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骄傲如你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7-12-23 22:37
点击:1512
章节字数:445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三十二、骄傲如你

“能不能再加一点美乃滋?”夏树从一大盆蔬菜沙拉前抬起头来,看向舞衣。

“不行!”能这么干脆地否决她的,是从小就看着她长大的八千代婆婆,“我们店能让美乃滋这种垃圾食品进门,还是给了藤乃医生的面子,还想多加,想都不用想!”

“婆婆,你不会也迷上了藤乃医生吧?”嘴从来不消停的原田千绘说,“为了藤乃医生,连你坚持多少年的人生信条都改变了。”

“去你的。”八千代婆婆当然不会任由她说,“人生的信条放在心里,可是执行起来也要变通。而且我怎么会被藤乃医生那样的小女孩迷住呢,我的爱情永远属于你们的良介爷爷,想当年……”

“哎呀呀……”听到这里,所有人都举手投降,八千代婆婆的回忆杀,是降服所有人的绝招。

在这个时候,舞衣觉得自己有义务打岔,把大家拯救出来,于是她赶快插入一个所有人都感兴趣的话题:“可我听说,咱们的万人迷藤乃医生前天被人骂得头都抬不起来,我真的很好奇,谁舍得这样骂她呢?”

“舞衣!”夏树扔下叉子,生气地向舞衣瞪起了眼睛。拿她心爱的人的糗事做话题,她怎么受得了?

可是她的阻止是无力的,因为居酒屋里杉浦係的刑警们都沸腾了,包括係长杉浦碧,而千绘则是洋洋自得地说:“这个你问我呀,我和夏树都在场,亲眼看到了。我现在只是后悔,没能拿出手机拍视频,不过说起来也够精彩的了,那个骂藤乃医生的女人,其实长得也非常漂……”

千绘说得兴起,正在指手画脚,忽然发现,她的手指指着的一张脸,俊美端正如西洋雕塑,正是前天大骂藤乃医生的那个女人。

佐藤圣冷冷地说:“你是不是很想我?想我我就出现在你的眼前了。 ”

千绘一下子被噎住了,背后嚼人舌根子被主角抓个正着,本身就让人心虚气短,她还当场见过这个女人发飙,战斗力和家世背景都是她无法匹敌的。她只能讪讪地闭上嘴低下头,可是耳边还传来老太婆的补刀:“哟,咱们的千绘怎么不说话了?我还以为你嘴是天下无敌的呢,今天怎么开不了口了?”

杉浦碧笑了笑,准备为下属解围,可是还没开口,她的目光一呆,盯牢在佐藤圣后面的那个人身上。而眼尖的舞衣则是高声说:“是你啊,欢迎光临,今天还是猫饭?啊,你的脸……”

“猫饭?”圣转过身,难以置信地看着跟在她后面的江利子,“江利子,你吃这个?”

江利子笑笑,还没说话,就听见八千代婆婆苍老的声音:“是啊,六年还是七年了?几乎每天入夜她都会来吃一碗猫饭的。原来你叫江利子,多好的名字啊。”

舞衣也说:“是啊,我来这里帮外婆的这一年,你几乎天天来,不过这个月你好阵子没来了,外婆还很挂念你呢。”

江利子低下头:“这阵子在住院,劳烦挂心了。”

“那你敢不敢告诉别人你为什么住院呢?”一个尖锐的声音插进了她们平平常常的对话,杉浦碧站起身来,面带嘲讽,“看来我的眼光真的不行了,这一年来居然没看出来天天来吃猫饭的穷光蛋,还有在夜总会吸毒过量当着我的面被抢救的犯人,居然是鸟居江利子大小姐。”她锋利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江利子那一身陈旧寒酸的衣服,“不过也难怪,当年我最后一次到你家抓你爸爸的时候,你穿着纪梵希的高级定制呢。看来你家贪污来的家产还真是被抄得干干净净。”

“你说什么!”圣勃然作色,却被江利子拉住。圣回过头看着江利子垂首摇头的样子,心里是满满的痛楚和不甘。她在高中时也曾经历经波折,那种心碎绝望的感觉她比谁都清楚。可是与江利子的境遇比起来,她方才知道爱情带来的痛苦真的是微乎其微。就算她在这里再闹一场又怎么样,刚才那个刑警的话里信息量太大,在场的人们,包括这家居酒屋的店主老婆婆都呆住了,今天以后,恐怕江利子在这个地方再也难以存身了。不过这样也好,她正好可以将江利子带离这里,帮助她重建新的人生。

真是的,蓉子到哪里去了!刚才进门前接了个电话,需要那么久么?圣现在只希望蓉子赶快出现,她们三人在这个小店,让江利子履行完邀请,她就立刻带江利子走。

圣叹息一声,跟着江利子在吧台边坐了下来,可是杉浦碧还不准备放过她们。堂堂的搜查一课和组织犯罪对策第五课的四名警察,还包括首席法医,在医院里被人骂得落花流水,早已经在警视厅传开了。作为千绘和夏树的长官,她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更何况她知道了那个吸毒者就是鸟居江利子,当年那个骄傲的豪门千金,莉莉安高贵的黄蔷薇。

