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那么近那么远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7-12-16 22:30
点击:1460
章节字数:391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三十、那么近那么远

“玖我警官,你脱下来的衣服放在黄色的医用垃圾桶里,会有工作人员收走的,不需要你费心。”法医助手把夏树带到淋浴间,认真地交代。能做首席法医助手的,头脑都非常聪明,看得出小女警和首席法医关系不凡,否则从来不在法医验尸间开玩笑的藤乃医生怎么会破天荒地说出那样逗乐的话,又特别交代自己全程服务?

“那……这身衣服怎么处理?”

“收集后被烧掉咯,医用垃圾都这样处理。更何况这种味道是洗不掉的。”

“是么?”夏树有点可惜地看了看自己这一身。她也明白自己的衣服沾上了尸臭,所以刚才都自觉地没有上静留的车,而是跟着运尸车到了科警研。可是这身衣服是静留赞扬过的啊……转眼就成了垃圾。

想到这个,她还是会懊恼。

“那么,我……待会儿怎么办?”

看到英气勃勃的女警微微带着点害羞,助手也笑了:“你放心,藤乃医生会安排好的。她现在必须和灰原医生做好几个化验,可是你相信,没人比她更周到体贴的。”

助手口罩下的声音轻灵秀美,话语里满是对藤乃医生的崇敬。莫非只要是藤乃医生魅力所及之处,没有人不会对她暗生情意?

想到这里,夏树有点失落。不过喷头里淋下的热水和医用消毒沐浴乳很快让她摆脱了身体上的不适。她这样单纯的女人,很快又会燃起斗志的。

等她洗完正在踌躇,到底是等着还是喊人,却发现门把手上挂着一个袋子,那是助手在她淋浴的时候挂上去的吧。里面竟然是她的全套衣服,那么的眼熟,是那天静留从她家里穿走的,其中还包括被鸨羽婆婆从她身上扒下来的皮衣外套!

那套衣服在她和静留之间兜了一圈,又天意般地回到了她这里。如果不是静留料事如神,莫非就是说的缘分自有天意?夏树一件一件地慢慢穿上,这里的每一件衣服,都是静留穿过了的。虽然都已经被清洗干净,不会残留着她熟悉的茶香暖意,可是当她想到这些纤维曾经摩擦着静留的肌肤,这些布料曾经包围着静留的身体,还是会忍不住耳热心跳。

“你好了么,玖我警官?”

夏树一走出隔间,就看的一个人等在那里。虽然那女孩穿着便服,可是从声音判断,她就是静留的法医助手。助手意外的年轻,容貌和她的声音一样招人喜欢,大大的深色双眸和白皙柔和的面庞,让她看上去美丽精致如日本传统人偶。

夏树洗澡显然洗的太慢了。对方在她之后去沐浴,可是早已收拾停当。不过她修养很好,并没有露出不耐烦的表情,依然微笑道:“我要下班了,得向藤乃医生打个招呼,我们一起去吧。”

从地下一层的法医间淋浴室走到灰原医生的化验室需要好久,两个人总不能一言不发,只能搭搭话。

“我在藤乃医生身边这么久了,还没有见过她在验尸间里对谁开玩笑,玖我警官真是很特别的一位。”

夏树有些不自然,她轻咳一声,道:“你在藤乃医生身边,很久了么?”

“其实也不算太久,我是去年从东医大法医硕士毕业,到藤乃医生身边实习的,实习期满就留下来了,一年零三个月了。”助手说话爽快,并没有丝毫的掩饰,“本来还想硕士毕业后是不是要到美国深造,但是因为好不容易拜托学姐帮我弄到这个实习的机会,不去可惜了。可是一到藤乃医生身边就离不开了,有什么比在她身边更好呢?做法医的经验比学历重要多了。”

助手仰慕的语气,让夏树心头酸酸的,情不自禁地问更多:“在静留身边实习的,只有你么?”

