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番外篇~吃醋這回事(by 22)

作者:超级西瓜皮
更新时间:2018-01-19 22:39
点击:941
章节字数:593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妮可妳聽我解釋,這次真的是意外!風一吹我的帽子就咻的給刮沒了!不是海未的錯,真的!」


「嗯,我相信妳,不是海未的錯……因為一直以來給我添亂的只有妳啊啊啊!!!不要以為謝幕的名單妳動了什麼手腳我不知道,妳這傢伙怎麼老是學不乖,恨不得昭告天下是不是──!!」


劈裡啪啦的訓了繪里一頓,按著隱隱跳疼的太陽穴,妮可無力的往沙發一坐,才開始細細思考該怎麼幫這個麻煩精收尾時,電話那端傳來了繪里的略帶不甘的呢喃。


「這也不是我願意的嘛……妮可以前難道就沒有傳過緋聞……」


這句話徹底的粉碎妮可的最後一絲耐性,「誰跟妳一樣三天兩頭就來一個緋聞啊!!」


碰的一聲,電話便這麼掛了。


「妮可醬?怎麼發這麼大脾氣?」


剛回到家便聽到砰然巨響,真姬雖然疲憊不堪卻仍是趕忙跑到妮可身邊查看。


一看到地上斷成兩半的話筒,她也心裡有數,不再多問便蹲下身子收拾著散落的殘骸。


望著真姬這模樣,妮可不由自主回想起,似乎好幾年前,她也見過這樣的光景──



★★★★★




「嗯……怎麼還沒回訊息呢……」


妮可蹙著眉看上去有些焦慮,這是她今天第21次查看手機訊息,然而她早晨7點給自家戀人的早安訊息,直到現在仍猶如石沉大海般杳無音訊。


明明應該是正如膠似漆的時期呢……


自生日那天收到真姬的告白後,她倆已交往了半年。暑假一起去夏威夷度假、入秋後一同去賞楓、入冬去北海道迎接初雪……明明兩個人一起訂了這麼多計畫,卻一個都沒能實現。


妮可原本計畫著至少聖誕節和跨年要陪在真姬身邊的,卻好巧不巧的又收到了工作通知……


雖是如此真姬卻也沒有對妮可發半點脾氣,只是點點頭表示理解,隨後又埋頭讀著書。


想起當時真姬那一閃而過地失望,妮可悄悄地握緊了手機。


只要是自己工作的事,真姬總是這樣的,既不會吵鬧也不會使小性子,就好像她都無所謂一樣。


明明就是個小鬼而已,裝什麼成熟!再任性一點也可以的嘛……


妮可忿忿不平地把手機一扔,往床上倒去,沒一會兒卻又摸著把手機撿回自己面前,瞪著仍是沒有一絲動靜的手機,嘆了口氣。


「再不理我……我就要睡了──!」


從交往以來,在見不到面的時候一定要開視訊,已成了兩人的默契。


最初的前一週時,在睡前都會講個視訊電話。但巡迴演唱會的排程實在太緊了,妮可總是講著講著就抵擋不住倦意的睡去。


似乎是不捨妮可這般疲憊,自第二週開始,真姬便不再要求視訊電話,甚至妮可主動提及時還會拒絕。


第三週的某天,真姬告訴妮可要準備考試,無法常常給她發訊息,妮可也接受了。


但不代表妳可以完全忽略我的訊息阿!西木野真姬──!