九年前,当时还在搜查二课刑警的杉浦碧,跟着东京地检署的检察官,在鸟居家的豪宅亲手逮捕了鸟居议员。至今她也忘不了那个千金小姐死死地盯着她的眼神——傲慢、轻蔑、愤怒、不甘、仇恨……

而这个人正坐在离她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内,她更没有想到,在她和她的伙伴们经常来鸨羽居酒屋的一年间,这个几乎每天来要一碗猫饭的常客,竟然就是九年前的仇敌。

“九年前你说你家一定会翻案,会让我们跪着向你们道歉。可是你说的好像不算话啊。”对敌人穷追猛打,是刑警审讯时的一贯法则,杉浦碧在这方面是行家,“你当时不是很嚣张么?结果是像流浪猫一样躲在这里,吃了六七年的猫饭,谁能认得出这就是莉莉安有名的黄蔷薇大人呢?不过名校毕业的人就是有本事,吸毒犯都能被警视厅当大官的老同学洗白。可你的那些朋友也不会太愿意被你沾上的,我听说每个名校都有不愿提及的人,好像你和你妈妈就是莉莉安之耻吧?”

听到这里,圣再也忍不住了,她愤然拍了桌子,厉声道:“住口!”却又一次地被江利子拉住。被阻止的圣气愤愤地道:“江利子,这种侮辱的话你也能忍的话,我们再也不是朋友!”

“我能忍,这些年来我有什么不能忍呢?”江利子依旧是语气平淡地说,可是她朝着杉浦碧慢慢地抬起头来,那双透亮的眼睛里,藏着最深的悲楚,也闪着最清冷的傲然和坚忍,被她注视的人,如同被最强劲的光线照射,不由得想要后退一步。

“杉浦警官,你想羞辱我,想通过这些羞辱的话让我暴跳如雷,然后再变本加厉地践踏我,让我更加狼狈。可是我想你失算了。”江利子嘴角噙起一丝微笑,“可是我很好奇,有一个问题我想问你。我不是犯罪者,不是罪大恶极的人,为什么时隔九年,你还是不放过我呢?”

杉浦碧冷冷地说:“像你这样的贪官家人,从小到大像寄生虫一样,挥霍纳税人的钱,过着奢华高尚的生活,你这样的人一辈子也还不清欠的债,我想在座的任何人都会鄙视你。”

“原来如此。”江利子抬起下颌,朗声道,“那么我还是像九年前一样再说一遍:我爸爸是被冤枉的,我们家的案子一定会翻案,那些冤枉他陷害他的人一定会向我下跪道歉!”

杉浦碧笑了:“真是好笑,你的想象力真丰富,你的预言到现在也没有成真啊!”

“你从未调查,你怎么知道是假的!”江利子的反驳快得不假思索,“我知道,无论我说多少次,对你这样的人,都不会去听。因为你不愿意相信我和我的家人是清白的,你只希望我们倒霉,越落魄你越快意。你为什么对我有这样的敌意?因为你在我面前自惭形秽!”

“一派胡言……”杉浦碧刚想斥她胡说,却被江利子那双能看透人心的褐色眼瞳盯住,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心慌。她看到对方憔悴的脸上神情淡然,却仿佛有不可辩驳的力量。

“因为我曾经拥有的一切,是你以前不曾,今后也无法拥有的。所以当你看到当年的我,让你羡慕到了憎恨。这种扭曲的憎恨持续了这么多年,让你顺带着憎恨莉莉安,憎恨和我有关的人,让你在任何场合都想再踩我一脚,让你在九年后仍然不放过我,想用侮辱我的方式来彰显你可怜的优越感。可是你错了。我虽然失去了一切,但是我毕竟曾经拥有过人间最美好的一切,而你,你永远不会有!杉浦警官,对往事耿耿于怀、欺凌弱者的人,内心是更羸弱的。你连爱上了一个女人都不敢承认,不敢告白却又不敢放手,只会用酒精、谎言和粗暴来武装自己,你比我可怜。”

江利子前面的话如果还让杉浦想要反驳,可是最后一句话一下子击中了她,一时竟说不出话来。夏树看到自己如师如姐的係长被人说成这样,当然不会坐视不理,她扔下叉子,挡在江利子面前:“鸟居江利子,我不准你这样胡说!”

“那要我说什么?”夏树看到江利子朝向自己,却被她眼中摇摇欲坠的泪水击中了,“你听到了,她可以侮辱我,怎么样侮辱我都行,可是她不能侮辱我妈妈。你可以让人这样侮辱你妈妈么?”

夏树没有回答,她无法说出口。其实刚才杉浦係长在提到鸟居江利子的妈妈时,她心里隐隐地觉得不妥,此时被江利子点出来,她内心已经给出了答案:如果有人侮辱她死去的妈妈,她会立刻和那个人拼命!