“不是我一个,可是因为介绍人是我的学姐,藤乃医生才高看我一眼,当然我也是很努力的。”助手有意无意地看了夏树一眼,“学姐那时候是藤乃医生的女朋友。”

“女朋友?现在呢?”夏树忍不住问道,她不是个八卦的人,可是静留的情事,她焉得不关心?

助手笑笑:“当然变成了前女友咯。”

“听你的语气好像不是那么在意啊。”

“是呀,因为学姐是我的情敌嘛。”助手真是个很爽朗的人,有一种随性潇洒的风度,“不过你不要误会,学姐喜欢藤乃医生,我喜欢的人则是喜欢学姐,而在这个爱情的生物链上,我是最底层的动物。”

“你喜欢别人?”

看着夏树吃惊的样子,助手忍俊不禁:“当然了。这世上的爱情,各有各的缘分。并不是我在藤乃医生身边,就一定要喜欢藤乃医生啊。虽然藤乃医生是万人迷,可也许我就是那一万零一个。”

她和夏树说这些话,恐怕就是在不动声色地向心怀忐忑的女刑警解释:你不用担心,我和藤乃医生没什么的。她虽然没有藤乃医生的读心术,可也是个绝顶聪明的女人。

换句话说,恋爱真的像感冒一样瞒不了人。虽然夏树出现在小助手身边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还穿着全套防护装备,可还是瞒不过那双年轻而犀利的眼睛。

助手继续淡定地边走边说:“所以我对学姐的感情很复杂,一方面很感谢她,另一方面又不希望她回到我喜欢的人的生活中。不过前几天她干了一件大事,在东京警察病院,当着一群警察和医生,把藤乃医生骂得狗血淋头,这件事传遍了东京警界,看来她是注定回不到藤乃医生身边了。所以,藤乃医生现在身边很寂寞呢。”

她似笑非笑地瞥了夏树一眼,好像在告诉她,有一个预留的座位,就看你是不是要争取了,要加油啊!

“你说的是……”

“对,我的学姐叫佐藤圣。我是她妹妹的妹妹,我叫二条乃梨子。”





二条乃梨子敲开了化验室的门,这里灯火通明,化验师们专注的工作状态让夏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打扰。静留正俯身和一位化验师说些什么,看到她们过来,便迎了上来。

没想到静留第一时间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笑道:“这身衣服你穿着比我好看多了,上次在你家我应该另选一套的。”这句暧昧不明的话如一块大石头投入静悄悄的化验室的水面,登时撩起了全员的注意,所有的化验师都抬眼看了过去。刚才静留身边的那个茶色头发的女化验师,口罩上方那澄如秋水、寒似玄冰的目光在夏树面上转了转,随后又回到了显微镜上。而角落里某个绿发少女一双不为人注意的淡紫色的眼睛,却死死地盯住了夏树,这双眼睛刚才看藤乃医生有多柔情,看着玖我夏树就有多尖锐。

比起藤乃医生从不去在意别人的目光,二条乃梨子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有义务为导师调节气氛,她赶忙说:“我得回去了,来和您说一声。”

静留意味深长地笑了:“又去找小愈寺?”

“拜托,她不叫小愈寺。”涉及到心爱的人,即使是敬仰的导师,乃梨子也绝不会姑息,“而且她也不住小愈寺了。我们准备在品川找房子,那里离她工作的高轮美术馆很近。”

“我们?”静留挑挑眉,“原来如此,圣可是会伤心的。”

“让学姐伤心的人应该是您才对。”像在莉莉安读书时那样,乃梨子对任何人都从不示弱,当然,除了藤堂志摩子。

“好丫头!”静留不以为忤,反而赞赏地拍拍她的肩膀,像是长姐对待伶俐的妹妹。

小助理离开后,静留对夏树态度自由多了,她低声说:“我不能送你了,你得自己回去。注意安全、早点休息,当然,还要记得吃东西。”

提到吃东西,夏树皱起了眉。虽然她现在的胃里空空如也,可是想到今天的经历,她还是……

“越是这样,越是要补充能量。”静留的语音随不高,却有着不容置否的强势,“我已经打电话给鸨羽家的店,让婆婆帮你准备一份蔬菜沙拉,我第一次上完解剖课就是用这个来填充身体的空虚的。而且婆婆看在我的面子上,破天荒地为你准备了美乃滋呢。所以,听话!”