第22次查看手機,仍是一個回覆都沒有,妮可自暴自棄的閉上雙眼,在心中埋怨真姬數十次。


罵著罵著漸漸的睏了,就在妮可染上睡意時,突然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妮可心不甘情不願的爬起身,她並沒有叫客房服務,所以這只有可能是自家經紀人來叮嚀或交代些什麼了……


下意識瞥了一眼手機,十點半,都這麼晚了還來做什麼……給我發訊息提醒我便是了嘛……


妮可不由得在心中如此抱怨。但仍是乖乖地朝門處走去,此時又傳來了敲門聲,聲音較先前更為響亮且急促。


「是是,這就來了。」妮可喊了一聲,三步併兩步將門打開,「這麼晚了,什麼事啊,宮田小……」


話語啞然而止。


妮可不敢置信的瞪大了雙眼,她幾乎以為自己因過度思念而產生了幻覺,但眼前這人,那張揚的紅色頭髮,如紫寶石的璀璨星眸──


「真姬醬……妳、妳怎麼……」


真姬沒解釋,只是淡淡地說道:「可以先讓我進去嗎?」


妮可才發現真姬雖然穿著厚外套,頭還蓋著帽子,白皙的雙頰卻凍的通紅,她趕緊拉著真姬走到床沿坐下後,她才放心走到旁沖了杯熱茶回來。


將熱茶塞入真姬冰冷的手裡,妮可忍不住責備道:「手這麼冷,這不是凍壞了嗎?」話一出口後卻又馬上後悔了,這不是為了來找自己才弄成這樣嗎?


妮可放軟了口氣,「怎麼了嗎?怎麼會過來?」


真姬沒回話,只是靜靜地啜著熱茶,過好一會兒她才若無其事的開口:「剛好經過而已。」將空茶杯塞回妮可手裡,她轉身從背包裡摸出個有些壓扁的盒子,從裡頭拿出一個蘋果派,「今天剛好有路過那家店就給妳買了蘋果派,吃麼?」


兩個都是謊言呢。


明天是巡迴演唱會的最後一個場次,繞了圈終於回到東京,住宿的飯店雖然不在很偏僻的地方,但與真姬所讀的補習班根本扯不上『順路』,還有這卡士達蘋果派,也是既不靠近補習班,也不靠近妮可投宿的飯店。


思索至此,妮可唇邊的笑意頓時如沾了蜜。她也不戳破真姬,笑咪咪的接過蘋果派,咬了一口。


自成為偶像後,妮可總是嚴格地遵守『九點後不進食』的規則,但此刻她卻猶如將這事拋諸腦後般,一口又一口吃著,沒一會兒便將巴掌大的卡士達蘋果派吃個精光。


真姬也有些看傻了眼,拿在手上的蘋果派只吃了半個,「不用吃這麼急吧……我買了很多。」說著真姬低頭數著盒子內的蘋果派,「一、二……還有四個呢!妮可妳要不要……」


真姬邊說著邊抬起頭,卻被雙眼補捉到的景象嚇的噤了聲,手上的蘋果派啪嗒一聲掉回盒子裡。


妮可靠的很近,沐浴乳的香氣混合著她的體香飄進鼻腔,真姬愣愣地望著她的眼睫毛在眼前失焦,與此同時,嘴角處便傳來一陣濕熱的觸感。


被、被舔了──!