“杉浦警官。”江利子越过夏树,她要直视着杉浦碧,“你还记得我妈妈么?你还记得你逮捕我爸爸那天,你是怎么羞辱她的么?你还记得你当着我妈妈的面故意砸碎的那个旧音乐盒么?我妈妈幼年慈母见背,那个音乐盒是我的外祖母遗留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件手泽。你给她的精神加上了最后一根稻草,彻底摧毁了她。第二天她就死了,她在家里吊死了!”她的眼泪终于滚滚落下,“她死的时候家里没有人,我不在她身边……等到我……已经迟了,太迟了!是我一个人把妈妈放了下来,我抱着她的身体,变得那么沉重……那么冷……我的妈妈……”

江利子没有再说下去,她咬着牙,握紧拳头,浑身颤抖,竭力地想忍住眼泪,忍住哭声。那么多年了,太多的亲人离开了,她流过太多泪,甚至以为自己不会再流泪了。可是妈妈……永远是她心中最柔软最脆弱的地方。而此时没有人再说话,柜台里的舞衣已泪流满面,低低地呜咽。这个感情充沛的女孩知道这种感受,她也没有了母亲,十二年前,她也曾握住母亲的手,感觉熟悉的温度渐渐地消失,慢慢地变冷……

而夏树颓然坐下,幼失怙恃的她,甚至没有机会看一眼母亲的遗体,握住母亲的手……

圣一把抱住江利子的肩膀,朝着杉浦碧怒吼道:“杉浦警官,你可满意?你已经逼死了一个人,还想再逼死一个么?”

杉浦碧也用怒视回应,她想说什么,可是又说不出来。而就在两个目光锋利剑拔弩张的人之间,江利子突然笑了,就像黄蔷薇的花语——永恒的微笑,笑得淡然而骄傲:“圣,你放心,她逼不死我。刚刚走过一遭鬼门关,我是不会死的了。我若是寻死,便是遂了某些人的心意。所以我更要活下去,哪怕像甲鱼那样,也要好好好地活下去。我听说过一句话:人的死亡会有三次——心脏停止跳动,是生理上的死亡;葬礼过后,是社会上的死亡;而最后一个记得他的人也死了,那时候他才真的死了。我们家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了,如果我也死了,我的爸爸、妈妈、健一哥哥、浩二哥哥、修三哥哥,就再也没人记得他们了。所以我不能死,也不敢死,有我记得他们,他们就还活着,还活在我身边,这个家就没有散,永远在这里……”

她就这样平静地述说,带着淡淡的微笑,像是这些年来无数个难以入眠的夜晚。她微微抬起头,好像每一个亲人的面孔从她眼前掠过,他们都在笑着对她说:“小利,你真了不起!”“我们的小利是最棒的!”“小利,你是我们爱的焦点!”

谁也没有留心,小店的门不知什么时候被悄然推开。刚刚接完电话回来的水野蓉子一手扶门,注视着她九年前的恋人,眼中饱含泪水。

她历尽劫波的恋人,亲人一个又一个地逝去,如果像传说中的那样,他们的灵魂化作了天上的星辰,那么这些星辰一定在汇聚到他们唯一的亲人、他们爱的焦点的眼睛里。此刻江利子的眼睛里,仿佛流动着银河。即使云遮雾盖,她依然骄傲如穹顶之星。

是的,当看到她的睫毛轻轻颤动,里面的星光一点点闪耀,感情一点点流淌出来,怎能不爱她呢?


祝静留生日快乐!
生日这天没写贺文,不是不想,而是实在没办法赶起进度,只能抱憾了。
对不起啊,静留!我一定会补偿你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羽殇折翼
羽殇折翼 在 2019/03/25 14:33 发表

其实我很想知道黄家的其他人呢?尤其是黄家的令,极其温柔又坚强的令怎么可能放弃自己的姐姐,由乃怎么会不在意“祖母”

贤狼77
贤狼77 在 2018/03/23 22:00 发表

这章让人泪流满面,最坚强的人啊

冢夕
冢夕 在 2017/12/23 10:32 发表

当年看圣母在上还是初中生,虽然慢悠悠的节奏有点着急不过很喜欢舒缓的感觉,喜欢祥子,暂时她还没出现,很喜欢圣,这里变了好多,情节人物忘的差不多了,不过同样过了十年的蔷薇们真的变化太大了,有些唏嘘,希望能好,相信鸟居是冤案,她能好起来

冢夕
冢夕 在 2017/12/23 10:28 发表

通宵看完了,法医,推理写的都好棒,夏树太稚嫩了,像个陷入爱河的女高中生,这个样子没法揭开靠近母亲死亡的真相,做到并肩支持静留吧,期待她成长。
好奇静留都听到了什么导致渣的分手。
期待更新

niceirene
niceirene 在 2017/12/21 15:09 发表

标题:专一如你

好想念专一的静留,痴情的静留,勇敢的静留。可是这里的静留~~~难道是遇到夏树太晚?

显示第1-5篇,共5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