起身子的繪里盡收眼底。


繪里勾起的微笑既魅惑又甜美,散發著危險的氣息:「海未,我想……」


說著便提起指尖悄悄地勾開了睡衣的扣子。


繪里的手指十分靈巧,沒一會兒海未光潔的胸口便露了出來。海未呆呆地望著她,張口想說些什麼卻沒能說出來,只能任由對方肆意妄為。


但繪里原本流暢的動作卻在下一秒硬生生的停了下來。


只因她感受到海未的顫抖。


雖然海未並沒有說什麼,也沒有強烈的抵抗,但繪里還是從這微乎其微的顫抖中讀到了牴觸。


她頓了頓,嘴角扯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還是睡吧,我有些累了。」說完便翻到海未身旁,拉起被子蓋過頭。


原本在自己上頭點火的人就這麼翻身睡去,海未只得默默地將睡衣的扣子再扣上,她偏過頭看著用棉被將自己罩住的繪里,若有似無地嘆了口氣。


直到海未的呼吸平穩,繪里才掀開了棉被,小心翼翼的翻身面向海未。


繪里的眼眸仍是被情慾所佔據,她癡癡地望著海未的睡顏,用雙眼細細地描繪著她的輪廓。


她多麼希望能將眼前的人兒擁入懷中,但是不可以,只要海未害怕她的觸碰就不可以。


繪里無意識地伸手探向自己的背,那一晚海未在她背上留下的傷痕雖然早已癒合,但繪里仍記得熱水沖下來的疼痛。


與海未發現她忘了一切時的受傷模樣。


繪里無數次試著回憶那晚所發生的事,但這份記憶卻如同缺失的拼圖般,怎麼也找不回來。


她無從得知那晚的自己到底做了什麼。


是在沙發上嗎?還是在床上?是怎麼做的?是不是強迫了海未,在她不願意的狀態下發生了?


還有一件她害怕得以至於不敢去想的事。


根據海未生澀的吻技,恐是沒與幾個人交往,雖然繪里並沒有去問,但是初戀的機會極高。


倘若那晚是海未的第一次,酒醉的自己不僅奪走了她的第一次,還弄疼傷了她……


海未──還能再接受她嗎?


還是會永遠維持這個狀態?


思索至此,眼前的景致突然就模糊了起來。


這一年的相處下來,原先的不諒解所造成的排斥感早已褪去,只剩滿滿的柔情與愛戀充盈心中。


善用花言巧語的繪里這才發現,原來自己在海未面前竟是如此的口拙,滿溢的情感居然僅能用握緊她的手,還有那一句又一句的『我愛妳。』來傳達。


但是,不夠啊……


就算說了無數次的『我愛妳。』,就算分分秒秒都牽著海未的手,內心的情感卻絲毫沒有傳達過去的感覺。


滿溢而兇猛的情感弄得繪里很是無措,她從未有這樣的焦躁感,也不曾想過愛情原來是這麼讓人又幸福又難耐的情感。


眼眶裡打轉的淚水終於承載不住地流下,沾濕了枕巾,繪里掉著淚水卻仍固執地望著海未。


有人說愛情是潑出去的水,永遠收不回妳所付出的,但此刻繪里卻寧願是這樣。



──再不然她就要被這情感給淹死了。


大家好,這裡是22。

嘿,是的。

是我是我又是我就是我

雖然我覺得大家應該是期待皮寶來發文,但她最近忙翻了,有餘力的話可能會寫個番外吧。

這就要看看大家能不能喚起皮寶的熱情了

好的,其實22原本只想寫上下篇....但寫著寫著 ,發現要寫的東西有點恩...濃縮不起來,哪邊都想交代完。

於是乎再22拙劣的修改後,只能分為上中下了,大変申し訳ございません.....((土下坐。

然後就是,其實下篇差不多要收尾了,但由於事逢月底,22又要做報告了....

如果1/3前能趕出來就會更新,若無法的話,可能要等22出國回來後了(再度土下坐。


好的,其實也快結束啦,說真的22也是很不捨的,各位有沒有想看的番外啊?

以下開放『不靈驗』許願池---

那麼老樣子,讓我們下次見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堀江鸠
堀江鸠 在 2018/01/04 14:20 发表

期待www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