真姬驚愕的捂著嘴,「做、做什麼?」


而妮可只是神不知鬼不覺地拉回安全距離,嗔怪似的瞥了她一眼,「什麼做什麼……妳嘴角沾到奶油了啊……」說完,伸手要再拿一個蘋果派。


「哪有人這……」真姬正要反駁卻注意到妮可通紅的耳朵,於是她想也沒想地一把抓住妮可的手,順勢將她甩在床上後,自己就就這麼壓了上去。


「等等,真……」妮可來不及拒絕便被堵上了嘴,奪去了主導權。


軟嫩的小舌毫不猶豫的鑽入了妮可的口中,纏住她就是一陣惡狠狠的吸吮,直到妮可的口中再也擠不出一點蜜液,真姬才退開身子。


但真姬那雙異常深邃的眼眸,仍用一種渴望的目光盯著妮可。


不好。


妮可暗叫不妙,她不是第一次瞧見真姬這副模樣。自交往以來,從最初青澀的淺吻到纏綿悱惻的深吻,真姬似乎越來越貪心、越來越……


無法滿足於現況。


妮可著急地要起身,但她才剛撐起身子,雙手便被真姬牢牢地扣住,硬生生地又給壓回床上。


反光下妮可看不清真姬的表情,只聽見那總是帶著鼻音的稚嫩嗓音,帶著充斥情慾的低啞:「妮可醬……我想……」


一道急促的電鈴聲打斷了真姬。


見妮可的瞬間緊張起來的神色,真姬雖不情願卻也只能乖乖退開身子,看著妮可匆匆地整理衣襟趕到門口。


攬過一旁的枕頭,真姬很不是滋味的將臉埋入枕頭中,直到喘不過氣她才探出頭,窺視著門口的動靜。


妮可似乎在於熟人說話,臉上滿是笑意,這笑容也太好看了吧,真姬氣憤的想著。


她瞥了一眼時鐘,再度將視線放到門邊,妮可只將門開了一個縫,隨後便用身子擋著,似乎是怕自己在這的事被發現。


思索至此,真姬不由得更氣悶了。


說到底她也是不想這樣,這樣的行為太不像她會做的事了,除此之外……肯定也給妮可帶來了困擾。


但一想到今早碰巧下看到的娛樂版頭條,真姬就無法冷靜。


報紙上的妮可與對方有說有笑與每晚和自己講視訊電話時昏昏欲睡的模樣,簡直判若兩人。


於是放學後真姬奔去買了蘋果派,之後為自己的遲到向補習班老師道歉,在補習課程結束後,真姬便向家人謊稱是要到同學家留宿,趕上了地鐵,直直前往妮可下榻的飯店……


然後呢?要向妮可求證嗎?妳和他究竟……


就在真姬猶豫之時,門口那略大的騷動,引起了她的注意。


似乎是發生了什麼,妮可的神情不如剛剛,顯得有些困擾與慌亂,張著嘴不知道對門外的人說了些什麼。


真姬緩緩的抬起身子,原本只是充盈著困惑的雙眸,卻再看清發生什麼事後倏地瞠大,隨後便染上如火般猛烈的怒意。


她飛快地翻下床,三步併兩步的走到門邊,一把拽起妮可的手,隨後便以全身的力量將門壓上。


「啊啊啊──疼、疼啊──!!」門後方傳來響亮地哀嚎聲,真姬卻絲毫未聞般,完全沒有要放輕力道的意思。


見狀,妮可急的反手掐了真姬的手臂,吃疼的真姬總算拾回一點理智,將身子從門上挪開。


門板一鬆原先抓著妮可的手臂便慌慌張張地抽回去,隱約還可以聽到門外的人疼的抽氣的聲音。


待平緩了些後,門外的人才驚魂未定的開口:「矢、矢澤妳……房間有人?」說完後他向前踏了半步。


注意到對方的舉動,妮可毫不遲疑的頃身堵在門口,將門縫又收小了一寸:「前輩,您該回去了。」


「可是……」


「請回吧。」


對方似乎還想再說些什麼,但妮可已經不想再聽了,關上門後,聽著逐漸走遠的腳步聲,妮可鬆了一口氣,才將視線放到真姬身上。


她從未見過真姬如此失態。


剛剛真姬一把抓起她的手時,她下意識的轉頭朝真姬看去,那瞬間真姬的模樣……猙獰的讓妮可有些懼怕。


