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另一种人生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7-12-19 22:39
点击:1655
章节字数:345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三十一、另一种人生

“是这里?你没有弄错?”车停在路边,圣向窗外看了一眼,忍不住问道。

蓉子只是看了身边的圣一眼,没有回答。提出这种问题,简直是对她这位公安部高级参事官的侮辱。

因为江利子读美术大学,她们三人在大学期间也结伴逛了不少画廊。东京这座超级大都市,有太多的艺术探宝的场所,那些画廊或富丽堂皇,或古典高雅,或清新别致,可没有一个符合现在她的所见。若不是那间如同街头杂货铺的商店上方悬着“新岛画廊”的破烂招牌,她怎么也不信这是一间容纳艺术品的场所。

不过想到江利子的处境和她那些寒酸廉价的个人物品,倒是没有什么违和感。

想到昔日的她,再看到这样的处境,多么令人心酸啊。

蓉子如机器般刻板的声音更让这个不算冷的夜晚有了一层冷意:“鸟居江利子,据调查从六年前就在这里工作,寄住在二楼。没有手机、没有银行账户、没有信用卡、没有驾照、没有医疗保险,也没有工作许可。所以警方的登记档案里找不到她。”

“这也就是你一直没能找的她的原因,就算她离你只有几百米。”圣抬起头,即使坐在车里,也能从这个角度看到樱田门警视厅本部大厦,“可是没有工作许可,她怎么在这里当店员?”

蓉子转头看了圣一眼,淡淡地说:“根据搜查二课对新岛画廊的调查,这家店被怀疑进行仿造名画的交易欺诈,地下黑市有传言,他们需要什么样的名画,新岛老板都能为他们提供。但他们干得很聪明,他们从来不仿造已有的名画,而是仿造那些已经下落不明或不再露面的作品,甚至有的还是凭空的创作,风格模仿得惟妙惟肖,连鉴赏家都看不出来。所以一直没有证据逮捕。”

“你……你是说?”

蓉子没有回答。即使没有回答,圣也知道答案。在江利子读美术大学的时候,仿造各位名家的作品是她恋爱之外的最大兴趣。

“看,这次是透纳。”江利子指着还在画架上的一幅油彩未干的画,得意洋洋地扔下了画笔。

圣家里就有一幅重金拍得的透纳画作,眼前这幅油画在她看来无懈可击,甚至比她家里的收藏更好,是典型的透纳风格:色彩对比强烈、笔触凶猛张扬,画中的光影、空气和水似乎都在流动,画画的时候,她像是握住了整个大自然。

面对这幅任何人都要赞叹的画,圣却一定要唱反调:“这算什么啊!”她对旁边的蓉子嚷嚷,“这种仿冒名画是犯罪行为好不好?喂,法学院的高材生,你还不把你的女朋友大义灭亲?”

蓉子笑了,指着画面:“犯罪?你觉得谁会相信透纳会到过日本,画下了莉莉安的山丘?我不懂艺术,可也不会上当。”的确,画面中远景的核心,就是莉莉安的教堂,那一草一木,都是他们曾经的武藏野的山上远眺过的。她轻抚着女朋友的肩膀,声音柔和迷醉:“而且我虽然不懂艺术,可是还是觉得太美了,小利,你真的是天才!。”

这位艺术天才,现在蜗居到这个又脏又破的非法画廊,以制作仿冒名画为生,甚至……

那间亮着灯的阁楼突然“砰”地一声,传来东西被推倒的声音,还有一个男人的怒骂声。

圣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身边的蓉子已经迅速地推开车门,冲了上去。

蓉子的表情比冰还冷,可是行动比风还快。





虽然被人重重地推倒在地,撞散了一地的画板、画笔和颜料,但鸟居江利子仍是毫不妥协地看着那个高大健壮的皮衣男子。

“新岛先生,我要的只是我应该得的,我现在很缺钱。我知道你在黑市上一幅能卖五百万日元,可我只需要三十万。”

“三十万?不要脸!”新岛笑了起来,同时向她脸上狠狠踢了一脚,“你以为没有我你的画能卖出去?扔到大街上都没人要!别忘了你也是我从大街上捡来的,给你吃给你住,让你有工作!是条狗都知道对我摇摇尾巴,你这忘恩负义的婊子!”

江利子勉强撑着慢慢爬起来,用手背擦掉口鼻流下的鲜血:“我欠你的,我画了那么多画来还你了。这些年你也赚够了吧。”

“赚钱永远不会够。要不然你老子也不会那么有钱还去贪污。”那男人看到江利子眼睛里的痛苦,觉得很开心,“你这样的人,除了我还有谁会收留你?你的亲戚,你的朋友?这些年你吃我的、住我的,还给你钱,你居然还敢涨价?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他越说越气,踹散了旁边的画架,拆下一根木条:“你不听话,我来教训教训你,让你听话!”

木条高高举起,还没落下,他就听见了“咔哒”一声,感觉得后脑勺被一个冰冷的金属顶住:“放下!”

新岛是个识时务的人,立刻扔掉木条举起了手,在道上混了十几年的人,谁不知道顶住他脑袋的是一把枪呢?