这样温柔的强硬,夏树怎么能拒绝得了?她只能点点头,注视着静留的双眸,生平只对这个人乖巧地说:“知道了。”可又不放心地问,“那你呢?”

静留想了想:“如果我能很快结束,我也过去。”

夏树一下子笑了,像是一个孩子得到了许诺的礼物。

天哪,她的绿眸看上去像是未经人事的小兽,那样的惹人爱怜,那样的想要触摸。

她也的确这样做了,情不自禁地让她自己都吃惊了。虽然下一秒她的手就从夏树的面颊上拿开,可是那一秒钟停留,动作温柔得像是在抚摸一抹霞光。




“她叫玖我夏树?”灰原医生慢慢踱到藤乃静留身边。此时的静留正站在化验室的窗边,目送着夏树的背影离开。听到灰原医生的问话,只是笑着点点头。却又听见灰原医生问道:“就是那几份二十年前样本的主人?现在我知道你为什么居然去翻陈年旧档,还不惜为此求人。”

藤乃医生的此时的眼神和笑容,似乎就是在为灰原哀的话做一个最好的注脚。

“那是她的母亲。我总不能不去帮助一个从小失去母亲的女孩。”静留辩解道,“我也知道时间太久,让你做化验也很为难。怎么样,出结果了?”

灰原哀依然是那独有的冷淡表情,缓缓将黑咖啡送到唇边浅啜一口,方才回答:“没有,没有任何异常。也可以说,因为时间太久或是我水平不够,什么也检测不出来。”

藤乃静留转过头,看着灰原哀颇具西方人深刻轮廓和东方人精致秀美特点的侧颜,想说什么,可是还是没有说。

静留的神情仍是那样的淡雅平和,甚至还微微带笑,从小到大的掩饰功夫让她内心的震惊从不会表露在外,更不会说出她听到了——在灰原医生在说“没有”的时候,她特殊的耳朵捕捉到了另一句话:“有,可是我不能告诉你。”

到底是什么样的秘密,能让和夏树素不相识的灰原医生犹豫再三却只能说出谎言,能在时隔二十年后仍然必须守口如瓶,会不会让二十年前痛失母亲的夏树再次受到伤害?

藤乃静留从不喜欢秘密,无论何时聆听到秘密,她总是避之而不及。可是这一回,她决心把这个秘密挖出来,只为了保护那个她心疼怜惜的女人。

或许,她对夏树已经不仅仅是她说过的那样——只是喜欢一点点。

藤乃静留和灰原哀就这样并肩而立,她们靠得很近,却又离得很远,身处明亮洁净的办公室里,面对着的却是窗外无边的黑暗。

在离她们不远的地方,玖我夏树正走在灯光璀璨的东京街头,心头怀着甜蜜和畅想,被静留轻抚过的面颊,似乎还停留着天鹅绒般的柔软触感。

而离她们更远的地方,商店街一间店铺的二楼房间,鸟居江利子慢慢地正将纸箱里的东西一件一件地拿出来、放到桌上。也许是对房间太熟悉,也许是因为眼睛已经习惯黑暗,她没有开灯。这间逼仄冷落的屋子,即使窗外阳光肆意明媚,也决不能让屋内沾上多少活气,如今充斥这里的黑暗,也不会让人觉得有什么不同。当所有东西都已经放好,她擦着了火柴,左手笼着火,点了一根烟。烟头的那一点火,是这里唯一的光。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