但看著此刻只是低著頭,不發一語的真姬,妮可卻也無法對她生氣。


妮可歎了一口氣:「發生了什麼事嗎?妳平常是不會做這麼脫軌的事的。」說完便伸手去拉真姬。


真姬卻甩開了她的手,一臉陰鬱的走回床沿坐下。


妮可有些哭笑不得,出了這樣的事,明天都不知怎麼賠罪好,自己還沒生氣,犯人倒氣的不輕。


走到熱水壺旁又沖了一杯茶,妮可端著茶走回真姬身邊,彎下腰、放柔了語調再次問道:「怎麼了嘛……妳不說我怎麼會知道呢……」


真姬仍是一點反應都沒有,頭低低的也看不清表情。


妮可沒好氣地呼出了一口氣,稍稍有些不悅了,「到底為什麼發這麼大脾氣?我……」


話還沒說完,手上的杯子便被真姬甩過來的手打落在地,摔個粉碎。


「妳跟他到底什麼關系?!」


妮可愣了半晌才反應過來,她緩緩地蹲下身,將茶杯碎片一塊塊拾起,「妳信了那些緋聞?」


妮可的語氣雖然十分冷靜,但她手上的動作卻將她的心聲表露無遺,一個不小心,她便被銳利的碎片劃破了指尖。


「嗚……」妮可馬上抽回了手,順勢便要將帶著血珠的手指帶到嘴邊。


卻被真姬給攔了下來。


妮可愣愣地看著真姬抓過自己的手,往她的方向拉近,她下意識看向真姬豐潤的雙唇,只見那嫣紅的雙唇輕啟,這難道是要──


「別用舔的,小心感染。」真姬一邊說著一邊用面紙將滲血的傷口捏緊,捏了數秒後她才抬頭看向妮可。


卻瞥見妮可一臉錯愕中帶著失望的表情。


真姬雖然不解仍將妮可拉到床邊坐下,囑咐道:「我去前台借個急救箱,妳坐著別亂動。」說完她抓起妮可另一隻手,放到患處,「捏緊,別鬆開。」


隨後真姬便起身往門口走去,離去前似不放心般又轉頭叮囑:「坐好不准亂動!我回來會收拾。」


簡直把我當小孩子似的……妮可沒好氣的目送真姬走出房間。


不知等了多久,真姬仍沒有回來,百般無聊的妮可順勢往後一躺,後腦勺卻撞到一硬物。


是真姬的手機。


思索起真姬剛剛的話,妮可不禁有些好奇,到底真姬是受了什麼刺激,行為如此反常?


於是她鬆開了捏著面紙止血的手,將真姬的手機打開,搜尋了一下娛樂版新聞。


這不看還好,一看妮可就一股火上來。


她向來不怎麼看娛樂新聞的,不僅沒什麼營養不說,有時甚至會影響工作心情。看著那聳動誇張的標題,與一連串不知哪個天才編寫出的虛擬情節,妮可憤憤的閉上眼睛。


所以說為什麼會相信這種緋聞啊──!妳自豪的冷靜與聰明是飛到哪個異世界去了嗎?難道就為了這種緋聞不回我訊息?!


妮可咬牙切齒點開了通訊軟體,原本被收到多工背景的畫面隨即跳了出來,真姬打在對話欄尚未發送的內容,就這麼映入了妮可的眼簾。


她怔怔地看著那一大串的文字,一時竟反應不過來。


真姬與她相處時,話一向不太多,除了鬥嘴的時刻,其餘時候講話都很簡潔。真姬也不太會用話語表達自己的心情,比起說甜言蜜語,她更喜歡用行動表示自己的感情。


但那對話欄裡的文字卻反駁了這一切,生疏而笨拙的用詞,不僅藏著淺顯易懂的情感,還能嗅到真姬的不安與小心翼翼。


肯定是打了又刪,刪了又打,好不容易才組織起來的語句。


但其實目的也是很簡單,她就只是想知道緋聞裡那些是不是真的,她就只是想見妮可一面,想抱抱她而已。


妮可感到眼眶有些灼熱,她吸了吸鼻子,仰頭望著白花花的日光燈,「……笨蛋。」


待妮可緩過來再望向時鐘,已是十一點十分,這都去了半小時了啊?!


她不禁有些慌張,拿個醫藥箱怎麼會去那麼久,是出了什麼事嗎?