蓉子的声音也冷得像金属:“我是警视厅的水野,你造成人身伤害,我可以立刻逮捕你。”

听到是警察,新岛反而松了口气。比起动辄开枪的黑社会仇家,有法纪约束的警察对他来说并不可怕,至于逮捕什么的……

“江利子!”圣跟着气喘吁吁地冲进来。看到脸上血迹斑斑的江利子,圣连忙将她护在身后,掏出手帕按在她的伤处,忍不住怒火腾腾,“蓉子,你快把他抓起来,居然打人,打女人!”

新岛笑了起来,对于这种老油条,他一点儿也不害怕:“鸟居,我听说你以前有过不少阔朋友,这么多年躲着不见,现在一来就是两个。好啊,让她们来抓我吧。你这么多年画了多少假画,自己都记不得了吧?要不要我跟警官说说,帮你回忆一下?这样咱们坐牢也能有个伴。”

圣想起了蓉子刚才在车里说的话,明白了何为投鼠忌器。她连忙向蓉子摇头。

“警官,你看你朋友都不告我了,你还不把枪收起来?我可以告你滥用枪械的。”新岛看不到蓉子的表情,可他看着圣的表情,知道这两个人对江利子的珍惜,自己有恃无恐。

而蓉子也只能把枪慢慢地放下。她是执法者,必须遵守法律,可这些黑社会却可以无法无天,像毒藤一样把江利子牢牢地绑住了。就算她可以用法律制裁他们,可又怎么能因此把江利子也送到监狱?

她只能看着他离开,甚至没办法为她刚刚被殴打了的……朋友,讨回公道。

新岛整整衣服,正要转身,却听见江利子道:“等等!”

“什么?”

“我刚才说了,我要钱,三十万。我要去交我父亲欠的医药费、葬仪费,还有我借别人的钱……”

新岛笑了:“我也说过,你的这些和我无关。要钱,你想都别想。”

圣狠狠地瞪了无赖一眼,说:“江利子,你别找他,我可以……”不料却被江利子打断:“这是我应得的报酬,我一定要拿回来。你今天打不死我,我明天也会去要。我什么都没有,你用坐牢也威胁不了我。就算一起坐牢,我也要先拿到钱。”

江利子的语声柔弱,可却坚决无比。她在读书时就被圣起了一个“甲鱼”的外号,笑话她一旦执着起来,就会死缠烂打,绝不松口。如今历经变故,她改变了太多,可是“甲鱼”的个性,却依然如故。

新岛到底是个黑社会,他冷笑道:“好啊,不过我答应和你一起坐牢,你的朋友可不答应。”他看着蓉子,吃准了这位警官一定会阻止江利子。

“她可能会放过你,可是我不会。”想不到那个看似不谙世事的佐藤圣挺身而出,“我知道你靠卖仿造名画赚钱。东京最大的娱乐业巨头小笠原家是我的朋友,我还认识东京大大小小的拍卖行和艺术品经营者。那些黑市上的假画必须经过他们才能卖到高价。我制裁不了你,可是我可以动用我所有的关系,让那些商人不接手来自你的假画。要知道东京像你这样的艺术品黑市掮客有几百个,他们不和你做生意,根本没有任何损失,可是对你就不一样了。我能让你在一个月之后,找不到一个卖家,一毛钱也赚不到!”

新岛呆了,他恶狠狠地问:“你又是谁?我凭什么受你威胁?”

“我?”圣挑起金色的眉毛,“我只是个生意人,也只会生意人的手段。你要是不在乎,我们就来试试吧。”她这几年跟着父亲,商场上的手段学了不少,如今是牛刀小试。

新岛看看水野警官,又看看衣饰华贵,气度不凡的佐藤圣,呼出几口大气,还是不情不愿地从口袋里摸出一卷钞票,数了几十张,递了过去。

可就在江利子伸手去接的时候,他恶意地将手一扬,钞票纷纷扬扬地落了一地,他又掏出一把零钱硬币,撒在地上,同时在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冷笑道:“这些算是我赏给你的,鸟居大小姐。”

圣看着这个无赖大摇大摆地离开,心里气愤极了。可是一转头,却看到江利子弯下身子,要去捡地上的钞票。

“江利子,不要捡!”

圣连忙去拉江利子,却看到江利子摇摇头:“这是我应得的,就算从地上捡起来,也不丢人。”

就这样,圣眼睁睁地看着她们昔日的好友,清高淡雅的黄蔷薇跪在地上,在暗淡的灯光下,一张一张地把钞票捡起来,攥在手心,甚至连每一个硬币都不放过……

而过了片刻,蓉子也忽地蹲下身子,帮江利子捡钱。无声地捡,无声地递过去,只是不知道在她们交接钞票的时候,手和手有没有触碰。

就在圣喉咙酸痛,眼前几乎模糊的时候,她看到江利子扬了扬手中的钞票,笑了起来:“你们吃过饭了没有,我可还没吃呢?今天我有钱了,我来请你们,好不好?”江利子苍白的脸上犹带血痕和青紫,可双眸含笑,如月流光,依旧如昔年那般清雅,“可抱歉的是,我请不起大餐,只能是这附近的居酒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