這麼一想她便將真姬剛剛的再三叮囑拋到腦後,拎起房卡走到門口,一打開門卻瞧見了站在門口的真姬。


「……我不是說讓妳坐著等我嗎?」真姬沒好氣地說著,牽起妮可的手走回床邊,「坐下。」


見妮可乖乖坐下後,她急救箱放到一旁,隨後又從口袋裡拿出盒ok繃。


妮可注意到真姬的外套上還殘留著雪,「妳剛剛出去了?」


「嗯,剛剛檢查急救箱少了東西,說什麼要找管理人那儲藏室鑰匙才能補,我嫌麻煩就自己出去買了,只是沒想到藥局都關了,還好便利商店還有……」真姬解釋完,相關藥品也準備齊全,她抓過妮可帶傷的指尖,另一手拿起食鹽水,「可能會有點疼,忍著點。」


雖然是個養尊處優的大小姐,這事卻意外的很順手呢……


妮可看著真姬認真的神情,既熟練又不失優雅的動作,不由得這麼想著。


貼好ok繃後,真姬又仔細地看了好一會兒,才鬆開妮可的手,「這樣就可以了,還好傷口不大,再大些就要考慮送醫縫合了。」


「太誇張啦……」妮可抽回自己的手,她覺得指尖有些發燙,肯定是真姬的錯!


思索至此,她忍不住偷偷看向真姬,正埋頭收拾的真姬絲毫沒察覺她的視線。


收拾完醫藥箱後,真姬又低下身子撿拾茶杯碎片,收拾完後仍不放心的摸著地板,深怕有遺漏的。


妮可望著真姬專注的側顏,忍不住開口:「我只當他是前輩,他也只當我是後輩,我跟他沒什麼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報導會寫成那樣……」頹廢一笑,「那撰稿者不去做小說家真是太可惜了。」


真姬一怔,抬頭望向妮可:「那剛剛……」


「剛剛前輩說想加個小劇場到明天的活動,要我陪他演練一段……」說到這,妮可忍不住白了一眼真姬,「結果卻被某人使勁的攻擊了。」


「可是剛剛……」


見真姬仍是不相信般,妮可難忍惱火地以雙手捧起她的臉,「前輩的地下情人也是男的!妳說Gay是會對我有什麼特殊情感,蛤?」


「哦……」真姬難掩慚愧的低下頭,從臉頰蔓延上來的窘紅攀上了耳朵。


「哼,笨蛋!」妮可又好氣又好笑,所幸一把拉起真姬,使勁朝那豐潤的唇瓣吻了上去。


那天的最後,她們……



★★★★★




「妮…妮可醬?妮可醬!」


「哈……蛤?!」


見妮可終於是回過神來,真姬狐疑的問:「怎麼臉這麼紅?」說著便一手撥開妮可的瀏海,順勢將自己的額頭貼了上去,「嗯……溫度正常,那怎麼看起來特別傻……」真姬說著,卻再不經意瞥見妮可的雙眸時怔住。


「妮可醬妳……」


「電、電飯鍋響了,我去炒兩道菜開飯!」妮可慌慌張張地從沙發上站起身,轉身就要往廚房逃去。


卻被真姬一把撈了回來,「不要騙我。」將妮可使勁壓在自己的腿上,真姬緊緊地環抱住妮可,「我根本沒聽到什麼聲音。」


無視妮可的掙扎,真姬將唇瓣貼到妮可通紅的耳旁,輕聲問道:「妮可醬妳……想要了嗎?」


如同觸電般,妮可用力顫了一下,「為、為什麼……」她簡直羞的想踹開眼前的人,躲進房間裡。


回憶著回憶就想要……什麼的,她打死也不會承認的!


「妳情動的模樣,我是絕對不會看錯的,因為……」妮可這反應讓真姬很是滿意,她伸出舌尖輕輕地舔舐過那艷紅的耳廓,再次開口的嗓音既性感又危險

,「那是只屬於我的。」


大家好,這裡是22。


再653#有補時間及主要人物設定,有興趣的大大們可以去看一下~

22只想說……番外其一總算寫完啦!!

雖然不知道跟大家想要看的番外是不是一樣的,但總算是寫完了。

總覺得這篇的妮可好逗比呢……那個年紀果然很青春啊

感嘆青春歲月怎麼遠去的那麼快的22

好的,希望大家還喜歡這張的妮姬,下次就是繪海嚕!

那麼,我們下次再見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